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添堵

第四百七十四章 添堵

 
    花厅里头,吕大小姐坐在椅中端着茶碗的手微微的颤抖着,花厅里侍候的丫鬟虽觉奇怪,却也没说什么,只以为吕大小姐是遇到什么不好处理的事情,心里不喜呢!

    出花厅时忍不住就和同伴说了几句,正巧被黎浅浅听见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低头沉吟片刻,走上前来,丫鬟们看到她,纷纷曲膝福礼。“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你方才说,吕大小姐端着茶碗的手微微颤抖着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丫鬟没想到会被黎浅浅问话,心里又惊又喜,回话时虽只一个字,却也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你很用心当差。”黎浅浅夸了她一句,朝花厅的管事媳妇微微颌首,那管事媳妇便知这是要赏那丫鬟,笑着应下,待黎浅浅她们走了,方才对那丫鬟道,“做的好,日后当差也要这般用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丫鬟又羡又妒,纷纷向她打听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来到厅外,先在外头往里瞧,然后对春江低声交代几句,春江应下离开,她才提裙进屋。

    一进花厅,就看到吕大小姐有点虚弱的朝她笑了下,她身边跟来的丫鬟全都盯着黎浅浅瞧,黎浅浅边走边打量着她们,六个人,嗯,好像有点多啊!

    眼角扫到春江已从另一道门进来了,她轻轻的走到隔扇的后方,然后朝黎浅浅点头。

    黎浅浅走到吕大小姐的身前问,“姐姐今儿怎么有空过来?咦?姐姐这身衣服,可是锦衣坊是做的?”

    边说边伸手拉起吕大小姐,吕大小姐手上还端着茶碗,被她这么一拉,忙要把茶碗放下,不想黎浅浅手一拨,茶碗就往旁边站着的丫鬟泼去,那丫鬟被泼中脸发出惊恐的尖叫声,她身后及身旁的丫鬟也发出尖叫声,她们两也被波及,后头的丫鬟被碗打到鼻子,旁边的丫鬟被茶盖打到眼。

    黎浅浅把茶碗拨出去的同时,就用力一扯,把吕大小姐拉到自己身后,同时对站在椅子另一侧的丫鬟出手,她出手快如闪电,当前的两个丫鬟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点中穴道不能动弹,站在椅后的那一个则是被春江一掌劈在脖子上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被茶碗砸中的丫鬟见状吓得肝胆欲裂,伸手就要去抓黎浅浅,但她身前被茶水泼中的丫鬟捂着脸,因痛得睁不开眼,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,她身后那丫鬟被她挡住,手抓不到黎浅浅,更构不着吕大小姐,气得抬脚就往身前的同伴小腿踢去。

    那丫鬟被踢得整个人往前扑,她旁边那丫鬟捂着眼,发现她整个人往前扑,还不明究理的伸手要去扶她。

    踢人的丫鬟脚一抬,往要扶人的丫鬟小腿踢去,终于前方没人了,她呲牙裂嘴的就要冲向黎浅浅时,忽然脖子一阵剧痛,随即她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被点穴的两个丫鬟自是晓得已方失手了,心里懊悔不已,不该托大全都跟进来,原以为那什么黎教主不过是个孩子,身手能有多好?就算身手好,她们手里有吕大小姐在,还怕黎教主不老实听话?

    没想到人家一上来,二话不说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她们这方话都还没来得及说,就已经挂彩的挂彩,被点穴的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把她们送去给蓝先生试药。”黎浅浅一指那三个挂了彩的,春江扬眉指着第一个被她劈昏的那个无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她也送去。”转头把吕大小姐安置到花厅旁的暖阁去。

    那两个被点穴的丫鬟,原在奇怪,为何她们身后那人没动静,待看到她整个人瘫软的被抬出去时,才晓得原来她一早就被人劈昏了。

    想到六人当中,就以她武功最好,连她都让人无声无息的收拾了,那两个丫鬟不禁大骇,原本趾高气昂的气焰不知不觉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春江让人把那几人抬出去后,回头指着那两个被点穴的丫鬟问,“教主,她们两个要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黎浅浅走到她们面前,上下打量了一番后,道,“把她们两送去将军府,想来她们的主子会很乐意收拾她们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丫鬟听到将军府时,本还没想到,听到主子二字时,她们才赫然想起,她们家主子的二叔是将军。

    两人剧烈的震动,用力挣扎着不愿被人送去将军府,更不想见她们的主子。

    春江抬眼看向黎浅浅,黎浅浅看着她们良久,方才伸出一指,隔空点在其中一人的哑穴上。

    “说吧!你们混进来是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那丫鬟未语先凝噎,不得不说这六人的容貌都属上乘,那盈盈落泪的模样,真是我见犹怜,不过,很可惜的是,她面对的不是会对她生怜的男人,而是黎浅浅。

    黎浅浅微叹口气,伸手把那人的哑穴点上,换把另一人的哑穴解了。

    方才那丫鬟整个人都蒙了,她还没说话呢!怎么就把她的哑穴给点上了?

    另一个丫鬟见状还有什么不了解的,这位小教主没打算惯着她们拐弯抹角的故弄玄虚,要说就说,不说拉倒。

    当即有什么说什么,再痛快不过。

    听完那丫鬟所言,春江叹道,“奴婢方才就在想,吕大小姐身边又不是没有护卫,怎么会让人趁虚而入?原来是从吕二姑奶奶家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护卫防的是外人,谁会想到,吕二姑奶奶会带着这六个凶神恶煞去锦衣坊见她大姐,人家姐妹要说话,护卫们自不好旁听,再加上他们是男子,总是要避避嫌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吕二姑奶奶身边的丫鬟是歹人,她们把吕大小姐的丫鬟捆了,再把吕二姑奶奶也绑了,扔在锦衣坊的厢房里,然后押着吕大小姐上门来。

    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    这几人当初被派到京里来行骗,本就是有点本事的,只是没见过世面,后来胆子变大了,连主子都能扔过墙不要了,还有什么是她们不敢做的?发现有人跟踪,她们收敛了一段时日,后来又行骗几回,攒了些钱财。

    想到以前训练她们的嬷嬷曾说过,瑞瑶教的黎教主年纪小,武功差,但财大气粗,若是能从她那里弄点钱,怕是要比她们做辛苦行骗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于是她们便稍事打听了一番,得知吕大小姐和黎浅浅关系匪浅,便想从她那儿下手,只没想到她身边的护卫着实了得,跟梢了几天都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逼得她们不得不改变主意,从吕家的亲戚身上着手。

    吕二姑奶奶的夫婿,被她们的银票砸得晕头转向,吕二姑奶奶虽气父亲和长姐不同意自己的儿子过继回娘家,但到底是自家父姐,外人想对她们不利,她自然是不答应的。

    结果就被需钱孔急的丈夫甩了好几记耳光,最后在丈夫和这六个丫鬟的威胁利下,带着这六个丫鬟去见长姐。

    黎浅浅立刻派人去锦衣坊的厢房查看,刘二正好接到鸽卫们的回报,吕二姑奶奶和吕大小姐的丫鬟们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去跟吕大小姐说一声,好让她放心。”春江迟疑的看着黎浅浅没敢应。

    “没事,她们两都被我点穴了,你以为她们比凤公子强吗?”

    凤奕被黎浅浅点了穴,尚挣不开,这两人的武功不比凤公子高,自然更挣不开。

    春江这才应下,不过去暖阁前,还是叫了两个花厅侍候的丫鬟守在厅里,以便听使唤。

    黎浅浅自是不反对,将老实回话的那人重点上哑穴,又再将第一人的哑穴解开,有了之前的经验,那人不敢再作怪,老老实实的有问必答,就连她们在京中的巢穴,她们还有多少人都老实招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见她们老实,让丫鬟去请刘二来,把她们两交给刘二去处置。

    要刘二说,把她们六人送给官府去处置得了,省得还要费心,不过教主没说,他不好自做主张,一手提一个,向黎浅浅施礼后走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径自去暖阁,吕大小姐已知妹妹和她身边的丫鬟平安无事,不禁激动的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没事,她们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吕姐姐且放宽心,好生在此歇息,我已派人送吕二姑奶奶回府,并让人把你的丫鬟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拉着她的手久久不语,黎浅浅拍拍她的肩头,命春江陪着她,自己则去见黎漱。

    黎漱得知在京中行骗的那伙人竟找上门来,不禁有些错愕,“她们脑子没病吧?”以为他们瑞瑶教好欺负吗?啧!

    “她们脑子应该没病,只是被之前的一帆风顺给搅昏了头,以为自己无所不能,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漱对那些人的智商感到很无言,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欺到头上来了,难道还轻轻放过不成?”

    黎浅浅冷哼,让人去报官,将她们巢穴里的所有人一网打尽,巢穴中有人有骗来的财物,官府那边很快就结案了,薛凌星接到消息时,那些人早就伏法,财物归还失主。

    吴家兄弟比她略晚才接到消息,长嫂吴沄华的妻子哭哭啼啼的对薛凌星泣道,“也不知是得罪了何方小人,你二侄子才到京城,什么都没做,就被衙差给抓起来扔到牢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薛凌星惊呼,她二侄儿还是日前她才派去京城,去为铁永梅收拾善后的,怎么也被抓了?

    “妹妹,别说这些虚的了,你赶紧找妹婿帮忙把人先捞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自去找铁庄主不提。

    铁永梅不知自己的人因去找黎浅浅晦气而被捉,也不晓得,她娘费了老大劲儿,才在京城弄出来的据点,已被官差挑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她这会儿正听身边的丫鬟,绘声绘影的述说着,大王子府的嬷嬷上门是怎么样的做派。

    “小姐不知,大王子府的嬷嬷那派头啊!就连将军夫人在她面前也都得低头。”丫鬟说的兴高采烈,铁永梅却听得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大王子府?原来骑在马上和自己擦身而过的英伟男子,就是大王子啊!少女芳心初动,所有人都没想到,她心动的对象,年纪和她爹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身份年纪都相差甚远,更别说大王子压根都不知有她这个人呢!

    铁永梅满腹少女情怀无处诉,最后只能拉着身边的大丫鬟倾诉。

    大丫鬟一听整个人都傻了,这什么跟什么啊!小姐是几时对大王子看对眼的啊?要是让夫人知道,她们这些侍候的肯定死定了。

    为了自保,大丫鬟的脑子动得飞快,想到了大小姐的未婚夫婿,想到了鄂江王子的风流韵事,她斟酌着用词,边小心的劝着铁永梅。

    “小姐,那大王子年纪不小了,家中妻妾肯定不少,姨娘向来把您捧在手掌心娇宠着,肯定舍不得您给人做小。”

    那是,她娘虽不曾说出口,但她自小和姨娘最亲近,又怎不知她娘的遗憾,如果她娘是正室,自己就是嫡女,也就不用处处被嫡姐强压一头。

    “一样是嫁人,八公子年轻英俊,虽是庶出,但他没娶过妻,您一嫁过去就是当家做主的正室。”

    大丫鬟眼界不高,所以她不知晓,庶出的韩羡华成亲后,还是要住在鄂江王府里头,八奶奶上头虽是没有正妃、侧妃压顶,但是有婆婆鄂江王妃,还有一堆妯娌,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。

    大丫鬟不懂这些,铁永梅也不懂,本来薛姨娘好说歹说,让女儿跟着嫡母、嫡姐到京城来,为的就是想从铁永兰手里抢过她的好姻缘,铁永梅之前的作为也是朝着这个方向进行。

    只是意外总是来的那么突然,大王子像是一颗流星,倏地降落在她的世界里,让她的心乱了。

    大王子府的嬷嬷奉大王子妃前来探望,回去复命时,只道将军府的夫人很是客套知礼、

    “没见到铁家小姐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铁庄主夫人说铁二小姐伤势未愈,不便见客。”嬷嬷不甚明白大王子妃想些什么,只能她问什么自己就回答什么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原本以为铁家会借此攀附上来,不想人家压根就没想巴结大王子府,这让大王子妃放心的同时,还有些懊恼,大王子在文臣清流眼中的评价还不错,但武将方面则少有人支持他,无他,他们大都看好真阳公主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原本想这是个好机会,可以为丈夫拉拢到铁将军,不想人家完全无意攀附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铁庄主夫人的长女,与鄂江王子的八子订亲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嬷嬷连忙把自己这几日打听到的消息跟大王子妃说,听到铁永梅屡屡对长姐下套,大王子妃不由冷笑,“原来她相中嫡姐的未婚夫!”

    “铁将军夫人她们未必知晓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那丫头有此心,咱们就帮帮她的忙好了!”

    “您要帮她抢她嫡姐的婚事?”嬷嬷愕然。

    “正是,鄂江王子可给咱们王爷添了不少堵,咱们怎么能不回报一二呢?”还有什么比他家准媳妇的亲妹妹强抢姐姐婚事,更能让鄂江王子夫妻不痛快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