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

第四百七十二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

 
    这日真月公主再度进宫,只是不出姚女官所料,不到一刻钟,就见她狼狈出宫,姚女官站在玉阶上看着她踉跄的走远,心里暗叹。

    大王子和鄂江王子兄弟的隔阂日深,第一王夫操心他们兄弟两,这病就好不了,思及此,她不禁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大宫女奉命来请她进去,女皇斜倚在榻上,背靠大红团福迎枕,正听着坐在小杌子上的另一名宫女念书,见她进来,便让那宫女退下。

    “她出宫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皇确实是一片慈母心肠,只可惜,大王子他们只觉女皇管太多,觉得烦。

    别看真月公主老进宫来哭,女皇要真插手管她府上的事,怕她也是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实话说,女皇现在也没心思管儿子间的不和,北方的黎汗国近来蠢蠢欲动,裕和关日前传回来的消息很不乐观,黎汗国国王今春至今已传出三度病危,太子的情况也不太好,夏日时身体稍安,他出都城巡视时遭人刺杀,曾一度传出死讯,黎汗国国王久病未愈,又听闻此讯,差点就挺不过来。

    幸而国王的十二子稳住了朝堂,不少朝臣看好他,太子和国王都是在熬日子,日后王位说不定就是这位的了!边关的几个大将军与之交好,想趁此时机,帮他刷刷声望,便频频扣关。

    搞得边界的百姓屡受其扰,实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她派去黎汗国的探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原本十天一传的,但目前有八处已有近半个月不曾传消息回来,另几处也不知这八处是怎么回事,女皇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真月之前把女儿嫁给东齐九皇子的儿子,不过九皇子极其重要的臂助韦神医,貌似出事了,原本对九皇子颇忌惮的诸皇子们,除了对九皇子一派,加大力度攻击,还派人来北晋,想要探探九皇子亲家的底。

    西越皇帝也派人来北晋,查访长孙云母女的事。

    目前就南楚和赵国的人还没出现了!

    不对,南楚有来人,虽然只是江湖人。女皇伸手揉了揉鼻头,姚女官见状忙去拧了温热帕子来,女皇接过直接按在脸上,等那温热的感觉让她觉得舒服了,才把帕子取下。

    “这眼睛和鼻子老是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姚女官笑着接过帕子没回话,女皇也没想要她的回答,问起蓝海父女来。

    “蓝先生医术是了得,不过侧重在伤科手术上,蓝小姐的医术师承其父,不过她擅长的是妇科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听说他们是跟着什么门派的教主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姚女官便把黎漱师徒的事跟女皇说,她没有丝毫的隐瞒,因为就算她不说,女皇怕早就查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女皇颌首,黎浅浅师徒两和鄂江新收的一对美人有关系,她自然早就查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,问姚女官,不过是看她老实不?

    “这长孙云的亲娘还真不是个好的。”就算为了自己女儿的前程,也不能这样对前人子。

    “最主要是她爹是个胡涂的,莫怪西越皇帝这些年都没重用他。”姚女官开口道。

    女皇笑着端茶抿了一口,“听说这位黎大教主是个俊俏儿郎?”

    “是,不过此人生性不羁,虽然生得好,却不是个好相与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女皇笑了笑,又问,“我听说他那徒儿是他表姐的孩子?”

    姚女官便把那些陈年旧事一一跟女皇交了底,其实她说不说,都没有差别,女皇早派人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长孙云的亲娘是个什么样的货色,也知道了长孙云早在丈夫还在时,就和鄂江勾搭上了。

    还有她的好女儿,年纪小小就会勾引男人,虽然事后看来,是鄂江王妃先派人在侧引导,不过要是高思梨自己没那意思,又怎会轻易被人挑动?

    说穿了,这家子从上到下三代女人就没个好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有一个在儿子身边侍候,就够她烦恼的了,现在竟然还是母女两个,女皇回头就指了宫中老成的嬷嬷去鄂江王府,专司侍候长孙云和高小七两位夫人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本来已经准备出手收拾她们两,不想婆婆来那么一招,把她的计划全盘打乱,让她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大王子府这头,因为一直找不到失窃的马,令大王子的心情很不好,就是宫里新赏的美人传出喜讯,也没能让他一展笑颜。

    这日轮到他去父亲身边侍疾,见父亲情况没有好转,心情更是跌到谷底,从父亲那儿出来,他身边侍候的侍从便出主意,“大王子,不如咱们去城外跑跑马吧!”

    “还跑什么马?老子那批马找不着,那有心情去跑马啊!”说着便一鞭子抽过去,侍从没敢躲,被鞭子甩个正着,清俊的脸上立刻挂彩。

    大王子看了心情更不好,扬鞭挥了下就策马狂奔,就在这时,从右方疾驶来一辆马车,眼看马车的马就要撞上大王子的座骑时,大王子下意识的用力挥了鞭子,座骑吃痛撒腿狂奔,车夫完全吓傻了,虽用力勒住缰绳把马往侧边拉,亏得马儿温驯,虽吃痛但仍老实从命,只是马车控制不住的划了圆弧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王子的随从吓得手脚都软了,大王子要有个万一,他们也都别想活了!

    可因为之前大王子是策马狂奔,他们的座骑跟不上,只能远远的看着意外发生,幸好大王子运气好,就差那么一点点啊!幸好马儿听话,撒丫子狂奔出去,没让撞上。

    只是大王子不见人影,马车却横亘在路上,他们过不去啊!

    侍从这边急坏了,却是无计可施,大王子这厢却是遇上了难题,竟然遇上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刺杀他。

    亏得他骑术了得,才堪堪避开那支朝他而来的箭。

    刺客见一击未中,很快又重整旗鼓,再来一次,大王子这回运气没之前好,右上臂被箭划过,初时他并未感到疼痛,只想着赶紧避开对方,逃到安全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只是京城那么大,何处才安全?

    大王子边逃边打量着四周,这里是那儿?为何路越走越窄?正思量着,就闻到一股臭味,臭烘烘的,是他不曾闻过的味道,紧跟着路一转,映入眼中的是热闹的街市,人声鼎沸的市集,一开始并无人发现大王子的到来,直到一个孩子指着他的座骑大喊,“马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这里那来的马?”他娘没好气的扯了孩子的手一把,市集用来运送货物的牲口,不是驴就是骡,怎么会有人用马?

    孩子不高兴了,“马,就是马,娘你看,爹才教过我,那就是马啊!”

    妇人被孩子一闹,只得抬头看,不想就见到一威严的男子,骑在高大的马背上瞪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马啊!”

    大王子没下马,只是催马上前,方才芒刺在背的感觉不知何时已然消失,对方难道怕伤到路人,所以撤了?总之不管如何,还是赶紧离开这里,回王府去吧!

    大王子的侍从们此时欲哭无泪的被人给缠上了。

    铁永梅扶着额从翻在地的马车里出来,随行的丫鬟和仆妇抓着大王子的侍从不肯放,还有路人围观,双方吵个没完,侍从指称车夫赶得太快,差点害他家主子出事,车夫也已经回过神,极力的推卸责任,想把责任推给目前不在现场的大王子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们那位爷不好,我好好的赶车在路上走,他突然冲出来不说,还把我们家的马给吓着了,赔钱,赔钱。”

    双方你来我往,最后还是路人请来了五城巡城司卫队的人,将争执不休的双方带回衙门去,至于伤者,自然是先就近送医去。

    铁庄主夫人和大王子妃很快就接到消息,因大王子未归,大王子妃以为是丈夫和人起了冲突,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出面,遂派了长史去衙门。

    铁庄主夫人这厢却是慢慢来,铁永梅是庶出,她姨娘这些年虽已不得宠,但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仇怨可不轻,得知铁永梅出事,她乐得看好戏,哪会急着去衙门管这事。

    耗了小半个时辰,她才派了管事去衙门,自己则是悠悠哉哉的领着长女去医馆探望铁永梅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铁永兰提醒她,“娘,派人去二叔府上说一声,若是遇到不长眼的,咱们也有靠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,还是我闺女儿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派人去将军府,然后自己带着长女登车去医馆。

    医馆里头,大夫已经帮铁永梅处理过头上的伤势,就见她额上缠着白纱布,一副怯弱我见犹怜的娇模样,医馆中的男性全都对她投以关切、怜惜的眼神,这让铁永梅心情大好,只是面上不显。

    铁庄主夫人最见不得她们母女那副作派,不过眼下在外头,不是在自家,她还算理智,当着众人的面,扮起了称职的嫡母。

    对铁永梅嘘寒问暖好不关切,铁永梅被铁庄主夫人的表演搞得手上起了鸡皮疙瘩,真是够恶心的,可是她不敢拆穿她,只能顺着嫡母的演出跟着上演母慈女孝。

    医馆中诸人不明所以,看得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陪蓝棠来采买药材的黎浅浅在旁看得津津有味,刘二悄声对她介绍这上演感人母女情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得知那娇怯的伤员就是铁永梅,蓝棠吓了一大跳,很难想象那么一个弱女子,竟然能指使人去假冒官亲欺骗商家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?谁说坏人一定长得奇丑无比?没听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吗?说的就是包藏祸心的人,未必会在脸上显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蓝棠想到方束青母女,不禁郑重点头,凤老庄主夫人被嫡亲姐姐一骗几十年,不就是因为看不透她姐那张温柔和善面孔下包藏的歹毒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