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七十章 顺势而为

第四百七十章 顺势而为

 
    南楚凤家庄新址后山,凤老庄主一身青衫,右手拿着一老树根做的拐杖,把手处打磨得圆润光滑,看来是费心精制的,一头花白发散在脑后,缓缓从林间小道走进凤家庄护卫警戒范围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老庄主下山,有的赶紧现身请安,也有人飞身回庄禀报凤二公子去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对护卫们摆摆手,“别介别介,庄主在吗?”上回凤衍跟他说要出庄巡视,不知他回来了没?

    “庄主还没回来,您老人家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好好。”凤老庄主朝他们笑了笑,亲切的问起他们的家人老小,大伙儿见老庄主对他们的家人了如指掌,心里很是佩服,见他面色红润身子硬朗,不禁都有些欣羡,也不知老庄主平日如何保养身子的?

    凤二公子得知大伯父下山来,略感惊讶,自搬到新址,大伯父下山的次数屈指可数,大哥自北晋回来,去山上看过他,后来要出门时,也是大哥上山去跟大伯父辞别。

    之前他接到消息,有人在外用凤家庄的名义招摇撞骗,想踩着他们凤家庄出头,家里没人,他便上山找大伯父商量这事,谁知,山上别院的管事说,大伯父带凤乐悠去庙里上香了。

    那时他交代管事,大伯父回来,让他跟大伯父说一声,后来事情一多,他也忙忘了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的伤养好了,但到底伤了底子,凤二公子的身形看来就较兄弟单薄许多,一袭月牙白长衫,令他气质显得更加沉静。

    他步履缓缓才绕过福禄寿影壁,就看到大伯父大步流星来到面前,“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才几步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得多养养,瞧你这瘦的。”凤老庄主数落着,长辈们都乐见孩子们吃吃得好用得香,圆滚滚的肉嘟嘟的才好,那表示有福气,人说能吃是福,凤耀原本也是个头好壮壮的健壮小伙子,现在虽说受的伤已大好,但就是不长肉,瘦骨嶙峋的样,让人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凤二公子自知吃再多,也回不到从前的样子,面上却是笑应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父可是稀客,怎么今儿有空下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老庄主跟着侄子进正厅,被让到首位坐下,直到见侄儿坐在下首,丫鬟们上过茶,才道:“之前我带乐悠去上香,听到人说起些事,回来听管事说你去找我,也是说这事,我便让人去查了下,昨晚他们来给我回消息,所以我今儿就找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侄儿不才,一点小事竟这么劳烦大伯父,真是侄儿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凤老庄主虽已不当家,但多年经营的人脉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点小事,此事若处理不好,怕是养虎为患。”凤老庄主便将自己查到的消息跟凤耀一一说了。

    凤家庄成立这么多年,赚得是满盆满钵,在江湖上也是人人敬重,怎么可能没人眼红,并想取而代之,只不过技差一筹争不过。

    “水月宫的人?”凤二公子若有所思的问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颌首,“水月宫前任宫主的丈夫颇风流多情,虽为赘婿,但内宠众多,不过薛凌星却非他内宠所出,他初入赘时,就与妻子的大丫鬟看对眼,不知何时勾搭上,那大丫鬟颇有手段,哄主子说她订亲了,薛宫主和她娘还给她备了厚厚的嫁妆,让她风光大嫁。”

    凤二公子为他沏上香茗,凤老庄主端起茶,满意的闻了闻茶香后,才又道,“却谁也不知她究竟嫁往何处,直到薛宫主的女儿满周岁,其夫竟从外头抱回一女,说是他的女儿,起名薛凌星,想要养在薛宫主膝下记为嫡女,薛宫主方知,被丈夫和大丫鬟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手段。”凤二公子叹道,“这些人就是薛凌星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不过她手里头没什么人,只能找她那些异母兄弟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凤二公子不解的看着凤老庄主,“这些人不该跟现任的宫主较亲吗?如何和她搅和在一道儿?”

    凤老庄主笑,“很简单,跟着她有利可图罢了!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,直白粗暴的挑明了薛凌星和异母兄弟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大伯父说的是。”凤二公子明白了,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捋了把胡子,“莫怪当年她争不过凌月宫主,一是血脉不正,二嘛!光这里的东西,就比不上人家。”他伸手指了指脑袋。

    “亏得如此,不然咱们就有大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他又提醒侄儿,“她既有心要取而代之,就要冒出头来,不然谁知他们是那根葱?趁着他们还不成气候,赶紧掐灭才是。”

    凤二公子颌首。

    凤家庄的实力不容小觑,既知目标是谁,一出手就绝无虚发。

    远在北晋的薛凌星不知北晋以外的事,她委以重任的兄弟们,要真有出息,也不会甘愿供她驱使,早自己打拚去了,她虽派人潜在兄弟们身边,但这些人良莠不齐,并不是个个都忠于她。

    事实上,遇上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主子,有点本事的人,逮到机会无不另谋出路的。

    薛凌星自诩聪明高人一等,她的女儿肖母,嫡母要教她们姐妹管家理事,她跟着学了几天,就觉得学会了,不愿再去看嫡母的脸色,就不肯再去,却不知,嫡母等她不学后,才开始传授女儿管家理事的本领。

    薛凌星昔日在水月宫时,嫡母痛恨她们母女,怎么可能教她这些东西,她娘是丫鬟出身,虽知些皮毛,但却不知如何活用,就更别说御下之术,如果薛凌星是嫁人做正室,那么当家几年下来,御下之术不用人教,也多少摸得点边,可惜,她不是正室。

    位置决定了眼界,但有的时候,眼界也会决定一个人的位置到那里。

    像薛凌星的生母虽然是宫主的大丫鬟,但眼界不大,所以她选择了偷偷跟主子共夫,她认为姑爷就是她最好的归宿,宁为外室也要委身于他,所以她也就一外室的位置,之后她拚尽全力,也无法再往上爬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生母,薛凌星以为自己有资格和嫡姐一争宫主之位。败北离开后,她不是没人求娶,只是她选择了铁庄主,以为凭自己的本事,定能与铁庄主夫人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可惜她再度失败。

    当她怀孕时,娘家几位嫂子来看她,与她说起凤家庄的事,她便动了心思,掏出钱请兄弟们帮她的忙,意图打造个可媲美凤家庄的组织来。

    她身在局中看不透,凤老庄主和凤二公子是局外人,眼界又比她宽广,轻易看出她的弱点,又是有心要掐灭这个组织,很快,她的人不多时,就因内斗而去了泰半,余下的见任务失败,想办法骗笔钱就消失闪人。

    彼时,薛凌星还沉浸在胜利的滋味中。

    “谈成了?”薛凌星紧盯着眼前的妇人追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妇人心里有些虚,不过怕被薛凌星看出不妥,硬是扯着嘴角笑。

    薛凌星这才让妇人坐。“嫂子坐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妇人这才暗松口气,但心还是悬着,就怕薛凌星识破,自家日后就再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嫂子跟我说说,是怎么谈定的?”

    “这生意上的事,我哪儿晓得!都是你大哥去谈的。”

    薛凌星颌首,“也是,这生意上的事,是该我哥他们去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妇人抬手用绢帕揩了额角的汗,“怎么没看到大外甥女啊?”

    “她大姐订亲了,她跟着去京城帮她大姐置办嫁妆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!大小姐可真是好命哪!竟然能嫁到王府去,这日后的福气可真不小啊!”妇人在外头可听人说了,铁大小姐的婆家公爹的兄长,可是大王子呢!大王子是嫡又是长,女皇不立太子便罢,若要立,必要立他为储君的。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自家将来不也是皇亲国戚了?想到这儿妇人脸上的笑容便深了许多。

    薛凌星最见不得她嫂子们小家子眼皮子浅,见状自是气恼在心,“嫂子,上回来不是说,几个侄儿要考科举吗?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唉哟哟!妹妹啊!我跟你说啊!你这几个侄儿可真是有才气的,书院的夫子们都说他们肯定都能上秀才,只不过,咱们要打听主考有什么嗜好,还有些人要打点,这你也知道,我们手里头不宽松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就是来讹钱的。嬷嬷在旁听了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这几位舅太太个个不省心,每个来都是两手空空,走的时候是两手满满,后头还跟着人帮着搬。

    得亏庄主夫人大度,姨娘们的家人上门,从来就没让人空手而回过,就是外头的人也说她贤良。

    “嬷嬷,你去柜子里取三百两的银票给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?”嬷嬷略错愕,只是不等她再说话,妇人已经恶形恶状的开口,“姑奶奶叫你去拿,你去拿就是。多什么嘴啊!”

    等妇人心满意足的离开后,嬷嬷才叹气对薛姨娘道,“夫人哪!您怎么出手这么大方哪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”薛凌星没好气的嗔道,“我手里有,给侄子们用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就怕人家不记您的好。”毕竟,人家姓吴,不姓薛。

    薛凌星却知嬷嬷未竟之语,“就是同姓又如何?也没见我那好姐姐与我往来啊?”

    嬷嬷心说,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同您往来?还没成亲,您就想着取而代之嫁姐夫,又同她争宫主之位,真不知夫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,离开水月宫时,姐妹都撕破脸了,还想人家待她好?要怎么待她才是好?将宫主之位拱手相让?

    那是人薛家祖上传下来的,夫人不是薛家的血脉,难道以为老爷让她姓薛,她就是薛家人不成?

    嬷嬷不知道的是,薛凌星的生母哄男人说,她是嫡母亲娘与人苟合所出,男人没多想就信了,不然妻子身边这么多丫鬟,他为何就同她有了首尾?

    薛凌星生母若真是如此的身份,老宫主怎会不认她?赘婿本就没什么身份,老宫主若同丈夫之外的情人有了孩子,只怕她相公也不敢有意见,又怎会把她放在女儿身边做丫鬟?

    薛凌星的生母为抬高自己,才如此哄男人,薛凌星同其父就这么被她哄住。

    “可到底名份上就差一层。”嬷嬷柔声的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那嫡母也真是厉害,我爹生的好,被她相中,她明知我爹有妻妾有儿女,却还是让我爹屈服,乖乖的当了她的赘婿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何她们姐妹会有一堆姓吴的手足。

    他们是父亲入赘之前所出,因此都随父亲本姓。

    嬷嬷没敢接话,严格说起来,薛凌月的亲娘武功虽高,却不通人情世故,是那男人先哄骗于她,说自己丧偶,家中已有子可继承家业,这才入赘水月宫的,谁知男人元配是死了,但继室还活得好好的,为了要入赘,才被人休弃。

    那女人倒也硬气,被休之后,开了间饭馆,生意倒是不错,男人入赘水月宫之后,还曾上门纠缠她,想与她再续前缘,她却拿了菜刀追着要砍他,把男人吓得腿软。

    之后男人很不要脸的,跟宫主告状,说那饭馆的老板娘纠缠他,当时大家都以为宫主听了他的话,定会去寻那老板娘的晦气,没想到宫主不止没寻人的晦气,还派人去保护对方。

    男人不解,却不敢多问,直到后来,大家晓得老板娘的身份后,才知男人做了什么,怪不得宫主会反过来派人保护她。

    只可惜好竹出歹笋,她的两个儿子都是没出息的,全都跟着薛凌星混。

    嬷嬷思及此也不再劝了,夫人又不傻,当然知道那几个兄弟是什么样的人,她乐意把钱花在他们身上,也是她的事,只是莫怪二小姐要生气了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和凤二公子做的决定,自然是要通知凤公子和凤庄主,凤公子知道了,黎浅浅自然也就晓得了。

    薛凌星的人和吕志一谈好,黎浅浅就知道了,正想着薛凌星的人会怎么做,就接到凤公子的通知。

    “这薛凌星是水月宫薛凌月宫主的妹妹?”

    “对,她现在是铁庄主的妾室,铁永梅是她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,把吕志的事跟他说,凤公子笑着摇头,“他不是派人在你府外守着,怎么又会花钱去买消息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也许他觉得花钱买消息快些吧!”正说着刘二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?薛凌星的人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做,自然是想法子收买咱们府里的人。”刘二道。“已经有几个人被找上了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冷哼,“只怕他花钱买一堆假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错啊!你说,我们要不要顺势放些消息出去?”

    “也好,也让底下人趁机捞一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