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消息灵通

第四百六十七章 消息灵通

 
    遇事逃避姑息,只会让事态越演越烈,吕大老爷不愿面对,不代表吕大小姐不想解决此事,但老父不让她查将人藏起来,她一时也无计可施,只能按下不动,心里却不是没个盘算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人提醒,她也知她二叔的心歹毒着。

    她爹年纪不年轻了,这些年烦心事多,又为后继无人烦忧,身体便大不如前,便也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处处宽待人,就盼日后自己有个万一时,他们能念着自己待他们的好,善待他的女儿们,尤其是长女金珠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他有此心,不代表别人也心同此理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那是恨不能立刻就把吕氏商会掌控手中,而吕松长老亦然,她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一点顾念亲情的迹象。

    她爹还活着,就已经恨不能他立刻去死,好让他们瓜分吕氏商会了,等他真死了,他们可能念着她爹的好,善待她们姐妹?别傻了!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?她觉得吕润和吕贵之所以会出事,就是他们做的,为的就是要让她爹受不住打击倒下。

    她这些年能够这么自由自在,在商会里也说的上话,全都是因为她爹在背后撑着,一旦他有个万一,商会里的那些老家伙,她未必弹压得住,不是因为她的能力不足,就算她爹明令她是自己的继承人,那些老家伙也不会服她,因为她是女子,不是儿子,且她二叔没少拉拢他们。

    就算这个世界,女人顶得起半片天,北晋甚至是女皇当政,但在那些老家伙眼里,女子是软弱的,扛不起商会的重担,虽然她早就担起这个重担数年。

    她爹好不容易相中吕润这孩子,想让她把这孩子认作义子,要是他突然有个三长两短,她爹怕是也命不长矣!

    二叔他会不知道她爹的性子吗?可是他还是下手了!

    这样的人,她如何敬重得起来?

    黎浅浅是提议,请凤家庄的人去帮忙查明真相,吕大小姐虽是婉拒了,但回去想了几天之后,保护家人的念头终究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她没跟黎浅浅说,而是直接找上凤公子。

    凤公子听了她的要求后,点头接下,说到价码时,吕大小姐被那数目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十两?只要十两?”

    “嗯,这算友情价。”凤公子笑,“大小姐和浅浅交好,又是上司下属的关系,你有需要,我们自然得帮。”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是,吕大小姐和黎浅浅私交甚笃,难得有机会巴结一下,为日后计,自然是要卖个好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自然也知道,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凤公子隔天就把这事跟黎浅浅交了底,黎浅浅还道,“吕姐姐也是的,那天我跟她说时,她还说不用,怎么转过头就自己找你去了?”

    凤公子道,“也许她那会儿还有什么顾忌吧!回去之后想通了,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点头,也许吕大小姐只是不想欠自己人情罢了!

    “那你的人可查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快。”凤公子睃她一眼,见她笑得没心没肺的,便也笑了,“我听说,她爹之前把那天跟出去的人,全都带走了,可见他心里不是没底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重重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时候,伤我们最重的,不是外人,不是外头的敌人,而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亲人。”凤公子想到了凤老庄主夫人,被自己的亲姐姐算计了一辈子,最后还死在亲姐姐手里。

    还有他娘,虽不是直接的,但东齐的长平公主是谁引来的?是他的姨母夫妻,他那姨父后来也没落着好,什么人不好推荐,长平公主好端端的在东齐过日子,为何会知道他大伯父的?还不是他那姨父,想要往上爬,却不老实当差。

    长平公主跑南楚来丢脸,他那位好姨父是始作俑者,东齐皇帝饶得了他?他们把长平公主留在东齐的儿女诛灭后,他姨父就被人弹劾,他本人被腰斩,家中男丁年满十六以上斩首,十六以下男丁连同女眷一起被流放。

    他那位姨母还曾请人捎信,求他们兄弟,娶了她女儿们,免得她们流放要遭罪,凤老庄主接了信,替他们回了信给她,说些什么他大概猜得出来,听说他姨母接信后气得吐血,随后又请人送信去商家,向他舅舅告状。

    他舅舅去贺他们凤家庄迁址志庆时,跟他说,虽然苏商氏是商家的出嫁女,但他们的妹妹,他娘之所以早死,与苏商氏脱不开关系,让他放心,他们是不会出手助她的。

    他小舅舅还说,“那苏商氏从小就是个心大的,又有主意,长平公主这事,指不定是她撺掇着夫婿去做的。而且,苏以望是个外男,他是如何说动公主的?无非是苏商氏去跟公主说的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暗点头,他小舅还真说对了!

    他姨母自以为做的隐密,却忘了凤家庄是做什么的,长平公主从东齐远道而来,目标明确直奔他大伯父而来,试问,她与他大伯父素昧平生,何以就认定他,非他不嫁?定然是有人在背后撺掇着。

    当时没想那么多,待事后去查,方才晓得,他那姨母早在还没来南楚时就已经安排好一切,趁着去公主府走动时,收买了长平公主身边的嬷嬷、丫鬟和管事,虽都不是很得用的,但得用的她收买不动,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只消在紧要关头说那么几句话就值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说没什么,两个人说,也还好,当身边有三个人这么说时,听的人就忍不住好奇了,等到身边所有人都这么说,长平公主自然就对凤老庄主有了极佳的印象。

    商琴珍是开了个好头,可出乎她意料的是,凤老庄主对长平公主没意思,而且人家也不因长平公主贵为公主,想嫁给他,就软了身段讨好公主,相反的,他对长平公主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商琴珍的兄弟追着商家舅舅们而来,凤耀伤重,他们要求见他,想要他出面,娶了商琴珍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苏家姨母自诩是聪明人,可以把所有人全都掌控在她的手掌心里,却忘了,我大伯父不是她手中的木偶,任由她驱使,苏家落得今日的下场,都是她一手造成的,她的儿女有今日,也是她做来的,凭什么要我们兄弟替她的作为收尾?”

    如果商琴珍的兄弟是明白人,也就不会跑来要求他娶他们的外甥女了,听他这么说后,仍是胡搅蛮缠,没达到目的绝不走人。

    凤公子嫡亲的舅舅们被这几个族兄弟气得半死,却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舅舅们不好和族兄弟撕破脸,他可没这个顾虑,直言问道,“几位舅舅要求我们兄弟,娶苏家的表姐们,可是看我们兄弟好欺?否则她们是舅舅们的亲外甥女,不该是由表兄他们娶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打头的大舅舅被问得语塞,是啊!商琴珍还是他们嫡亲的姐妹咧!为何不是亲娘舅家的兄弟娶楚家女,而找上外嫁的商丹珍的儿子们呢?而且商丹珍之所以会死,别人不清楚,商琴珍的兄弟再清楚不过了!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不想让自家儿子娶外甥女,一是商琴珍先开口要求,定要凤家兄弟来娶,二来便是楚家女现在可不是官家女了,而是罪臣之女,被派流放的,娶这样的妻子,他们儿子的前途,岂不要被耽误了?

    “这,他们都已经订亲成家了,总不好要你楚家表姐们作妾吧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您家的儿子要在东齐做官,所以不让他们娶罪臣之女,就是作妾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话不用点明,凤公子话才落,他那两位亲舅舅就怒而起身,将几位堂兄弟打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自家嫡亲的舅舅都嫌弃外甥女是罪臣之女,却要他们兄弟的亲外甥娶?凭什么?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脸色这么差?”黎浅浅拍他的肩头,凤公子回过神,朝她笑了笑,“想到我舅舅们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体贴的没往下问,想也知道,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想起舅舅们,定然是先想到他娘,说到凤老公子夫人,黎浅浅也有些黯然,前世还好,至少还跟亲妈相处过几年,这一世,她来的时候,长孙氏已经过世,就算从村人口中,也没得到她这世亲娘太多讯息。

    就是黎漱,也很少跟她说起她娘,想来也是,他记忆中的她,就止于少女时的她,纵然被后母、继妹欺负,也不曾在他面前露过半句,他可以想象长孙氏初被卖时,心里的惶惑不安,但他终究不是她,无法完全体会。

    长孙氏是如何从一个嫡出大家的娇贵小姐,变成一个在丈夫和儿子们出外征战时,扛起一个家,带着两个儿子的勇敢妇人?黎漱从查来的资料里,看到的是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女人。

    也许她的外表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表姐,但骨子里已然变了个样。

    有时他会想,如果当时他早一些到,也许表姐就不会死了!只是,终究只是也许。

    现实是,就算他赶在她过世前到,怕也无从改变她身体虚弱濒死的事实,不过,黎浅浅就不会被人遗弃,数日后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黎漱从未跟她明说,不过黎浅浅偶尔可以从黎漱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愧疚,师徒两谁也没说破,说那么明白干么呢?黎浅浅相信,黎漱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,肯定会拚命赶路的,但事情已经发生,再无可转变,所以何必说呢?

    向前看,把日子过好方是正经。

    他们两这厢各自回忆过往,吕大小姐则是接到消息,铁家那位大小姐竟然给她下帖子。

    “我与贵府小姐素昧平生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家小姐听闻,女皇身边的姚女官出嫁,是吕大小姐帮着置办的嫁妆,所以便求了我家夫人,想要请吕大小姐拨冗过府一叙。”来送帖子的是个年约二十许的管事媳妇,生得眉清目秀,但眼底的尖刻,和高高在上的态度,都让吕大小姐心生不悦。

    她帮姚女官置办嫁妆后,京里不少人家,捧着大笔银子,请她帮自家女儿置办嫁妆,其中不乏高官显贵,可从没一个仆妇是这么高高在上的态度,一副我家小姐请你去,帮她置办嫁妆是你的福气,别不识抬举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能得铁大小姐青眼,是小女的荣幸,不过近来相同的邀请实在不少,只怕是抽不出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铁家管事媳妇上前一大步,站在吕大小姐面前,一脸鄙夷的问,“都是些什么人家的邀约啊?我们小姐可是要嫁入鄂江王府的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没回答她,而是扬眉示意身边大丫鬟上前,大丫鬟会意,上前两大步,把铁家管事媳妇给逼退,这才开口细数请她家小姐帮忙的人家,一开始不过是小官之家,那管事媳妇不以为意,可听到后头,越听心越慌,细细的汗水自额角流下,她的脸也愈发白。

    她们家老庄主虽是北晋武林的耆老,但耆老表示年纪老大,再撑能有几年?他们庄主在江湖中的名望远不如老庄主,幸亏二庄主是个将军,他们家大小姐方能攀上王府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原以为吕大小姐不过一商户千金,见他家小姐将嫁入王府,定要巴结讨好,她没想到,这小小的商户千金,竟然得朝中这么多显贵夫人们看重,争着要请她为自家女儿置办嫁妆!

    想到出来时,跟夫人和小姐信誓旦旦,定会吕大小姐请来为自家小姐效命,管事媳妇便控制不住发软的双软,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啊!怎受得起大嫂子如此的大礼。”吕大小姐歉然道,吩咐人把管事媳妇扶起来,“大嫂子你也听见了,我实在是抽不出空来,当然,如果贵府小姐能等,等我把这些邀请都推了,再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推,千万不能推。”开玩笑,吕大小姐要是拿她家小姐做筏,推了这些夫人们的邀约,那她家小姐岂不是还没进门,就先替夫家结了一堆仇人?那日后还有好日子过啊?

    “可大嫂子不是说,你家小姐是要嫁入王府的吗?”吕大小姐笑。

    管事媳妇再不敢这说事,原想挥手的,但因被两个嬷嬷架住,手也软得抬不起来,只能摇头,“吕大小姐说笑了,我们小姐万不敢与那几位夫人相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吕大小姐笑着摇摇头,“大嫂子也忒谦了!铁大小姐是什么人家出身的,怎就不敢同那几位夫人相争了呢?”

    管事媳妇满脸堆笑,深怕吕大小姐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家小姐好像才来京城没多久,怎么会知道我曾为姚女官置办嫁妆的事?”

    管事媳妇见她不再纠缠要推掉别家的邀请,只应她家小姐邀约后,暗松口气,见她问,自是无所不答。

    “是我家二小姐说的。”

    铁二小姐?“铁将军府的小姐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是我们长房的二小姐。我们二小姐是庶出,自小就养在夫人膝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小姐一直住在京中?”不然怎么会知道她的事。

    管事媳妇摇摇头,“没有,没有,二小姐才从家里过来,听说是在路上听人说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小姐的消息可真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们二小姐聪慧,在家时,就消息灵通得紧。”管事媳妇一派得意,让人看了心生不悦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没和她纠缠下去,打发她走之后,才往黎府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