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逃避

第四百六十六章 逃避

 
    吕大小姐听了后,打算过两天再带义子过来,然而黎浅浅似笑非笑的问她一句,“你放心?”

    她立即派人回家,把吕润带过来,同行的还有吕大老爷,长女不是才跟他说,别打黎教主的主意吗?所以她才不带吕润去黎府的,怎么突然又派人把吕润接过去?

    吕大老爷忐忑不安,吕润倒是不怕,反倒有些兴奋,因为回来接他的大丫鬟悄与他说,义母接他过去,是想请黎大教主看看他质资如何,能否习武。

    男孩子好动,吕润亦然,他曾看黎大教主和凤公子比剑,那一幕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!

    再加上那回遇险,更让他对会武之人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马车里祖孙两心思各异,吕大老爷看着孙子犹带稚气的脸庞,心下微叹,吕润见祖父看着自己叹气,虽不明究底,不过他还是朝他露出个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伸手摸摸他的头,原想说什么,不过后来还是什么都没说,吕润这辈子还真没跟人这么亲近过,吕大老爷的手落在他头顶时,他肩膀略僵脖子也硬了,完全不敢动弹,直到吕大老爷缩回手,他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祖孙甫下车,就看到黎大教主身边侍候的瘦高男子,吕润记得此人叫谨一,就不知姓什么了,谨一与他们客套几句后,就领他们去见黎漱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微愣了下,不过好在人老反应慢,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等他反应过来也不用他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见过黎漱几回,印象都不怎么好,吕大老爷是生意人,笑脸迎人是基本配备,黎漱嘴毒加臭脸,让吕大老爷对他的印象怎么好得起来,但听说人家这次,是要帮孙子看资质,然后给孙子找个教武的师父,他就算再不喜欢黎漱,今儿个也得挤出笑脸来。

    黎漱伸手在吕润肩头手臂都摸过一遍,道,“根骨不错,现在开始每天勤奋不休,三十年后必有小成。”

    三,三十年后?吕润傻愣愣的嘴巴张得能塞进一颗鸡蛋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则想,要练三十年!这三十年下来,不知拜师的束修要多少钱啊?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现在麻烦不小,想要聘请护卫贴身保护?”黎漱问吕润。

    “我?不用吧?”吕润连连摆手,完全一副状况外,倒是吕大老爷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压下吕润乱挥的手,问黎漱,“大教主,是我家大丫头跟您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她和浅浅谈的,其实您大女儿身为我们瑞瑶教的管事,本就该派人跟在她身边保护的,只是北晋是贵府的地盘,我们师徒不想越俎代庖,便没开口,且我们师徒就在京里,若有什么事,也还照看得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黎漱看了吕润一眼,吕润立时悚然一惊,立正站好不敢乱动,吕大老爷看着想笑,不想黎漱眼睛瞟过来,立正站好的人就变成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之前吕公子出了点意外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吕大老爷叹气,他没想到只是收几个孤儿来养,也会碍着人的事,把手伸到这些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老爷心善,不过这些孩子的安危也不能不顾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。”吕大老爷要有证据,肯定把那些人送官究办,可惜他没有证据,想到此,他不禁向黎漱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黎漱没有就此提出建言,在他看来,要什么证据,直接报官处理就是,吕大老爷之所以不报官,原因很简单,他知道出手的人是谁,他念在是亲人的份上,不想让对方吃上官司。

    他把对方当亲人看待,但很显然,对方并不把他当亲人。

    要不然,也不会在他家举宴时,让人在吕大小姐的厅里点什么夺香了,这是吕家自己的事,只要自家孩子没事,随吕大老爷高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黎漱就忍不住要念叨一下自家徒弟了,这丫头管那么多干么?不过能从这里想到给瑞瑶教开拓新生意,倒是个好主意,黎漱笑了下,请吕大老爷入厅详谈。

    黎浅浅倒没想太多,她只是觉得吕大小姐不容易,好不容易认了个义子,总不能让他出事,虽然最好的方式是,直接把吕二老爷他们打趴了,让他们再也起不了坏心思。

    然而这是吕家的事,吕大小姐父女不采取行动,他们也只能消极以对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对她二叔恼不恼呢?那自然是恼的,吕润他们差点就丢了小命,可是吕大老爷纵猜测是二老爷下的手,却碍于是手足的关系,总不好让他被官府抓了吧?

    可他却忘了一件事,他把二老爷当兄弟,二老爷却把这大哥当挡路石,现在他们是还没对吕大老爷父女下毒手,但谁能保证不会呢?

    当他的计划一次一次失败,眼看着偌大的财富尽入旁人之手,他能平静?能不嫉妒?他现在就已经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了,谁能保证,他不会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毒手?

    兄弟阋墙这种事屡见不鲜,黎浅浅觉得视而不见不去处理,不代表这件事就不存在,如果吕大老爷再这样掩耳盗铃下去,事情只会越演越烈,除非长房将商会的大权交出去,否则吕二老爷他们怕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只是吕氏商会是在长房手中成长茁壮的,瑞瑶教能在短时间内,在北晋有稳定发展,也是吕氏商会之功,她不会看着吕大小姐一家失去吕氏商会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他们双方互有合作,一旦吕氏商会主导权生变,瑞瑶教在北晋的产业,势必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干看着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还不如事先防范,派护卫去保护吕大小姐父子和吕润,在她看来,这笔生意很划算。

    倒是没想到,她表舅经此发想,最后发展出贴身护卫,这门和现代的贴身保镳雷同的生意来,最后还发展到整个中州大陆。

    眼下,黎浅浅和吕大小姐签好了合约,约定当晚就先点人手去吕家,至于吕润习武的师父,那得黎漱钦点,黎浅浅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“吕润他们之前遇险,你可派人查过了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没有?吕润他们几个是孤儿,他们遇事只会隐忍,不会大声嚷嚷,但那个吕贵可不同,他自小在家里就极受宠,是个小霸王,吕大老爷特意请来的授课的先生,都是商会中各有专才的管事、总管等,他们知道这几位,日后有可能进入商会做事,因此在教导他们时,都采取了他们在商会教人的高标准。

    吕润他们知道,这是他们出人头地的机会,所以全都卯起来学,丝毫不敢放松,但吕贵不然,他是被祖父和父亲硬塞进来的,想要他学些本事,如果走运被吕大老爷相中,他们一家可就都跟着鸡犬升天啦!

    因此稍有不顺,他就大肆喧哗,想要以此引起大老爷注意。

    大老爷是注意到他了,可印象并不好。

    商会是很赚钱,但同时,责任也很重大,因为全商会上下人等的生计,可都压在主事者的肩头上。

    吕贵这种性子的人,别说担起商会主事的担子,就是养个小家,都未必扛得起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会看上这样的一个人?

    吕大小姐虽没怎么接触,但听她爹说,也知道吕贵此人不可用。

    “他们那天怎么会出事的?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摇摇头,“我爹是派人查过,可是他查过之后,不肯跟我说,所以我就派心腹去查,真是,不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天休沐,吕润是和其他小伙伴一同出门的,他们先是去书坊看书,虽然吕大老爷每月都会给他们月钱,但这些孩子穷惯了,身上一有钱,就习惯藏起来存起来,所以那舍得花钱买书来看,都是在书坊看书,有些书坊的老板很好心,会允他们抄书,抄好的书就让他们带回去。

    吕贵去书坊找他,他正抄书抄到一半,不想理会他,吕贵就在书坊里大吵大闹,他怕吵到别人,才勉强同意跟他出去。

    出了书坊,吕贵就把他拖上车,不待他问,车子就往前狂奔,直到郊外。

    然后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的人只查到这里,就查不下去了,因为相关的人都被吕大老爷命人带走了,带去那儿,她的人查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大概我大概可以猜得到,那天吕贵身边侍候的,应该都是我二叔的人,吕贵那小子心狠,看我爹越发看重阿润,便起了坏心眼,说是想教训他,其实就是想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顿了下叹息道,“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收买他的人,根本就没把他的小命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他的腿断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虽然接好了,不过那小子不是个老实的,根本不遵医嘱,所以他的腿落下毛病,怕是不好治了。”

    便是因为如此,他家把他接回去后,还闹着要吕大老爷养活他们一家老小,因为吕贵的腿会断落下毛病,全是他家害的。

    浑忘了人家根本就没选他家儿子,是他们硬把儿子塞进去的。

    而且会出事,也是因为吕贵想害吕润所致。

    怪谁?吕大老爷和吕润才该怪他们吧!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查,我可以找凤家庄帮你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知道吕贵不是好东西,日后防着他一些就是,何苦花钱去查究竟,真要查出来,她爹怕是要伤心死了!

    正说着话,凤公子来了,吕大小姐见状识趣起身告退,凤公子进来时,她正好与他擦身而过,吕大小姐朝他笑了下,凤公子只微扯了嘴角还以一笑,便匆匆走到黎浅浅身边。

    “浅浅,今儿有人上我那儿,说要查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这么无聊的花钱查她的事?她就一阿宅啊!有什么好查的。“你们开价多少?”

    凤公子朝她比了个数,黎浅浅咋舌,“那人这么有钱?有钱没地方花,直接拿来送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家大业大,还缺这点钱?”凤公子见她嚷得夸张,忍不住笑得眉眼俱弯,让黎浅浅看得有些怔,唉!人长的好看就是吃香啊!

    “就是家大业大才得锱铢必较,不然钱花在那儿都搞不清楚。”黎浅浅冷哼道。

    凤公子笑,黎浅浅轻叹一声,“是谁要查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吕志,他爹是吕松,是吕氏族老,与二老爷很要好。”凤公子顿了下,端起春江端来的消暑茶抿了一口,“之前吕润出事,就是他在背后出谋策划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人有谋有才,怎么就不把心思放在正事上,尽放在谋害亲人身上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觉得他们没把心思放在正事上,兴许在他们心中,这种事就是正事。”凤公子温和的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想到前世她那些‘好’家人们,心情顿时降了谷底。

    这种人还真是哪儿都有啊!

    “孟盟主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凤公子没说的是,只要蓝棠去,孟达生就像打了鸡血似的,非常精神,可等蓝棠走了,他就蔫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他的表情,觉得应该有什么事,但他不说,她也不会去追问,“那挺好的,韦家的事就这样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孟家那些老家伙现在可是后悔极了,当初他们一个个嫌麻烦,把事情全推给孟达生,孟达生老实接了,像头老黄牛一样,任劳任怨扛起家业,那些老家伙见状,更是变本加厉,自家的家事也都扔给他去管,就连家里不争气的儿孙,也统统交给孟达生去管教。

    孟达生虽是族长又是庄主,武功高强,家族中没人打得过他,但因年纪小,人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,那些被家里长辈扔给他管教的,根本就没人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要换做是凤公子,肯定是把这些不老实的全都打老实再说,可孟达生不然,苦口婆心说理,愣是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韦长玹这事,按说不该孟达生去,一来他年纪小辈份低,压不住韦长玹,二来他老实,不说韦长玹,就他家里那些姨娘们,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孟达生老是被柔柔弱弱的可怜女子骗,要是被那些姨娘们哄了,还怎么替他姑祖母讨公道?

    凤公子这外人都看得清楚,孟达生去不适合,他家里那些老家伙怎么不明白?可因为他们懒,所以把孟达生推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大概没想到,孟达生竟然变了,听说那些老家伙要他改变心意,结果被他顶回去,他是族长是庄主,是他们叫他去处理此事的,那么他既做了决定,他们还闹什么?不满意,当初为什么不自己去?”

    “哗!真难得!”

    “是很难得!不过那些老家伙会服软,也是被他吓到了!”好好健壮如牛的一个人,竟然生生熬成根竹竿,可见内心煎熬。

    黎浅浅对孟达生的背景不甚了解,不过听凤公子这么说,也能想见,孟家人的不好相与,“如果棠姐姐真跟他成了一对,那些人会不会欺负她啊?”

    凤公子拍拍她的头,“你棠姐姐的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呢!再说,你觉得她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