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习武

第四百六十五章 习武

 
    北晋帝都先前有人假冒官亲,在各大商号招摇撞骗,此案还未查清,便有消息传出,这些人流窜到各州府去了,女皇在病中,得知此事后,将刑部尚书、侍郎等招进宫,先是问他们目前的应对为何?

    问明之后,一一点清他们的缺失,又问,如今这些人在各州府作案,刑部可有应对之策,刑部尚书支支吾吾,女皇不耐烦,直接点了几位侍郎,其中以一王侍郎的回答,让女皇最为满意。

    女皇下旨命他负责此案,王侍郎躬身应下,刑部尚书面色青青,领众人告退。

    待他们都退下后,女皇方对姚女官道,“其实朕对他们的回答都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不满意?那王侍郎?姚女官没说话,只恭敬的接过大宫女奉上的参茶,转递给女皇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女皇看她一眼后,接过盛着参茶的玉盏,“是不是觉得奇怪,既然不满意,为何还让王侍郎负责此案?”

    “陛下智珠在握,想来心中自有盘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盘算啊!”女皇抿了口参茶,与姚女官说了些朝政,才又绕回这件案子。“你看,究竟是什么人,如此大胆放肆,竟然敢冒官亲行骗商家?”

    姚女官私下也和丈夫琢磨过,她师兄说了,得先派人去其他国家查一查,看看他们是否也有类似的案子,若有,就不是针对北晋而来,若只北晋有,那不用说,就是冲着北晋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派人查一查,被骗的商家背后的靠山,是否与人结仇,也许是仇家找上门呢?

    其实这些应该早在案发初始就该派人清查的,但当时负责的人不知为何没有派人去清查。

    姚女官是女皇身边近臣,却不掌六部实权,但因是近臣,很多事她或多或少都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女皇说起这件案子,她沉吟片刻后,就把丈夫跟她说的话,略修饰才说给女皇听。

    “嗯,你用心了。”女皇淡笑了下,“郭府尹失职了啊!”商家报案,是由京城郭府尹受理,到现在还搞不清楚,此案是否为商家仇家所为,便是他失职。

    姚女官点点头没说话,郭府尹是第一王夫的人,甭管人家失不失职,都不是她能说的。

    女皇沉吟半晌后,先派人申斥郭府尹,然后命刑部尚书与郭府尹共同办案。

    郭府尹万万没想到,这么一件小案子竟然会演变成这样的大案,还引起女皇的关注,真是始料未及啊!

    被申斥之后,郭府尹同幕僚抱怨,“早知如此,当日就派人细细盘查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适逢大王子宝马被盗,又有鄂江王府马车遇险一事,还有鄂江王子别院遭人纵火,咱们人手就这么多,实在是分身乏术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幕僚这话真是说到郭府尹的心坎上,与这三件案子相比,假冒官亲诈骗商家一事,实在微不足道啊!

    现在再来扼腕自己当初的失策,也无济于事,只能埋头办案,但求赶紧将此案了解。

    于是郭府尹与刑部尚书侦办此案,费尽心力却是毫无所获,众人备受挫折却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收了义子之后,出入时,都将此子带在身边,吕大小姐与黎浅浅等人交好,吕润因此常随吕大小姐见黎浅浅等人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见女儿和义子亲近,心里高兴,这日晚间,难得他们母子早归,同他一起用晚饭,他便忍不住问新孙子,对黎浅浅的印象如何?

    吕润被问得傻眼,看母亲一眼后,俊脸微红回道,“黎教主虽年少,但见多识广,孙儿能得她点拨,实是大幸。”

    吕大老爷略感不悦,这个回答叫他后头的话怎么接下去啊!真是个傻小子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放下碗筷,对父亲正色道,“黎教主于公是我的东家,于私是妹子,阿润既喊我一声母亲,对黎教主,他便该把人当长辈来敬着。”她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唉,又不是亲的,这要是咱们阿润……”吕大老爷其实满惋惜的,这孙子认得迟,不然凭这孩子的资质,要早点认亲,早些堷养,今日也是个才华出众的美少年,配黎教主绝不辱没她。

    现在嘛!这孩子还未经雕琢,这大才还没释放出来,人家瞧不上,似乎也很正常,不过不怕,让女儿带着他,常在黎教主跟前出现,这感情是处出来的嘛!也许那天这黎教主和他就日久生情了呢?

    吕大小姐之前完全没想过,父亲竟然有此打算。

    待打发走吕润,吕大小姐才和父亲道,“虽然这事没有公开,不过,黎教主的婚事早就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嘎?订的谁?”没听说过啊?吕大老爷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啊?凤家庄的凤公子啊!”

    “他?”吕大老爷嫌弃的道,“那孩子生得比女孩子还漂亮咧!嫁这么一个丈夫,一辈子都得担心丈夫那天被人抢了去。”吕大老爷嘀嘀咕咕的,“那孩子上无父母,这亲事难道是自己做主的?这要是日后他反悔,你们那黎教主可没地儿哭去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笑,“那也轮不到您老操心,再说人家这亲事,可是凤老公子夫人在世时,就与黎大教主说定的,只是那会儿,教主尚小,才把这事压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嘛!既然那时没成,那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,黎教主有父亲,有师父在,我不希望阿润陷进去。”吕大小姐郑重对父亲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吕大老爷被女儿盯视得浑身不自在的紧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是跟您说正经的,阿润还小,您别在他耳边乱撺掇。”顿了下,寻思半晌又道,“父亲若是觉得太闲,不如帮阿润相看妻家吧?只是别再把主意打到黎教主和蓝小姐身上。若您执意如此,那我也只能辞去瑞瑶教管事一职。”

    她一旦辞去管事的职务,那黎浅浅还会和吕氏商会合作吗?吕大老爷权衡之下,最终点头答应女儿,不再提这事。

    不是吕大小姐要贬低新认的义子,但这两位岂是吕润得以堪配的?

    老父胡涂,她可不胡涂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很是不悦,但承诺就是承诺,长叹一声,开始思量起京里那些人家可与之联姻的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的打算被女儿及时打住了,但吕家可不止他一个有此谋算的。

    吕松长老和吕二老爷的眼睛是盯在吕氏商会上,但吕松长老的儿子吕志,他与吕大老爷一样,相中了黎浅浅,他的小儿子吕俊年岁和吕润相仿,比黎浅浅大一些,如果能把黎浅浅娶进门,那么吕大小姐的优势不再,别说吕氏商会了,就是瑞瑶教都将成为他的囊中物。

    只是要怎么让儿子去接近黎浅浅?

    苦思不得法,最后他找上妻子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吕俊不是嫡出,而是吕志宠妾所出,吕志太太初闻丈夫提及此事,心里一阵冷笑,要她看着吕俊娶个条件这么好的妻子回来,日后压她的儿子、儿媳一头?想得可真美啊!

    不过丈夫既同自己商量,她也不会把事推出去。

    “黎教主多大了?平常喜欢些什么?常去那儿?老爷可都清楚?”

    吕志怎么可能清楚?

    “这些事都不清楚,老爷打算叫俊哥儿如何去接近黎教主?”吕志太太问,心说,听说黎大教主武功不错,黎教主既拜他为师,想来武功也不差,吕俊一文弱纨绔子弟,想去亲近她?呵,不要到时候被人当登徒子修理才好。

    吕志听妻子这么说,心里一琢磨,也对,妻子说的都在点子上,这些事不弄清楚,咋咋乎乎的就叫儿子去接近,不怕费功夫,就怕白费功夫啊!

    “那你说,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吕志太太心里嗤笑,面上却恭敬的道,“妾身想这事其实就和老爷做生意是一个道理的,没把对方的底摸清,老爷也不敢和人做生意吧?”

    嗯,说的有理。

    吕志的生意做得虽不如吕氏商会这么大,但在吕氏一族中,还算小有成绩,妻子这么一说,他也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晓得了。”隔天一早就找上凤家庄分舵,指明要查黎浅浅。

    接待他的伙计一听他要查的对象是黎浅浅,整个人都傻住了,不过好在平日见惯风浪,很快就反应过来,面上恭谨的对吕志道,“这位老爷请稍待,我去请我们公子过来和您谈。”

    咦?请凤公子过来和他谈?吕志心下一喜,不想伙计请过来的,是分舵的护史公子。

    吕志听伙计介绍对方身份,心里说不上是失落还是失望,再听到对方索要的价码时,他立刻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似的暴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开我玩笑吗?不过查个小姑娘而已,竟然要价千两?”

    “吕老爷,您要查的可不是个一般的小姑娘,她可是一教之主,瑞瑶教里头多的是武功高强之人,想接近她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!花费在这上头的时间、精力可都不轻,要价自然就高。”

    吕志想到要花这么多钱,就觉肉痛啊!而且钱花下去,也只得到些数据而已,并不保证吕俊得了数据,就肯定能亲近黎浅浅。

    “不能便宜一些吗?”吕志拿出商人本色来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护史公子歉然一笑,“不成。一分钱一分货,相信吕老爷再清楚不过。”

    是啊!是啊!吕老爷怎么会不清楚呢?他最常干的事就是偷斤减两,所以他觉得要价这么高,有点不太值啊!

    “我回去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行!您慢走。”护史公子将人送出去,回头就交代人盯紧他,然后亲自去向凤公子回报此事。

    凤公子听到吕志此名,微愣了下,待听明白他要查黎浅浅的事情后,不由冷笑,“拿不下吕氏商会,所以改盯上黎教主了?”

    “您看,要不要跟黎教主打声招呼?”公子,这可是您亲近黎教主的好机会啊!

    “嗯,我亲自去说。”凤公子坦然道。

    看护史公子一脸知道啦知道啦!您快去吧!的表情,凤公子不由俊脸微赧,挺了挺胸在玄衣的随同下,去了黎府。

    黎浅浅正在问吕大小姐,今儿来怎么没带她那义子?

    “我爹给他派了功课,他没做完,就没跟着来。怎么问起他?”吕大小姐清清喉咙问。

    “哦,他上回说想学武,问我能不能教他,我不会教人,所以跟他说,我帮他问我表舅,看看能不能找个人教他,我表舅说要先看看他资质如何,才能看谁有空教他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听了后,脸色有些不太好,父亲已应承她不多事了,没想到吕润自己却……

    黎浅浅见她脸色不太好,问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些事,有些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不以为意,续道,“吕润跟我说,上次的意外把你爹吓得不轻,他觉得很过意不去,他说他自小就是在族里吃百家饭长大的,从没一个人像大老爷这样把他放在心上,如果他能有自保的能力,遇到事不是只能坐以待毙,也许大老爷会放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听到这里心下微叹,心,也软了些。

    “其实他有这个想法很好。也是我疏忽了,只是我之前以为,北晋是你家的地盘,便没有插手,现在后继有人,你二叔他们又一直虎视眈眈的。”她顿了下看着吕大小姐的眼问,“不如这样吧!我派人分别去保护你爹、吕润和你,先别拒绝。”

    她抬手止住了吕大小姐开口,“这个,我要收钱的啊!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吕大小姐喜出望外,她一直想聘武功高强的护卫来保护父亲,可是又怕来的人是她二叔派来的,想跟黎浅浅提,却不知如何开口,现在黎浅浅提了,正好解了她的困境。

    黎浅浅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“其实很早之前就想跟你提了,可是怕你爹会多想,所以就没说,你和你爹身边都有跟随已久的护卫在,但吕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吕大小姐便跟黎浅浅倾诉了自己的忧心,黎浅浅笑了笑道,“就怕你爹会多想。”黎浅浅又说了一次,这次不好意思的人成了吕大小姐,自己的父亲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她丢下吕氏商会,跑去瑞瑶教做个小管事,她爹就算知道原由,心底却不是没有怨。

    就算瑞瑶教和吕氏商会合作,令吕氏商会更上层楼,也难消吕大老爷的怨气。

    “吕姐姐回去跟大老爷说,回头我就让人上门和大老爷洽谈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阿润习武的事……”吕大小姐轻叹,“总不能都要人保护,他自己是该有自保的能力,毕竟将来要扛起重担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“等我表舅看过他的资质后再说,到时可能会把教他武功的师父派到府上担任护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