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上街去

第四百六十三章 上街去

 
    黎漱几人坐在水阁的廊下,看着夕阳西下倦鸟归巢,蓝海给孟达生把过脉后,由叶翔领着去了分舵药房抓药,分舵药房的大夫见他来,跟前跟后的巴结着,把叶翔直接给无视了。

    玄衣替账房们来找他时,见他被冷落在一角,低头暗笑了好一会儿,才上前唤他。

    “账房那里有事找你。”叶翔点头,本想跟蓝海说一声的,不过看他一直被几个大夫围着说话,便没上前打扰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蓝棠过来时,就见廊下,黎漱和谨一小声讨论著这些天的读书心得,黎浅浅和凤公子坐在一旁听着,刘二则在旁侍候茶水,见她过来,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棠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呢?不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蓝先生去药房抓药,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蓝棠闻言皱着眉头说,“我就说我去就好,他偏不听,这下肯定又被药房里的大夫给绊住了。”

    刘二笑了下没回答,蓝棠转身就要走,不想被凤公子叫住,“你问他烦什么了没?”

    黎浅浅闻言瞪他一眼,“你怎么叫棠姐姐去问这个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却道,“我这不是怕他憋在心里闷出病来吗?”事实上孟达生因为这事,把自己折腾得这么惨,应该已经算是闷出病了吧!

    蓝棠摇头,“他睡着了,什么都没说,不过听他身边的侍从说,要不是姓韦的不会武,不然他家盟主早开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知姓韦的做了什么,让他这么生气。”黎漱听了后若有所思道。“不知他姑祖母的手记可有带回来?”

    “没,听侍从说,手记被孟盟主烧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烧掉了?”

    “姓韦的对手记所载内容供认不讳,所以,他就把手记烧了。”虽然孟达生这个正主睡着了,不过蓝棠还是从侍从那里问了不少讯息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知手记写了些什么?”黎漱问。

    蓝棠很是遗憾,“他们并不知道,不过他们说,姓韦的原本对孟盟主的问题全盘否认,但孟盟主拿出手记,他便老实招了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忍不住叹,“可惜手记烧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不知道手记内容,都不影响我们对他的看法。”黎浅浅冷静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凤公子附和,“我只担心小孟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崁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不以为然。“那跟他什么关系?他姑祖母成亲时,他还没出生吧?韦长玹对妻子使坏时,他才多大?他姑祖母死的时候,他可掌权了?,要是没有,就算知道韦长玹是这样的一个人,他那时可有能力阻止他?”

    “他是族长,又是盟主,责任感难免重些,会为此自责。”凤公子为孟达生说话。

    黎浅浅却觉得孟达生纯是自寻烦恼,他姑祖母不是没手段的人,单看她给韦长玹绝育药,韦长玹从不曾怀疑过,就知她的厉害,在她看来,那笔手记搞不好,是孟氏过世前,故意留下的一根刺,不知谁会发现,也不知这根刺何时发作。

    没人发现,算韦长玹走运,在他尚年轻时发现,算他运气好,也许尚能补救,要是迟至老年才被戳破,年老体衰抗不住打击,就此轰然倒下,那就正顺了她的意!

    老天待她不薄,让方束青发现了,因知韦长玹不孕,她与程樵房勾搭成奸,因此有孕,韦长玹大喜欲扶正她,却受了致命一击,他早被下了绝育药,孩子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韦长玹是生不如死,孟达生原是想跟方束青与程樵房合作,不过方束青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讨人厌,程樵房一看就是个软骨头,没有自己主见的家伙,所以他最后选择和韦府三位姨娘合作。

    方束青虽是孩子生母,但她尚未被扶正,论资排辈,她不过是新进府不久的小姨娘,凡事得听从三位姨娘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知道方束青的儿子,不是韦长玹的种,但此事在东齐,只有韦家人自己知晓,因有孟达生和凤家庄在里头掺和,不让消息外传,外头就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孟盟主的侍从们说,孟盟主和韦家三位姨娘议定,把方束青的儿子交给她们三人来养,他做主把他姑祖母名下的铺子和庄子留下,他会派人去经营并供她们生活嚼用,她们只需把那孩子养大,日后那孩子若有出息,她们三人也有靠。”

    “韦长玹这些年应该也积攒了不少财产吧?怎么还留下他姑祖母的产业?”刘二问。

    蓝棠摇摇头,“不知道,他们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孟盟主这么做,无非就是要给韦长玹添堵,明知方束青的儿子不是自己的种,却让人当成韦家的儿子来养,他百年之后,他积攒下来的财产,都将尽数归给这个孩子拥有。”黎浅浅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“对韦长玹来说,怕是极痛苦的一件事吧?”凤公子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黎漱点点头,“小孟这招够狠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知那方束青和那个程樵房,是何下场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那三位姨娘会容她这个生母长长久久活下去?”黎浅浅拍拍蓝棠的手,觉得她的手有些凉,遂倒了杯热茶给她。

    毕竟曾在一起生活过几年,虽恨她害死了凤老庄主夫人和凤老公子夫妻,及庄里许多人,但蓝棠到底是个心软的姑娘,听黎浅浅这么说,难免有些替方束青难过。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方束青完全是自找死路怨不得别人,但她也晓得,叫蓝棠别为她难过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她什么话都没说,就算她觉得方束青该死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蓝海由玄衣陪着回来了,蓝棠见父亲有些疲累,便自动接过熬药的差事,提着药包走了,凤公子命人备宴,孟达生在病中,就不让他出席了,宴席设在凤公子在分舵的住处大厅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回之前住的客房暂歇,蓝棠熬好药,看着侍从给孟达生喂了药,然后才和陪着她熬药的黎浅浅慢慢走向客房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问那几个侍从,他们说,孟盟主心肠变硬了。”黎浅浅挽着蓝棠的手说八卦。

    “哦?”蓝棠揉揉眼,刚刚被烟熏得有些难受。“从哪儿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,“孟盟主不是每次都会遇上落难女子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也不知他是上辈子怎么欠的这些女人,怎么个个落了难都刚好会遇上他?”而且那个被当冤大头的家伙,还挺乐呵的。

    “他这次回来也遇上了,不下三个。”黎浅浅小声道,因为她说的小声,蓝棠比她高,只得微弯下腰才能听清。“不过这次,他连停下来看一眼都不曾,就这么径自走了,那侍从说,他原本都已经准备要停下来,准备要掏钱了,没想到孟盟主连停都没停,让他好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蓝棠听了也不禁讶异,“他怎么会,突然改变这么大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得眼弯弯,“听说啊!是被方束青吓得。”

    啊!蓝棠想到方束青的样子,不禁有些困惑,“她怎么吓人了?”

    方束青不傻,得知东窗事发,最大的靠山倒了,自然要积极寻求下一个靠山,孟达生很荣幸的被她相中了。

    想要保住自己和儿子的小命,方束青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,她既然能为求一个孩子委身程樵房,那为了保命,再委身一个男人也不足为奇,只是没想到孟达生会她看上。

    这让蓝棠感觉略微妙。

    “他没被她缠上吧?”

    “他脑子没坏,自然没被她缠上,是说方束青大概是狗急跳墙了,在韦家的地盘上勾引男人?啧!”

    蓝棠见她嗤之以鼻,便道,“她可是成功过呢!莫怪她会重施故技了。”

    哦,对厚,她之前也是在韦家地盘上,和程樵房勾搭成女干厚!

    “总之呢!她太过积极了,手段百出,让孟盟主吓着了,听侍从们说,她的那些手段,大概和之前缠着凤三和孟盟主的女人差不多,突然有一日,孟盟主问他们,为什么他总觉得方束青使的那些手段看着眼熟呢!”

    “噗,他那会儿还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是他们跟他说了之后,他才全盘看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回程遇上手段相同的落难女子时,他心里就有数了。

    蓝棠忍不住长叹,“真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真正不容易的,是陪在他身边的人不容易。”黎浅浅正色道。

    想到了被带累的凤三,蓝棠也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回到客房,黎漱他们都已洗漱更衣过,正等她们两,赶她们去洗漱,黎漱等人便先去凤公子那里。

    等她们过来,才开席。

    凤公子和他们同住过,对他们爱吃的食物了若指掌,这一席吃的宾主尽欢,散席时已过宵禁,凤公子便留他们过夜,蓝海因隔天还要为孟达生诊脉,便没拒绝,黎漱倒是想回去,不过被黎浅浅看了一眼,便识趣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等回了房,他才向谨一抱怨,“浅浅丫头越长大越凶,刚刚那一眼,真是太凶悍了!不知将来娶她的小子受不受得了啊?”

    “要是受不住教主那一眼,您也不会让教主嫁了。”谨一侍候他脱下外袍边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黎漱听了便得意的笑了,小丫头刚到他身边时,可不敢这样看人,这些年总算把她胆子养大了,嗯,敢这样瞪自己,日后嫁了人,便不至于被女婿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想到初见那个瘦弱得比只小奶狗都不如的小丫头,养到现在这般亭亭玉立,黎漱真的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得意,但随之而来的,就是舍不得自己养大的徒弟被人娶走啦!纵使他也蛮看好那混小子的,不过亲疏有分,小丫头到底是他表外甥女兼徒弟嘛!

    “欸,想想就舍不得她嫁啊!”黎漱冒出这句,可把谨一吓一跳,怎么突然说到这儿来?

    “咱们家教主还小呢!还没及笄,等及笄了,再议亲也不迟嘛!棠小姐的婚事不也还没着落吗?”

    黎漱点点头,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可不知她家师父兼表舅已经想到她的婚事上头去了,她这会儿正和蓝棠闲聊,两个人说着说着,便说到吕家收义子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吗?”蓝棠问。

    “去啊!吕大小姐可是亲自送帖子来了,你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就得送见面礼,咱们两个年纪跟那位少爷差多少?”蓝棠想着要送什么礼。

    黎浅浅想了下摇头,“不知道,回头让刘二去查,顺便让他查一下,看那位润少爷喜欢什么,送礼总要送人家喜欢的嘛!”不然就白送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蓝棠说着便偏过头去睡着了,黎浅浅见她许久没作声,一转头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半坐起身,帮她把被子盖好,然后才躺回枕头上睡觉。

    隔天用过早饭,黎浅浅和蓝棠就随黎漱回府,蓝海留下来为孟达生诊脉,见他情况略好转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凤公子问他情况,他坦白道,“这小子大概很长一段时间没好好睡觉了,昨儿是他最近三个月以来,头一次安睡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长叹,“他也是的,这么折腾自己做啥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心里的一道崁,他要自己跨不过去,旁人怎么使力都不上劲,得他自己想开来跨过去,他还年轻,等年岁再长一些自然就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略知孟家的一些情况,听蓝海这么说,也只得放下了。

    黎漱回到府里,自然又栽回书堆去,不过回来的路上,被黎浅浅念叨了一回,重回书房就知节制,不再废寝忘食,到时间该吃吃该喝喝,该睡睡。日子过得很有规率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眼下,黎浅浅看他们要回房,不免跟过去叮嘱一遍,又抓着侍候的几人交代一遍。

    等她心满意足离开了,黎漱对谨一抱怨道,“我看,还是早些给她订亲,一及笄就把她嫁出去吧!这个唠叨劲儿,我受不了!让她赶紧祸害她女婿去。”

    边说还边伸手掏掏耳朵,看得谨一直想笑,想到家里的儿女,好像也要议亲了?

    进了书房,他便借了笔墨给家里写了封信,等他把信交给刘二,请他帮忙送回南楚时,还把刘二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表情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,没事。”都来北晋多久了,从来只见谨一家里来信,然后他回信,从来不曾没接到信就突然写信回去,也难怪刘二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,才会这时要写信回去?”

    谨一也没跟他客套,说起自家儿女事,刘二这才知,原来谨一的儿女都不小啦!

    黎浅浅和刘二说了吕家的事之后,刘二便建议,除了表礼,不妨再送文房四宝,“那位吕少爷比您大,比棠小姐小,不过论辈不论岁,您和棠小姐同他义母情份深重,他该当喊您和棠小姐一声姨母,所以您这礼不好太轻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隔天黎浅浅和蓝棠上街去,只在锦衣坊挑了几块适合男孩子的表礼,就往卖文房四宝的书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