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归来

第四百六十二章 归来

 
    一大早,黎浅浅和蓝棠等人在院子里练功,凤公子过来时,看到只有她们几个,有些讶异,见刘二坐在一旁喝茶,便朝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不见大教主?"还有谨一、蓝海都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刘二见他来,忙招呼他坐,听他这么问,不禁笑咧了嘴,“大教主他们自打书运回来,就整天埋首书堆,已经连着几天没露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哪?好些天没来了。忙什么啊?”

    凤公子一翻白眼,“能忙什么?还不是给铁老庄主闹的。”

    那老家伙过寿,却放话要招他为婿,他没应,但满堂的贺客听到铁老庄主那么一说,一个个就像饿极的野狼,看着他的眼都放绿光了,凤公子理都没理,散席后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但人是走了,可经此一事,谁不知凤公子最近都待在北晋京城的分舵呢?于是乎上门求见凤公子的人暴增,以前不是没人求见,但也都知道凤家庄的规矩,有事,自有分舵主处理,会上分舵求见凤公子的,大多是凤公子的至交,如孟达生等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在江湖上说不出名号,凤公子根本不认识的,也都找上门来,无它,都是因为凤公子的婚事而来。

    客人上门,依礼不好不接待啊!尤其凤家庄开门做的是江湖武林消息的生意,有时候就靠这些江湖侠客们或买或卖消息,当然,大宗是各国的生意人,权贵和朝臣们。

    凤家庄的定位也很明确,就是个做消息生意的,客人上门花钱买消息,他们有就卖,没有也就帮打听,但别想问他们消息来源,所以有不少江湖侠士阮囊羞涩时,都很乐意拿自己晓得的消息去换钱。

    但他们不介入人家的恩怨,国与国之间的对垒,他们也不掺和,但地方上若有什么重大消息,他们也不吝惜告之,因此凤家庄的名声一向不错。

    所以当年东齐的长平公主才会轻易就被说动,不远千里到南楚来,想要招凤老庄主为驸马,可惜事与愿违,长平公主再嫁后,会对凤家庄出手,一是怨恨凤老庄主不识抬举,二来也是怕凤家庄会利用自家优势,对他们东齐不利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会得来那样的一个后果。

    江湖上本就无人敢同凤家庄作对,经东齐长平一事后,更是没人敢去一试,而诸国,那些小国家就不说了,南楚上下自此对凤家庄是敬而远之,如果凤家庄经此重创,而不反击,那南楚皇帝不介意将凤家庄吃下来。

    但凤家庄不止反击了,还远至东齐,把长平公主的儿女给收拾了,东齐皇帝知道了,也没说什么,能说啥?面对前女婿的家人,他也只能多加安抚赏赐,毕竟女儿要去招凤老庄主做驸马,他是知道的,事实上他还很乐见其成,毕竟这么庞大的一个情报系统,谁不想要?

    凤家庄传承百年,他们的人遍布整个中州大陆,若是能将之收纳掌控,还愁他吞并其他国家,成为中州大陆霸主功业不成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东齐皇帝和长平公主都自视甚高,认为只要他们开口,旁人无有不从的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被现实狠狠的甩了记巴掌,事实告诉他们,这世上就是有不买他们父女帐的人,而且敢犯到他们头上,他们可不管你是东齐皇帝或公主,直接了当的反击回去。

    之后凤家庄迁庄,不少人就等着看南楚皇帝怎么下台,谁知,人家南楚皇帝浑当没这事,就这样让凤家庄顺利迁出帝京,赵国、西越和北晋的皇帝和女皇没少私下嘀咕,这南楚皇帝真是,太没作为了!

    东齐的长平公主嫁给他弟做王妃,他身为皇帝、伯兄,怎么也该好好训斥一番吧?竟然只不痛不痒的放过去,真是啊!

    谁也不知南楚皇帝其实恨极瑞郡王这个弟弟,你说你好好的满南楚的闺秀不要,偏生和个东齐泼妇搅和在一块?还未婚先孕?!真是败坏他们老季家的门风啊!

    都几十岁的人了!当自己还是热血年少的小年轻?真是!也不知东齐泼妇给他弟吃了什么药,傻愣愣的由着她摆布,幸而他这个做兄长的脑子清楚,啧!因为不放心弟弟,这些年没少往瑞郡王府安插人手,牢牢的把瑞郡王府把守住,要不然这个傻弟弟,被他老婆卖给东齐,还得帮她算钱。。

    东齐皇帝是暗扼腕,因为女儿这步棋,走的是臭得不行,连带着他们东齐老吕家的名声都被败坏了!

    不过这些,和江湖人没关系,他们等啊等,等到了凤公子兄弟出孝,但没门路,且有传闻,凤家三兄弟在那次袭击中受创不轻,外头谁也不知道,他们到底伤得如何?

    掌控消息本就是凤家庄的强项,他们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,就没人能探知,也就因为如此,大家才会不敢贸然下注,与凤家庄联姻,因为谁晓得凤家庄三位公子现况如何?

    要是贸然跟凤家庄联姻,结亲后才发现,男方破相、残废等等,那他们是要悔婚呢?还是悔婚?

    虽听说凤公子在北晋京城,但他从未正式露面,直到在铁老庄主的寿宴上,看到比其父犹俊美三分的凤公子,大家便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凤公子就成了婚姻市场上的香饽饽,成天都有人上门跟他攀交情,套近乎,为的就是想要招他这个乘龙快婿。

    “那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?”刘二虽未亲见,但也灌了一耳朵的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凤公子睃他一眼,“成天被人当猴看,是很累人的。所以我昨儿见最后一拨人的时候,就昏倒啦!”

    装病?刘二嘴角微抽,行啊!您哪!“接下来大概就会有人上门,为您引介名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有蓝神医在,何需那些庸医。”凤公子冷哼,“蓝先生也在看书?”凤公子开始对那些书感到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!没想到咱们瑞瑶教的藏书,竟有不少已失传的医书,蓝先生见猎心喜,便也跟着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也有武功秘籍吧?”凤公子忽问,刘二被问得一愣,“这倒没听说,要不回头我去问问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说啥呢?”黎浅浅走过来,手里还拿了条帕子擦汗,刘二见她过来,忙起身去找人把早饭送过来。

    凤公子便跟她说了,黎浅浅听了后便摇头,“没有那玩意儿,倒是有不少杂书。我是觉得,那些书里不可能有宝藏地点所在的,不过表舅他们那么认真,我还真不好泼他们冷水了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让她坐,自己伸手倒杯茶给她,刘二吩咐完走回来时听到黎浅浅这话,不由好奇问,“为何您认为那些书里,没有宝藏的地点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!哪,你看,何护法那里发现了什么?图,四方玉佩的图样,那些护法各有各的打算,都不信任对方,你说,他们有可能,让在北晋的护法们既有玉佩图样,还有藏宝地点?”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。”凤公子也反应过来了,不禁要问,“你表舅怎么……”胡涂了一回?

    黎浅浅笑,“表舅哪是胡涂,以前不知有这些宝贝流落在外,如今失而复得,自然是宝贝得紧。”所以一时没想到此节,也是正常,因为心思压根不在那上头。

    凤公子问,“光这几个护法手里,就有这么多宝物,那其他几位……”他看黎浅浅望过来,接着又道,“何护法几个离得远,都能得了这么多宝物,其他几位离得近,怕是拿得更多吧!”

    尤其是在南楚境内的几个,他们离总坛近,又和大长老亲近,一年去个几趟,怕也没人会说话,如此他们手上握有的宝物岂不极为可观?

    “可惜有了这些宝物之后,他们犹不满足,还想更上层楼。”黎浅浅叹道。

    “人心向来不足,自古以来屡见不鲜,不值得一提。”凤公子拍拍她的肩头,“不过,让你表舅沉溺其中几日就好,记得提醒他,还有好些人得收拾,等全部的藏书都收回来,他看怎么看就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是。”黎浅浅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凤公子看春江她们拿食盒过来,便问,“你不去洗漱一下?”

    “等会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洗漱再来用饭吧!免得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黎浅浅说着便起身回房去,春江见状,便把食盒交给春寿拿着,自己急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蓝棠已经洗漱更衣完毕,一过来只见凤公子,没看到黎浅浅不禁问了一句,凤公子回答后,她不以为意的坐下,让春寿和云珠摆饭。

    “孟达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几时的事?”蓝棠有些意外,因为已经好一阵子没接到他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摇头,“不太好。”孟达生看到韦家祠堂中,他姑祖母留下的手书后,气得想杀人,亏得他身边的人将他劝下,不过他从那之后的情绪就一直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将韦长玹恶整一番,把东齐的水搅浑后,他心头的恶气方才消散一些。

    “是他姑祖母的事?”

    凤公子点点头,“他觉得他姑祖母过得很苦,可她活着的时候,家里却无人知晓,韦长玹那老东西负他姑祖母甚多,竟还有脸,用他姑祖母的嫁妆养活他那些妾室们。”

    韦长玹就一典型的白眼狼,渣男一个。

    “活该他绝子绝孙。”蓝棠痛骂韦长玹一番后,方问,“孟达生就这样回来,他姑祖母还留在韦家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他不顾家里反对,把他姑祖母起出来,送回孟氏老家墓地安葬,他家里那些老家伙自然是反对的,不过,他已是孟家族长,又是正气山庄庄主,还是武林盟主,老家伙们想反,也反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的孟家长老们可是后悔死了!当年就不该为了怕麻烦,把族长和庄主的位置全甩给孟达生一个小辈,现在好啦!人家羽翼已丰,不听使唤了,就该他们这些老家伙遭殃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分舵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他状况不好,就没敢让他过来叨扰。”蓝棠沉吟半晌,能让凤三说状况不好,那表示真的很糟糕,要不然他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我和你回去给他看看,可别让他闷出病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过来,他们已经用过饭,听蓝棠说,待会要跟凤公子一起去分舵,黎浅浅还颇感奇怪,因为蓝棠自搬来黎府住之后,就很少过去分舵。

    “孟达生回来了。”蓝棠便把事情跟黎浅浅说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表舅说一声,有些事得表舅他们跟他说。”虽然黎浅浅对黎漱开导人的功力存疑,不过聊胜于无嘛!

    用过早饭之后,黎浅浅去找黎漱了,到了黎漱院子,就见黎浅浅往屋里钻,蓝棠才道,“那间屋子已改成书房,这回运回来的书,全搁里头了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站外头窗边朝里看了下,回头道,“这些书日后还要运回总坛去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摸着下颌,“不知能不能借来一观。”

    这蓝棠还不知怎么接,只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听到屋里黎浅浅大声唤人进屋侍候,等人进去了,就见她捂着鼻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,这么热的天,你们就这么窝在屋里看书,澡也不洗,脸也不洗,这才几天啊!就已经邋遢成什么德性了!”

    教主发威,底下人不敢怠慢,不多时一桶桶热水提进屋去,好半晌之后,才看到黎漱、谨一及蓝海三人出来,三人应是才梳洗过,头发还是湿的,黎浅浅见了,上前让他们回去把头发擦干再出来。

    谁知黎漱手掌运功,往头上一抹,长发一下子就半干了,再来一下就全烘干了,看得春江几个目瞪口呆,凤公子虽知内力好,却不知还能这么玩,一时也看住了,只有黎浅浅抬手抚额。

    “谨一和蓝先生呢?”

    黎漱一手抓一个,两手同时发功,没多久他们两的头发也干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翻了个白眼,“老是叫我要乖乖听话,洗好头发得弄干了再出来,轮到自己就可以不管不顾了,真是大小眼。”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的。”黎漱屈指在黎浅浅的头上敲了一记。

    等他们用过饭,便一起去了分舵。

    分舵里人来人往,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及小厮们看到黎漱他们过来,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,想来早知他们会过来。

    凤公子领他们进了后园,“他住在水阁里。”天热,水阁是整个分舵中最凉爽的地方了,凤公子怕孟达生闷坏了,便安排他住这儿。

    虽知他情况不太好,可真正看到人,才知道不太好实在太过轻描淡写了。

    孟达生原本是个壮硕的体型,现在却瘦脱了形,就不知这家伙是怎么折腾他自己的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