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藏书

第四百六十一章 藏书

 
    张、吴、高、黄四位护法,因都灭门,官府将他们的财产封存,等候他们老家派人来领,至于他们四家及简护法的尸身,因天热,怕等不到人来就先行火化。

    这四家的儿媳、孙媳的娘家人得了消息,俱都赶了过来,其间还有几家贪心的,见这亲家满门遭灭,便觊觎亲家的财物,假造女儿、孙女的嫁妆单子,想要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不想被刑部的人识破,着实大大的丢脸。

    黎浅浅听刘二回报,忍不住要摇头,“几位护法官职都不低,结的亲家,应该也无白丁,怎么会贪成这样?”顿了下又问,“不是说官府已把他们的财物封存了,这些人又如何知道他们的亲家家里有些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刘二却道,“您是不知道,他们几位从总坛贪了东西,以为远在北晋,不会有人发现他们家里摆的古玩是来自咱们瑞瑶教,所以便大大方方的摆出来,他们的亲家们自然也都见过,俗话说物以类聚,他们挑的亲家能有个好?”

    官府虽说等他们老家来人,好把骨灰和财物带回老家去,但双方既结亲,自是晓得亲家有些什么家人,敢这么大胆作假,把亲家的财物据为己有,必是清楚,对方老家没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“表舅不是还等着他们几家的藏书?这么一来,得等到何时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早在何夫人给出清册后,就请章小姐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疑惑问道:“她不是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,她和她师父做好后,请凤家庄送过去了,咱们的人伺机偷天换日后,把他们四家所有的藏书都送过来了,这两天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黎浅浅拍拍胸口,“你不知道,表舅这几天脸可臭了!”黎浅浅就在猜,是因为他在等这些书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要真等那几位护法老家真的派人来,才可能取得那些书,没想到黎漱早就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刘二只笑没应声,等黎浅浅开口问,“被他们盗走的书,具体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足足有三车。”其他的东西,刘二就没说了,在黎浅浅师徒两眼中,那些被盗走的宝物,着实不及这些书重要。

    三车啊!“得找个地方摆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大教主说了,就全放在他那儿。”刘二看她认真琢磨要如何安置那些书,忙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闻言一脸不以为然的道,“就算全放表舅屋里,也得准备着安置起来,不然,他肯定是把书就这么一摞摞的堆地上积灰。”

    刘二依然呵呵,不应声。

    “行啦!一会儿你去找人订几个架子,只要简单牢固,不用那些繁复花纹雕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太素了些?”

    时人流行家具上要雕许多花纹,越是繁复越好,因为只有老师父才能雕出繁复细腻的花纹,要请老师父动手,银两不够可请不动,而想请出名的老师父动手,光有银子还不管用,得有手段,才可能动他们。

    这通常也是世家豪门展现自家实力的方式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在黎浅浅看来,黎漱这批书根本不可能给外人看,书架实用坚固为佳,再说,也没时间等师父精雕细琢,她怕这批书一运到,黎漱就埋进书堆里,压根不让人整理。

    刘二也很清楚黎漱的脾气,见黎浅浅这么吩咐,点头应下转身去办,他动作很快,下晌时,就把书架运回来了,也亏得他动作快,因为隔天一早城门才开,送书的马车赶在头一个进的城。

    书一运到,黎漱就迫不及待想翻来看,不想被黎浅浅拦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表舅先看着人清点那些东西吧!”她手一指,黎漱转头望去,见人正从马车上搬樟木箱,嗤之以鼻的笑了下,“那些东西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咱们教失而复得的宝贝,表舅好歹去清点清点,都是祖宗传下来的。”黎浅浅见他不为所动,就是要进屋里看书,只好把祖宗搬出来。

    黎漱这才提脚看人把那些东西放进库房,谨一连忙拿了清单跟过去,临走还不忘给黎浅浅一个做的好的手势。

    黎浅浅暗笑,刘二过来时,她便拉着他问,“不是说只有书吗?”那些宝贝又是哪来的?看清单,除了摆设的古玩、玉器还有青铜器,其中甚至还有数柄宝剑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高思梨追杀她时,用的那种华而不实的匕首,而是实实在在的名剑,在江湖名剑谱上有名号的。

    “原是只有书。”刘二也很意外啊!问过押车的鹰卫们才晓得,那四位护法老家都没人了,所以官差回禀上官之后,就由当地知府决定,将他们四家的财产拍卖,所得的银钱正可用来为他们修坟,那知府还令用这笔钱置地建义堂,日后就用田里的收成支应义堂的开销,并请两孤苦无依的老人,帮着打理义堂和他们四家的墓。

    留守当地的鹰卫及鸽卫商量后,一边飞鸽请示黎漱,一边想办法把那四家得自瑞瑶教的古董等物拍下来,如果能把东西都拿回来,黎漱自是乐意,就是要花一笔钱,让他不太痛快,这也是他连日臭脸的缘故,黎浅浅只猜到了其一。

    “这回,多亏了凤公子派人过去帮忙,不然,这个数是拿不下这些东西。”刘二用手比了个数,黎浅浅看了咋舌,“没想到表舅这么有钱?”

    刘二呵笑,“运回来的,是咱们瑞瑶教被他们盗走的,他们祖上和这些年积攒的,被大教主委给凤家庄的人,托给拍卖行去卖。”

    这一转手所得可观,相较之下,花在买下这四家所有财物上的钱就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“拍卖行的人没看到咱们这些宝贝吧?”黎浅浅想了下才问。

    “没让他们看到,我们的人是先把这些宝贝送上车,离城之后,凤家庄的人才领拍卖行的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刘二没说的是,为了买下这些东西,他们还特意在当地租了几处宅子,拍得这四家的财物之后,便分开存放。

    幸亏他们早做准备,不然,那几位护法的贪心亲家们,便寻上门来找碴了。

    “此次行事的鸽卫和鹰卫皆有功,你帮我记下,年底的时候,要好好的嘉奖他们一番。”

    有功就赏有过就罚,这早就说过的,因此黎浅浅吩咐下来,刘二当即回道,“您放心,都给他们记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问明白之后,黎浅浅便带着蓝棠等人亲自动手,将失而复得的书籍归置到新添的书架上,在地上铺了宝蓝卍字不断头地毯,在窗前摆上长案、太师椅,桌上是文房四宝,左右两侧墙上挂的是才拿回来的名师画作,一幅是富贵牡丹,另一幅则是八骏图,长案两边各摆了半人高的缸,里头放的不是花,而是之前黎漱珍藏的书画卷。

    屋角的花几上摆了两盆盆栽,一是老松,一是枫红,都是之前黎漱去看房时,在市集上淘回来的。

    等黎漱把那几大车的宝物登册入库,进来一瞧,不禁露出满意的笑纹。

    不待黎浅浅说什么,大手一挥,就把黎浅浅几个赶出书房,从书架上挑出一本书后,坐到书案前,慢慢的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在外头啧了一声,蓝棠朝她笑着摇头,“行啦!你又不是不知大教主的脾气的,走吧!”

    黎浅浅没好气道,“开口道个谢,又不会少他一块肉。”难得孩子气发作了,春江几个看着直笑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师父啊!有事弟子服其劳不是应当的吗?”蓝棠笑她的孩子气,问,“这次凤家庄可又帮了咱们的忙,回头得好好谢谢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黎浅浅点点头。

    整理了一堆书,觉得身上都是灰,天又热,黎浅浅索性让人打水洗漱,洗漱一番后,果然感觉清爽许多,用过饭小歇了下,吕大小姐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是送账本来的,顺带把那天黎浅浅瞧过命人修改的衣服和首饰样图送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严可回来了?”边翻着修改后的样图,边心不在焉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吕大小姐皱着眉头回道,“也不知他上那儿去了,您说他这个差事是留,还是另外找人?”

    “问问严管事,看她怎么说,严管事的伤养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当差了。”吕大小姐若有所思,“她大概很怕我们把她换掉,一回来就蛮拚的,只是脾气较之前好很多,看到人也多了些笑影。”

    “不再瞧不起人就好,要不然就算她做事再认真,本事再强也没用,按她之前的脾气,得罪人不过是小事一件,咱们可不惯着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吕大小姐和黎浅浅说了些生意上的事,临走时,道,“我爹过些日子,打算要过继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之前没听你说起。”黎浅浅好生惊讶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苦笑,“我二叔一直不死心,我爹挑了族里几个孩子,才养不久,不是出意外受了伤,就是起了别样心思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见她没详说,也就没问,“那现在要过继的这孩子?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单名一个润字,心志算是几个孩子里最坚韧的,那次意外除了阿润,还有一个叫吕贵的,下人把那孩子送回府时,他就哭闹着要回家去,我爹说不勉强送他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倒了杯茶给她润喉,“那个吕贵回去之后,就大肆说我们家虐待他,害他受了伤,也不曾好生补偿,总之在族里闹腾不休,我爹说,那孩子的叔叔同我二叔和吕松长老家走的很近。”

    吕二老爷还真是意志坚定啊!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想成亲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被问得一愣,随即就笑了,“这话如今就只有你问了,我爹说他已经死心了,他打算让阿润认我做义母,若我没有成亲没有孩子,日后就他侍奉我百年啦!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她不说话,吕大小姐被她看得有些毛,问,“怎么这样子看我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在想,你长得这么漂亮,若是嫁人生子,孩子肯定也个个出众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听了大笑,“你啊!脑袋里都想些什么唷!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,“对了,那位铁大小姐要订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不是吧?”不是听说她祖父、父亲想招凤公子为婿?难不成……她狐疑的看着吕大小姐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抿了口加了薄荷的消暑茶,“她娘盼着她能嫁入高门,说来也巧,还真让她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家?”黎浅浅打开桌上食盒,挑了块红豆山药糕,咬了一口细细嚼了咽下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的,鄂江王子的庶子韩羡华,行八,他幼时摔马伤了右腿,从此就成了长短腿,他生母早逝,在鄂江王府中,不是很出众,但是他因为长得出众,眼光颇高,曾经扬言非第一美人不娶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如此,他的婚事一直让鄂江王妃很头痛,近来因为鄂江王子闹出的丑事,让鄂江王府名声降到了谷底,让鄂江王妃更加发愁,孩子们的婚事都被耽误了啊!

    “第一美人?”黎浅浅忍俊不住,春寿进来问要不要摆晚饭了,听到这话也跟着笑。

    “武林第一美人早就嫁人生子了呢!这位韩八公子想娶第一美人,可是晚了一步啊!那铁大小姐有比我家教主生得好吗?”

    黎浅浅嗔她一眼,“既然鄂江王妃为八公子订她为妻,她的相貌自然是出众的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本身就生得美艳,不过她和黎浅浅一样,都是爱看美人儿的,“铁大小姐确实生得绝色,就是她那些习性,让人觉得……”吕大小姐没有说出来,她经常走南闯北,不可能像铁大小姐那样娇气,所以在她看来那姑娘大概很难相处吧!

    “我听刘二说,铁庄主夫人是按晴翠山庄修大小姐的样子来养女儿的,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,修大小姐虽为武林第一美人,但日常生活并不似铁大小姐那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修家姐妹的武功都不算弱,其中以修二小姐的武力值最高,不过这位早早就嫁人了,不似她姐那么有出名,丈夫听说不过是个不怎么出名的武林侠少,夫妻两很低调。

    “对了,晴翠山庄如今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修三小姐一举得男后,在王府里的地位比她大姐牢靠得多,修大小姐那个宝贝儿子,甫回赵国就夭折了,之后她的恩宠不如其妹,娘家父兄恼她算计娘家人,在修三小姐的枕头风下,收回了晴翠山庄主导权后,便倾全力支持三女,对长女反倒不如从前亲热。”

    “该啊!叫她算计人。”春寿恨恨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