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出手

第四百五十七章 出手

 
    玄衣听了后,便做主赏了在厨房当差的所有人,管事大喜过望,连连称谢,玄衣站在廊下目送厨房管事走远,正想回屋跟凤公子回报,就见谨一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谨叔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说的是那家的丫头?”

    “就是之前过寿的北晋耆老铁老庄主家长房大小姐的丫鬟。”玄衣见他问,不待他问,便把底全交了。

    谨一拍拍他的肩头,“这些江湖耆老什么的,最是烦人。”

    玄衣有感点头,“就是。”仗着比他家公子多吃几十年饭,架子端得老高,啧!真以为所有人都要买他的帐不成?

    谨一笑,“这些耆老们确实是有些手段,要不,也不能在女皇的眼皮子底下悠哉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玄衣摇头,“不过可惜,他儿子铁庄主手腕不如他爹,那天他爹大寿,几乎所有的宾客,都是冲他幼弟铁荣松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铁荣松是北晋出名的武将,当初铁老庄主曾经很犹豫,不知是该把他留在家里,还是放他出去另觅天地。”谨一沉吟片刻道。“为此,不信命的铁老庄主,还特意寻如顺法师,为他儿子批命咧!”

    如顺法师是出名的占卜大家,一个月只卜三卦,还得有缘才卜,卦金随缘,不过人们通常很自觉的付上大笔卦金。

    近年因年岁渐高,已不再为人占卜。

    玄衣也知如顺法师大名,却不想铁老庄主为儿子前途,竟然还去找过他。

    刘二提着食盒迎面走来,看到他们两站在廊下不知在说什么,便扬声喊他们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教主他们用过了?”

    “用过了。”刘二边推开房门,边抱怨,“这厨子不行啊!这粥熬得不够透,大教主用没两口就不吃了。”说起他们家大教主啊!那真是名列不好养名单的头名,都多大年纪了,吃东西比他家教主还挑,他们家教主真是个好孩子,好养极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就没让他们操心过。

    谨一感同身受,以前都是他陪在黎漱身边,对黎漱这毛病,可说最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玄衣跟着谨一进屋,就看刘二手脚麻利的把食盒里的食物端上桌,鲜笋炒肉丝,炒银鱼,还有几道鲜蔬。

    玄衣一看,怎么都没怎么动?纳闷的看刘二,刘二笑了笑,“你家公子带我家教主出去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耶?外头雨还在下啊!”公子怎么要出去也不跟他说一声?就这样拉着黎教主跑了?

    玄衣忽然有种被人遗弃的感觉。

    谨一则恍悟,“该不会是?”他转头盯着刘二,刘二苦笑舀了碗粥给他,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谨一和玄衣把食盒提过来,就回房洗漱更衣去了,仅刘二侍候三位主子,结果等来等去就是不见黎浅浅和凤公子,只有黎漱不悦的用饭,刘二就说他去请凤公子和教主来用饭,才被黎漱告知,他们两出去吃了。

    谨一就奇了,问玄衣,“你们不也是头回来这合兴镇吗?怎么就知道街上有什么好吃的早点?”

    玄衣苦笑,“我们确实是头一回来,但凤记是我们凤家庄的,公子开口,谁敢不回答?”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只是要讨好他们家教主,怎么能落下他家大教主咧?就不怕大教主刁难人啊!真是个傻小子。

    凤公子左手撑伞,右手护着黎浅浅,不过到底雨势大,还是泼湿了衣服,待找到掌柜推荐的摊子时,两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摊主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姑娘,她的摊子虽不是店面,但上头却是拉了油布篷,门面也因下雨而拉了油布挡了一半,她卖的是白粥和自家腌的小菜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下雨,所以没什么客人,大姑娘忙着手边的事,负责跑堂的男孩原本蔫蔫的坐在摊子旁的小杌子上发呆,看到黎浅浅他们来,立刻瞪大眼,笑嘻嘻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将他们引到桌位,便伶俐的去端了两碗粥,和四碟小菜,黎浅浅端起碗来,忍不住闻了下,白米粥清清淡淡的米香,配上自家腌的小菜,简单有味。

    黎浅浅早上吃的不多,也难得多吃了小半碗饭。

    等他们回到客栈,就看到黎漱臭张脸坐在桌边,谨一他们三人则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早他们说要出去吃早饭,黎漱不肯同去,只叫他们自去,那现在摆臭脸,又是在闹咋样?

    “刘二?”

    刘二立刻起身,拱手为礼后悄声把适才鸽卫传来的消息告诉黎浅浅二人。

    黎浅浅听完之后,暗松口气,“别气啦!不是早就知道长孙夫人不是个好的,现在会做出这种事情来,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气?”黎漱问。

    黎浅浅两手一摊,“气啊!可,就算把自己气死了,伤得了她一丝一毫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由着她?呵!真是够不要脸了!你娘都过世几年了,她竟然有脸,派人去跟你爹要聘礼?”

    还说若是不给,那她就拿长孙筱母亲留下的嫁妆来抵。

    总归一句话,就是休想从她那里要回长孙筱母亲留下的嫁妆。

    “我那好外祖父呢?他就由着她?”黎浅浅伸手在桌上的果盘,取了块黄澄澄的西越瓜来吃。

    这种瓜是从西越传进来的,个儿不大,约莫一个大人的手掌大,味儿甜浓,吃起来清脆,大热天吃块湃凉的西越瓜很是解暑,不过从昨日就开始下雨,一早就有些寒凉,再吃这西越瓜就有些太凉了。

    黎漱看着她吃完一块,又要再拿,便拿扇子敲她的手,黎浅浅那可能让他敲到,早早就避开去。

    “再吃一块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,天凉,这瓜太寒了。”坚决不肯让步。

    黎浅浅只得老实了,接过凤公子递过来的茶,抿了一口后问,“我爹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爹领兵去东齐边境了。”咦?不是吧?“东齐要和南楚打仗?”

    谨一摇头,“不是,是去练兵,顺带震慑一下吧!”中州大陆里,小国且不论,这些大国之中,最弱的非南楚莫属,南楚确实也缺军事上的天才。

    建国初期的那些大将的后人中,也乏将才,老将凋零,南楚一度因武将的缺乏造成断层,而国力大减,幸而承平帝登基后,便积极和赵国合作,用人家的将来带自家的兵,虽然一度让自家的百姓,沦为赵国的炮灰,但好歹也历练出一批将领来。

    其中最让承平帝惊艳的,当数黎经时父子。

    他们出身平凡,没有世家子家族的包袱,所以承平帝格外重用他们三人,此番会派黎经时领隐龙卫去南楚与东齐边境巡边顺便剿匪,这个匪嘛!严格说起来,并不真的是匪,而可能是东齐军假扮的,是为扰乱边境居民而来。

    当然,若刚好有什么大肥羊经过,他们也不介意痛宰就是,反正又不是他们东齐人嘛!

    南楚的皇帝接到消息,气得不行,听说都气晕过去,之后连着几夜睡不着,最后才决定派隐龙卫去巡边顺带剿匪。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吧!南楚皇帝年纪也不小了,气性还这么大?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“我爹不在,那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大公子处置的。”

    刘二笑弯眼,“大公子派人把长孙府的管事,好生的送出京城,还送了一车的重礼。”

    我哥没病吧?“我哥真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是,大公子还派人护送他们出南楚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抚掌,“他们一出南楚,就出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,西越、赵国和南楚交接的边境,向来最是混乱,他们还没出南楚,就已有消息说他们到南楚做生意,赚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修理个管事顶什么用?”黎漱冷哼。

    “要不能怎么做?”黎浅浅也不高兴了,“长孙夫人远在西越,我哥就算想揍她,也揍不到吧!”

    “傻啊!”黎漱伸手戳她脑门,“你忘了我们手上有谁?”

    “高思梨?她是长孙云的女儿,我觉得长孙夫人未必会看重她。”

    黎漱笑,“那是。要是她晓得长孙云遇到困境,她这好外孙女不但没有帮她娘的忙,还给她扯后腿,现在甚至想抢她娘的男人呢?”

    黎浅浅瞪大了眼,“您不会真要把这事,捅给长孙夫人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她都能对你娘对你们那么狠了,我们不过是好心,通知她,她外孙女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想了想,觉得长孙夫人都做初一了,能怪她们做十五吗?

    自然是不能。

    刘二领命出去,西越那边的鸽卫委实不多,不过管用的话,一个就够。

    小江他们接到通知,便伺机而动,衙役们愕然发现,他们竟然一直护送个假高思梨,气恨起来把高家的下人全都胖揍一顿,不过,出了这种纰漏,要是传将出去,他们也得要吃罪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路人说的,高家在西越可是豪富,带头的衙差,索性一不作二不休,搜出他们身上所有的银票,然后将她们其中一个丫鬟打死,将之假扮作高思梨,之后请来当地的仵作,花了几十两银子,收买对方帮忙做证,证明假高思梨是急病而亡。

    当地县令根据仵作证言,开立死亡证明,并看着假高思梨安葬于当地的墓园。

    之后,衙役们就把高家人押送出北晋,并出立文书,这些恐有伤害北晋之心,故从此拒绝他们几人入境。

    高家人没想到万无一失的计策,竟然会失败,再加上身上所有的银票,及所有值钱的东西,全都被衙役们搜刮一空,更狠的是,衙役们命他们签下文书,然后将他们押送出北晋。

    衙役们狠赚了一笔,却不敢大意,老实的回京交差,又踏实的在衙门当了大半年的差,这才相继以各种理由离开。

    这些,也是鸽卫们当初点他们时提到的,鸽卫们原不以为然,觉得他们做下这事,高夫人或长孙家的人知道了,大概会找他们麻烦。

    长孙家知道高思梨被护送出北晋死了,确实派人来北晋想查明真相,只是他们才找到高思梨的墓地,就接到高夫人在鄂江王府的消息,外孙女自然不及女儿重要。

    于是长孙家的人,就弃高思梨生死之谜不管,径自赶往京城,一进京,知晓高夫人和鄂江王子的新宠互撕,据说那名新宠还是她闺女儿高思梨时,长孙家的人全都蒙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高思梨已死?怎么又会跑到鄂江王府,去跟她娘争一个男人呢?而且长孙云还输得凄惨!

    当长孙家的人找到被鄂江王子厌弃,扔到京外别庄上的长孙云时,只见她早已失了往昔的风采,整个人瘦骨嶙峋,脸上还有被指甲抓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待确认伤她的,就是高思梨时,所有人全都傻了,长孙云有多疼这个女儿,她们全都再清楚不过,没想到,高思梨也伤她最重。

    长孙家的人气不过,想要把高思梨带回西越,交给长孙夫人处置时,竟传来高思梨难产而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,眼下,真正的高思梨由黑衣护卫护送前往京城,卧床休养的长孙云正兴奋的等着和女儿相聚,殊不知女儿已经完全变了样。

    黎浅浅他们在合兴镇一待就是五天,其实大雨连下三天就停了,只是黎漱不愿走,觉得路上泥泞不好走。

    为此,只能再多待一天,等天气晴朗再出发。

    这几天,凤公子拉着刘二帮他化妆易容,黎浅浅看着刘二帮他化妆,心里实在很佩服,刘二这出神入化的技巧。

    没花多久时间,就把凤公子从一个丰神俊朗的男神,变成一个相貌寻常平凡的读书人,刘二非常细心的连他的手都一并照顾到了。

    铁家那两个丫鬟,这段时间不时来试探谨一和玄衣,不过她们家的小姐,却是从头到尾都不曾露过面,这神隐的功夫,大概只有黎漱可堪相比。

    住在合兴镇这几天,虽然一直在下雨,不过黎浅浅和凤公子都没闲着,两人有刘二的易容相助,不时溜出去外头玩,就是在大堂里喝茶听八卦。

    他们入住那天,互相争斗不休的两位小姐,婚事终于定下了,全都许给那位陈公子作妾。

    因此陈公子这几天春风满面,甚是得意。

    镇民们有人不屑,也有人艳羡,各种反应都有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虽是作妾,还是得准备嫁衣,两家为了一争长短,不顾大雨倾盆便赶赴京城的锦衣坊订制嫁衣。

    凤公子惊道,“没想到锦衣坊的名声,已经传到京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没什么精神的应声,凤公子知她为亲娘感到不平,不过要让长孙夫人受苦,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到的,黎浅浅其实也知道,只是长孙夫人时不时来那么一下,着实让人气恼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