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五十六章 嫌弃

第四百五十六章 嫌弃

 
    黎漱等人一走出大堂,大堂里立刻响起喧哗声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两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看那样子,好像他们家有人已经先住进来了?”于是便有人向伙计打听,只是这里是凤家庄旗下的客栈,方才进去的可是他们的大东家之一,又岂敢因外人打赏,而透露自家大东家的事给外人知?

    再说,他们一进来就受过严格的训练,客栈待客的规矩皆谨记在心,连普通入住的客人,都不得擅自透露出去,更何况这些人打听的是他们的大东家?

    于是客人们就发现,不管他们许诺什么,都只得到伙计们笑而不答的回应。

    合兴镇上的居民早就知道,这凤记客栈啊!从上到下,看似和善好说话的很,实际上呢?一个个都是难啃的骨头。

    所以方才那两位姑娘,虽与黎漱他们搭讪,他们走后,却是压根就不曾与伙计打听一二,打听什么呢?砸大把银钱下去,人家还是笑而不答,再怎么脾气大的,也都给磨到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和黎漱一前一后进了客房,看到扮小的黎浅浅,先就忍俊不住,凤公子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她头上的两个小圆髻,好可爱啊!再一转头,看到扮老的刘二,便再忍不住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黎漱以前看惯刘二易容成各式各样的人,倒也不奇怪,只是看到乍然变小的黎浅浅,觉得有些新鲜。

    “刘二啊!你这手功夫倒是愈发精进了!”黎漱仔细看了黎浅浅的脸,对刘二赞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。”刘二谦虚道,其实他在黎浅浅脸上并没有动太多手脚,不过要比那天在锦衣坊化的妆要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凤公子低声问黎浅浅,“怎么不在京里,跑到这儿来?”

    黎浅浅便把事情略做交代,凤公子这才对她道,“你表舅知道高思梨竟持刀追杀你,气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没耽误事吧?”黎浅浅忙问,就怕她表舅知道这事,把处置护法们的事扔下。

    凤公子安抚道,“没事,你还记得那个下狠手,把自家下人全收拾干净的那个简护法吧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家伙是个人物,趁我们收拾姓高的一家时,他把黄护法一家给宰了,结果他去收拾吴护法时,反被他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死在吴护法手上,而是死在何家死士手里。”凤公子摇头,虽知这些人已被大王子收拢,不过,还是习惯这么说。

    本来收拾护法们,是瑞瑶教的事,但谁让凤公子正好有事出行遇上了呢?他既有心要娶黎浅浅,有此良机在黎漱面前刷存在感,自然是要抓紧机会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早在谨一传回的消息里知道这事,所以看到凤公子和黎漱一起出现,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都办好了?”

    “根本也不算什么事。”凤公子长叹一声,“不过就是个江湖耆老过六十大寿,大哥说既然我在北晋境内,不好不去露个脸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不喜欢去这种场合,因为一去,所有人就寒喧后,就开始问他成亲没有?他大哥成亲了没有?兄弟仨儿订亲没有,可有人选了?如果没有,他们家里的闺女儿正当龄,或是他们家孙女儿正是花骨朵的年纪……

    要是搁以前,问他问到脸上来,他肯定翻脸,可是现在,他代表凤家庄,不能太过随着自己性子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熬到寿宴结束,他就立刻走人,亏得他和玄衣几个轻功了得,才把那些跟屁虫给甩了,也才会遇上黎漱他们。

    “何家那些死士,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。”凤公子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不同?”黎浅浅话声方落,就被黎漱打断了。“两个小家伙说什么呢?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谨一和玄衣被打发出去打点吃食和衣物,刘二则被赶去把装扮洗净,顺便准备东西,帮黎浅浅洗净,所以这会屋里只有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黎漱看两小咬耳朵讲悄悄话,就忍不住打断他们。

    黎浅浅先朝他甜甜一唤,“表舅。”可差点把黎漱的牙酸软掉,“别,你还是平常那样讲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好吧!难得扮小,想说撒娇一下的说,奈何表舅不领情,那就恢复正常吧!反正那样装,她也觉得有点小恶。

    “凤三说何家死士和以前有些不同,那儿不同?”

    这话可问到黎漱的心头上了,他沉吟半晌后才道,“我之前见过他们其中几人,时间不过短短几日,再见到他们时,就发现他们功力见涨,而且还不是涨一点点,而是提升了一大截,否则吴护法和简护法也不会送命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连救都来不及救,那些人的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黎浅浅想了下就道,“高夫人的马车会失控,就是因为马儿被人下了药。”她把事情那么一说,黎漱便道,“那种药该不会是从韦长玹那里得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,真月公主的女儿出阁,东齐那边来了不少贺客,若是那九皇子托人带些特别的贺礼来,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原本无双公子娶妻后,是要留在北晋,现在则是成亲后就回东齐,无双公子的亲娘很高兴,九皇子也很满意,因此就派了不少人前来北晋,给无双公子撑腰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大王子手里有什么可实时增强功力的药物,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黎漱沉着脸,“就不知这种药,会让他们功力增长多久,若是一时的,那便不足以惧。”

    要是长久的,那就可怕了!

    黎浅浅对药理不通,便未对此发表看法,只道,“回京后,让人去查就是。”

    黎漱颌首,凤公子则道,“我一会儿传信去东齐,让人去韦府查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凤公子微笑,黎漱却道,“这可不是你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不以为然,“怎么不是,若有此捷进药物,难保江湖中人不趋之若鹜,届时就该是所有江湖人的事了!”

    黎浅浅闻言看向黎漱,黎漱伸手拍了拍凤公子的肩头,“果然是长进了。”

    谨一进来,问是否摆饭,黎浅浅才跳起来,“刘二呢?我等着他给我卸妆呢!”

    刘二适时冒头,“小姐,东西备好了,就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,赶紧卸干净了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外头雨声雷声不绝于耳,屋里诸人安静用饭,饭毕,黎漱把黎浅浅打发回房,然后把刘二叫过来,仔细询问这段时间京里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说到高夫人小产,从此再不能有孩子,黎漱只笑了笑,“该。”

    但听到高思梨的事,黎漱就不淡定了。欺负我家徒儿,北晋的官竟然让她毫发未伤的走出大牢?鄂江王子竟搞了出偷天换日,嗯……

    凤公子虽已知高思梨所为,但分舵送消息给他,必是简洁而精要的,和刘二现场连说带演的描述完全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虽知以黎浅浅的功力,高思梨别说伤她,就是想近她身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黎浅浅有本事是她苦练出来的,不代表高思梨就能随便的轻侮于她。

    “不说是表姐妹吗?要好好亲近吗?难道就是拿刀捅人那般的亲近法?”凤公子嘲讽着,刘二苦笑,“老实说,当时谁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难。”当然更想不到她一个闺阁弱女身上会有匕首。

    “当时最难的,不是避着她不让她伤到自己人,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暴露出她丑恶的那一面。”

    黎漱冷哼一声,“你带着浅浅去看过高思梨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刘二不敢隐瞒,一五一十的招了,“那些衙役呢?”

    “也在那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去点那些衙役,他们这差是怎么当的?押解犯妇还用犯妇的家下人侍候安排一切?这胆儿也未免太肥了,让他们好生当差,别误了事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提醒,“顺便提醒他们一声,高大小姐家中豪富。”

    这是摆明了叫那些衙役们狠敲高家一笔?

    此间事了,便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隔日,雨势不歇,且有加大的趋势,虽还在暑日,但合兴镇地势偏高,一下雨温度就下降,幸而凤记是凤家庄的产业,不用凤公子吩咐,掌柜的已命伙计备好夹衣奉上。

    “亏得掌柜有准备,不然咱们这没准备的,一准儿着凉。”玄衣笑嘻嘻的对谨一道。

    两人穿着蓑衣,来到大厨房,厨房的伙计见是他们两,连忙提了四大食盒过来。“二位爷可来了,这是您府上的餐点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伙计恭敬的送走他们两,才转身就被两个身着红衫的姑娘拦住。“等等,喂,你们两给我等等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姑娘拉着伙计,冒雨追出厨房,厨房里的伙计和厨子们看了都摇头,“小山真倒霉,怎么被她们两拉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谨一他们才走几步,就被两姑娘拦下,玄衣问那伙计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两位爷,您二位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不许走。”嘴角有颗美人痣的姑娘喝道,雨水将她淋得满头湿,样子虽狼狈,气势倒是挺足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叫我兄弟二人不许走,总得给个不许走的理由吧?”

    “把食盒给我们。”另一眼下有颗泪痣的姑娘霸气十足的伸出手就要抢,玄衣怎可能让她得手,提脚一踢就中她肘上麻穴,那姑娘气道,“卑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骂人呢?”谨一不悦的道,有美人痣的姑娘反驳,“骂人怎的了?亏你们两个大男人,竟然抢我们的食盒。”

    被强拉来的伙计总算搞懂了,“二位姑娘误会了,人家两位爷昨晚就点好餐了,我们大厨一早弄好,等着我们有人得空送过去,只是没等我们送去,两位爷就来了,至于你们两位点的东西,我们大厨师还没开始弄呢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等很久了,就不能先把东西给我们吗?”

    伙计摇头,“人家昨晚上就订的,怎能因为你们等得久,就让姶你们,而且,你们点的食物,也跟人家的不一样吧?”

    谨一二话不说提脚就走,连话都懒得跟她们说,玄衣则对伙计道,“一会儿先回房换衣服先,别冻着了,回头我跟掌柜的说一声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伙计知玄衣的身份,见他这么说,当即感激不已,“多谢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玄衣看着那姑娘松开手,伙计跑远了,才转身追上谨一。

    看谨一和玄衣连话都没跟自己说,就径自走了,两位红衫姑娘愤愤道,“这两人竟一点都不怜香惜玉?”

    “看那两人的身法,似是……”武功不弱?

    “回去等着吧!”想到方才那伙计说,她们点的东西还没开始弄,两人就有些腿软,“怎么办啊?一会儿回去怎么交差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只能生受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他们这里可以前一晚就先点早餐啊!”眼下泪痣的姑娘伸手拨开垂到眼前的湿发。

    美人痣姑娘则道,“有也没用啊!咱们小姐都是现点,要是前一晚先来点了,一早起来做好送来,她又可能不想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家小姐什么都好,就是这一样不好,难侍候啊!

    这还是在家里哪!等那天出阁去了婆家,那家婆婆受得了这么挑剔的媳妇呢?

    “听说凤公子上无双亲,亦无祖辈。”泪痣姑娘低声道,两人已经走回厨房,问了伙计,得知她们点的食物才刚开始弄,便站到门边,两人低声说着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没跟着小姐去,你跟着去,可见着凤公子了?”泪痣姑娘问。

    “见着了,真真是比那位无双公子还要好看上千百倍。只可惜出身不好。”

    经过的伙计听见了,面色愤愤,这两个女人竟敢说他们家公子出身不好?不过两个侍候的丫鬟,也敢嫌弃他们家公子?

    一个端着菜篮的伙计,见状忙拉住那伙计,“别惹事。”

    气急的伙计这才压下脾气,“是。”

    厨房的管事上前来,“两位姑娘,真是不好意思,劳您二位久等了,此地火烧火燎的,油烟也大,烦二位移驾跟我到一旁的屋子稍候,等您二位点的食物备好了,便立刻给您呈上。”

    人家管事说的那么客气,两人也不好说什么,便随那管事去了一旁的屋子,屋里一套桌椅倒是干净,上头还摆着四样小菜和鸡丝粥,“劳您二位等候了,怕一早,二位还空着肚子吧!请先填填肚子吧!一会儿得了您点的食物,就给送来,二位慢用。”

    说完管事便退下去了,两位红衫姑娘不禁面露得色,“算他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欸,你说,老爷真会把小姐许给凤公子吗?不是说夫人想要亲上加亲的?”

    “不止老爷想,老太爷也是这么打算的,要不然这次大寿,也不会特意请凤家庄的人务必出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夫人和舅太太不是说好了吗?要不然表少爷也不会给老太爷贺完寿了还待着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可是老太爷当家做主,夫人就算想亲上作亲,也得老太爷答应才行,再说,表少爷虽是举人,可家里到底已经中落,要不是有夫人资助,他想中举?难了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夫人帮的忙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美人痣姑娘摇摇头,端起盛了鸡丝粥的小碗,抿了口粥,不禁赞道,“这家客栈厨子的手艺确实如谢小姐说的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外头换好衣服回来的伙计,忍不住对厨房管事道,“也不知她们是谁家的丫鬟,口气还不小呢!刚才财哥说,她们两嫌我们公子出身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浑说,小心侍候着,我去找玄爷说一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