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巧遇

第四百五十五章 巧遇

 
    黑衣护卫们接到高思梨之后,就不再跟着押送高思梨出北晋的衙役,但也没有立刻转回京城,而是就近去了鄂江王妃的陪嫁庄子。

    押送犯人出境的衙役们大松口气,原以为是苦差事的,没想到那高家人送来丫鬟、仆妇之后,紧跟着又来个管事带着几个小厮,接下来的日子可就太好过啦!沿途打尖休息都有人事先安排好,他们什么事都不用愁。

    虽然高家的下人来了之后,他们已经有段时间,不曾看到高思梨了,不过想也知道,有丫鬟、仆妇,还有管事小厮在,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何需露面呢?有什么事叫下人去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只衙差们闲,就连那两个女差也闲得只能聊天。

    “怪道人人都想发财,看看人家千金大小姐,是这么过日子的,怎不叫人羡慕呢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两人边嗑着瓜子儿边聊天,手边还有高家丫鬟送来的冰镇瓜果,还有湃得凉透的甜汤。

    正说着兴起,就见一个年约十岁的小丫鬟,笑嘻嘻的捧着她们两的衣服,这是前一天换洗的,高家的粗使婆子收去洗净晾晒,收回来后折好才命小丫鬟送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囡啊!你家小姐这整天待在屋子里,不闷吗?”

    “不闷吧?小姐虽然没出门,可她不是和姐姐们绣花做女红,就是看书练字,忙着呢!”小囡笑嘻嘻的道,“大娘,给。”说着把衣服递给她们。

    女差们收下后,拉着她问话,小囡有问必答,好不容易才总算问得尽兴放人走了。

    小囡一离开女差的屋子,脸就拉下来了,回到客房,就有丫鬟过来问她,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过两个无知妇人,何必每天这样捧着她们?”要她说,赶紧出北晋也好打发这些人走。

    “小姐才离开,咱们可万万不能露馅,不然怕会给小姐和夫人惹祸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小姐经此一事之后,脾气不要再这么冲动了!”

    要不是那么冲动,又怎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拿刀追杀黎教主,真是……那天跟出去侍候的,是不是全是傻的啊?就这样放任小姐任性胡为?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大小姐的脾气,那是个会听人劝的?”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“高管事不也跟着去了,他怎么也不阻止?”

    “他派人阻止了,所以才会被小姐误杀了!”说到这儿,众女皆叹息。

    坐在大树上监视他们的鸽卫忍不住打了个呵欠,然后他就看到两道熟悉的身边进入眼帘。“教主,刘头?”

    刘二似是知道他在那儿,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鸽卫见状差点从树上栽下来,寻了个机会从树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“教主,刘头。”他来到黎浅浅和刘二面前,恭敬的行礼。

    “衙差们还是没发现?”

    “没,高家那些人小心得很,不过不小心也不行,这才离开京城不到三天,他们就把人搞丢了而不自知,要是被他们发现,高家这些人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刘二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她身着素白襦衫裙,丫髻上系了天青缎带,看起来就跟侍候的丫鬟没啥不同,刘二的打扮,则像是富家公子哥儿,被招下来的鸽卫倒是可以充当一下侍从。

    “小江你就跟在我和教主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各安其位。”黎浅浅说完提前就走,刘二忍不住在后头叹息,还说要假扮他的丫鬟咧!光这自顾自走掉的脾性,哪像丫鬟了?真是,还不如照他说的,她扮小姐,他扮总管来的恰当些。

    小江摸摸脑袋,很想问刘头,您到底和教主是来干么的啊!

    其实就是待在京里待烦了,大教主他们又接连几天没消息,教主等得心焦,想说做点事转移一下注意力,没想到这一帮就差点把蓝海那一炉的药丸给全毁了,把大方应允她帮忙的蓝棠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怕她再继续帮下去,最后会损失惨重的蓝海,只得找刘二帮忙,刘二便以鄂江王妃派那两个教引嬷嬷给高思梨做什么一事,把黎浅浅勾出京城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想到,教主会临时改变主意,跑来看押送犯人的衙役这边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回到客房,刘二方问,“教主,您到底想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看高家这些下人的手段,不得不说,我看不懂啊!他们的手段都不错,把人哄得晕头转向的,丝毫没发现,高思梨已不在此地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那天会让高思梨犯下那样的过错?”

    刘二也不是很明白,叹了一声,“也许因为她是他们的主子,所以不得不听她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当晚就离开此地,往高思梨所在的庄子去。

    抵达的时候,已经天亮了,鄂江王妃那两个嬷嬷正在跟高思梨说话,听了一阵子之后,她就再也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鄂江王妃是不是有病啊?她竟让这两个老婆子教高思梨去勾引她丈夫?”黎浅浅眼里的火气几乎要压不下来,怪异的是,高思梨竟然不反感?她忽然感觉这个世界玄幻了。

    刘二倒是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劝着黎浅浅回京,回京的马车里,他才对黎浅浅说,“鸽卫们从高思梨的那些丫鬟身上套出不少话,听说,高思梨对高夫人安排她嫁凤公子一事,原本是很乐意的,不过后来,和高管事他们接触之后,她就不乐意了。”

    安排她嫁凤三?高思梨还不乐意?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听丫鬟们说,高思梨私下和她们抱怨,凤家庄不过是江湖门派,那及得上晋国公威权赫赫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位姑娘她一开始就是奔权势去的?鄂江王子是女皇和第一王夫的小儿子,论出身比权势,和晋国公不相上下,不,也许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她能近距离接近鄂江王子,而晋国公,还远在南楚呢!

    “不管了!反正知道她们母女两肯定没好下场就行。”黎浅浅揉着额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江他们可要撤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对了,那个小严呢?混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因为他机灵,黑衣护卫们还蛮喜欢他的,而且他也知分寸,不曾试图接近高思梨,让他们因此对他少了几份戒心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颌首,马车缓缓的朝京城前进,午后的阳光懒懒,连带着路上的行人也多了几分慵懒,不过天气变化极快,一阵凉风吹得天上的云朵避得飞快,很快,乌云就席卷了整片大地,轰隆一声,倾盆大雨跟着降临人间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运气还算不错,疾赶了一程后,就发现前方有座小镇,进入小镇不久,就看到客栈的店招虽被雨水打湿,不过还能看清楚凤记二字。

    “是凤家庄旗下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刘二在马车停在客栈前时,低声对黎浅浅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点点头,先行跳下车,然后转身扶刘二,嘴里还道,“爷爷,小心些,地上湿滑。”

    “欸,欸。”此时的刘二已然换了身老文士的装扮,驾车的是鹰卫统领,看到刘二这一身,嘴角可疑的翘了翘。

    黎浅浅经刘二巧手装扮后,要比之前看来更小了,凤记客栈的伙计早就撑着伞迎客,将人迎进大堂,要登记住宿时,刘二不经意间打开手掌,让对方看到他掌中的令牌,掌柜的眼睛微眯,对刘二点点头,不动声色的招来伙计,送客人去客房。

    才走到一半,门口就传来不小的动静,众人转头看去,竟是两辆马车在门口对上了,天上正下着大雨呢!双方的家丁已经开始扭打起来了,还有几个丫鬟撑着伞,在雨中助威。

    黎浅浅就听掌柜的头疼道,“又来了,又来了!这些大小姐们真是,太闲了是不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刘二问带路的伙计。

    伙计笑道,“其实也没什么啦!就是前几天,我们镇长的公子从京里回来,还带了几位朋友,听说都是京中的世家公子,咱们这小地方,没什么出色的儿郎,一下子来这么多年轻英俊又出身世家的少爷公子,镇上的大小姐们便心动了呗!”

    北晋民风开放,姑娘家相中了那家儿郎,就央父母上门做亲的不少,黎浅浅以前只听吕大小姐说过,却没亲眼见识过。

    事实上,北晋京城早已不兴此风,不意周边的城镇,竟还有此风盛行。

    伙计见他祖孙二人似很感兴趣,领他们进了客房后,帮他们沏了茶,又为他们细细说了他们合兴镇的风俗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合兴镇每月十六有个篝火大会,年轻的姑娘若已许了人,就不插花,还没许人的就插朵带叶红花,男子则是襟上插不带叶的红花,已成亲的就不插花,篝火大会上,若彼此看对了眼,就交换插花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闹起来?”

    “嗐!还不是镇长那儿子没解释清楚,才搞出来乌龙吗?”

    原来随张镇长儿子来镇上玩的几位公子,有的已经订亲,也有的已娶妻,不过还是有人还没成亲也没订亲,张公子自然是知道友人们的情况,只是他没讲清楚,已有婚约或已成亲的就别下去跳舞了,省得祸害了人家姑娘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好明言,他家在镇上称得上是一霸,但他那些朋友,不乏家中高官显贵之人,平常在书院里,都很难结交上的人,竟然随他返乡,就凭这一点,他也很难拒绝他们的要求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之中年纪最轻,身份最高,家中已有娇妻美妾的陈公子故意和镇上最漂亮的两位姑娘,交换红花时,张公子几乎要晕过去了,这要是闹开来,可怎么收场啊!

    结果就是,陈公子乐不思蜀,每天看这两位大小姐为自己争风吃醋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“难道张公子没告诉那两位小姐,那位陈公子已成亲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伙计苦笑,“这咱们可不晓得,只知道这两位小姐每天出门,只要遇上了,两家下人就会大打出手。”

    闲话说完了,刘二打赏了他一个赏封,伙计千恩万谢的走了,回过头看黎浅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不禁要问,“教主,您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那位陈公子真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刘二苦笑,“焉知那两位姑娘不知真相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镇的镇民,大多都有亲戚关系,不是近亲就是远戚,那两位姑娘的长辈,难道就放心,自家闺女这样纠缠一个男人?定是要向张公子及其家人询焛再三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走到窗边,窗外还在下着大雨,从窗户往外瞧,只见满园的花草皆被大雨浇得低头。

    雨声虽大,但仍然能听到吵嚷的声浪,可见吵得极凶。

    客栈大堂里,陆续来了不少客人,其中一行人最是出众,惹得原本在马车里,看下人们吵闹推搡的两位小姐,都不由移驾进客栈里头来。

    黎漱身着玉色长袍,神色冷淡,凤公子脸色更冷,颊上一道血痕,看得出来伤得不重,不过却让他原本俊美的脸,添了些人气。

    玄一和掌柜登记入住时,赫然发现竟然有人用公子令牌在他们之前入住,这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掌柜的也有些蒙,他是认得公子和公子身边的玄衣的,原以为那对祖孙所持,是公子所赠令牌。

    “那对祖孙可是有问题?”掌柜小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住那间房,让人带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掌柜忙招来伙计领他去,玄衣之前就憋了一肚子火气,正想找人发发火,不想就有人不长眼的送上门来,那还跟对方客气啊!见伙计走的慢,索性拎起他的后领,“往那边走?”

    伙计被吓得不轻,我这是招谁惹谁啦我?危颤颤的伸手指了方向,玄衣快步前进。

    大堂中,方才那两位小姐在伙计的招呼下,分别在黎漱和凤公子左右两边的桌旁坐下。

    左边穿绯色桃花衫的姑娘见右侧那位劲敌张嘴欲言,便抢在她之前开口,“不知两位公子从何而来,欲往而处去?”

    黎漱兀自喝茶,眼皮子连抬都没抬,谨一笑嘻嘻的为自家主子续茶后,又为凤公子续茶。

    右边那位姑娘见状,忍不住暗笑,丢脸!她推了身边的丫鬟一下,丫鬟知机的上前开口,“两位公子,我家老爷乃合兴镇的朱老爷,不知两位公子可曾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不耐烦的屈指在桌上轻敲,黎漱看他一眼,他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丫鬟见状不由涨红脸,左边那位姑娘及其下人全都放声笑出来,右边的姑娘听了很是生气,用力的拧了丫鬟的手臂一记。

    “玄衣上那儿去了?怎么没看到人?”谨一怕这两位似乎没带脑子出门的姑娘,把他家大教主和凤公子惹毛了,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憋了一肚子无处发啊!正想拿人出气咧!

    不过再想想,拿这些找死的人出气,总比拿他和玄衣出气强吧?

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着,就看到玄衣一脸兴奋的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爷,公子,快来,小姐在里头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耶?小姐?谁啊?黎漱听到玄衣那一串称呼时,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,凤公子倒是反应快,已起身离坐朝玄衣走去,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里头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主仆二人不待多言,已经大步流星往客栈里走,看到凤公子那掩不住的喜色,黎漱终于反应过来了,只是不太明白,“丫头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”他问谨一。

    谨一笑着催促他,“您进去问小姐不就晓得了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黎漱说着便露出笑容来,快步追上凤公子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