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五十二章 兄弟反目

第四百五十二章 兄弟反目

 
    送回南楚給她爹了?

    不是,藍棠搖搖頭,重點不在送給誰了,好吧?重點是,“你們那天是怎麼把馬弄出城的?大晚上的開城門,那些守城門的城門衛,還有五城兵馬司的巡城衛,難道都沒發現?沒被驚動嗎?"

    黎淺淺笑眯眯的給藍棠倒了杯茶,“沒啊!驚動啥啊?”

    “那,你們是怎麼把馬運出城的?”藍棠不解再度追問。

    黎淺淺笑得眉眼俱彎,“因為是城門衛開了門讓我們出去的啊!”

    “嘎?我怎麼不知道……你們用藥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領我們出去的,是真陽公主派來的。”黎淺淺兩手一攤,道,“要不我幹麼把馬送給她啊!”

    城門衛是真陽公主的人,大王子派人去查問,當晚有無異狀,他們當然是回答沒有啦!

    藍棠指著黎淺淺,“你,你什麼時候和真陽公主說好的?”等等,她們那天晚上和韓成暉夫妻去看戲聽說書……

    “不會是那時候,和他們說好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”黎淺淺看藍棠鬆了口氣,因為她全程在場,可她完全沒發現有異狀,既然不是那時議定的,那就表示不是她沒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是派人去請他們去看戲時說的。”黎淺淺道,“不過,棠姐姐之前做的薰香很好用,無香無味令人毫無所感。”大王妃她們被剃眉毛時,一個個乖得跟綿羊似的。

    藍棠聽聞高興極了,“沒想到我做的薰香也能派上用場。”

    大王子府中那些下人,是用藍海研發的藥薰昏的,配方來自長孫云的安神湯,用薰的不如喝的藥效那麼強,但安神湯的配方經藍海研發改良,又是濃縮過的,所以點燃後,混入空氣中卻威力不減。

    女眷們因都在室內歇息,用藍棠製的薰香效力溫和些,因此翌日,長史叫不醒那些下人,大王妃等人卻能在大王子進內院,第一時間趕來告狀。

    京裏遍尋不著那些馬,可把大王子急出嘴上一圈燎泡來,疼得他一張口就痛,不開口罵人,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洩,憋在心裏更加火上添油,燎泡就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也是又急又氣,雖然只損失了放在鏡奩旁的幾匣首飾,但那都是她最珍愛慣用的啊!就這麼全都沒了,叫她怎麼不氣急?更別說底下那些姬妾,成天到她這裏哭,無一不在哭她們的損失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要應付這些女人,還要照顧丈夫,安撫女兒及兒媳婦們,累也累死她。

    這些都還好,最可惡的是上門來幸災樂禍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一般的夫人、奶奶知道大王子府出事,都只派管事前來關切而已,倒是那些同為王子妃的妯娌及大小姑子們。

    真安公主素來低調,她上門也只稍坐就走,真陽公主帶了幾匣首飾來,說是貼補她們的損失的,真月公主和大王子是嫡嫡親的兄妹,她來,自然是最合大王子妃的心,只可惜真月公主的寶貝女兒才出閣,她滿心想的都是她家小女兒,對待大王子妃就頗漫不經心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心有不悅,卻也不好說什麼。

    倒是她閨女兒在真月姑姑走了之後,忍不住抱怨一二。

    當大王子派人滿京城找馬時,高思梨還在牢裏,等著被官府驅逐出境,原本她還鬧著要找鳳公子,吵著要等找到她娘才肯走,不過李如意奉高管事之命,去牢裏探過監之後,她便老實了。

    隔天來上差的女差好奇死了,因為那禍頭子竟然安安靜靜,半點聲響都沒了!

    要知道,自打那晚,這大姑娘被押進來後,她們就整天整夜接受她的疲勞轟炸,要找她娘,要見鳳公子,要她們去叫她表妹來,一副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模樣,叫人看了就恨不得狠狠的揍她幾拳。

    尤其聽說,她拿刀追殺她表妹,不慎捅死來阻止她的下人後,不禁要歎,那人前世不修哪!不然怎會遇上這樣的主家?

    “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?那禍頭子怎生這麼安靜?”

    “昨晚她家下人來探她,之後就安靜了。”交接完畢要回家休息的女差道。

    才來上工的女差好奇問,“是跟她說什麼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急著回家的女差跟同僚咬耳朵,“那女子來,就跟她說,你弟沒了,你娘命在旦夕,你想鬧,就繼續鬧吧!”

    反正沒有人會再心疼你了!鬧吧!鬧吧!把所有人對你的耐心全都鬧得一絲不剩吧!

    高思梨又不傻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敢這樣胡鬧,不就是因為不管她怎麼鬧,都有她娘在背後撐腰,所以她娘一失蹤,她就迫不及待想把人找回來,可是事與願違,她娘現在生死未卜,她卻要被逐出北晉,萬一,她娘有個萬一,她就要成為沒爹沒娘的孤兒了!

    吵著要見鳳公子,因為她娘說鳳家莊雖沒人在北晉做官,但其勢力卻是不容小覷,只要他肯幫她,也許她就不必在她娘生死未卜之際,被人送出北晉。

    而要求見黎淺淺,便是想叫她幫忙,去跟鳳公子求情。

    誰知這牢裏侍候的人,一個個都是傻的,她現在身上是沒錢,可高管事他們身上有啊!就算他不肯出這筆錢,她娘和她的丫鬟身上也有銀票啊!

    她還以為那些女差是牢裏侍候女犯的下人,當然,這大概是因為,她不是北晉人,衙門的人不想惹出事來,要不按她那鬧騰的勁兒,早在一進牢房時,就被人修理老實了。

    李如意臨走時,跟她說了,因為她的身份特殊,所以想要走動走動,讓她留下來,或是免除牢獄之災,是不可能的,不過她倒是可以幫她打點一二,讓她少受些苦。

    高思梨自是無有不應的,最好就是幫她離開這座牢房,不然,幫她找鳳公子或黎淺淺來也行啊!

    李如意向高管事回覆後,高管事只擺擺手就不理會了,李如意見狀便福禮退下了。

    出來後,遇到吉祥,吉祥是來打聽消息的,之前就已經聽李如意說,她家夫人懷的孩子沒了,年紀還小又善感的吉祥很是哭了一場,還被留荷臭罵了一頓,因為高夫人生死未卜,她們對自己的未來感到無措及恐慌。

    吉祥被留梅安慰了一番後,便很積極的來找李如意,想要從她這兒打聽,她家夫人眼下可脫離險境了?

    李如意真服了這個小丫頭,一天往她這裏跑十幾趟,還真是閒啊!

    可不是閒嗎?

    高夫人不在,高小姐在牢裏,她們這些侍候人的丫鬟沒有主子能侍候,不就一個個閒得慌嗎?

    “沒那麼快脫離險境,還得再等等。”其實李如意根本就不確定長孫云現在情況如何?只知道鄂江王府這些天請了不少大夫進府,御醫更是來了一撥又一撥,不過宮裏女皇病了,御醫們緊著女皇,鄂江王子也進宮探望過母皇,難得的是,女皇知道長孫云懷的孩子沒了,還特意安慰兒子一番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回府後,忍不住在長孫云床前,說起他娘的好,不過對長孫云來說,那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她心裏只有一個念頭,就是想為孩子報仇,鄂江王子自不敢告訴她,父親對她下了重手,避重就輕的把責任往黎淺淺身上推。

    “她?”雖然一開始是計劃要朝黎漱師徒身上潑髒水,但黎淺淺她們又不知他們的計劃,那她是如何設計自己的?

    鄂江王子被她罵到不知如何回答,幸好長孫云有個他以前認為很煩很討厭,現在卻覺得非常好的習慣。

    “那死丫頭肯定派人跟著我了,我就知道,那死丫頭和她娘一樣,都是賤人,要不然她怎麼會那麼剛好,派人對我下手!”

    對,就是自以為是的自問自答。

    讓鄂江王子省了不少心思,千方百計尋思答案來回她。

    “王爺,那死丫頭害死了我的孩子,您不能任由她就這樣逍遙法外。”

    長孫云哭得那叫一個肝腸寸斷,那叫一個梨花帶淚,她又才小產過,雖面有菜色,但到底生得漂亮,一舉手一投足那叫一個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美人落淚我見猶憐,更何況是鄂江王子心尖上的人,只是,衡量再三後,他並未答應長孫云,反倒慢條斯理的起身,“阿云,你醒來後,都沒問過你家丫頭。”

    這讓他有些不解,既然能對還沒謀面的兒子心疼如斯,為何對相伴十幾年的女兒如此冷淡。

    “她?她有高管事看著,能有什麼事?”長孫云還不知自己失蹤後,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也不廢話,直接了當的把高思梨誤殺、誤傷高管事的人一事跟長孫云說,最後,“……知府說了丫頭不是北晉人,他不好對她做出任何處罰。所以只判她驅逐出境。”

    長孫云聽完之後,良久沒有任何反應,把鄂江王子嚇得不輕,正打算派人去請大夫來,沒想到長孫云拉長聲哀嗚一聲後,放聲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手忙腳亂的安撫著,好不容易才把人給哄好,“你別急啊!那丫頭確實是殺了人,而且眾目睽睽之下,不給予懲處,不足以服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還叫我別急?”說著實在忍不住了!伸手在他身上狠狠捶了一記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這才笑著輕拉她的手,因為有傷,她現在醒著時,都是半坐半靠著,他不敢抱她入懷,怕壓到她的傷。

    長孫云問起女兒的行蹤,得知她的寶貝女兒竟然待在牢裏,不禁大驚失色,“這怎麼行,這怎麼行!她一個小孩子家家,就這樣被關在牢裏?不行,不行,王爺,您得去救她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救是要救,但現在不是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麼時候才能救?”長孫云心疼女兒,急迫的問道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安撫她,“反正不是現在,你安心的養傷,等你好得差不多了,你也就能見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不騙人?”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!”屋裏兩人甜言蜜語,站在門外的鄂江王妃恨得不行,那個賤人!都在坐小月了,還這般不知羞,把王爺勾在屋裏不放。

    盛夏的風是燥熱的,迎面吹來,不但未能舒解不適,反還添了心煩,鄂江王妃踉蹌的步出小院,放眼望去雖是繁花似錦,但她的心卻如深秋蕭瑟。

    侍候的人不敢言語,只悄悄跟在其後,鄂江王妃渾渾噩噩的一路來到府中的鏡湖畔,鏡湖湖面如鏡,將四周的景色全數倒映水中,平時她最喜歡來湖邊小憩,不管心裏再怎麼煩憂,只消凝視湖面片刻,都能盡數消散,可今天卻失靈了!

    她的心怎麼樣都平靜不下來。

    “王妃,宮裏新賜下的那幾個美人兒,您打算怎麼處置?”

    “還能怎麼辦?把她們安置在跨院裏頭,什麼時候王爺想起她們,自然就會去寵幸。”

    幾個嬤嬤只得勸著,“到底是第一王夫做主,請女皇賜下的,王爺不好冷落人家!”

    “不看僧面,也得看佛面嘛!”

    話都沒說到點子上,鄂江王妃自是聽不進去。

    最後還是她的心腹嬤嬤開了金口,“第一王夫就是怕王爺這長情的!裏頭那女人狐媚,還在坐小月呢!就勾著王爺那兒都不去,要不是怕她如此,第一王夫豈是心狠的?”

    “現在倒是讓她順利進府了!”鄂江王妃歎氣,千算萬算都沒算到公爹會出手,讓她的算盤落了空。“那女人如今沒了孩子,怕是更要把王爺勾住不放,只要有王爺的寵愛,她在府裏的地位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怎麼樣,她也越不過您去啊!”心腹嬤嬤道,“現在她剛失了孩子,又重傷在身,您哪!就得賢惠點,提醒王爺不可讓她累著了,如此不利養傷,讓王爺替她著想,而不是硬氣的要求王爺聽您的,總之先把王爺從她屋裏弄出來,接下來就看那幾個美人兒的手段了!”

    鄂江王妃面沉如水,她從來都不喜歡那些來跟她搶丈夫的女子,現在叫她幫她們製造勾引丈夫的機會?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知道您難受,可是,您願意看到王爺專寵那賤人一個?還是樂意王爺雨露均沾?”

    鄂江王妃雖都不樂見,但到底專寵一人的情況比較嚴重些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心腹嬤嬤含笑下去安排,稍晚,鄂江王妃帶鍾御醫小院探視長孫云,鍾御醫為長孫云診脈時,鄂江王妃難得的和丈夫溫言相勸,看慣妻子強勢嘴臉的鄂江王子,乍見妻子這樣子,還真有點嚇一跳。

    不過也因為如此,他才把妻子勸他的話聽進去。“那,你派人好生照料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您啊!可真是粗心大意,長孫妹妹受了傷,自然是要她身邊侍候慣了的丫鬟來侍候,才能安心嘛!”

    有道理啊!“還是王妃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妾身一會兒就派人去接她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啊!還有她女兒的丫鬟。”王妃點點頭,問了她們的住處,回頭就安排人去吉慶客棧接人。

    她們人還沒到,大王子就先上門找碴了!

    鄂江王子原是想待在小院,等長孫云的丫鬟來,他好交代她們事情,誰知門上小廝一臉焦急的跑來通知他,大王子來了,看臉色很是不好,“王爺要不您先避避?”

    “避什麼?”老子還沒和他算帳咧!沒想到他竟然敢找上門來。

    之後就聽人說,大王子和鄂江王子兄弟大打出手,大王子臨走時,滿身是傷氣憤的指著鄂江王子說,“你要是不將老子那些馬交出來,老子就沒你這個弟弟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錯了,當您攛掇著父親,害我兒子不能出生時,我就再沒你這個哥哥了!”

    兄弟兩個竟然反目成仇!

    第一王夫的兩個兒子自幼親密無間,誰能想到,會有今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