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认

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认

 
    “黎小姐?”巡城卫队的头儿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朝他笑了下,道,“尚未请教大人贵姓?”

    “敝姓陈,不知可否请教小姐,这……”伸手指了这一地的混乱,陈头儿也不知怎么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怎么说不打紧,多的是人抢着发表高见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们指着兀自发傻的高思梨,七嘴八舌的跟陈头儿告状,其实什么话都不用多说了,凶器还在高思梨的手上咧!还说什么呢?

    听到大伙儿说到高思梨有武器,陈头儿不禁转头看高思梨,被那华丽到眩花人眼的匕首吓了一跳,忙派人上前将武器夺过来,别看这些巡城卫士平时一个个威风凛凛的,真遇上事儿,那可就一个个见怂了!

    这不,虽然面对的是个大姑娘,可大姑娘手里有武器啊!平常他们要是遇上泼皮无赖,就算手里有武器,那也是说打就打毫不客气的,可面对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……不敢贸然上前怕伤了大姑娘,也怕大姑娘伤了他们,瞧瞧地上躺着的这些人,一个个脸色惨白,哼都没哼,身上明晃晃的洞正汨汨的淌着血。

    这是死了?是死了吧?死了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,看着娇滴滴大姑娘的眼神就不同了!听说这大姑娘原是拿着那匕首,要追杀她表妹的,幸好有这些人当肉盾,要不那小小只的黎家小姐,岂不非死即伤?

    陈头儿见手下人戒慎异常,想到围观群众说的话,看那那位大姑娘的眼神也颇为不善。

    高管事在一旁瞧着不妙,可他身边派出去的人,全都被高思梨捅刀躺在地上了,剩下的人看着同伴躺在那儿一动不动,不知生死,根本就不甩高管事,打死不愿上前。

    高管事只得喊高家的丫鬟和仆妇去把高思梨给弄下来,可惜,高管事虽姓高,却不是高思梨这个高家的人,所以丫鬟仆妇们非但不睬他,还在那儿嚷嚷,“若不是高管事您净瞎磨蹭,小姐也不会这么生气。”丫鬟们气鼓鼓,这死老头就只知道出张嘴,啥事都叫旁人去做。

    适才一得了消息,大小姐就急着要出门,这死老头偏说不急不急,说什么急事缓办,哼!

    大小姐那个爆脾气,这么多天找不到夫人,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,好不容易有夫人的消息,这死老头竟敢拦着大小姐,知不知她们这些侍候的人可惨了!又劝又哄的,才把大小姐给哄住。

    结果来到黎府,这死老头又拖拖拉拉的跟那些门房闹,真不知他到底是来干么的?

    现在把大小姐惹毛了,大小姐那个脾气本就管不住,可从来不曾像今晚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。

    看看那地上躺着的人,丫鬟仆妇们个个心里直发毛,尤其是贴身侍候的那几个,更是看着高思梨手里的刀腿发软。

    “是谁给大小姐刀的?”大丫鬟之一问同伴。

    同伴们摇摇头,“咱们那买得起那么漂亮的刀。”看看那上头的宝石,大的都有大姆指指甲盖那么大,小的也有小指指甲盖大,她们当丫鬟要有那本事置办那么华丽的刀,也不必当丫鬟了!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那是舅太太给大小姐的见面礼啊!”一个大丫鬟惊呼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怎么会让大小姐带来的?”大丫鬟们质问想起匕首来历的丫鬟。

    那个大丫鬟也不是吃素的,伸手推开围住自己的人,“玉姐姐不是自诩是大小姐身边第一得意人吗?怎么大小姐把舅太太给的礼带来,你却不晓得?”

    这头丫鬟们起内哄,那厢陈头儿自个儿亲上阵,高思梨见他靠近,不禁举高手里的匕首防备着。

    陈头儿能做上队长的位置,自然不是没点本事的,他朝亲信使了个眼色,自己在正面吸引高思梨的注意力,亲信则从后头接近她,伺机制服她的同时,陈头儿则伸手夺刀。

    不怪他们小心,实在是高思梨整个人陷入亢奋至极的状态中,而且地上有那么多人为他们展示了小看高大小姐的悲惨后果,他们哪敢不小心呢?

    黎浅浅在旁冷眼看着,她不好自己动手,只能看春江的,春江会意提高手里的灯笼,看似要为他们照亮,实则准备出手,说时迟那时快,亲信动手的同时,春江也动了,点中高思梨的麻穴和哑穴,亲信很轻松的制服高思梨,陈头儿也顺利将匕首夺到手。

    高思梨张大了嘴想要喊叫,不想却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,急得她眼都红了!不是她,不是她杀的,她没想要杀人哪!

    可是因为被点了哑穴,再怎么努力就是发不出半点声音,她只能拚命挣扎,只是她一个大姑娘能有多少力气?更何况她适才追着黎浅浅跑了老半天,又因自己杀了人,吓得不轻,现在的她真是一点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亲信制服她之后,将她扔给其他人处理,其他人想到她持着刀,刃上还往下滴血的样子,便都不敢小看她,拿了绳子将人捆了又捆,高管事看着觉得有点太过了,上前想说什么,陈头儿抬手制止了他,伸手指了地上躺着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高管事还是先请大夫帮他们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不都死了吗?“我们大小姐她不是有心要伤他们的,都是那个黎……”后头的话被陈头儿及黎府的下人们瞪到没了。

    陈头儿冷哼,“怎么?你家小姐当着这么多的人面,拿刀要杀她表妹,你们还有理了不成?你别跟我说,都怪黎小姐不好,她要乖乖站在那儿,让你家小姐拿刀捅她才是。”

    高管事就算心里真这么想,也不敢这么说啊!要敢说出来,怕是会被所有人的唾沫给淹死。

    陈头儿扬扬手里的匕首,“瞧瞧这刀,这么利,要是划那么一下,人家那小姑娘那受得住啊!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:“是啊!是啊!那高大小姐真真心狠哪!”

    高管事心说,你们这些人可真偏心,合着黎浅浅伤着一下划着皮,就不成?他那些躺在地上的手下可都是被伤得不轻啊!也不知是都死了?还是活着?怎么也不哼一声呢?

    他那知,那些人除正面堵住黎浅浅去路的第三人,因被高思梨捅向心口而亡外,其他人都因被点了哑穴和昏穴才会不动不吭气儿的。

    高管事眼看为高思梨脱身无望,便急急向陈头儿说,“我们大小姐平常不是这样的人,她是因为担心其母才会如此失态。”

    见陈头儿神色稍缓,高管事松了口气,嘴里说的更加软和,“还请陈队长看在她担心母亲的份上,宽容她一些吧!”

    陈头儿冷哼一声,道,“担心她母亲,就能当众持刀杀人?被追杀的人多冤啊?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?”陈头儿指着黎府鼻青脸肿的伤兵们。

    高管事恨得牙痒痒,却不能反驳,“是这样的,我们接到您送的消息,赶过来后他们却不让我们进去接高夫人,所以我们才会和他们起冲突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来了!根本就不是这样子好吧!”围观群众大声反驳,“明明是这人仗着人多势众,且都是身材健壮的壮汉,胁迫黎府的门房闪开,他们要进府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简直跟土匪没两样了!”

    “还说是亲戚咧!谁家亲戚半夜上门,一副要抄家的样子啊!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纷纷发表意见,“我们可是打陈头儿护送那位夫人来,就在这里守着。”看热闹的啊!后头这句不好说出来,“陈头儿带队走了,那位夫人硬是要带着一堆人进府,人家不让,只许她一人进去,她不肯就带着那些人走啦!”

    七嘴八舌表示着意见,像是市集里讨偠还价的摊商和客人们,一声高似一声,都想把对方的声音压下去。

    高管事气得脸黑,陈头儿听到关键,“你们说那位高夫人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走了!往那边去了,应该是去找客栈住下了吧?”

    住在这附近的人都知道,往那人指的方向去,就是西市,那附近有间还不错的客栈,虽及不上吉庆客栈,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没说吗?”

    “没说吗?我咋记得有?”

    “有吧!怎么可能没说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大家讨论良久,陈头儿却没那个耐心等他们的结论,他转向黎浅浅,低声向她询问。

    “黎小姐,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黎浅浅不等他说完,直言道,“我虽不喜我那姨母,但她怀着身孕,又遇着火灾,我纵使与她不和,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找事,只是,我表舅不在,家里就我和棠姐姐两个,她打进京来,就一直找我麻烦,所以我不敢让她带着那些护卫进门,只让她一人进府,她不肯,坚持要带着那些护卫进门,想来也怕我借机把她怎么了吧!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怯怯的看着陈头儿,那模样让陈头儿恍惚了一下,觉得自己乍见这姑娘时,肯定是恍神了!这么怯懦的小姑娘,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威压?

    黎浅浅似是没看到他的不对劲,继续道,“因为说不到一块儿,她兴许也怕再在府前耽拦下去不妥,便带人走了。我想守着门的乡亲们应该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!看得再真了有没有啊!围观群众纷纷点头附和着。

    高管事听黎浅浅说她表舅不在,眼睛一亮,就想把桃花坞走水的事赖到黎漱身上去,可是还没张口,就有人来报,“抓到放火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谁?”陈头儿沉声问,来人道,“是城西那个胡赖皮。”陈头儿是巡城卫队的头儿,对这个胡赖皮再清楚不过,此人祖上曾官拜大学士,可惜后继无力,子孙都不成材,其中尤以胡赖皮为最。

    他爹把家败光,房宅转手后带着全家人回老家去了,就他,死赖着宅子里不肯走,新屋主来了,见状都傻眼了!这人谁啊?喔,原屋主的儿子,房子都转手了,他怎么赖着不走咧?

    胡赖皮说了,他爹卖宅没跟他说,卖房的钱他没分到,所以要新屋主贴补他,当是他这些天帮他看房子的酬劳好了!不肯给,他就赖着不走了!

    可把新屋主气得,生眼睛没见过人这样无赖的,想把宅子退了,胡赖皮他爹已经回老家去了,这山高水远的,实在不方便啊!找了衙门的人来,三请四请仍是请不走。

    新屋主不知道,上门的衙差都跟胡赖皮相熟啊!就等着他从新屋主手里弄到钱,大伙儿分啊!

    最后新屋主请来相熟的老乡,一名才从边关回来的武将上门,新屋主和胡赖皮说理说不通,这武将过来二话不说就直接把人拎着丢出去,胡赖皮再也进不去,想闹,那名武将只消往门口一站,胡赖皮摸摸鼻子溜了。

    这事虽然就此摆平了,胡赖皮的浑名也被打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?”陈头儿一听蒙了。

    胡赖皮现在就靠做着零工过日子,放火,可不是做零工接得到的活计啊!

    这背后有人,是谁?得查。

    关系到鄂江王子的宅第,这事得急,他可不想到手的功劳被人截走,分派几人押着高思梨回衙门,再派人去请大夫和仵作来查验地上这些人,陈头儿便拉着队走人。

    高管事想拦都来不及,想了下,逮到纵火之人,也是关系到高夫人,想了下便派人跟着陈头儿他们走,然后指着高思梨的丫鬟和仆妇,“还不赶紧跟上你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高思梨的丫鬟和仆妇被他这么一吼,总算是回过神,拔脚追上去,不想还有几个丫鬟留在原地不动弹,高管事一看,得,这几人是高夫人的丫鬟,“你们不跟着去看你家小姐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先找到夫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身边多的是人侍候,可怜她家夫人怀着孩子,身边却连个侍候的人都没。

    高管事转回来想找黎浅浅商量下,看能否通融他们进去看看,谁知黎府的主子和下人们全都不见了,就连角门都关上了,只留大门柱子上两盏大红灯笼,兀自在夜风中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高管事想找围观群众们评评理,谁知人家早在听见纵火的人抓到了,就转移阵地了,回家睡觉的回家睡觉,爱围观八卦的早跟着陈头儿他们后头走了。

    “高管事,方才那些人不是说,我家夫人往那边去了,要不,咱们往那头找找去?”留荷轻声建议,高管事无法只得点头领着她们,和自己所剩无几的手下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,黎府的角门又开了,门房们还是鼻青脸肿,他们有人手里提着热茶和杯子,有人拿着托盘,上头是刚煮好热腾腾的面,还有人拎着桌椅。

    把桌椅在门前街上摆好,招呼被留下等大夫和仵作的巡城卫队的人来吃东西,“天冷,来喝口热的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您哪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小姐吩咐的,可怜哪!一个晚上没得好睡,得给人这样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喝着热茶热汤面,心里也热呼呼的,坐在桌边招呼他们的门房很能聊,等大夫和仵作到了,还帮着安排车,好让他们送人去医馆及义庄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让蓝先生给他们上药,让他们好好歇着养伤,另外,他们拦阻外人侵入有功,给他们几个多发半个月的月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,您放心吧!”叶妈妈给黎浅浅掖了被角,将屋里的灯熄灭后,才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黎浅浅躺在床上望着帐顶,不知道长孙云上那儿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