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走水

第四百四十五章 走水

 
    当晚,夜风中传来淡淡的木炭香,黎浅浅翻了个身继续睡,然后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春江!”朝外扬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欸!”春江不是睡在她屋里,也不是睡在外间,黎浅浅睡东梢间,春江则睡在西梢间,她也闻到味儿了,听到黎浅浅喊她,立时应了一声披衣而起。

    她过来时,黎浅浅已经穿好外衣,春江知道教主自个儿动手能力很强,见她衣衫齐整了,便上前帮她把头发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味儿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像是那儿走水了。”春江动作很利索,主仆两就着一盏羊角灯,把自己收拾好,春寿过来时,春江正在为黎浅浅系披风。

    “你留在屋里照应着,我和春寿去去就来。”黎浅浅见春寿来了,便对春江道。

    春江应诺,点了盏灯笼给春寿提着,虽然黎浅浅不用灯笼也看得清路,不过装装样子也好。

    春寿接过灯笼,紧接着就打了个喷嚏,春江连忙把原准备自己要穿的夹衣给她穿上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的,出来怎么不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怕出来晚了呗!”春寿嘻嘻笑,摸摸身上的夹衣,“姐姐这件衣服真暖和。”

    春江瞪她,“肯定睡前没准备着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春寿笑,见黎浅浅已经出门,连忙提着灯笼跟上。

    “小心侍候教主。”春江追出去交代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春寿快步追上黎浅浅,远远的飘来这么一句,惹得春江直摇头,忽地传来脚步声,春江转头看过去,“姐姐,教主她们去哪?”

    原来是杨柳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地方走水了,教主她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柳的头才点到一半就打了三个大喷嚏,把春江吓了一大跳,伸手把杨柳拉过来,才发现她的手虽暖,但身上穿得单薄,大概是从被窝里起来就直接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啊!刚睡醒也不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杨柳憨笑,“哪那么娇贵啊!”以前没进瑞瑶教时,她可是在街边当了好几年的乞丐呢!餐风露宿的,也没怎样啊!

    “现在晚上还有些冷,你才从暖暖的被窝里起来,也没加衣服就跑外头来,冷风一吹,可不就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你坐着,我给你倒杯热茶喝。”春江这厢教育小丫头,黎浅浅带着春寿才一出院门,就看到刘二、何头和鹰卫统领三人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您……”何头见她年纪小,不想让她涉险,就想开口让她老实待着,他们去查看就好,刘二却是一使劲儿扯住他不让往下说。

    鹰卫统领面无表情,但黎浅浅从他眼睛里却看出了兴味盎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涉险,你放心。”黎浅浅走过去伸长手在何头的胸膛上拍了拍,以示安抚。

    鹰卫统领及时把头别过去,尼玛,何头那表情实在太好笑了啊!

    便是刘二也差点忍俊不住,他委屈的看着黎浅浅,教主不带这样坑人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却摆出一副怎样?我那里做错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只是何头是真愣了,教主小小一只,可当她拍自己胸膛时,他却有种被长辈安抚的感觉,他有多少年,不曾领受到这种感觉了?

    虽只是一闪而过,但到底让何头对黎浅浅的感觉有点不同,这个小教主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风里的味道越发浓郁了,黎浅浅索性飞身上屋顶去瞧,就见不远处有宅子着火了,火势还不算太大,但因风是往黎府这个方向吹,黎浅浅他们才会发觉不对,要不然他们怕是得等到火势大了,才可能发现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风往咱们这边吹,要是火势漫延过来,那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屋子都不怎么高,就算站在屋顶上,也只看到起火的宅子在那个方向,却不好说是那栋宅子着火。

    “到树上瞧去。”刘二当机立断,话声才落人已经窜到宅子里最高的松树上头去了。

    何头也跟着上去,鹰卫统领看着黎浅浅,不让她涉险,只许她站在正院的屋顶上看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蓝海父女来了,看到黎浅浅在屋顶上,父女两一前一后也窜上房顶,“那是哪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黎浅浅摇摇头,蓝棠上前检查她穿得够不够暖,“看这风势怕是会助长火势。”蓝海观察了好一会儿,才正色对黎浅浅说。

    “嗯,得让人小心防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怎么会走水呢?”蓝棠不解,拉着黎浅浅坐在房顶上,帮她把披风系紧。

    鹰卫统领沉吟半晌,问,“教主,您看是不是要召守在桃花坞外的人回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问了,着火的就是桃花坞。”刘二沉着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蓝棠讶异的问,“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好好的。”刘二摇头道,“下晌,小飞回来说桃花坞里有变,只是他们离得远看不清楚,不过鄂江王子天擦黑时,带着黑衣护卫回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寸步不离的守着,今天才把人送出王府,更该厮混在一块,没想到鄂江王子竟舍下长孙云回王府去?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有猫腻,想了下问刘二,“是王府有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不过应该不是王妃的人。”刘二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颌首,“是了,鄂江王府中王妃虽是当家主母,可得宠的人不是她,这些天鄂江王子的表现异常,怕是惹来他那个宠妾不快了!”

    蓝棠愣了下才讶异的问,“妹妹你是说,这火可能是人故意放的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?”黎浅浅伸手拍拍蓝棠的肩头,顺势站起来,“派人就近盯着,别让长孙云被人弄死了!”

    “会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”黎浅浅冷哼,“她要是被弄死了,鄂江王子保不定会把罪名推到我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一阵寒风吹来,风里焦味呛人,黎浅浅一手拉着春寿,一手拉蓝棠,飞快窜下房顶,云珠动作也不慢,紧跟在后,刘二和鹰卫统领反应也不慢,抬头一看,桃花坞那方天空已被染红,黑呼呼的浓烟往上窜,光看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正说着,小飞回来了,何头也下来了,他问黎浅浅,“教主,我想去王府瞧瞧。”黑衣护卫跟着鄂江王子回府了,不知他派进王府的鹤卫们撤退了没。

    “去吧!带几个鹰卫过去。”

    鹰卫统领得令,招了几个手下,令他们跟何头走,何头也不客气,论武功,鹤卫十多年是排第一,但现在嘛!还是别逞强,老老实实的带鹰卫同去,遇着事也有人能相帮。

    小飞好奇的多看了何头两眼,只觉面熟,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之前他见到的何头,是个颓废无比得过且过的马夫,现在的他心境不同了,气质也变了,就是原本天天碰面的小飞,也只觉他面熟,却认不出他就是从前懒得叫他想揍人的马夫。

    何头轻功好,鹰卫们的轻功也强,一行五六个陆续蹬脚飞上墙,再一蹦就不见人了,看得小飞嘴张得老大,他的轻功也很好啊!可没人家这么厉害,在鸽卫里头,他的轻功一直排在前头,现在一看,果然人外有人啊!小飞有点蔫了!

    刘二看得他那没出息的样儿,伸手往后脑一拍,“让你回来干么的?净发呆了,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小飞点点头,看着黎浅浅道,“教主,长孙云确实在桃花坞里头,方才火势还小时,鄂江王子留下的黑衣护卫去请示她,看要怎么办,她回说不用急着救火,让它烧得旺些再灭,还说要是救不了也没关系,反正她有地方避难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听完还没说话,蓝棠已经惊呼,“她该不会是想趁机住到我们这里来吧?”

    刘二笑,“她会这么想也是无可厚非啦!”

    蓝棠气得直跺脚,“她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上门来拜访,我还能推诿一二,但她落难上门求助……”还是个大肚婆,能不理吗?

    怪不得能把鄂江王子拿捏住,啧啧。

    她孤身一人被鄂江王子带过来,身边只有鄂江王子的黑衣护卫,她能让守在她身边的黑衣护卫听她的,说她没点手段,黎浅浅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夜半恶火,五城兵马司的巡城卫队很快就发现了,救火队出动,火势立刻被控制住,只是火势扑灭后,这宅子也不能住人了。

    巡城卫队的头儿早就发现此处是鄂江王子的宅子,对长孙云不敢怠慢,跟她说话时语气特别轻柔,就怕惊着了她。“夫人,这宅子已毁,怕是无法住人,您今晚可有地方歇息,我派人护送您去可好?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家外甥女就住在附近,有劳大人护送我去她那儿吧?”

    巡城卫队便护送长孙云过来黎府,同行的还有负责保护她的黑衣护卫们,一行数十人浩浩荡荡而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并未出现,只命黎府的管事出来招呼,人家的说词也半点挑不出错来,“…我家教主年纪尚小,这个时候早就睡下了,这位太太,若是有什么不方便,小的可以做主,安排您在客院歇下,只是这几位兄台,怕是不方便……”管事对着长孙云很是客气,转过头面对黑衣护卫们时,害怕胆怯的表情十分到位。

    巡城卫队的头儿对管事的识相很满意,见他对黑衣护卫们表现出害怕的神情也很理解,毕竟一般人对这些身带武器的护卫怀有戒慎之情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人家好心留遇难的妇人过夜,但要是把这些凶神恶煞也留下,要是半夜这些凶神恶煞做出恩将仇报的事,他一个管事怎对得起主人呢?

    巡城卫队的头儿也不能勉强他,把黑衣护卫们留下,要他说,既然人家不敢留这些护卫,那个夫人又不好去王府,最好的去处就是去客栈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那位夫人口中的外甥女,还只是个孩子!头儿觉得有点奇怪,既然那位夫人能说她外甥女住附近,可见是知道外甥女家的情况的,既知情况偏又叫他们送她过来,好像是挟他们的势,要逼她外甥女让她进门咧!

    还带着这些黑衣护卫同来!

    莫怪人家管事要害怕。

    他身后机灵的手下已经想通是怎么回事了,他悄悄拉了黎府小厮问话,确定这家主子姓黎,便溜到头儿身边,凑在头儿耳边,把事情那么一说,头儿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这事可不能掺和,就不知鄂江王子是怎么搅和进去的啊!

    巡城卫队的头儿想到这儿,便打定主意不掺和,劝了长孙云几句,见她不为所动,就是要在黎府住下,那他也没辙啦!一声令下收队,立时走得那叫一个利索。

    长孙云见巡城卫队走得飞快,气得直跳脚,可是她只身一人,还真没胆子就这样留在黎府中,她不敢让黑衣护卫们离开,黎府的管事也不敢让他们留下,长孙云就算拿出黎浅浅姨母的身份来压他,人家还是一样不买账,只给她两个选择,一是她自己留下,一是她和那些黑衣护卫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经过桃花坞走水一事,长孙云可以确定,王府中有人要她的命,她不敢轻易离开黑衣护卫们,就怕离了他们,她小命就不保。

    再说今晚在桃花坞放火的人,指不定是黎浅浅派人去干的,为的就是把她和这些黑衣护卫分开来,让自己孤身一人留在黎府,任她搓圆揉扁,她怎么那么傻啊!差点就入套了!可恶!竟然如此算计她……

    长孙云一心想进黎府,但小命要紧啊!待她知晓,黎漱今天,明日、直到大后天都不在府中时,她更加肯定,桃花坞走水,自己主动上门都是黎浅浅算计的,为的就是瞒着她师父好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要瞒着她师父?自然是怕她师父对自己动心呗!

    不得不说长孙云这个人不止臭美,还很会脑补,当然,她今天会想这么多,大概都是被桃花坞走水给吓的。

    虽已夜深,但被桃花坞走水那么一闹,不说黎浅浅他们,就是这方圆百里之内的人家,今晚怕是都难以成眠。

    管事送走长孙云一行人后,便来向黎浅浅复命。

    “她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管事笑着点头,“小的一说她若要留下,那些黑衣护卫不能留下,她便不肯了,可小的当着巡城卫队的面,表示咱们这良民胆子小,不敢留那些凶神恶煞住下,她也不好耍赖。”

    又道,“小的送他们出府时,就在门上大声说,直言咱们家大教主一早出门去了,家里只有小主子在,实在不方便留她一个孕妇在家,要是出了什么事,咱们可负不起那责任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“干的好!还有,巡城卫队走的时候,咱们的人可请他们去通知高思梨了?”

    “说了,说了。”管事直笑,“小的那儿子办事还是牢靠的,他说,那头儿听说高管事和客栈的东家一起出了悬赏银子,要给去通知高夫人下落的人,眼睛亮得跟什么似的。不过,高夫人她们没留下来啊!要是高管事他们找上门来……”管事迟疑的看着黎浅浅。

    黎浅浅放下手里的棋子儿,端起一旁的茶盏,“找来就找来啊!外头看热闹的人还很多吧?总有人看到他们的去向的。”

    管事挠挠下巴,“那就不管了?可,是咱们让卫队去通知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什么?脚长在人家身上,人家要走,咱们能拦吗?”黎浅浅道,“去歇息吧!就算睡不着也躺一躺,只怕他们一早就寻上门来了,你要应对他们,得把精神养好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