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差劲

第四百四十四章 差劲

 
    长孙云没在鄂江王府多待,一来是鄂江王子怕妻子发现,二来长孙云也不乐意在王府多待。

    王府是富贵窝,饶是长孙云自幼富贵,仍是被眩花了眼,可她也很明白,现在自己虽怀了鄂江王子的孩子,但自己是什么身份?就算府里的王妃同意,宫里的女皇也未必答应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还不如不恋栈,反能使鄂江王子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确实是高看她一眼,不过那并未使他改变心意,他还是打定主意,要把长孙云硬塞给黎漱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鄂江王妃把丈夫的心思摸得很透彻,不过她还少算了一样,那就是瑞瑶教的宝藏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瑞瑶教有前朝留下来的宝藏,却谁也不知,其实记载宝藏地点的真?藏宝图早就遗失了,就连黎漱的父亲都不晓得地点何在,黎漱师徒自然也不知道,否则黎浅浅当初也不会搞出一大堆假?藏宝图出来。

    很可惜的是,只哄了一部份人而已。

    鄂江王子是第一王夫和女皇的小儿子,第一王夫手中,光是京里地段好的宅子就有好几座,他疼孩子,长子有的,小儿子自然少不了,真月公主分到的少些,但也有两座精致的宅邸。

    长孙云不想在王府里住,鄂江王子便把京里的宅子挑了个遍,最后选定了一处叫桃花坞的别院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这座别院就在黎浅浅他们住的黎府附近。

    午后的风微凉,蓝棠拉着黎浅浅去蓝海的药房整理药材,风里带着花的甜香,分不清风里的花香是什么花的香味,只觉闻着舒服。

    药房砌了座药炉,专门炼药用的,在药房侍候的几个人,看到黎浅浅她们过来,纷纷上前行礼,蓝棠受了礼,指挥他们干活,黎浅浅则从春江那儿拿了本棋谱来看。

    蓝棠专心做事,小院里虽人来人往,却井井有条,只是偶尔蓝棠开口吩咐一句,旁的时候大伙儿都是安静做事,直到云珠回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,教主,我回来了。”云珠是被蓝棠派去街上买吃食去了,其实她还没到,手里的烤鸭香味就已经泄露了她的行藏。

    “嗯,好香啊!”

    “香吧?”蓝棠笑得得意,“日前吕姐姐带我去吃过,那会儿就觉着香,可惜没能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等她们用完饭,再叫人去买,已经售罄,“飘香居的烤鸭一天只做一炉,卖完就没了,自那天后,我就让云珠去买,直到今儿才买到。”说着还颇为不满的瞥了云珠一眼。

    云珠苦笑,“我的好小姐,真不是奴婢的错啊!实在是去的不凑巧,要不是昨儿我又没买着,那伙计教我先预订,还付了订金,今儿也买不到!”

    “啊?预订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云珠为蓝棠科普,听完之后,蓝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对黎浅浅道,“你说咱们是不是也学上一学?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用在那儿?药铺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是衣坊和银楼。”

    咦?黎浅浅略诧异,没想到蓝棠竟能想到这一层,蓝棠还在说,“就是咱们酒楼和茶馆都能用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越听眼越发圆了,倒是没想到啊!她蓝棠姐姐也是做生意的好手呢!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蓝棠说了一大通,却久久没得到黎浅浅的响应,心里越发没底便停下来问她。

    看蓝棠一双眼充满期待又怕受伤害,黎浅浅便笑了,“我家棠姐姐出的主意当然是好的,那还用得着说吗?只是光说,一会儿就忘了,云珠赶紧的,去准备笔墨纸砚,让棠姐姐好好的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蓝棠傻眼,“我,我就那么,一说!”怎么还当真了?

    “棠姐姐说的好啊!快快,云珠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欸!”云珠被催得急了,连忙使展轻功就往蓝棠的住处去取文房四宝,药房侍候的几人看得是目瞪口呆,个头高大的一名小厮正要伸手指着旁边的厢房,里头就有文房四宝啊!棠小姐也常用来记录药炉的炼药的细节,怎么忘了呢?

    春江掩嘴笑了起来,伸手拦住那个小厮的手,“没事,你们忙去吧!”

    既然春江姐姐说没事,那就不用他们操心啦!“是。”应了一声,众人便各自散去忙了。

    云珠很快就回来了,蓝棠连烤鸭都没顾得上吃,就被黎浅浅赶着坐在桌前,把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写下来。

    长孙云一离开鄂江王府,立刻就有鸽卫回报,刘二过来通知黎浅浅时,就看到他家教主坐在廊下看书,旁边还摆了张小几,上头搁了棋盘,黎浅浅边看棋谱,边在棋盘上摆弄着,蓝棠则苦着脸,坐在廊下的一张长案前埋头书写,也不知她在写什么。

    看她们那么专心,他正想着要不要喊人,便听到黎浅浅唤他,“刘二来了,过来坐吧!”

    春江立刻端张椅子过来,刘二见了连忙上前接过。

    “是长孙云有动静了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刘二坐在椅中颌首,“方才小飞来报,鄂江王子护着长孙云出王府了,落脚的地方,离咱们府挺近的,就在左边拐角一条街。”

    “是无心还是有意的?”蓝棠闻言不禁停下手,问。

    黎浅放下棋谱,问刘二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得防着些。”刘二正色回道,“鄂江王子身边的黑衣护卫武功高强,若是他们帮着想做些什么的话,那可真是得好好防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是。”黎浅浅想了下道,“她如今妾身不明,就这样待在鄂江王子的宅子里,没问题?”

    “所以鄂江王子把他那些护卫都派去保护她了。”所以鸽卫们不敢靠太近,只敢远远的盯着。

    黎浅浅若有所思的问,“王府那边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黑衣护卫是跟着鄂江王子走的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他走到那儿,那些护卫就跟到那儿?嗯,很好。

    “去请何头过来。”黎浅浅对春江道。

    谨一随黎漱出门去了,出门前特意把何头带来给黎浅浅看,他不在,黎浅浅有事要交代鹤卫,就只能跟何头说。

    春江颌首,不一会儿就把何头带过来了,刘二一看到他愣了好一会儿,然后眼眶就红了!“原来你还活着啊!”

    “屁话,你小子都还活蹦乱跳,老子当然也还活着啊!”只是他们的大师兄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何头的眼眶也微红。

    黎浅浅低头看书,没去打扰他们师兄弟叙旧。

    鹤卫正欲重新出发,而关键就是眼前的教主,何头再怎么激动也不敢太过,很快就收敛了情绪。

    “教主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问他日前让人给鄂江王妃下药的事。“都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何头点头,“很顺利,不过若是可以,再加强几次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蓝海炼药的功力渐长,除了平日常用药,就连降低人防备的迷药,竟然也被他炼出来。

    据他说,他是在提纯迷药的成效,不想却炼出这么特别的药来,他也很惊讶的好吧!

    总之,药是炼出来了,至于黎浅浅拿去要怎么用,他就不管了!只要不出人命,都随便她啦!他是这么想的,不愿擅取人命的小丫头,叫她拿这个药去害人?她应该也不敢的。

    光看何应凡的事就知,虽然最后何家就只剩外嫁女和何夫人还活着,但总比被何应凡下令灭门的管家强啊!

    “鄂江王子现在不在,你们试试能否潜进王府,找机会加强一下。”

    何头应下,转头看刘二一眼,抬脚要离开时,黎浅浅道,“刘二,你们是师兄弟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二和何头异口同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,日后还需要你们密切配合,你们和鹰卫统领好好的去聊聊吧!以后还有事要你们相互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师兄弟两再次异口同声回答,一起退下时,两个人还推搡来推搡去的,院里的诸人看得直发笑,却不敢笑出声来,黎浅浅又拿起棋谱翻看起来,蓝棠靠过来问,“何头是干么的?”

    “他是掌管鹤卫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蓝棠惊呼。

    黎浅浅好奇的放下棋谱,“姐姐听过?”

    “听过,我听我爹说,教主手下的几卫里头,以当年鹤卫统领武功最好,只是当年因为保护大教主送了命,鹤卫皆是些心高气傲的家伙,他们不服大教主指派的统领,因此被弃置多年。”

    蓝棠对这些秘辛,还是比黎浅浅了解的多。

    黎漱不是会主动跟人说事情的人,所以黎浅浅虽是教主,但还是有很多事情不是很清楚,也不是刘二他们这些熟知内情的人不跟她说,而是没遇上,真不知如何张口提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她知不知道鹤卫、鸽卫及鹰卫过往的事,她只要知道,怎么让他们为她所用就行。

    黎漱此时带谨一离开,也有点想看黎浅浅要怎么做的意思。

    把事情分派出去后,黎浅浅把蓝棠写的东西拿来看,看完之后,帮着润了稿,然后就交给蓝棠,“再抄个三份吧!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蓝棠听了傻眼,还要她再抄三份?手很酸的好吧!

    “你慢慢抄,又不急。”黎浅浅似看出她没说出口的抱怨,走到她身前,故做大人样的伸手拍拍她的头。

    回头却交代春寿,“去吕府请吕大小姐明儿过来一趟,有事要跟她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春寿笑嘻嘻的应下,临走还问,“教主,要不要再去飘香居订几只烤鸭,明儿吕大小姐来好请她吃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黎浅浅让春江多拿些钱给她,春寿笑眯眯的拿了钱离开。

    隔天吕大小姐就来了,看了蓝棠腾抄的内容后,笑着抚掌,“棠妹妹还说自个儿不是做生意的料,真是过谦了啊!”

    三人就内容讨论了起来,修正补强了一些缺失,蓝棠再次苦逼的接下腾抄的任务,不过这回,只需抄一遍就好,之前未抄完的两篇也不用抄了,等大家看过这一份后,修改之后,再重新腾抄就好。

    黎浅浅坐在一旁不予置喙,等她们两说好了,才开口,“行了,这提议若能行,还不止在北晋的铺子能用,就是赵国的和南楚的铺子也都能用,要派发的数量可多了,到时候请人用印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们这厢讨论生意热火朝天,鄂江王府里头,鄂江王妃日子却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可派人盯着了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一切都安排好了。”佟嬷嬷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办事我没什么不放心的。”鄂江王妃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佟嬷嬷面上笑得很欢快,心里却是苦得能滴出汁来,王妃轻飘飘的交代一句,底下人就得跑断腿啊!

    桃花坞是第一王夫给王爷的私产,王妃知道也得装不知道,王爷这些天都歇在那狐狸精那里,连带着那些黑衣护卫也守在那里,他们虽是王妃的人,但想越过那些黑衣护卫进到桃花坞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他们只能守在外头罢了!

    可是王妃问,她能老实说吗?当然不成。

    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!

    吉庆客栈里,高管事快愁死了!高夫人不见踪影,高思梨那么大个人了,就只会哭闹,真不知高夫人是怎么养孩子的,养出这么一个废物来!皮相虽不错,但谁家娶媳是光看张脸的?除了脸,还得考虑她的家世背景,有些世家大族对媳妇的要求,可不止如此,还得看姑娘们遇着事时的反应和应对。

    要他说,高思梨这等资质的,大概只能做小家小户的媳妇,若想当世家大族的媳妇?她是绝对不够格的。

    要是凤老公子夫妻还在,高思梨想嫁进凤家庄?她还是重新投胎希望还大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凤公子的双亲俱已不在,如果他是个重美色的,兴许有望!但根据他得到的消息来看,高思梨的希望不大。

    他对北晋这些世家大族的后生又不怎么熟悉,虽然已经跟凤家庄订货,但他们还没把北晋京城所有世家大族中,尚未订亲娶妻的后生数据送过来。

    想到付出去的巨额款项,高管事就觉得肉疼啊!

    只不过是找他们买消息,就得付那么高的价码,高管事心说,怪不得国公爷会想要与凤家庄结亲,会把希望寄托在高思梨母女身上,还不是因为之前派出的探子全都失手了!可谁也没想到,高夫人母女比他们之前派出来的探子还差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