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四十三章 心计

第四百四十三章 心计

 
    到底是王妃,护卫们不敢慢怠,急急将人送到最近的医馆,坐馆的大夫把了脉,道,“没事,扎两针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从身边药僮手里接过针,在鄂江王妃身上扎了两针,扎完就坐回去开方子,然后交给药僮去抓药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幽幽醒转,脑子里一片混乱,看到身边红了眼眶的女儿,不禁伸手拉住女儿问,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娘您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娘我身体再好不过了,怎么会昏倒?”鄂江王妃不以为然的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敏郡主哭得梨花带泪,“娘,您刚刚可把我吓坏了!您以后可别再这样吓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混说些什么啊?”鄂江王妃刚醒来,脑子还不是很清醒,等到反应过来,才知害怕,她一直自诩身体健壮,就算人家说,女人生产等于是在过鬼门关,她也都不曾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自小就健壮,怀孕产子一直都很顺当,她总以为丈夫会走在她前头,谁晓得自己竟会突然昏倒,她忙让人把大夫请过来,问他自己为何会无故昏倒。

    大夫捋着胡须慢条斯理的回答,“这昏倒的原因很多,夫人也不必太过介意,平日里好吃好睡,别想太多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了等于没说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让人给大夫大大一包封红,然后就领着女儿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才回府,就有心腹佟嬷嬷悄悄过来,把外书房里那女人的身份来历,跟鄂江王妃说了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听了差点没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她?”竟然是吉庆客栈那个失踪的怀孕妇人?“你们没弄错?”鄂江王妃如在梦中,丈夫怎么会和那位高夫人搅和在一起?耳中又响起锦衣坊中那对姐妹的对话。

    抬手捂住耳朵用力的摇摇头,想将那些话从自己耳朵里赶出去,可是越不想听那些声音竟是越发响亮,就像在脑子里扎下了根似的,时不时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弄错。”心腹佟嬷嬷没发现主子的异状,将他们是怎么查出来的,一五一十的跟鄂江王妃做了交代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是当家主母,她的人想知道王爷一早乘车去了哪儿,就没人敢不据实以告的,得知去处后,就好查了,谁知只在客栈附近略停了停就又回来了,不用人说,就知道这有问题。

    心腹佟嬷嬷立刻派人去客栈查,便查出客栈出了何事,再把那高夫人的样貌和府中外书房里的妇人一对照,旁的都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心里那个气啊!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“那女人是怎么勾搭上王爷的?不是说那女人心心念念想嫁给瑞瑶教那个教主吗?”

    心腹佟嬷嬷有些心疼的看着鄂江王妃,“老奴去跟人打听过了,听说王爷很早以前就和那女人有瓜葛,只是离得远便淡了下去,前几年那女人夫家和织工局扯上边,是这女人负责打理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儿,鄂江王妃还有什么不懂的?

    肯定是王爷去办差时,这女人又把王爷给勾引了去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的丈夫两多年前过世后,她就带着女儿和嫁妆回娘家去了。”心腹佟嬷嬷不愧是王妃的心腹,竟然能把这些事情都查出来。“不过一年前,她又带着女儿回到北晋,就住在灵水县,王爷最喜欢的那座别院附近。”

    鄂江王妃气得头晕眼花,敏郡主把熬好的药端过来,侍候她娘喝了,心腹佟嬷嬷在旁看着,凑趣的打迭了好些夸赞之词,总算把鄂江王妃给哄得展了笑颜。

    把女儿打发走了后,她才把打算说给心腹佟嬷嬷听。

    “娘娘,这,好吗?”心腹佟嬷嬷皱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我这算厚道了!她怀的毕竟是王爷的骨肉,难道还想带着孩子去赖别人?”虽说由着长孙云怀着孩子去赖给黎漱,她能眼不见为净,可到底是王爷的孩子,她不想日后突然冒出人,要求要认祖归宗。

    既然是王爷的孩子,她宁可把人握在手心里,想作怪?想出人头地?也得看她肯不肯。

    男人也许为了利益,会有诸多考虑,但对鄂江王妃来说,整治长孙云,比什么都要紧。

    长孙云的记录不好,她相公还在时,就和王爷勾搭上了,就算现在她能嫁给黎漱,难保日后不会故计重施。

    俗话说,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。

    要是让长孙云顺当的怀着王爷的孩子嫁给黎漱,在王爷的心里,这女人的份量肯定不会轻,王爷挂念孩子,难保日后不会和长孙云旧情复燃。

    相比起高家,王爷若想和嫁入黎府的长孙云往来,势必要费一番周章,可男人就是这样,越是轻易得手的,越不放在心上,让他们费尽心机的,反叫他们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为了杜绝日后麻烦不断,她只有一个选择,让长孙云入府为妾。

    “娘娘,若一切顺利,您打算给她个什么身份?”好歹是良民,虽是寡妇,也不能她太低的身份,再说她肚子里还揣着娃呢!

    “寡妇再醮,就给她个夫人的身份吧!”

    “娘娘厚道了。”佟嬷嬷笑道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鄂江王妃露出了笑容,佟嬷嬷看着心头一跳,心说只怕长孙云进门后,要吃尽苦头了!

    不过那也不关她的事,她只要把王妃侍候好就好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留菊一觉醒来,得知前一晚发生的事,直接就吓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,我问你,我们回房后,夫人可和你说了什么?”留梅柔声安抚着,等她稍稍平静了,才问道。

    留菊想了好一会儿,才摇摇头,“没说什么,只是睡前夫人原是说,她想喝参茶,让我去泡参茶,可是等我泡来了,她又不喝了,说怕喝了不好睡,又说不想喝屋里的茶,让我去耳房倒白开给她。”

    留梅听了暗道,这也就留菊好性儿,才由得夫人这么折腾。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去倒白开来给夫人,等夫人睡下,我就把倒给夫人的茶给喝了,然后我就睡下了。”留菊一五一十的说了,说完不解的看着留梅,似是不懂她为什么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那碗参茶呢?”

    “参茶?”留菊愣了下道,“当然还在桌上啊!”夫人没交代,她根本不敢提。

    留梅点点头,那碗参茶是她收拾的。

    问完话之后,留菊又睡下了,留梅不放心,又请了大夫给留菊看看,大夫看了后道,“这位姑娘并无大碍,不过没病没灾的,还是别乱服安神药的好。”

    得,这位大夫比之前那位还厉害,竟然诊得出留菊服过安神药。

    大夫没开方子,只交代了几句就走了,连诊金都没拿,让留梅好生讶异,却不知这是人家仁厚,看她们是侍候人的丫鬟,主子又遭了事失踪,想来手头上是没几个钱的,误服安神药,就是睡得久一点,醒来便没事,何苦为了赚那几个钱,让人家花冤枉钱?

    大夫带着背药箱的药僮才走出门,就有别的丫鬟过来请,大夫过去一瞧,呵,又是一个服了安神药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胡闹!这安神药怎么可以乱服用?这药量是开给有点年纪的妇人用的,怎么尽拿来给这半大的姑娘们用?”

    大夫生气了,毫不客气的开骂,药僮见状悄悄避到一旁,伸手捂脸,我的天哪!老爷可别又得罪人啦!

    侍候高思梨的丫鬟们面面相觑,她们那知道安神药不能随便吃啊!旁边管高思梨院里的管事嬷嬷,此时上前递给大夫一个红封,“大夫您要不说,我们还真是不晓得哪!唉!亏得有您这样的高人在,您说我家大小姐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高思梨服药的时间比思菊晚,所以思菊醒了,她还没醒。

    其实外头药铺里卖的安神药,在卖的时候,也会跟客人说明,孩子服只能服半粒,半大的孩子服一粒,大人服两粒,而长孙云这帖安神药更是请人为她特意调配的。

    因为长孙云怕黑,心神不宁的情况颇为严重,所以开给她的剂量就比药铺里卖的成药来得重些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留菊直到午后才醒的缘故。

    高思梨的丫鬟就是看留菊到午后才醒,怕高思梨会出什么事,所以大夫一出门,她们就赶紧过去请人。

    大夫冷哼一声,“药效还没退,自然不醒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只要药效过了,人就醒了?管事嬷嬷双手合十直念佛号,药僮心说,拜什么佛啊!直接跟我家师父求就是啦!

    高管事忙了一宿,还是没找到人,心里也慌了,再派人出去寻找时,就比较上心了,不过还是没有好消息,等派去客栈东家府里闹腾的李如意回来,交代她几句,就回房歇下。

    李如意呕死了!忙活了一晚上,还被派去假冒高思梨,充当泼妇去人家家里闹,好不容易回来了,正打算好好休息下,就被高管事气得半死,什么叫她能者多劳?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,把事情就这样扔在她一个女人身上,象话吗?哼!

    但她到底不敢把不满宣诸于口,憋着气把高管事扔下的杂事一一料理了,正喝着茶歇息时,派去锦衣坊的女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汗流满面,似是很疲惫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李如意,只扬了眉头算是打招呼,径自找了地方坐下,伸手把桌上的茶壸拿起来吸溜个精光,然后又伸手招来人帮她再沏壸茶。“顺道再帮我去厨房叫碗面来。”

    李如意走过来坐在她身边,“方琪,你去哪儿了?怎么搞成这样?”一副又饿又渴的鬼样子,方琪最注意留心自己的容貌和体态,绝不容许有分毫不妥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今儿竟狼狈如斯。

    “锦衣坊。”

    李如意挑眉问着,“你去找严秀桃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她在锦衣坊日子可好过了,吃住都有人侍候着,虽然养伤这几个月没有月钱可拿,不过吃住不愁,也就值了!”

    李如意问,“你去锦衣坊干么?”

    “去散布消息啊!不过我跟你说,我都还没动手,那些女人就已经自个儿猜得七七八八了!哈,我略略引导了下,流言就完全照高管事想的那样去发展了。”方琪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光去锦衣坊散布消息需要去这么久?

    似是看出李如意的疑惑,方琪不待她问,便自行招了,“之后我就和小严一起去街上,遇上有人在说这事,便从中撩拨下。”

    方琪觉得很有成就感,却不知,在她们这对螳螂身后,还有人黄雀在后,而且这些人的功力更高,她们费了大力气才引导人往她们期望的方向说,但那些人只稍稍撩拨,就将水搅得更加浑浊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被堂嫂闹了一日,草草用过晚饭就歇下了。

    大王子因随第一王夫进宫侍疾,对,女皇又病了,不过这次不严重,所以第一王夫便让人封锁了消息,只自己带了长子进宫侍疾,不让其他人来争抢女皇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出宫就得了这么个消息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第一王夫却再清楚不过,当他一得知客栈里失踪的妇人姓长孙,就知道这肯定是小儿子干的。

    当初就是因为这小子和长孙云这个有夫之妇搅和在一块儿,他才会把儿子从织工局弄出来,同时派人盯着长孙云,原本是想伺机除掉她,没想到阴错阳差弄死了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那女人倒也聪明,利用此事拿捏住原本想拿捏她的婆婆,摆脱了高家,带着女儿和庞大的嫁妆回了娘家。

    本想着她既回了西越,便不再关注她,没想到,那女人一年前又重返北晋,而且还和鄂江搅和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得知她竟和南楚皇帝跟前的红人黎经时有亲戚关系时,第一王夫还颇为震惊,知道她往京城来时,他便派人盯着,所以他很清楚,长孙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种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实在不是个好的,当初没收拾她,是看她识相,没想到安份没多久,就又和你小弟搅和在一起了。”马车里,第一王夫靠在绣了迎春花的迎枕上懒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鄂江素来风流,想来那名女子自有其过人之处吧?”大王子给第一王夫倒了茶,边温和的说道。“鄂江向来自有主张,父亲就不必为他烦心了!”

    “哼!但凡只要他自做主张,事情肯定就落不着好。”

    大王子又温言劝了几句,不想没能把第一王夫对小儿子的不满浇灭,反而越发旺盛。

    回到大王子府,大王子把父亲送回住处,侍候他歇下后,转身离开时,脸上才浮出志得意满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子,看来不用咱们出手,鄂江王子在王夫心里只怕是再落不着好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大王子点头,背着手慢慢的走回正房去,叫你跟我争,想算计我?哼!这回可是你自个儿送上门来的,可怨不得哥哥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