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多思

第四百四十二章 多思

 
    大丫鬟来回一趟不过半个时辰,回来后跟鄂江王妃小声道,“奴婢没见到大王子妃,因为大王子妃的嫂子还在里头。”

    “哦?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鄂江王妃端着描金牡丹茶盏问道。

    大丫鬟便把她从大王子府听到的,一骨脑的全倒给主子听,鄂江王妃笑着摇摇头,“这都什么事啊?天子脚下,竟然也能出这种事来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所以大王子妃的嫂子整个人都蒙了,被那失踪客人的女儿给逼得,只能跑去向大王子妃求助,说起来也是那夫人活该,谁让她平日总爱在外头显摆。”

    京里众王府都对大王子妃的娘家人,其实都极瞧不上眼

    因为大王子妃的娘家人在京中是出了名的爱显摆,总是自傲于自家姑太太是大王子妃,日后的皇后!

    不少人背后嚼舌头,这太子之位落谁头上都还没个准呢!怎么就知道,他们家姑太太日后肯定会是皇后呢?

    鄂江王妃的心思全在那失踪的客人身上,心说,大晚上的,房里的丫鬟昏睡不醒,主子凭空消失?

    要她说啊!这肯定是主子自个儿装神弄鬼溜出去了,至于为何到了早上还不见人影?那还有什么好说的?肯定是回来的时候,发现事情闹大了呗!怕丢脸,也怕无法自圆其说,所以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想出辙来,人,自然就出现了!

    只是这是在外头,不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便在心里暗暗嘀咕着,明面上还膯了大丫鬟一眼,道,“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大丫鬟也晓得在外头不好说什么,只是方才说的那些,外头都已经传开了,自个儿又是从大王子府得来的一手消息,带着点眩耀的心态,才会急急的说给鄂江王妃听。

    见主子不像发怒,便嘻皮笑脸的说笑几句便岔开了去。

    却说,鹤卫何头他们得了差事,便想着在黎浅浅跟前露脸,锦衣坊虽是瑞瑶教所有,可他们一时半会混不进里头当差!要怎么把消息透露给鄂江王妃知道?而且错过今日,谁知鄂江王妃何时才会再出府?

    鄂江王府虽不至于像铁桶般密不透风,但因长孙云在王府里,鄂江王子格外的小心谨慎,黑衣护卫守得极为周密,短时间想混进王府,没那么容易啊!

    办法是人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混不进锦衣坊里做事,那穿戴一新进去充当客人,总行了吧?

    鹤卫们分批混进来后,有在大厅里挑绣样的,也有进包厢挑样子的,不过无一例外的,都和侍候的丫鬟闲聊起今晨发生的怪事。

    这桩怪事可算是新鲜出炉热呼着的大新闻,没人不乐意提上几句,顺道还掺杂些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等传到鄂江王妃耳里时,已有人直言道破客栈失踪客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带着小女儿挑完了衣裳,花了足有三、四千两,正打算回府,才一出包厢,就听得有人惊呼,“你是说,那失踪的客人就是日前总守在黎府门口的那位夫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就是她。”回答的人斩钉截铁,问话的人却犹存疑。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还是假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做啥呢?”

    在大厅里挑绣样的几位散客闻言便凑了过来,“不是说那位夫人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嗐!她婆家也真是的,怎么媳妇儿怀了孩子,也不把人留在家里,竟放她四处乱跑,难道不怕她动了胎气?”

    “哎哟!你们知道什么啊!”说话的妇人眉梢微挑,“我相公的族婶就在吉庆客栈当差,听说啊!那位高夫人生得可美了!唇红齿白身段窈窕,真真是个大美人儿,你们说,她成天往黎府跑,为的是啥?”

    “不说是为了她那外甥女吗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哪!听我们那婶子说,高夫人是奔着黎大教主去的!你们知道吧!黎教主的亲娘当年就与黎大教主有婚约,可高夫人的亲娘却把黎教主她娘卖给人做丫鬟。”

    妇人们七嘴八舌争相说着自己知道的,“我知道,我知道,就因为这样,所以黎大教主才不许黎教主见她姨母的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们知道,当年高夫人她娘为何要把继女卖了?”

    众人茫然的面面相觑,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啥,肯定是为了和黎大教主的亲事呗!”敲鼓不用重槌,而且这则八卦早在京中传遍了,提了头大伙儿就知道尾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小声议论起来,有人瞧着有小姑娘在,这事不好说得太明,但讨论的热度却维持在一个高度。

    小姑娘们见大人们避着她们,便走到一块儿去讨论,大人不让咱们听,难道咱们就不知道了吗?黎漱的话传出来时,可是有内阁大学士和太子太傅站在他那头,说他的做法是对的,欺负亲娘的人难道还要好生礼敬着?那置被欺凌的亲娘于何地?

    这牵扯到孝道的问题,所以不少人家并未避讳家中儿女,小姑娘们自然也都听了一耳朵。

    这会儿遇上有同好,自然也就热热烈烈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大厅里分成了好几个小圈圈,都在讨论长孙云之前闹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咦?那你们说,这高夫人失踪的事,会不会就是黎大教主派人做下的?”说话的妇人一时间成就了众人注目的焦点,就见众人注视中她的脸慢慢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能吗?”旁边一个少妇问,说话时还朝那脸红妇人眨了眨眼,脸红妇人低下头时飞快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黎大教主是什么人?江湖人哪!都被人欺到头上了,害他到现在都没成亲,这夺妻之恨岂能不报?”少妇旁边的一个矮胖妇人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高管事派来的人,才踏进门就听到众人热烈讨论,而且不用她引导,就已经往高管事想的方向发展,不由嘴角高高翘起。

    悠悠然走到人群中,时不时的撩拨几句,引得大家热烈讨论才又悠然踱开去。她以为自己的行为并不惹人注意,却不知早就被人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那谁啊?”负责这次行动的女鹤卫霜华站在二楼的走廊往下瞧,观察了好一会儿后,指着高管事的人问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好眼熟啊?”站在她身边的女子,看着那人若有所思,隔了好一会儿,才道,“啊!我想起来了,之前招人,她来过,好像还跟我们那位严管事相熟。”锦衣坊的掌柜抚掌,可总算想起来了!

    霜华挑眉,“是吗?”顿了下问,“你打算在这儿继续待下去?”

    “待在这儿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掌柜的笑了下,“妹妹我啊!如今有家有男人有孩子,以前听头儿说,有机会还是得成家,那时听不懂,现在,可总算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霜华低头问,“那你现在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霜华微偏头,看着掌柜的笑,忍不住问,“你已经忘记头儿了?”

    “没忘,头儿临去时,吩咐我们大家要好好过日子,替他过过他没过上的日子,所以,我现在,就是在替头儿过他没过过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呿!你是女的,头儿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有时候我会想,要是头儿回来看我们,看到我如今有夫有子,肯定会高兴的拍拍我的头,说我是好孩子,有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霜华笑,“还好孩子呢!”抬手将眼角滑落的泪悄悄抹去。“都当娘的人了,还好意说自己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在头儿面前,咱们谁不是孩子?”他们家头儿就像他们不曾有过的父亲,教他们练功时,是严父,平日里就是个傻爹爹,担心他们受冻挨饿。

    她以为头儿会一辈子陪着他们,永远不会离开,谁晓得,一走就是天人永隔?

    沉默在她们之间漫涎开来,厚实沉重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掌柜的发现那女子要走,轻推霜华一下,示意她看。

    就见和严管事相熟的女子在人群中兴风作浪一番后,便悄悄的离开,霜华立刻命人跟上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跟梢的人就回来了,“那女子去了外头,跟一个小厮碰了头,然后由那小厮领着,去了后头那处院子,见了一名手腕受伤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没记错,那女人确实与严管事相熟。”

    霜华是知道严管事的手为何受伤的,“她们姐弟的身份可查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查出来了!”胆敢犯上冒犯她们教主,怎么可能不查清她的身份和来历。“西越晋国公身边的贴身大丫鬟,因为做事利索,又对衣饰颇有研究,才会被派进锦衣坊来,至于方才那个女子,当时也来应聘,不过她对布料不及严管事来得透彻,所以落选。

    霜华点点头,倾耳听了底下人们的话题后,便朝人群中的鹤卫们颌首示意,之前猜测客栈半夜失踪案,是黎漱所为的妇人又再度开口,“众位姐妹说的也不无道理,只是,我听说那高夫人一直守在黎府外,连门都没进去过,她肚子里的孩子,怎么可能会是黎大教主的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哪!不是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吗?谁晓得那位黎大教主,是不是一边严词拒绝徒弟和高夫人相见,自己却与人见了,还私通呢?不然为何把人掳走?”

    “那高夫人肚里的孩子,会是谁的?是不是黎大教主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黎大教主一直都待在京里,那高夫人不是才到京城不久。而且大夫能肯定的说她怀孕了,那胎必得一个月以上,这脉相才稳啊!”方才与那妇人搭话的少妇又开口了,与那妇人相互搭配着,把话题慢慢引到高夫人腹中孩子的父亲是谁上头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早就听不下去,奈何女儿想听啊!硬是扯着她不放,就是要听完,鄂江王妃不耐,可是在外头不好教训女儿,只得拿眼瞪着女儿。

    忽地有两个妇人朝她们走来,一个年纪大些的臭着脸,另一个年轻些的,不住宽慰着。

    “大姐,您别疑神疑鬼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叫我怎能不疑神疑鬼?你姐夫昨晚上突然带了名女子回府,还把人安置在书房,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我插手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女子满脸疲惫,说起话来有气无力,似是这样的对话已经重复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大姐,姐夫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那名女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子耸肩她哪知道啊!可不能明说,抬眼似是才发现鄂江王妃她们,眼里满含歉意的朝她们笑了下,然后扯着她大姐往旁边走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却被那年长女子的话震了下,是了,她怎么忘了丈夫昨晚和今早的异状?

    忽地就又听到那年长女子道,“那女子肯定就是那个高夫人,去侍候的丫鬟回来说,那女子已有身孕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别再胡思乱想了啦!就算那女子有孕在身,也未必就是姐夫的外室,肯定是为人所托,才不得不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对姐妹越走越远,但她们的对话虽看似没什么,但落在有心人耳中,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!

    鄂江王妃想到丈夫昨晚宿在外书房,丫鬟一早跟她说,王爷命人进内院取他的衣服,还命人取了套干净的女人衣物。

    一车命人备车出去,不多时又原车而返。

    真没有问题吗?

    霜华站在廊上看着鄂江王妃的脸色变幻莫测,掌柜的不禁要问,“她们说的这些,并未把鄂江王子和高夫人连在一起,鄂江王妃能想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让她去想,去猜忌,不然她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那厢鄂江王妃已经带着女儿离开,登上马车之后,她的耳里,就一直回荡着那对姐妹的对话,有时还会夹杂着大家讨论高夫人一事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烦,越想就越忍不住往坏处想。

    敏郡主不知母亲怎么了,只是觉得手里母亲的掌心微凉,转头看去让母亲的脸色给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?您怎么了?”鄂江王妃不知想到了什么,整张脸狰狞难看,她咬着牙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,若不是女儿敏郡主扶着她,她早就撞到车地板去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?快来人啊!”韩敏这一喊,车里被吓着的丫鬟这才用力拍了车厢,让车夫停车,并派人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负责护送她们母女的护卫头儿得知王妃昏过去了,立刻当基立断把王妃送到最近的医馆去。

    先将人救醒过来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