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嫁祸

第四百四十一章 嫁祸

 
    鄂江王子拥着长孙云轻声的哄着,好不容易才把人给哄住,见她不肯下车不愿回去,虽也觉头疼,但到底顾念着她肚子里的孩子,只能忍着气,把人带回王府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鸽卫们一路紧跟,见鄂江王府的马车到了客栈附近停下,久久不见长孙云从车里下来,不禁有怀疑,长孙云是否在车里。

    “头儿,不确定长孙云在不在车里啊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鸽卫们只得静心守候,谁知不过片刻,马车动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这可怎么办?”要是马车又回王府去,他们可没那本事跟进去啊!要怎么确认长孙云的行踪呢?

    “跟上去,小飞呢?”小飞靠了过来,“头儿,我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回去跟教主说一声,我们跟着马车走。等车停下了,再传讯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小飞应声,转身一个踪跃便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马车驶离客栈附近,一路缓缓而行,似乎车里人也在犹豫不决,不知要上那儿去。

    行行复行行,绕了大半个京城,终究还是回了鄂江王府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黎漱那里,黎漱就先笑了,“看来这长孙云的手腕确实是了得。”怪不得有自信,只要进了黎府的门,她就有把握嫁给黎漱。

    瞧,就连鄂江王子那样一个惯常纵情声色的纨绔,都让她哄得找不着北,长孙云是寡妇,与他有染,且肚子里有着他的孩子,没名没份的,贸然将人带回王府,是想干么呢?

    他们这些外人都看出来了,难道鄂江王子看不出来?不过是被长孙云给哄住了!

    “走,去浅浅那儿瞧瞧。”

    要是那丫头不知怎么处理,他也好给她支个招。

    黎浅浅正和蓝棠在过招,蓝棠只能勉强支应,时间一长,就后继无力,幸而黎浅浅并不在意,她实战经验太少,而且这样过招并没有生死相搏的紧迫感,激发不出人的潜力来,她觉得自己似乎遇到瓶颈了,要是突破不了这个关隘,她的武功想要有所进益就难了。

    黎漱和谨一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,谨一小声对黎漱说了黎浅浅目前遇到的困境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急不得,她有天赋,又肯下苦功,但运气这种事,却是替不得的,只能顺其自然任其水到渠成,任何外力的干涉,都可能造成不可知的后果。”不用明说,谨一明白所谓不可知的后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谨一应诺,只是眼里满是忧心,黎漱当年武艺能突破而有所进益,一次是遇上老教主过世,为大教主等人胁迫,为了不被大教主控制,所以他努力的提升自己。

    教主呢?她不是没有遇到磨难,只可惜遇到的太早,没能为她精进武艺加点分。

    温室养大的花朵,承受不起风霜的磨难,如果不强迫自己成长,就只能在刀风剑雨中凋零,一直以来大教主因为疼惜,而把教主护在羽翼下,心疼她小小年纪就没了亲娘,亲爹亲哥不知所踪,还要被黎老太太那伙人欺负。

    虽然要求她很多,小小年纪就把教主的职责强加在她身上,小姑娘再聪慧也还只是个小姑娘,大教主嘴上不说,其实疼得很。

    这回能放手让教主自个儿处理长孙云的事,大概是他让步最多的一回,谨一上前一大步,心说,还是劝一劝好了!免得功亏一篑啊!

    然,还没开口,就被黎漱给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干么?想劝什么?到底还是个孩子,我这表舅又兼师父的,不能宠着孩子啊?”

    “行,行,行!当然行!”谨一抬起双手做投降状。

    黎浅浅已经看到他们两,和蓝棠打了个招呼便收了手,蓝棠气喘吁吁的向黎漱施礼,黎漱皱着眉头看她一眼道,“你先在这里休息,等气匀了,再回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讶异黎漱的吩咐,但蓝棠老实,也没多问的应下后,便由云珠扶着她去廊下歇息。

    谨一已和黎浅浅说了大致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教主您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盯紧鄂江王府,我猜,长孙云不敢露面,想要光明正大的回去,就得有个好理由!你说,长孙云会怎么做,既能让自己无故失踪一事,给人一个信服的理由,还能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份,嗯,再有就是顺利赖上表舅了!”

    谨一心说,若想做到教主所说的这些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孩子赖到大教主头上,说他不喜自己未经他同意就怀孕,所以才会半夜把她掳出去,想要说服她打掉孩子云云。

    谨一越想脸越黑,“这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她成功的。”就算她想,自己也绝对会将之破坏掉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“

    “你手底下的人也不少吧?”黎浅浅若有所思的看着谨一。

    谨一沉吟半晌后才点头回道,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虽是黎漱的贴身侍卫兼侍从,但他手底下可也是有批精英,但凡黎漱想要什么,做什么,就是由他们去办。

    这也是大长老当初总无法完全掌握黎漱行踪的原因之一,谨一不是打小跟着黎漱的,是他前一个贴身侍从过世,才到黎漱身边侍候的,刚开始时,黎漱不怎么信任他,大长老用重金收买他,他虽曾动摇心志,但终究还是拒绝了大长老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年,黎漱才将手里这支精英交给他掌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让他们去做,我想看看他们的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谨一颌首应下,他也想知道,他底下那批精英是不是真如他们自己所言那么强。

    黎漱过来也没问他们刚刚在说什么,只是问黎浅浅,“还扛得住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要是不行,这不还有您在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着事情办不好,要扔给我?想都别想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您可是我师父啊!这徒弟扛不住了,自然得由做师父的来收尾嘛!您怎么能撒手不理啊!”

    “别,别跟我来这招,没有啊!”

    师徒两闹得不可开交,谨一看了一下,信步踱了出去,他直接往马房去,马房里一个年约四十的高大男子,正全神贯注的拿着刷子在给一匹黑马刷背,他刷得很用心,连谨一走近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何头。”

    “嘎?”被叫何头的人转头看过来,见是谨一,立刻就沉下脸来。“你来干么?”

    谨一没有理会他的态度不佳,只道,“教主想看看你们的实力如何,所以派了差事给你们,限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办妥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跟那个长孙云有关吧?”何头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相信定能带着鹤卫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才是。”

    何头冷哼一声,“完成了那又怎样?又不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谨一只淡淡的看他一眼,“要想在教主面前显露头角,这次的机会得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何头看着他好一会儿,才粗声粗气的道,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谨一没多停留,转身就走,走没多远,就听到何头收拾东西,然后就大声的嚷着,“朱红、叶进、方华,你们快出来啊!咱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”

    谨一听到何头的大嗓门时,脚步没有停,只是一步接一步的往前走,表哥带出来的这些人,终于等到出头的一天了!

    想到优秀温和的那个人,谨一的眼眶微热,“哥,我没辜负你所托,总算把这些兔崽子给带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着天空,万里无云的蓝天,似乎浮现了一个男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当家多年,丈夫一早命人驾着马车出行,原以为此去大概要两三天才回来,不想,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,这是在闹怎样?

    “王妃,可要派人去外书房查看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鄂江王妃容貌精致妍丽,奈何骨架粗大,虽然很小心控制饮食了,但仍然圆润得很,她自幼便知未来的夫婿是个好美色之人,自己虽然长得不错,就是吃亏在体态上头,成亲后果然不出她所料,美人儿一个接着一个的迎进门,这要是气性大些的,肯定没几年就给生生熬死了!

    还好她的脾气没那么大,然而再是好脾气的女人,也禁不住丈夫这样的做为。

    但能怎么办呢?嫁都嫁了,能和离吗?旁人不晓得,她却是再清楚不过了,王爷不会同她和离,因为他还想依靠岳父和大小舅子们,帮他争太子一位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出身魏国公府,虽比不得大王子妃出身显赫,但比起其他王子妃,己是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大王子妃的祖父过世后,其父就是团烂泥扶不上墙,大王子想靠岳父家扶持,坐上太子之位,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王爷一时兴起才带回来的,等他兴致过了,也就扔了,我要是表现得太过重意,只怕反会引起王爷的好奇,然后就引得王爷沉迷下去,还不如冷一冷,王爷兴致过了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大丫鬟和嬷嬷们纷纷点头称是,等到把人都打发走了,鄂江王妃才道,“昨儿和敏儿说好了,要陪她去锦衣坊挑几匹时兴的料子给做衣。”

    韩敏是鄂江王妃的小女儿,年方十四,最是得宠,性子温和,和韩窈娘甚是要好。

    “去催催敏郡主,别拖得太迟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领命而去,没一会儿功夫就跑回来,“敏郡主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声方落,就看到一名高材高挑的少女快步走进来,鄂江王妃看到女儿便笑了,“等不及要出门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窈娘姐姐今儿也会去,女儿可不想让她久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鄂江王妃笑着命人为自己梳妆,虽说不想让人久等,可王妃出门自然是要好好打扮一番的,尤其今日去的又是近来京中最出名的锦衣坊。

    虽没摆出王妃和郡主仪仗,出门时的车队仍然是很够看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锦衣坊,掌柜亲自出迎,领着鄂江王妃母女进了包厢,“王妃、郡主请稍坐,小的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掌柜很快就取了样本画册过来,“怎么大王子府的小郡主还没到?”敏郡主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呢!"掌柜笑了下,“听说昨儿晚上,吉庆客栈出事了,大晚上的有位客人突然不见了,那客人还怀了身孕呢!”

    吉庆客栈?“那不是大王子妃娘家开的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所以大王子妃今儿应该很忙!”没空陪女儿过来赴约,也是应该的,掌柜的未竟之语如是说。

    鄂江王妃点点头,对身边的大丫鬟道,“一会儿你代我走一趟,不必点明,说话小心些,别惹恼了大王子妃。”

    大丫鬟点头应下,“王妃放心,奴婢会注意的。”鄂江王妃派了几个人护卫着,大丫鬟便离开锦衣坊了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正头疼得很,客栈出事,跑来跟她闹腾什么啊!客人又不是她给搞丢的,一大清早的就跑来跟自己哭个什么劲儿呢!

    “大堂嫂您快别再哭了,您再哭下去,妹妹我才真的要哭了!”

    “妹妹!”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人,正是大王子妃的大堂嫂,虽不是一个房头的,但平常的关系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我要来麻烦妹妹,只是,那位客人的女儿,实在是个娇蛮不讲理的,她娘不见了,她不赶紧去找,竟派人上门要我们给个交代,您说,这叫我们怎么交代啊!”

    “这姑娘也厉害啊!怎么知道客栈是嫂子你们开的?”大王子妃眉头微皱,实在不想把自己的亲人往歪处想,可是她话才出口,就见她堂嫂那眼睛胡乱转悠,她这堂嫂是有过拿着她的名号在外招摇撞骗过。

    “是啊!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肯定是她又在外头招摇,要不一个外地来的姑娘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客栈东家是谁,还上人家家里闹腾去,这姑娘手段不差啊!竟然能把她堂嫂吓得跑她这儿来讨救兵。

    其实大王子妃高估了高思梨,这事不是她干的,她服了她娘的安神药,眼下还睡着呢!去她嫂子家闹事的,压根不是高思梨,而是顶着高思梨名头的李如意。

    高管事觉得既然要闹大嘛!就要闹得人尽皆知才成,最后呢,不管高夫人到底是谁掳走的,甚至是能不能回来,都要把这事栽到黎漱头上去,要是长孙云回不来了,那么好歹也要把高思梨塞进瑞瑶教里去,他千里迢迢而来,总不能一事无成而归吧?

    要是高夫人回来后,不同意他的做法,他也多的是法子让她从命,大不了一尸两命嘛!还能栽赃是黎漱痛恨长孙云败坏黎浅浅的名声而为之!

    不得不说,高管事和长孙云在这件事情上竟是出奇的合拍。

    两人虽未碰面,却都不约而同的想把事情栽到黎漱头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