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三十四章 关系

第四百三十四章 关系

 
    黎浅浅虽不愿见长孙云母女,不过该做的事还是得做,所以一出门,就被长孙云母女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长孙云母女的马车停在黎府外,早就被人盯着了,是以,她们跟上黎浅浅的马车,自然没逃过鸽卫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黎浅浅还没出门,就知道她们母女守在门外,当然也清楚,自己只要一出现,她们就会跟上来。

    “教主,要甩开她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就让她们跟。”黎浅浅眉眼弯弯,春江想了下问,“您是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她们跟上来,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春江还没说话,春寿已经抢着开口,“那还能想做什么,自然是凑上来套交情啦!然后想办法和大教主见上面搭上话,嗯,最好就此住进来,然后和大教主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呗!”

    春寿说的,其实也就是长孙云母女的打算。

    依照长孙云的说法,长孙筱是个好性的,高高在上的嫡长女时,就撑不起架子来,老是一副温温润润的死样子,她养出来的女儿,脾气自然也随母,而且小小年纪头上就压着个嫡母和嫡姐,庶出的女儿,能敢多要强?

    就算被黎漱带在身边,那又怎样?黎漱一个大男人,带出来的孩子,不是假小子,就是怯弱的连话都不敢说吧?

    男人不会带孩子,要不但凡丧妻的鳏夫,就算有子也都要续娶?因为男人不会带孩子啊!家里的老人不放心,也怕丧偶的儿孙没人贴身照料。

    长孙云认定了,黎浅浅应该和她娘差不多,都是好性的,而且她没有女性长辈伴着长大,现在半大不小的时候,若需要有个体贴的女性长辈给她温柔关怀,她相信肯定能将那小丫头顺利拿捏在手。

    “总要先看看她们的招数嘛!”

    应该不会用无双公子用过的烂招数吧?

    黎浅浅这天是要去锦衣坊,吕大小姐新招的几个绣娘,刚完成一系列的新绣样,应用在春天色系的衣服上,粉嫩嫩的很漂亮,吕大小姐请黎浅浅过去,是想商议如何将这个系列推广出去。

    黎府的车夫会武,驾着车飞快的穿梭在闹市中,依然是平稳顺畅,走过半个街区,长孙云的马车就已经被困在车阵中动弹不动了,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走远。

    马车里的长孙云发现车子不动,掀起车帘质问道,“车子怎么不动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,这前后都有车,咱们的车被困住了。”车夫抬手抹汗,他家这位夫人脾气大不说,稍有不顺她意就动手打人,他之前的两个车夫听说都被打残了,一个是因为赶车时不慎震动太大,让夫人觉得头晕,另一个则是赶车时,遇上路上的窟窿没闪过,让夫人撞了下,他们两个回去之后就被杖责,如今一个下半身瘫痪,另一个则被打断手,连捧碗吃饭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他让夫人和小姐受困车阵中,回去之后的下场,肯定不会比那两人好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车里的长孙云眼看着黎浅浅的车已经不见踪影,自己却还困在车阵中出不去,气不打一处来,朝身边的丫鬟示意,丫鬟会意,撩开车帘往外去,前后瞧一瞧,便让跟车随侍的护卫们,前去请前后两辆车稍稍往旁边赶,如此他们就有余地回转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辆华贵无比的马车扬长而去,旁人不禁赞叹,“这是那个贵人家的丫鬟啊!竟然这么厉害,就这么稍稍挪动下,车子就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一边称赞人家的丫鬟聪慧,一边哀叹自家的丫鬟不够机灵,惹得无辜躺枪的众丫鬟们恨死了那个臭显摆的丫鬟。

    可是车子就算出了车阵,也早跟丢了黎浅浅的车,怎么办呢?难道老实的回黎府门前候着?

    素来被娇养的高思梨不干了!

    连着几天被她娘拉来黎府门前守候,虽已进三月,可天气还寒凉,枯坐在车里,就算有熏笼有被褥,可还是冷啊!

    而且坐在车中,什么事都不能做,她不擅女红,因怕痛,也不擅琴棋书画,因为坐不住,平日在家,可以叫人进府唱唱戏或唱小曲儿,还能叫杂耍班子进府表演,多的是玩乐的法子。

    但大老远的跑到京里来,什么热闹都没得瞧,就被拉来枯坐车中,碍于母亲,她不好反抗,好不容易等到人出府,却把人跟丢了,再要她回黎府门前候着,没门!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!

    “娘,咱们回去吧!等也没用,那死丫头根本不让我们进去,光候在外面有啥用啊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!娘这是逼她请咱们进府,我可是她的亲姨母,大老远的来看望她,她竟把我这个长辈拒于门外,这要是传出去,她一个不孝的名声可就跑不掉了!”长孙云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高思梨看着她娘信心满满的脸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,可一时之间,她又说不出来那儿不对。

    倒是方才下车指挥让车子从车阵中出来的丫鬟,听了后心里暗笑,夫人肯定是傻了,黎教主一个女孩子,又是江湖人,还是统领一教之主,就算她不敬姨母又怎样?

    难道有人会因她不敬,而上门找她麻烦吗?她底下那些人敢吗?

    她又不考科举,不当官,她在乎人家说她不敬长辈吗?

    她娘可是被夫人的亲娘给卖做丫鬟的,好好一个大家嫡出的大小姐,被卖做丫鬟,黎教主身为她娘的女儿,要是给始作俑者的女儿好脸色看,只怕她亲娘都能从坟墓里气得活回来吧?

    长孙云确实是想回黎府门前候着的,但疼女儿的她,拗不过女儿,只得让车夫送她们回客栈。

    他们一回来,晋国公派来北晋的管事立刻迎了出来,得知她们又是无功而返,他一个劲儿的安抚道,“我们国公爷也知道,那位黎教主是个倔性子的,就因为她倔,她爹和她两个哥哥都顺着她,怕她知道惹她不高兴,所以完全不敢见您那位小妹,长孙姑娘在南楚可是受了不少委屈,我们国公爷看着都心疼呢!”

    晋国公?长孙姑娘?高思梨眼睛眨呀眨,外祖父家竟然和晋国公相熟,啊!对了,她娘会带她进京,也是因为接到晋国公府的人传讯。

    洁白的贝齿轻咬红唇,高思梨满心满眼的不高兴,既然外祖父和晋国公熟稔,那么将自己嫁给晋国公岂不是更好?虽然晋国公不年轻了,年纪好像比她娘还大,但人家是西越的国公爷啊!

    嫁给他,岂不要比嫁个江湖人要强上许多?最重要的是,她要是成了国公夫人,看她那些堂姐妹们还敢不敢嘲笑她!

    长孙云没想到女儿竟然悄悄有了自己的主张,就算凤公子再怎么俊俏,那也不过是个江湖人,能跟权倾西越的晋国公相比吗?

    “高管事,我记得我家小妹跟在国公爷身边,似乎有两年了吧?你们国公还不准备给她个名份吗?”

    “高夫人说笑了,长孙姑娘是长孙大人托付给我们国公,护送她去南楚见大姐夫的,长孙大人有心想把长孙姑娘嫁给黎将军做续弦,好让长孙姑娘帮忙照看长孙大姑奶奶所出的孩子,您虽是长孙姑娘的姐姐,可也不能如此诋毁她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长孙云冷哼一声,“是吗?我爹只告诉过我,晋国公对我家小妹很是疼爱,所以就算他年纪大些,也不用愁我家小妹会受委屈。”长孙云心里其实对长孙如兰能亲近晋国公很是吃味儿,虽知长孙如兰身为庶女,若想成晋国公夫人,难度兴许太高,但这不妨碍她给高管事添堵啊!

    在外头受了气,难道还不许她把气出在下人头上?

    不过她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,忘了件事,那就是晋国公府的管事,岂是她一介平民百姓能指着鼻子谩骂的?

    高管事好涵养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长孙云当着人指着鼻子骂了,不过他当面都是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,可回过头就让侍候的人给长孙云母女下绊子。

    按说,守在黎府外头,等着黎浅浅出门一事,完全不用长孙云母女亲自去做啊!只消派几个机灵的小厮守着,等黎浅浅一出门,便一分为二,一半回来禀报,一半尾随其后,等知道她去了何处,派人回来通知,她们再赶过去就好。

    可是高管事拿话掐住了长孙云。

    长孙云想用黎浅浅将她拒于门外不孝姨母的行为,来胁迫黎浅浅迎她进门的说词,就是高管事哄她的。

    这套路要是有用,他们家国公爷也不会到现在都还苦于无法接近黎经时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到锦衣坊时,吕大小姐已经候在账房里头。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要给掌柜和管事的另辟一间屋子,除了让她们平时有歇脚的地方,也能让她们做事的时候,不受外界的干扰。”黎浅浅坐定后,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苦笑,“这个问题我之前也想过,可是这间铺子的空间就这么大,就连账房都挤在这角落里,想再弄屋子给掌柜的和管事们用,实在有些捉襟见肘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点头,“一会儿我去逛逛,你们都别跟着我,省得又惹一堆人拦着我,想要我给折扣。”

    锦衣坊的衣服因为姚女官的嫁妆而出了把风头,可是售价一直居高不下,让那些夫人奶奶们花钱的时候都忍不住肉痛啊!

    找吕大小姐套交情拉关系,吕大小姐一句我也只是个管事而已,这种事实是做不了主给挡了,脑筋动得快的,就把目标对准黎浅浅和蓝棠。

    蓝棠心软面子薄,跟她开口说几句好话,她便点头答应给九八折,可是她很忙,很少出现在锦衣坊。

    黎浅浅年纪小,大家都觉得她很好说话,黎浅浅最多也只给九五折,但大家都觉得值,因为是大老板开的口嘛!

    给人打折不算什么,但老是拦着她,让她没办法好好巡视,耽误她做事,这就很讨厌了!所以她打算让蓝棠给她简单的易个容,装成丫鬟就没人拦她了吧?

    蓝棠得知她的计划很是兴奋,使出浑身解数帮黎浅浅化妆,说来也奇,不过只是轻描淡写的几笔,就让黎浅浅原本绝丽脱俗的小脸,立刻变了样,脸还是那张脸,但却摇身一变成了平凡无奇,换上锦衣坊里丫鬟的衣服,梳了个丫髻,虽不像她原本的样子那么清丽,但看起来还是一样萌萌的。

    尤其一左一右的丫髻,上头虽只缠了红丝带,可是就是好看啊!吕大小姐忍不住把人抱满怀,蓝棠也跟抱,差点没把丫髻给弄散了,春江赶紧帮忙梳好,问,“教主,要不要奴婢跟着。”

    要是有什么事,也好帮着应对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有春江跟着也好,她做事沉稳,有她跟着我们也放心些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有点闷,她到底是有多不靠谱,才会让她们一个个都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呢?

    见她不同意,吕大小姐扬言要向黎漱告状去了,黎浅浅这才勉强点头,“不过春江也得易容一下,不然人家看到她,猜也猜得出,跟在旁边的人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等春江也化好妆换好衣服,黎浅浅这才带着她一起出账房去。

    这间锦衣坊成立不到三个月,生意却是好得不得了,黎浅浅她们主仆穿梭在客人之间,不时还被客人唤去帮忙,春江原本要拒绝,就怕会耽误黎浅浅巡视铺子,不过被黎浅浅拦下。

    就这样穿梭在各个包厢间,一路忙到午后,才有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这一歇下,才有人发垷,有两个眼生的丫鬟,穿着她们店里丫鬟的衣服在乱逛,就有人立刻上报管事和掌柜。

    掌柜是早接到消息了,但管事们的消息就不如她灵通了,因为黎浅浅是临时决定这么做的,要及时通知所有管事,就没那么方便。

    所以黎浅浅和春江检视过最后一间包厢,才走出来,就被一个新来的管事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这新来的管事姓严,得知锦衣坊要招人,西越那位高管事费尽心思挑了三个人,让她们上门应聘,其他两个落选,这严管事是唯一获聘的,因此她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后来坊中有一个绣娘怀了身孕,因有滑胎的迹象,她家里不敢让她继续工作,只得请辞,严管事便想着把落选的同伴招进来,不过没能如愿,可是店里只有她一个,遇到事情实在兜转不开,于是她退而求其次的,想塞几个丫鬟进来。

    结果不止被掌柜拒绝,还被其他管事们挤兑,气得她差点没拿剪子戳人。

    现在是怎样?掌柜的不是说,店里的人手已经满额,那眼前这两个丫头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是走谁的关系进来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