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三十三章 姨母

第四百三十三章 姨母

 
    “不见。”黎浅浅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教主,今儿来的,还有女眷,说是您的姨母。”丫鬟怯怯的道。

    “呵,还是不见。”黎浅浅摸摸她的头,从桌上拿了把果子给她,“乖,跟他们说不见。”

    丫鬟接了果子,笑嘻嘻的应道,“是,奴婢这就去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随便来个人,说是她的姨母,她就得信?就算是亲姨母,又怎样?当年她娘可是被家人卖给人做丫鬟,呵!她娘吃苦受累的时候,他们在哪?人死了的时候,他们又在哪?

    她一个孤女被人欺负的时候,他们人呢?喔!她爹和哥哥们回来了,成皇帝重臣了,他们就冒出来了!

    “不是说,那位长孙姑娘跟在西越什么国公身边,之前还想着攀结黎将军他们吗?她怎么会独自一人跑到北晋来?”

    黎浅浅听蓝棠这么一说,也觉奇怪,如果她那位姨母真跟着西越人,从南楚跑来北晋,那么她爹和哥哥派来送礼的人,为何没提?

    “算算日子,他们应该是同黎将军派来送礼的人前后脚出南楚的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黎将军的人受困在赵国时,他们应该也在附近,黎经时的人不提,是不知他们就在附近,还是知道却没说?

    黎漱沉吟片刻,“是知道不说,还是没说,抑或是忘了说?”

    “把人叫过来问不就得了。”黎浅浅道。

    黎经时派来的人因困在赵国时吃了不少苦,有人到现在还在调养中,而且他们到京城没多久就遇上姚女官出阁,因此他们还在府里休整,还没返回南楚。

    黎浅浅这么一说,春寿立刻去喊人。

    将军府的管事来时的路上就听春寿说过了,一到就立刻跪下直言,“小姐,我们离开南楚京城时,并不知西越晋国公派人来北晋,至于那位长孙姑娘,应该也没有离开南楚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么说?”黎漱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要出南楚时,听到传闻,西越晋国公想求娶庆安长公主,就是之前想嫁咱们将军那一位,皇帝也想答应,可是庆安长公主的女儿芳菲郡主和长孙姑娘起了冲突,所以庆安长公主护女心切,打了长孙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未必可信。”黎漱看着那名管事道。

    管事讪笑,“这小的就不知道了,只是半道上遇上西越人北上,也不见他们车队里有女眷。”

    既然没有女眷,那自称是黎浅浅姨母的又是何人?

    “你娘不止一个姐妹吧?同族的也算啊!”刚刚在分舵忙完过来的凤公子,不忘刷存在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喔,对厚,我娘的继母生了几个女儿来着?两个?还是三个?她是为了那一个,才把我娘给卖了的?”

    “她的大女儿,长孙云。”刘二脑袋瓜子转得飞快,立刻就把数据调出来,而且还不忘更新数据,“长孙云的丈夫……过世了,因她只生一女,所以丈夫过世后,她就带着女儿回娘家。”

    蓝棠愣了下问,“那跑来北晋的,不会就是她吧?”

    刘二尴尬一笑,看着黎漱道,“长孙云的女儿姓高名思梨。”

    哇……众人闻言心里发出大惊叹号,眼睛都盯在黎漱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长孙云也未免……给女儿起这么一个名字,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啦!怪不得她只生了个女儿就没再生了,看来不是她不肯生,就是她那位亡夫不肯碰她了吧?

    “看我干么?问谨一就知道了,我压根没见过她好吧?”那女人发花痴,对自己痴心妄想,连嫁了人都不安份,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该嫁人好吧!嫁谁谁倒霉。

    看,她相公不是被她克死了吗?黎漱对刘二使眼色,刘二清了清喉咙,等大家都看过来后,才开口,“长孙云的亡夫高建凯的死因不太单纯,黎将军得南楚皇帝重用的消息,传回西越时,她丈夫的一个小妾刚生了个儿子,她婆婆要她把那孩子记在她名下,她不肯,跟老太太起了争执,高建凯进去劝架,过没多久就传出他受了伤,隔天,人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二顿了下,又道,“按说,儿子死得不明不白,做娘应该会大吵大闹才是,可高夫人却是没有任何反应,之后也没再逼着长孙云把那个庶子记在名下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段话,却能看出其中的问题不少。

    “高建凯过世后,不到三个月,长孙云就带着女儿回娘家,就连嫁妆也都一并带回娘家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算是和离,呃,不对,她相公死了。”不是和离也不是休妻,“大归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,就是丈夫死了,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住而已。”刘二笑了下又道,“高建凯不是没有儿子,不过都是庶出,会逼着长孙云把才出生的幼子记在名下,是因那个妾极为得宠,想说长孙云没生儿子,把他记在她名下,日后可以分得她名下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要不然她就只生一个女儿,等女儿出嫁了,她百年之后,没有跟着女儿陪嫁出去的嫁妆,就都要返还长孙家。

    高家人这是舍不得长孙云庞大的嫁妆。

    “她娘惦记着别人的嫁妆,把人家的亲女儿卖了,然后拿人家的嫁妆给自己的儿女用,活该她女儿也被人惦记着嫁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长孙云到底计高一筹,没让高家人得逞。”她笑了下道,“看来,她丈夫的死,和她婆婆脱不了关系吧!”

    要是高建凯是死在长孙云手里,高夫人肯定会闹得全家鸡犬不宁,可是她没有,她只是默默的给儿子办了丧礼,然后呢?媳妇把儿子唯一的嫡女带回娘家去,还把嫁妆都带回去了,表明了以后不会再回高家,她没有二话,就让媳妇走了,在她走之前,也没让她答应,把庶长子或其他庶子记在她名下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明白的表明,高夫人有把柄在媳妇手里,高建凯的死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查。”黎浅浅转头对刘二说道。

    刘二领命而去,不到一个时辰就又转回来,这速度,太惊人了吧?

    “查好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儿能啊!这事得去高家查,高家虽在北晋,不过不在京城附近,这一来一去,也得花上十天半个月的。”又要查事情,没花上两三个月,那能办好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过来是……”黎漱问。

    刘二敛了神色,道,“已经查明白了,西越晋国公的人一进赵国,就往西越送消息,等他们的人一到北晋京城,长孙云一行人就进京来和他们会合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看了黎漱和凤公子兄弟一眼,“他们得知凤公子与大教主交情颇佳,所以,长孙云打定主意,自己要改嫁大教主之外,还想把女儿嫁给凤公子。”

    嘎?这个女人会不会太过异想天开了些啊?

    黎浅浅托着腮,看着黎漱和凤公子,“表舅和凤三的行情真是好。”

    黎漱瞪她,“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胡说什么?”凤公子附和黎漱,一边委屈的看着黎浅浅,把黎浅浅看得好心虚啊!

    “是人家相中你们的,又不是我害的,别这样看我啊!”

    黎漱转头问刘二,“那母女两也在京城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二亲自去查的,亲耳听到那对母女的计划,差点没把他恶心死。

    当他们大教主是谁?能被她们轻易得手的?还有,什么凤公子和大教主交情不错,等高思梨成了大教主的继女,只要大教主开口,凤公子定然乐意娶高思梨。

    要是大教主不肯开口,那也不愁,既然交情好,还怕没机会近水楼台吗?凭她女儿的美貌,定能手到擒来,再不成,手段百百种,总有一种能奏效。

    凤庄主看刘二的表情,知他肯定有些话没说,便道,“刘二啊!有什么话直说就是,可别藏着掖着,要不然该知道的人不晓得,一点也不知道防备,这万一被人钻了空子,那你可就是罪人啦!”

    刘二一听也是,遂老实的把长孙云母女的打算一五一十的交代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就听到碎裂声,听声音应该是瓷器碎裂的声音,可是地上没看到碎瓷片,正疑惑时,便听到黎浅浅惊呼,“你们两干么呢?”

    说着便急急上前,可是黎漱和凤公子两一上一下坐着,倒让她一时间不知要先看谁的手。

    蓝海已经先上前查看黎漱,黎浅浅便转头看凤公子的伤势去,这一看,好嘛!功夫没白练啊!这上好的瓷杯都被他捏碎了,手上倒是一点伤都没有。

    再去看黎漱,当然也是一样,凤公子的手都没有受伤了,黎漱的武功高他一截,自然也没伤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你们两气什么啊!她们只是计划,计划啊!又还没动手呢!就急着生气了!气坏了算谁的啊?”黎浅浅把黎漱和凤公子两一起数落上了。

    凤庄主坐在一边看笑话,蓝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“你行啊!就在一旁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一见啊!”凤庄主呵笑,“再说,如此正好看看你们小教主心里头,到底有没有我家那个笨弟弟呗!”

    虽然凤老公子夫妻生前曾和黎漱,说起小儿子和黎浅浅的婚事,但他们夫妻过世了,如果黎漱要改变主意,他们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,毕竟当初也只是口头约定,并未留下文书凭证。

    而且一直以来,都是他们家凤三在一头热,他完全看不出来,那小丫头对他家笨弟弟有半点意思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天这事,能让他看到黎浅浅焦心着急,倒没想到焦心着急的还是他家笨弟弟,唉!

    “还等她们出手啊?”蓝棠摇头,“照我说啊!应该在那之前就先掐灭她们的心思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高思梨的年纪比我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二点头,“她已经十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道,“出孝期了?”刘二低头算了算,“还有半年不到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是该打算她的婚事了,虽然还没出孝,但可以先打算着,等到出孝,就可以订亲出阁。

    而长孙云丧夫,孝期只有一年,如果她真有心想改嫁黎漱,早在出孝后,就找上门了,拖到现在才来,嗯,中间说不得有问题呢!

    “她身边的人要留心些。”黎浅浅看着刘二的脸道。

    刘二被她看得愣神,脑子高速的运转着,教主的眼睛很漂亮,不过方才那眼睛分明另有所指。

    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黎漱也反应过来了,直接点破,“你认为她是因为我,才除去她丈夫的?你也太瞧得起你师父了!你只看到结果,以为事情的顺序就是如此?”

    黎浅浅和蓝棠交换了一眼,不然呢?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顺序应该是,高建凯一家想要逼她把一个庶子记在名下作嫡子,好让她的嫁妆能为他高家所用,双方争执中,高建凯意外死亡,这件事真相如何,尚有待查证,不过高夫人肯定觉得是自己害死儿子的,所以对长孙云的行为不作声。”

    黎漱没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又道,“长孙云回娘家之后,得知你娘虽然被卖为丫鬟,却生下四子一女,虽然人已死,但光是她生了四个儿子,这一点就够她疯了。”想了想,黎漱到底没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频点头,没错。

    “又得知你爹和你哥哥,成了南楚皇帝的心腹。”黎漱顿了下,看众人一眼,问,“你觉得她能咽下这口气?”

    众人又跟着摇头,黎浅浅道,“所以她想着要跟我娘争一高下?”啧,她娘亲都已经过世了,还争什么啊?就算争赢了,那又怎样?她娘活着的时候,就从没把长孙云和她娘放在眼里,她娘心里眼里,就只有她们兄妹和她爹,只有他们一家子。

    嗯,说句不好听的,大概连表舅都没放在心上呢!

    黎浅浅心想,她娘要记得表舅,为何从没跟她提起过?是吧?表舅对她娘也算不上是男女之情,挺多是姐弟之情,再多的大概就是愧疚了,毕竟她娘是因为和他的婚约,而被继母所害。

    人不知所踪,不知她一个孤身女子会遇到些什么事,未知的时候,总是很容易把事情往坏处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人了,人却已经死了!在黎漱的心里,之所以留着长孙家,是打算让黎浅浅自己去为母报仇,倒没想到,他们竟然自个儿送上门来了!而且还一如既往的把他当囊中物般算计,好,很好!那就别怪他先收些利息。

    屋里众人忽然感到一股寒意,黎浅浅看着黎漱杀意骤起,不自觉的往蓝棠身边靠,不想凤公子抢先一步靠过来。

    “浅浅,你师父是在想什么?怎么突然间杀气好重?”凤公子将黎浅浅环在身前,因有旁人挡着,其他人都没发现他的动作,黎浅浅一时被黎漱乍起的杀意给蒙了,也没发现凤公子对自己的亲昵,只有凤庄主这个一直盯着弟弟的人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蓝棠虽站在黎浅浅身边,但因凤公子一过来,就将她隔开,所以她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我想,他大概想到了我娘吧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那个姨母长孙云,实在太自以为是了,当年你娘失踪,你表舅都摆明不接受她代姐替嫁,现在她都嫁过人死了丈夫,还拖着一个拖油瓶,你表舅怎么可能接受她?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他一眼没说话,心里却在想,这世道真是不公平,男人就算丧偶,管他几岁带着几个孩子,一样有人抢着嫁,只要他有钱有势,女人呢?想再嫁,就会被世人诟病。

    如果长孙云不是她姨母,算计的不是她师父,她会很乐见她得偿所愿,不过,谁让她是她娘那恶毒的妹妹,算计的是她师父,所以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让她得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