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送礼

第四百三十二章 送礼

 
    他们一家离开不久,就有几个黑衣打扮的人来到他们的宅子,领头的人朝其他人打了手势,所有人迅疾如电飞身进院,院子里血气冲天,叫人看了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这也未免太狠了吧?”一名身形瘦削的男子,看着院子里被扭断脖子的男孩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简护法竟然心狠至此。”其他人看过宅子里其他地方后,纷纷回到宅子男主人的书房前。

    “是个谨慎的,怪不得何护法会拿他当心腹。”领头的人想了下,问,“都没有活口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连仆役房里还没满月的孩子都没放过。”去查看的黑衣人语带唏嘘,孩子都死了,孩子的爹娘爷奶自然也没被放过,一家子七八人口全死在一屋里。

    厨房、院子里侍候仆妇丫鬟全无幸存。

    “简护法只有一个儿子?”

    “是,他们夫妻育有四子一女,但除了三子,其余的都夭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儿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一名黑衣人从怀里掏出简护法的资料,“二十一岁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成亲?”

    “他十五岁上时就订亲了,不过女方先是祖父过世,而后是父亲过世,然后是祖母,简护法夫妇有意退婚,但架不住儿子喜欢,结果就只能等她出孝,不过那女的实在运气太差,好不容易出了孝期,她娘又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祖父母过世只需守孝一年,父母过世未嫁女需守三年,但因不是一起过世的,所以孝期要分开算,这样算下来,简护法的儿子还得再等上三年,才能成亲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简护法是带着妻儿跑了,可临走前,有必要这么做吗?”说话的人看向领队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嫁祸给来收拾他的人。”领队轻笑了下,“他大概不知道,张护法一家安然无恙,仅张护法一人伏法。”

    何护法不是他们下的手,他的儿孙是被他连累,谁教他有异心想谋逆,而且最后他们是死在他养的死士手中。

    简护法应该不是消息不灵通,而是想把这锅甩给他们,好让官府拖慢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的目标,就只他一人,可是他临走前,把家中下人全杀了,却也让他的妻儿从此只能隐姓埋名,不能恢复原有的身份,否则他们要如何解释,家中下人全死于非命?

    领队冷笑一声,命众人掩去痕迹,然后迅速撤离。

    他们退出宅子后,便兵分两路,一半留守宅子四周,另一半则循线追查简护法一家的下落。

    简护法一家离开时,虽很低调,但谁让他家有个俊俏未婚儿郎,附近有不少小姑娘倾慕他,对他家的一举一动很是注意,简护法大概想象不到,自己一家的行踪会因为如此而曝光。

    守在简宅外的鹰卫们,等到凌晨,有个卖菜的汉子挑了菜担来敲简宅的后门,这大概是和简家做惯生意的,他敲门后就守在门边等着,平常只要一敲门就立刻有人来应,但这天却迟迟没有回音。

    汉子觉得奇怪,可也没想太多,只是再敲了一回,然后就老老实实的等着,看得鹰卫们想捂眼,宅子里没有一个活人了,他就算敲门敲到天荒地老,也不会有人给他开门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,咱们就这样的等着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他们不能曝光,自然得等人去发现简宅血案,可是没想到截至目前为止,只有一个人上门,而这个人还特别的老实。

    嗐!大家暗叹气,静等结果。

    卖菜的湵子就是个老实头,不然也不会傻傻的等在那里,眼看着筐笼里的蔬菜因为高升的太阳,而逐渐失去鲜脆的模样,汉子有些着急,这蔬菜失了新鲜,卖相不佳可就不好卖了!

    此时对门有个婆子开门出来,看他挑着菜担守在简宅后门,高兴的咧嘴笑了,“喂,卖菜的,你那些菜卖不卖啊?”

    “卖,卖卖卖,大娘您要买菜啊?”好不容易有生意上门,汉子乐得老脸开花,急急忙忙把担子挑过来。

    “欸!”婆子挑着菜,边和汉子搭话,“……哎哟!我就说呢!怎么很少看到简大人家的厨娘去买菜,原来都是你挑来卖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他们家夫人茹素,我每三天来一趟。”冬天的时候自然就没法来,日子也就难过,要是平日的生意能多几家客人,卖得的钱也许就够冬日过活了。

    婆子挑了挑,觉得菜有些不新鲜,不免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汉子忙解释,“这些菜都是天没亮现摘的,之所以会看来蔫头蔫脑的,是因为在外头等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平常都几时到啊!”

    汉子说了时辰,“我卯初就来了,平常这个时候,我都已经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怎么,简大人他们不在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敲了好几回门,可都没人应。”

    婆子觉得蹊跷,就算主人临时有事出远门,也断没有家里不留下人看家的,而且之前也不曾听说简家人要远行。

    有汉子在旁壮胆,婆子便大着胆子去敲门,可是一样没人应声,婆子便让汉子爬简府外的大树上去看看。

    汉子本来不敢,可拗不过婆子,最后还是爬上去了,这一看吓得他脚底打滑,直接从树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婆子见他这幅狼狈样,心里暗鄙夷,嘴上却急切的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死人!里头的人,全死了!”汉子吓坏了,他为人老实,何时看过这等阵仗。

    婆子一听死人,吓得手一抖,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人家听到此番响动,纷纷出来查看,待得知发生何事,便有机灵人去通知官府,鹰卫们见状方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可终于有人发现啦!

    等官府派人来查看完毕,他们方才离开。

    而简护法一家,已经离此地很远了。

    “爹,咱们要上那儿去?”简护法的儿子问。

    “去找你高伯父他们。”简护法揉着鼻子道,他任职的地方与张护法较近,遇事应先去找他,但谁让张护法日前被杀了呢!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还是尽可能的离自宅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之后,简护法才让车夫找家客栈歇脚。

    被派去收拾简护法的鹰卫们,兵分二路之后,守宅子的等到衙役上门就回京复命,另一路追着简护法一家行踪的,追了半日便发现失去线索,不知他们是不是发现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,咱们还是向鸽卫请求支持吧?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领队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,支援的鸽卫们一到,不出一刻钟,就找到简护法一家的行踪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把车给卖了,还聘了车夫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家原有的车夫呢?”鹰卫领队问,他可以确信,简护法一家离开时,是由家里的车夫驾车的。

    鸽卫的领队摇摇头,“怕是在半路上就把人除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真是心狠手辣啊!”鹰卫领队叹息。

    “柯大还有没有什么要我代为转达的?一会儿我要传信回京向教主禀报。”

    鹰卫领队摇摇头,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说的,他们慢了一步,让点子跑了,现在就是想办法把任务完成便是。

    至于简护法凶不凶残,也只是影响他们对他的观感,于任务并无影响。

    因为何护法的事搞了太久,黎漱怕夜长梦多,便改变作法,命鹰卫模仿何家死士的手法除去护法们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护法们的底都已经被何夫人剥光了,而且他们负责保管的东西,多的是方法取得,他就懒得再慢慢设计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得知只取护法一人性命,不动他们的家人,便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家人并不完全无辜,但叫她去取他们的命,她还是觉得有些太过了,让他们失去顶梁柱,失去财富和权势,那大概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等待遇,对这些享福惯了的人来说,很可能才是生不如死!

    黎漱没有坚持要连护法家人一起除掉,不过却是留了个心眼,毕竟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,他可不希望日后这些护法的后人找上门来寻仇。

    何护法的那个女婿,显然与他抱持相同想法。

    鹰卫才除去张护法不久,何府死士紧跟而至,他们灭尽张家人,虽觉张护法在他们抵达之前就暴毙有些奇怪,但他们被训练成听命行事,没有自己的想法,因此就算觉得事有蹊跷,也不会多想,更不会向魏七星回报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这简护法会把下人杀了,嫁祸给灭了张护法一门的黑衣人,并不足以为奇。”黎浅浅得了刘二通知,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黎漱冷哼一声,“咱们的人手不足,就怕那日被何家死士抢了先,还把咱们想找的东西给一扫而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意在杀人,能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搜屋?咱们有何夫人在手,那几个护法藏东西的地方全都瞒不过咱们,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太得意了。”黎漱瞪她,“我总觉得那女人不能留,那就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“她够可怜了!丈夫没了,儿孙没了,家也没了,就剩她一个人。”黎浅浅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她自己做来的,怪谁?”黎漱对黎浅浅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事前她怎能知道,自己那样算计,会换来这样的下场?”

    黎漱瞪着黎浅浅好一会儿,蓝棠看着想开口缓颊,不过被蓝海制止。

    一旁坐着的凤庄主也是拉着弟弟,不让他插手。

    “您打算怎么处置她?”

    “还用得着处置吗?”把实话跟她一说,那女人就能作死自己。

    黎浅浅嘟着嘴看着黎漱良久,才道,“把她送回南楚去吧?到底是前护法的女儿,又是前护法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行,听你的。”反正那女人要是不老实,多的是机会除掉她。

    “对了,姚夫人今儿又让人送东西来,你们看看有没有中意的,有就自个儿拿吧!”解决一件烦心事,黎浅浅说起姚夫人送来的东西就露出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从姚府回来,姚女官三朝回门,看到母亲气色变好,大感意外,得知黎浅浅他们从她出嫁那天起,就一直住在姚府陪姚夫人,直到她回门,让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她的丈夫此时却跳出来向黎浅浅他们道谢,这是黎浅浅第一次见到这位新郎官。

    论样貌,他与凤家两兄弟不相上下,凤庄主相貌应是三人中最出众的,豪迈英气又成熟稳重,很有长兄风范,凤公子五官精致灿亮如阳,还有着少年人的锐气,但因突遭家变,那股锐气不似从前那样锐利,而是经过沉淀,让他整个人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而姚女官的丈夫,许是经历与众不同,让他给人的感受也有所不同,从他的眼睛就可看出,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,成熟稳重且谨言慎行,看他对姚女官时刻照拂的态度,就可知这男人对妻子是很有心的。

    姚夫人之前最担心的,莫过于女儿的师兄对她不好,毕竟这门亲事,是女皇所赐,女婿又曾是女皇的入幕之宾,突然被女皇塞了个老婆,就算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姚夫人仍旧不放心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女婿除开口护卫女儿,席间还不时照拂女儿,姚夫人看得眼眶一热。

    她的小女儿终于有个好归宿了!活下来真好,能够亲眼看到这一幕,等日后女儿有孕,她还要照顾她,女儿在朝堂上是很了得,可是有很多女孩子该懂的事,她不懂,因为当时她被小叔子囚禁,好用以威胁女儿为他办事,母女两能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现在她可以好好的教导女儿了!

    而为了感谢黎浅浅和蓝海父女,她三天两头就使人往黎府送东西,有时是吃食,有时是料子、药材,有时甚至是府里新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她的这个举动,让外人看了一头雾水,要说是谢谢蓝海的救命之恩,这送的东西也未免太杂了些。

    却不知她完全是兴之所致,看到什么,想到黎浅浅她们,觉得她们得用,就一股脑的送了来。

    姚女官倒是乐见其成,不过凤公子和黎漱看着却忍不住要冒火。

    凤公子只庆幸,姚夫人如今只有一女,要不然他真要怀疑,姚夫人是不是要把黎浅浅抢去许给她儿子了,幸好她没儿子了!

    黎漱则觉得又来一个跟他抢徒弟的。

    这两人完全忽视了,姚夫人送来的东西,可是有一半属于蓝棠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已经懒得理他们两个了!

    才把姚夫人送来的东西全摆上桌任人挑,门上的小丫鬟匆匆跑进来,“教主,,那些西越人又来了,又送了一堆礼,您见不见他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