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三十章 动手
    黎浅浅怎不知自家师父兼表舅的脾气,白他一眼,让春江给领路的丫鬟一个封红,丫鬟笑着收下便告退,黎浅浅先陪黎漱他们去客房,客院不大,黎浅浅把正房留给黎漱和蓝海,东厢则是留给凤公子兄弟,自己则和蓝棠住西侧。

    安排好之后,她便带着春江回西厢,才进门就看到蓝棠急匆匆的过来,“我爹他们到了没?”

    “到了,都进房安置了,你头发还是湿的,赶紧去擦干再说。”黎浅浅皱着眉头把蓝棠推给云珠,云珠拿着烘得暖呼呼的大毛巾追出来,这下正好把大毛巾罩到蓝棠头上。

    “就跟您说了,有教主在,您不用着急。”云珠好生羡慕的看着黎浅浅,她年纪尚小,洗澡就是单纯洗澡,不必用太多保养品,蓝棠生的虽好,但她的皮肤不像黎浅浅那样天生丽质,是需要细心保养的。

    云珠肤色偏棕,五官仅清秀,虽然平日运动量不小,但还是会长痘子和斑,这几年蓝棠学会医术,便开始研究女孩子用的保养品,云珠几个就成了她最好的实验品。

    黎浅浅笑着推她们往屋里走,“快去把头发擦干,外头风凉着呢!万一着了凉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云珠深以为然,把蓝棠请上炕,把熏笼挪过来,蓝棠拥有一头丰厚黑亮的长发,是她身上最亮眼的所在。

    但平日的养护不可少,云珠为她这头秀发费了不少心思,蓝棠用惯云珠,之前不是没给她挑丫鬟,可是最后那些丫鬟不是被她扔到厨房去,就是扔去侍候药炉。

    叶妈妈看着心疼,让黎浅浅把她们调去针线房,她们才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有个傻丫头,不肯离开,宁可吃苦受热,也不愿去针线房,黎浅浅去看了之后,便不再说什么,她都没意见了,旁人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从那之后,黎浅浅倒是三天两头就让人送吃食过去药炉,不止那个叫大丫的傻丫头加餐,连带着几个药僮也跟着补,大概是有主子的关怀加成,药炉最近的效率颇高,连蓝海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云珠将蓝棠的头发烘到半干,便取出蓝棠才制的护发膏给抹上,仔细的养护一番后,才继续把头发完全烘干。

    这一套做下来,蓝棠已经昏昏欲睡,因为太舒服了,黎浅浅则是已经趴在榻上睡着了,身上还盖着春江帮她盖上的天蓝云纹丝缎被面被褥。

    黎漱得知黎浅浅睡着了,便让春江抱她回房去睡,他们径自用了晚膳后就各自歇下不提。

    黎浅浅这一睡就睡到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春江见她醒了,忙上前侍候,“昨儿您在棠小姐房里睡着了,大教主说别把您吵起来,让您好好睡,您这一睡,就睡到天亮,叶妈妈见您和棠小姐昨晚没吃,让杨柳热着粥,就怕您两半夜醒了肚子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杨柳不就一晚上没睡?行啦!让她今儿早上不用当差,好好回房补眠去。”黎浅浅打了个大呵欠,交代春江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去盛粥,顺便告诉杨柳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昨天来姚家时,只带了春江,后来派人回去通知,她和蓝棠要在姚府小住,黎漱他们过来时,就把叶妈妈和杨柳带过来,把春寿留在府里看家。

    春江侍候黎浅浅梳妆好,就出去找杨柳,隔了一会儿,叶妈妈端了粥进来,黎浅浅扬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叶妈妈笑了下道,“昨晚您睡得早,春江守着您,杨柳守着小炭炉,现在您醒了,奴婢就让她们两去歇息,自个儿来侍候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春江也一晚上没睡啊!”说到这儿,她不禁想起云珠来,“她一个人侍候棠姐姐着实有些吃重,虽然得棠姐姐器重,但她这样一直没歇息,日子长了身体迟早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叶妈妈早有心给云珠找个伴,一来可以帮忙分担差事,二来遇着事情时,云珠也能有个商量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叶妈妈帮着多看看,棠姐姐原本没人侍候,好不容易才适应云珠,要让她再多几个人侍候,难免还是不适应。”其实要说不适应的人应该是她自己才对。

    宅嘛!为什么宅?因为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一开始,村长太太让人跟着她,是怕她年纪小没人照顾容易出意外,后来来了春江和春寿,她们确实帮了她不少忙,但偶尔,她还是很怀念自由自在没人当小尾巴的时候。

    蓝棠在凤家庄是表小姐,凤老庄主夫人看她不顺眼,纵容女儿暗下绊子,那时蓝棠被贴身侍候的丫鬟暗坑,搞得她对丫鬟们没好感,能接受云珠,除了云珠的性子与她相合之外,最重要的,大概是云珠不是那种丫鬟的典型吧?

    因为个性始然,她不会对蓝棠亦步亦趋,但在蓝棠需要她时,却又做得让蓝棠十分窝心,有她在前对比着,自然旁人都入不了蓝棠的眼。

    只是云珠年纪不小了,再过不久就得许人,总不能让她一辈子守着蓝棠不嫁吧?而且嫁人之后,日后还能重回蓝棠身边做管事妈妈。

    叶妈妈想当然尔,黎浅浅却要多想一些,孟达生对蓝棠有意思,蓝棠面上不说,但对他也不能说没有感觉,只是她心里,大概还记挂着凤庄主,蓝海就她一个女儿,看他像是没打算再娶妻,说不得他是想招赘婿。

    如此女儿不用外嫁到他看不到的地方,赘婿在岳家没有什么地位,他便不用愁女儿被欺负,更加不用烦恼大剌剌的女儿被婆婆刁难。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自己猜得没错,不过这世上的男人,有志气出息的,谁会给人当赘婿?蓝棠心仪凤庄主,会愿意嫁个不成材的男人吗?

    说起来,孟达生也是成就非凡,打从十三岁打败前任盟主后,就一直担任武林盟主一职到现在,除了心肠软,他倒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外头的人对他评价极高,除了武力值高,就是因为他心肠软,所以才得人人称颂吧?

    “教主您想什么呢?”叶妈妈见她端着青瓷兰花小碗发愣,不由唤她一声,“再不赶紧喝,粥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回过神,朝叶妈妈笑了下,便将粥给喝了。

    喝完粥,她才出门,就看到蓝棠过来,云珠紧跟在后,眼下乌青一片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“云珠,你去歇着吧!我们今儿不出门,有叶妈妈在,旁的事自有姚府的丫鬟代劳。”

    蓝棠原本颇不耐烦云珠的唠叨,现在听黎浅浅这么一提,转头一看被云珠的脸色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!昨晚没睡?快去睡吧!”蓝棠连忙催促道。

    云珠也实在是累了,从昨天一早开始忙活,昨晚又守着蓝棠一夜,虽然打了盹,可到底和睡在床上不同,见两位主子催促,便无二话老实回房歇着去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这才和蓝棠在叶妈妈的侍候下,去了正房,屋里黎漱他们早就起了,练过功洗漱过,正准备用早饭,见她们两过来,忙唤丫鬟添碗筷。

    凤公子看黎浅浅脸蛋红扑扑的,笑着为她挟了块鱼肉,黎浅浅轻声道了谢,也回敬他,看他们两个和乐,蓝海忍不住看女儿一眼,就见她悄悄隔着碗偷看凤庄主,凤庄主完全没注意到她,他正看着小弟和黎浅浅,嘴角挂着笑。

    蓝海暗叹一声,低头用饭。

    等用完饭,叶妈妈领着姚府的丫鬟把用过的碗盘撤下,给众人上了新茶,黎漱抿了一口,等叶妈妈带着丫鬟退下,才开口,“昨儿,应该已经开始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何时会有回信?”蓝海先是一愣,才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明后天吧?"黎漱转头看谨一,谨一点头回道,“近的会快些,兴许今日午后就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捧着茶碗没说话,倒是蓝棠靠过来问她,“是那几个护法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黎漱看她一眼,道,“你们两一会儿陪蓝海去给姚夫人请脉,等蓝海回来,我们便一同去真阳公主府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呢?要跟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们两就守在姚府,凤三你跟我们走,凤大你留在姚府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闻言有些不悦,正想开口抗议,黎漱却道,“真阳公主是知道你在北晋,但她不知你大哥也在,你要让她知道这事吗?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若知凤庄主也在北晋,说不定会多想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再说,他也不想让人知道,杀管家一门的黑衣人是被他大哥收拾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凤庄主则是问,“阿奕,你真不想见姚夫人?”

    那是他娘的堂姐,难道真不想去见她?听她说些他娘幼时的旧事。

    凤三摇头,“不急,她的身体不太好,我怕我突然出现,会让她情绪起伏太过,蓝先生说过,她身子弱,情绪起伏过大,对身体也会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蓝海点头附议,“姚夫人的身体确实太弱,不易接受过大的刺激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凤庄主便也不催了,“何家留下的那些黑衣人在那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黎漱摇头回答,“之前刘二他们有查到他们的踪迹,只是,他们的警觉性很高,追没多久就失去踪迹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把茶碗放下,转头看蓝海,“以前大长老不是老用什么蜂追踪表舅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提蓝海就想起来了,那时他还改良过,反过来追踪大长老派来的人,反将他们一军。

    “那些蜂早就已经死了,药倒是还有,不过要重新训练,得花一番功夫不说,最重要的是训练的地方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若是在南楚,自家地盘那当然没话说,可眼下他们是在北晋,除了较为寒冷外,他们身为外地人,一举一动都备受人关注,虽然不明显,但多少可以感觉得到,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们,就不知是何方人马。

    “需要训练很久吗?”凤公子问。

    蓝海摇头,“不必,就是得找窝新蜂,训练的地方除了要隐蔽之外,附近得有花丛,人烟稀少,最好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笑了,“我们分舵有这样的地方,是以前买的庄子,在京城外,那庄子多为山坡地,种了不少茶树。”

    黎漱听了不止看凤公子一眼,还顺带挑眉看凤庄主,言外之意是,你弟这样吃里扒外,你不管?

    凤庄主却是意有所指的看看黎浅浅,再看看凤公子,最后朝黎漱展颜一笑,那笑容殊丽熣灿,直接就让蓝棠看傻了眼,黎浅浅低声暗道妖孽,凤公子却伸手勾了她的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蜂好用吗?”

    “很好用,只要对方没发现,没将做了记号的衣服扔了,就能一直用下去。”黎浅浅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除了女子的首饰常随衣服改变,江湖人很少会换头上的发簪。”凤公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想过的,只是在发簪上做记号,不像在衣服上做记号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应该是现场动手的人的问题,如果动手的人身手敏捷,应该会比做记号在衣服上稳妥。”

    黎漱看他们两一直在说话,忍不住开口打断,“你们两个小家伙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凤公子看黎浅浅一眼,见她不说话,便将方才讨论的说给黎漱他们听。

    黎漱听了后,连连点头,“当初我就说过,鸽卫的身手不好就该多练练,你偏说你那药管用,扔在衣服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偏头对黎浅浅一笑,黎浅浅暗扮了个鬼脸,一偏头见蓝棠还看着凤庄主发呆,忍不住扯她一下,蓝棠这才回过神,见黎浅浅盯着自己看,便朝她傻笑下,黎浅浅暗摇头。

    凤公子也知蓝棠对大哥有意思,只是大哥的表现,让人很想叹气啊!他不想掺和,也不想黎浅浅插手,勾住她的手指,见她转头看过来,对她摇摇头,然后看了蓝棠和凤庄主一眼。

    黎浅浅原本一头雾水,可看他各看蓝棠和凤庄主一眼,她便忽然想通了,没好气的朝他瞪了眼,见他露出笑容,才不再瞪他,反朝他扮了个鬼脸,他当她是谁啊?她才没那功夫去管人家的感情事呢!

    凤庄主他们没发现黎浅浅和凤公子之间的眉眼官司,倒是全程在旁侍候的叶妈妈看了个全,心里暗笑着,这两个小主子实在很可爱,只不知他们是在闹什么?

    因凤公子提议,这寻人蜂又开始重出江湖了,这回不止是供鸽卫和鹰卫们使用,凤家庄也会用上。

    不过不是无偿供给,双方谈了合作条件,不得不说,有凤庄主这个可以当家做主的人在,说起事来真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事情谈妥了,大家心情很好的分头行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