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二十八章 风光

第四百二十八章 风光

 
    出乎众人意料的是,姚女官的婚事照常举行,前有女皇赐婚后又添妆,就算今天没多少人来,也已经够风光的了!

    一名穿着华贵的妇人,在丈夫的催促下,匆匆登车,跟在她身后的两名少女,大的面无表情,嘴却是紧抿着,小的满脸不满,嘴里嘟嚷抱怨着。

    “行了,快走吧!迟了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我的老爷您急个什么劲儿啊!”昨天不少人家里都出了事,怕就是有人不乐见姚女官出阁,他们家幸免于难,干么今儿还要往上凑呢?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男人挺着肥壮的肚腩轻斥妻子一声,“就是今儿没人会往前凑,咱们才更要去啊!大王子那边,咱们家是无望了,要是能在真阳公主那儿露个脸,嘿嘿!”

    妇人听了脸色微变,自家与大王子那边之所以无望,全是因为自己娘家得罪了大王子底下的人,老爷虽然没说,但自那之后,公事上被刁难,儿女的婚事也出状况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靠向其他人,只是,真阳公主,她一个女人,能成吗?嫁的丈夫还不是他们北晋人,生父早死,父族也早就没落,生的一儿一女,女儿远嫁白露城,儿子娶的也不是什么名门望族,想和大王子比?

    能成吗?

    就算拉拢了一个姚女官,那又怎样?

    是不能怎样,但他们家已经靠不上大王子,再不巴着真阳公主,不用等到将来,眼下就没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在车里坐好,看着两个女儿,妇人深深一叹,也不知她们两的婚事会落在那儿。

    来到姚家,妇人才发现,姚家门前人声鼎沸,小厮、婆子们忙着为贵客引路,姚家是没有男主人迎宾,但有女皇派来的御前总管压阵,就连第一王夫也得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咱们竟是来迟了!”

    跟在妇人身后的两个姑娘暗暗点头,幸好她们今天跟着来了,不然可就少了个露脸的机会。

    姚夫人身体不好,不过有真阳公主全程陪着,还有一些沉稳的妇人,伶俐的丫鬟在旁帮衬着,不少夫人前一天才来过,并没见到这些人,看到真阳公主坐在姚夫人身边,便以为这些人是真阳公主带来的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好奇的问姚夫人,“这些人是那来的?”她之前就来过姚家数次,可就没见过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是我表外甥的人,知道他表姐今天出阁,怕家里人手不足,特地派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也亏得有这些人,不然还真应付不来今天上门的贺客。

    新房里,蓝棠拉着黎浅浅找姚女官说话。

    “昨儿我们回去,就跟凤公子说,今天是正日子,你家主子不多,侍候的人也少,要是来的客人多,他们应付不来,岂不难堪,所以昨晚,他就从分舵调了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!昨晚上,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人,原来是凤家庄的人。”姚女官还没上妆,她将屋里侍候的全遣了出去,只留下两个心腹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蓝棠笑,“他是外男,不好进来,所以就托我们跟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姚女官轻声笑了下,“我们两个的母亲虽是堂姐妹,可我们小辈的却素未谋面,这次还多亏他出手帮忙。”想来蓝先生会答应来为母亲治病,也是看在这个表弟的份上吧?

    不过虽都在京城,她却一次都没见到他。

    “他不见我,是怕给我惹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蓝棠傻笑,她哪知道凤公子为什么不见她。

    黎浅浅跟着笑,凤公子见不见他表姐和堂姨,那是他的事,她们无权代他发言。

    姚女官想了想,便明白了,“我想,他大概是怨我,之前设计他,是吧?”

    蓝棠听她这么一说,就想到了那个姚彩筠,“你那时为什么要算计他?”就算未曾谋面,也是亲戚啊!还没见到面就先算计人了,那就别怪凤公子不见她。

    姚女官呵笑一声没有回答,蓝棠想到姚彩筠,就想到那女人给凤公子和孟达生抹黑,心里有气,脸上就带出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她一眼,心里暗叹,蓝棠这性子大概一辈子都改不了了!

    隔了好一会儿,蓝棠才问,“她呢?不是你堂妹吗?怎么都没看到人?”

    “她啊!被我送去和她娘和弟弟作伴去了。”看似云淡风轻,黎浅浅却从她的话里感觉到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想到她好好的一个家,就因为她二叔的野心,而毁得如此凄凉,她要对她二叔及其家人做什么,旁人都无权置喙。

    避开凤公子这个话题,姚女官又和黎浅浅她们聊了许多,从衣饰到头饰,女孩子感兴趣的东西全都聊了遍,正说到吕大小姐帮她置办嫁妆时,外头守门的丫鬟怯怯的开口道,“大小姐,大王子妃带郡主来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请她们进来吧!”姚女官淡淡的开了口,大王子妃便领着女儿进了屋。

    当看到屋里只有一大一小两位姑娘陪着新娘子,大王子妃不由一愣,她还以为屋里是什么贵客在,道屏退了侍候的人,还派人在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黎浅浅和蓝棠,“这两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我远房亲戚,因为替家里人带了口信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大王子妃根本没发现,黎浅浅她们昨天就来过。

    因为黎浅浅刻意低调,加上大王子妃昨天一直想在女皇面前说上话,所以对旁人根本不曾留意,而韩窈娘一直跟在大王子妃身边,自然也没发现窝在角落的黎浅浅她们。

    姚女官倒是有派人专门侍候黎浅浅她们,只是那两个丫鬟因在蓝海身边见过蓝棠,便以为她们两是趁此机会来见见世面的,因此只守着她们,不让她们四处乱走,见她们两识趣,不往那些贵人跟前凑,便由着她们自由行动。

    姚女官问起时,她们两个只以为姚女官是怕她们给姚家惹事,还信誓旦旦的说她们两很老实,反让姚女官听了丈二光头摸不着头脑,要她们侍候好贵客,怎么跟她回报说,贵客很老实?

    不过她就要出嫁了,也没时间想太多,眼下,她只担心大王子妃盯上黎浅浅她们两。

    黎浅浅生得太好了,幸好年纪尚小,倒是蓝棠,一看就是已经及笄的大姑娘,虽生得不如黎浅浅那般绝色,但也是大美人一个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姐妹吗?”韩窈娘见她们很亲密,不由好奇靠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是一起长大的姐妹。”姚女官笑着招呼黎浅浅她们过来,“她们两都是没娘的孩子,自然要亲密些,你们先出去吧!回头去我娘那儿说一声,晚上就歇在家里,帮我陪陪我娘,等我三朝回门再详谈?”

    “好的表姐。”黎浅浅不等蓝棠开口拒绝,抢在头里回答,姚女官暗自点头,这位黎教主真是聪明,知道自己不想她们引起大王子妃的注意,便顺着自己的话说。

    倒是蓝大夫的女儿,年纪虽长却反不如黎教主机灵。

    黎浅浅朝姚女官福了福,又对大王子妃母女福了福,然后就和蓝棠一起退下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没把她放在眼里,虽然生得绝色,但没有个好家世,大概只能进贵人的府里作妾,要是嫁入寻常人家,怕是保不住她,连带着还可能带累婆家,所以对这样的女孩,大王子妃觉得根本不用花精神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韩窈娘倒是多瞧了她们两几眼,她没见过像那小姑娘那么漂亮的女孩子,肤如凝脂,眉若远山,眼若灿星,嫣红的唇总是带着笑意,让人见了就心生舒坦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大的,虽不如小的那么好看,但她个儿高挑,身上那袭衣裳做工好生眼熟,似乎在那儿见过。

    想了老半天,总算让她想起来,韩窈娘惊呼出声时,人已坐在席面上,大王子妃不悦的看她一眼,“你叫嚷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,刚刚姚女官那表妹,身上穿的衣服,是瑞瑶教新开的锦衣坊所出。”

    大王子妃暗自呻吟,还来不及说什么,鄂江王的大女儿掩袖轻笑,“妹妹说的什么傻话。既是姚女官的表妹,那她穿着锦衣坊的衣服一点也不足为奇啊!妹妹知道吧!姚女官的嫁妆是请吕大小姐帮忙置办的,吕大小姐既是瑞瑶教的人,自然是为姚女官挑自家出产的商品,送姚女官的表妹几件衣裳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姚女官说,她表妹们来得迟,所以她才单独和她们说话……,她们哪来的功夫去买锦衣坊的衣服来穿?"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一桌子的贵妇全都暗自叹息,就这脑子,谁也不想聘她做儿媳妇了!就算她日后可能是公主,她们也不想。

    人家说的客套话,场面话,她全都当真?真不知道大王子妃平常是怎么教的她?

    被众人置疑的眼光盯得难受万分的大王子妃,悄悄对长媳使了个眼色,令她开口帮忙转移焦点。

    被婆婆盯着,不得不开口的大奶奶,只得硬着头皮上,心里却直骂娘,再宠嘛!再宠嘛!好好的一个姑娘被亲娘宠得如此不知事,揪着件衣服自曝其短。

    锦衣坊在京城确实才开业没多久,但华城到京城,这一路上可不止一家锦衣坊,人家从家里到京城的路上,就不能停下来买衣服吗?

    而且她堂姐也说了,姚女官请吕大小姐为她置办嫁妆,为了讨好巴结这个大客户,难道人家不能送几套衣服给她平常穿?姚女官不能送几套衣服给她表妹?

    韩窈娘生得机灵,怎么就这么认死理呢?

    这种媳妇可不能要,太机灵的媳妇做婆婆压不住,但像韩窈娘这样的媳妇,做婆婆的怕会早死,被她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大王子妃抚额,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说出这种话来,偏偏媳妇又不给力,转移话题这么简单的差事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完全不晓得席面上发生了这种事,她们正陪着姚夫人说话,因为姚夫人体弱,真阳公主遂自告奋勇帮她去招呼客人,见黎浅浅她们来,便把人交给她们两。

    “棠姐儿医术不错,有她陪着你,我和姚女官就放心了。”说完这话,真阳公主便在姚夫人千恩万谢下走了。

    “真阳公主真是个好人。”姚夫人叹道。

    “在您眼中,每个人都是好人。”蓝棠边笑边伸手为她把脉,才搭上手,心里便是一沉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别难过,我能看着我家芊姐儿出阁,这心事就了了一半了,剩下的那一半,看来我是等不到了。”姚夫人看蓝棠的脸色一沉,就知道她晓得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伸出手在姚夫人的背心上轻轻按下,立刻一股暖流从手掌的那端传入姚夫人体内,她残破的身躯立刻舒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谢谢你了。”姚夫人伸手拉过黎浅浅,“别为我费力了,我自己的身体,我自己知道,能撑过这几天,已是万幸。”

    蓝棠倔强的看着她,“我爹那儿有血参。”可以吊命。

    “别,别浪费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和棠姐姐都会陪着你。”黎浅浅板着小脸道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放心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。”黎浅浅道,“凤三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凤三?”姚夫人愣了下,随后才想起来,是她堂妹的小儿子,“他也来了?”

    蓝棠掏出腰间的荷包,从里头翻出一个青瓷小药瓶,打开瓶塞倒出一颗如小姆指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药丸。

    一股清冽的药香立时漫涎开来,闻者立刻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爹做的养参丸。”她递给姚夫人。

    “别费事了。”姚夫人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黎浅浅伸手接过,“夫人既知身体熬不住,为何不吃?你女儿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,就算她成亲了,还是只有你会心疼她,她是你的女儿,你以为把她嫁了,就没事了?要是她相公欺负她呢?没有娘家人,谁去帮她出头?”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黑亮的眼睛,让姚夫人挪不开眼睛,而她说的话,更是让她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外祖母一死,我外祖父就娶了继妻,那女人对我娘不好,她和她女儿眼红我外祖母给我娘订的好亲事,为了让她女儿李代桃僵,所以把我娘卖给人家做丫鬟,堂堂西越大户人家的嫡出小姐,被人卖做丫鬟。”

    姚夫人原以为自己的遭遇算是最悲惨的了,没想到这世上,竟有人比她更可怜,至少她的生活可是一帆风顺,直到那丧心病狂的小叔子作孽。

    “我娘运气好,被卖到黎家,我那嫡祖母为了打压我爹,故意要让他没脸,就把我娘许给他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一直说到娘亲过世,自己被那所谓的嫡母遗弃,“我不是说你的女婿一定会对她不好,可是你能放心吗?”

    不放心,当然不放心,女婿曾是女皇的面首,要是女皇一声令下,让女婿休了女儿,那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你别再说心愿已了,能多努力一点,就再多努力一些,别让你的女儿成为没有娘家人的人。”

    等到把姚夫人哄睡下,蓝棠再次把脉,总算是露出笑容了。“你行啊!”本来都已经生机渐灭的姚夫人,体内竟又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行,是姚夫人一片疼爱女儿的心,让她有了熬下去的念头。”虽然很痛苦,但是有蓝海和他炼制的密药在,姚夫人兴许能多活几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