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二十五章 赶路的人

第四百二十五章 赶路的人

 
    元宵这天华灯初上,奉长平公主之命,连年也没能好好过的信使一行人,总算抵达东齐京城,路经朱雀大街时,领队忍不住让人把车停到路边,好好的观赏久违的家乡美景。

    他们是后来才被九皇子派去侍奉长平公主的,离家时间虽不长,但谁知这次之后,还有没有机会再踏足东齐?因此所有人全都把握机会,贪婪的看着如斯美景,好将之深藏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先去谢家,找谢小姐,把公主交代的事办好了,再回公主府休息。”

    领队一声令下,所有人只有遵从的份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就抵逹谢家,请人向谢璎珞通传时,才被人告知,谢璎珞如今已不只是谢家长房的小姐,更是谢家的家主了。

    领队愣了下,和门子再三确认过,才反应过来,这下可如何是好?公主想和谢小姐合作,就是想借助谢家之力,现在人家已经拿到家主之位,公主若还想跟她合作,势必要拿出别的条件来,只是远在南楚的公主,还有什么是谢家主想要的?

    谢璎珞收到谢嬷嬷的来信,看完信上的内容,她忍不住呵呵,这封信要是早来个半年或一年,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现在嘛!

    已经成为谢家家主的谢璎珞,看着长平公主信上的允诺,感觉实在太过苍白了些,堂堂一国公主只能许出这样微薄的好处,然后还想用这点好处,换她谢家暗卫去为她刺杀瑞瑶教的教主?

    虽然那个小丫头让她的任务失败,不过她不觉得是那个小丫头厉害,而是黎漱安排给小丫头的人身手实在了得,让她在受挫的同时,不得不对小丫头心生艳羡。

    她也好想有个人,像黎漱保护黎浅浅这样保护自己,只是她摆在心上的那个人,心里眼里就只有他那个娇弱的表妹,压根就看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而她身边的人,包括她的父亲、祖父,全都如狼似虎对她虎视眈眈,时时刻刻紧盯着她,就等着她疏忽大意失足踩空。

    轻轻的屈指在太师椅的扶手轻敲着,半躺在床上的谢老太爷极为不悦的看着她的手,以前他还觉得这个孙女不容易,可打被她算计夺去家主之位后,谢老太爷对这个孙女的好感荡然无存,剩下的只有深深的厌恶及无力感。

    因为他再也没力气把她扯下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承认,但谢老太爷不得不承认,眼前这个女人确实能力不凡,他的儿孙们没有一个及得上她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谢老太爷垂下眼皮子,对她还在敲击扶手的手指选择视而不见,指着她手中的信,他有气无力的问道。

    谢璎珞嘴角微翘,睃了坐在下首的父亲一眼,“有助力不用是傻子。就让她的人帮我铲除异己吧!”

    她和长平公主的合作条件还有的谈,不过这些细节不必也不用告诉她父亲和叔叔们。

    谢大老爷兄弟几个闻言不由发出惊呼声,谢璎珞转头对他们咧嘴一笑。“父亲、叔父们可得当心了。长平公主的人,我可管不住,您几位手底下那些人,要是被他们盯上,怕是只能自认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谢大老爷拍桌起身怒斥,谢三老爷几个也对她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我怎么不敢啊?呵呵,谢璎珞笑得很欠揍,挑衅的美目在谢大老爷兄弟几个身上滑过,然后极为满意的得到他们的怒目而视,“啧啧啧,祖父啊!看样子父亲他们对您的决定很不满呢!”

    老太爷眉眼不动低声道,“你是家主,他们有何不对之处,你尽可出手管教。”他怂恿她出手教训对她不敬的长辈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祖父您说笑了,我虽是家主,可毕竟是小辈,是吧?他们是长辈,想做什么,我那管得了呢?”谢璎珞笑得眉眼弯弯,看来甜美可人,但在谢老太爷眼中,却觉眼前的女子像只小狐狸那样狡黠,那样讨人厌。

    谢璎珞暗哼一声,老狐狸。以为顺她的意,把她拱上家主的位置,她就得为谢家鞠躬尽瘁?他放任这些所谓的长辈来压制她,还想她为谢家卖力?算盘打得太美好了!可惜,她向来不喜欢按照别人安排好的路去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谢家的家主,但能不能让所有族人听命于你,那就是你的本事,不是吗?”老爷子抬眼露出笑容,“璎珞啊!祖父看好你,因为你有能力执掌谢家,你不能靠祖父帮你,想要所有族人听命于你,这事,你得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谢璎珞淡笑,她站起身走到门边时,停下脚步回眸一笑,“祖父您放心,就算家主事务繁忙,我还是会把运弟照顾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,完全不管身后谢大老爷踉跄起身追过来,就听谢大老爷大声的呼喝着,“谢璎珞,你给我回来,你跟我说清楚,你把你弟弟藏到那里去了!谢璎珞,你这个孽女,你把谢运给我交出来,谢璎珞!”

    忽然咻地一声,一支飞镖不知从何处朝他门面飞射而来,吓得谢大老爷慌忙闪躲,他身边两个侍从,一人扬剑挡去飞镖,一人迅速将他护在身后,两人警戒的四下张望着,怕射飞镖的人不死心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的谢大老爷,见没有危险了,便大声的呼喝起来,可把两个侍从给气死了,他们两辛苦护着他,他却在身后给他们招祸?有这样的主子,还需要敌人吗?

    但气归气,他们能拿主子出气吗?不成,那就只能憋着了!

    谢璎珞已经走得不见人影,谢大老爷觉得危机解除,在原地直跳脚,还大声指着两名侍从破口大骂,里头三老爷他们已经围到老太爷身边去抗议。

    老太爷要是不想把家主之位传给长子,那还有他们兄弟几个啊!谢运那家伙不成器,也还有他们的儿子嘛!为什么要传给大老爷那个私生女?以为给她弄个姨娘记在名下,就能抹去她是外室所出的事实吗?

    大老爷回过头发现弟弟们在撬他墙角,气得一个箭步冲上前,伸手就和三老爷打起来,就算谢璎珞不受教,那还是他女儿啊!他女儿当家主,总归家主之位还留在长房,比家主之位旁落到三弟他们身上去强,等把谢运找回来,再逼那死丫头退位让贤给谢运就是。

    要是家主之位被三弟他们夺走,要再抢回来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四老爷几个见大哥和三哥打起来,纷纷袖手旁观,他们打得越凶,老太爷见了越不喜,家主之位才有可能落在他们头上,于是乎,兄弟几个嘴上看似劝着,实则却是火上添油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老太爷皱着眉头轻声喝道,不过因为声音太小,打得起劲的人没听到,劝的人也正在兴头上,自然也没听到老父的喝斥。

    老太爷一辈子高高在上,几曾受过这种气,就算是谢璎珞,算计他夺得家主之位,面对他时,都会给足他面子,没想到给他气受的,竟是他这几个儿子。

    等到侍候的人进来,发现老太爷给气昏了,大声惊呼,才让大老爷他们停歇。

    命人去请大夫的同时,三老爷灵机一动,让人把谢璎珞将老太爷气昏一事往外传。

    大夫来得很快,给老太爷把过脉之后,劝道,“几位老爷们还请小心些,老太爷年纪大了受不得气,这会儿已是小中风,再要受气,怕是就不好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璎珞那孽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家主怎么了吗?方才谢家主让老夫过来,就是怕几位爷把老太爷气倒了。”大夫心说果然不出谢家主所料,几位老爷们对老太爷把家主之位传给她极为不服,逮到机会就往她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谢三老爷还想说什么,却被身后的五老爷扯了一下,谢大老爷顿了下问,“大夫方才说,是小女璎珞请你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否则老夫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。”大夫摇摇头径自去开方子,这时谢大老爷他们才发现,大夫身边竟然跟着两个谢家暗卫,这是……

    只有家主才调得动的暗卫。

    谢璎珞竟然派了两个,贴身保护大夫?

    这是明晃晃的打脸啊!为什么要派人保护,给老太爷看病的大夫?

    无需多言,外头的人光看这阵势就知,谢家内部不太平,连给老太爷看病的大夫都需要人保护,那表示什么?有人欲对老太爷下手?对老太爷将家主之位传给谢璎珞不满?所以要逼老太爷改变主意?

    光这么一个动作,就足以让外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而且谢大老爷他们连辩驳的话,都没办法说。

    为什么?人家又没有明言,他们却率先跳出来自证清白,岂不是越描越黑?是他们想太多?还是……

    而且不说外人,老太爷知道后,又该怎么想?

    “大哥,你的命真是好啊!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女儿在,就算不是家主,却比家主还要逍遥哪!”谢三老爷冷哼一声,朝大老爷肩头狠狠撞一下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四老爷他们神色复杂的看着大老爷良久,不发一语的掉头离去。

    谢大老爷有些得意,自家女儿的厉害,但也害怕这厉害的女儿,会对儿子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早知道运哥儿是个扶不起的,当初就不会为了扶持他,而把女儿踩下去了,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,那死丫头都被踩落谷底了,竟然还能翻身,更重要的是,她竟得到九皇子的信重。

    有九皇子和韦长玹在背后撑腰,连远在南楚的长平公主,竟也主动向她示好,真是奇哉怪哉!

    难怪他爹要把家主之位传给那死丫头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究竟把儿子弄到那儿去了,派在她身边潜藏的人,竟然都没能查出儿子的下落。

    谢大老爷大概想不到,他派去女儿身边埋伏的人,早就被谢璎珞给收买了,时不时送些假消息给他,只是为了从他那儿拐些银子来花花罢了!

    谢璎珞回房,心腹顾妈妈迎上来,“姑娘,长平公主派来的人,还候在小院里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回去跟长平公主说,我很乐意为公主殿下效劳,只是目前才拿下家主之位,根基还不怎么稳,只怕还得公主襄助,等此间事了,便立即派人为公主解忧。”

    顾妈妈点头应下,转身出去,等把长平公主的信使打发走了,正要回复谢璎珞,就见安插在老太爷院里的丫鬟隐在暗处。

    她上前与之交谈,说完话,顺手递给对方一个荷包,见那丫鬟喜形于色,顾妈妈不由提她几句,看着人走远了,方才转身去见谢璎珞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好了?”谢璎珞坐在窗前看书,见她进来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顾妈妈上前为她将窗前的珠帘收拢,“姑娘,长平公主的要求,您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谢璎珞放下手里的书,转头看向窗外,廊下挂满各式各样的灯笼,因为现在她是家主,所以她住的院子被妆点得最为热闹,底下的人眼睛可毒着,他们比谢大老爷他们更早认清事实。

    谢家的荣华富贵想要延续,只有这位年轻的女家主掌舵方能继续下去,大老爷他们年纪老大,对谢家可有任何贡献?没有,兄弟几个只知互相争权斗狠,从来没有建过功,想要掌家?

    下人们本来对谢璎珞当上家主,都抱持着看笑话的态度,可是她接手家主之后,谢家暗卫竟然在短短半个月之内被她收服。

    现在,就算老太爷反悔,把家主之位收回去,谢家暗卫都未必会再听命他了!

    所以他们当然要讨好谢璎珞,人人恨不能在她面前露脸!

    顾妈妈顺着她的视线往外看,自然也看到了廊下的缤纷景象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吧!她身边可是有高手护着,没看韦神医可是废了老大的功夫,才把方信怀的手筋接好,我可不想他们也落得方信怀同样的下场,人家方信怀有个好姐姐,为韦神医生下唯一的儿子,才能得韦神医医治,咱们没那个靠山,就得认份些,别做出格的事来惹人嫌。”

    顾妈妈听了暗松口气,“奴婢就怕您碍于跟长平公主的交情,她一提,您就不管不顾的应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帮她探探情况是可以,出手替她对付人,咱们没那个本事,就不大包大揽了!”

    谢璎珞轻扯嘴角笑了下,顾妈妈看着她的笑,心里觉得有点疼,她家姑娘纵使站上了家主的位置,却依然不自由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西越晋国公派出的人马,正经赵国前往北晋,只是在赵国中部时,遭逢大雪封山,受困山中,领队望着不断飞舞的雪花,心里一沉,这该死的雪是要下到什么时候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