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亏大了

第四百二十四章 亏大了

 
    京城里永远不缺八卦消息,除夕那天女皇为心腹姚女官赐婚,大年初一一大清早,姚家人就匆匆赶到黎府,把蓝神医请回家,怕是为了姚女官她娘,听说这位夫人可是个刚烈性子。

    当年被小叔子威逼,她一横心就往自己脸上下刀子,就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,这狠劲儿,就够大家钦佩的了!好不容易熬出头,女儿成女皇身边心腹,富贵荣华唾手可得,就差女儿终身让她烦忧了,谁知天上掉馅饼,女皇竟为女儿赐婚,这是天大的好事啊!

    无奈姚夫人身子骨不争气,这不,为了能亲眼看女儿出嫁,姚夫人赶着要养好身子,好亲自为女儿操办婚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有人敢跟她家抢神医?

    这一打听才知道,那些人竟是除夕当天过世的颜大老爷的家下人。

    不打听不晓得,原来颜大老爷是被家里亲戚活活气死的,他家姑娘一气之下,把亲戚们告了。

    除夕夜吃团圆饭时,亲戚家里苦等不到人,找到颜家才知他们被抓去关了,他们赶去衙门大闹,却反被没得回家过年团圆的衙役们揍了。

    后来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这颜大老爷可是一直病着,突然死了,那肯定是负责给他看病的大夫害的。

    因此隔天他们就跑来黎府,想拉蓝海去衙门,只消有人顶锅,他们的亲人就能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这颜家人也太过份了!明明是他们把那颜大老爷气得吐血,那蓝神医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把人救回来,听说啊,连真阳公主给的血参都用上了。”茶馆里有人边喝着茶,边为蓝海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血参啊!那可值钱了!”一个卖生药的行商听了,不禁为大家科普起参药的行情。

    “竟然用血参救命啊!这可得花不少钱。”说话的这人,之前家里老人生病,才花了不少钱买参,总算把人救回来,他这才有心来茶馆坐坐,听到有人竟然用血参救命,不由咋舌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人家神医把人救回来,这血参的钱都没要。”一个大腹便便的富商道,“这颜大老爷和蓝神医交情可真不错!”眼里艳羡之情十分明显,不过这也难怪,蓝神医自打出名号后,能跟他攀上交情的人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蓝神医坐镇,那颜大老爷又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“唉哟!这神医又怎样?难治无命之人哪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之前颜大老爷吐血,就是颜七老祖宗家那个不争气的孙子闹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,也是颜家旁支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是辛苦工作挣钱养家的,就这七房的孙子几个,打小就仗着和大房的关系好,缺粮缺银子就上大房去,以前是蹭饭,后来颜大老爷生意做起来了,他们就是上门要钱零花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们几个要钱的本事,还真是让他们这些老实本份的亲戚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要真换他们是颜大老爷,那也得被他们耍,家族里头有这么一房老鼠屎,真是叫人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凭自己努力赚到了钱,却因为顾及名声,七老祖宗那一房求上门,他们不得不照看着,行有余力时照看他们无可厚非,但他们要的,是你的全部,最好是把家产全都让给他们去。

    颜大老爷就是个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不如他们的意,他们就敢生生把你气死去,要不是颜六、颜七两姐妹难得有胆子,竟然敢去报官,只怕现在,颜家大房已经易主了!

    昨天接到颜大老爷过世的消息后,他赶着去大房探望,途经七房,看到七房的老祖宗正喊人收拾东西,说他要搬去大房住,好帮着那几个丫头片子坐镇。

    他一听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,他还以为七房老祖宗是个好的,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不听他反应过来,屋里老祖宗的一个孙媳妇便劝道,“人才刚死,晦气,您年纪大了,贸贸然住过去,万一被煞气一冲病倒,那咱们这阵子的辛苦可就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七房老祖宗这才不忙着折腾,只是后来得知他那几个儿孙全被衙门抓去关了,他们这些小辈可就惨了,被派去大房和衙门闹,就为了把他的儿孙从牢里捞出来,他要不是因此被派出来,只怕现在还在七房听七老祖宗骂他们没用。

    “颜家真和姚家人杠上?”

    “啧,杠上也没用,人姚家是什么人家?姚女官是什么人,颜家算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,“颜家这些被关的,怕是不到开印是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颜家就只那大老爷是个人物,现在他一死,官老爷那儿,没人说得上话了,这些人又是把他活活气死的元凶,想要出来?怕是难喽!”

    茶馆里大伙儿议论纷纷,不过意见都一致,颜家七房这些人怕是得关到元宵之后才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京里其他酒楼和荼馆,也是一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有人说颜家七房的人该,也有人说大房未免做得太过,都说生死有命,怎能确定大老爷的死,是七房的人害的?大过年的,把七房的人关在牢房里,实在不是亲戚应为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为大房的人抱屈,大老爷都被气死了,还不许他们把罪魁祸首告了?将心比心,若是他们的父母被亲戚活活气死,做为晚辈的他们,不会恨不能把对方给杀了,再来跟他们论大度。

    市集里,一个卖菜的瘦弱姑娘听到几个婆婆妈妈为七房的人抱不平时,把割菜的鎌刀嗖的往摊子上的木板一丢大声质问,旁边卖鱼、卖肉的老板和老板娘见了同声叹气,那几个婆婆妈妈被问得脸红耳赤,狼狈离去。

    一个妇人看着好奇,便问卖鱼的老板娘,“不都说王娘子最是温柔,怎么……“这么凶悍呢?

    “她爹娘三年前被颜家七房的人害了,她是恨不能吃他们肉喝他们的血,那几个婆娘站在她摊子前头,说颜家七房的人冤。”人家只呛他们几句,算好的了!

    问话的妇人恍悟,她是为自家侄儿来相看人的,原本看到那王娘子单薄的样子,心里有些不乐意,没想到这姑娘倒是有几份血性,若是能跟她性子软和侄儿配成双,她就不用愁她那侄儿会被他继母母子欺负了。

    颜家人终究没在牢里待到元宵之后,在那之前就被放出来了,不少人为此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颜家七房的老祖宗得意大笑,“我就说吧!那几个死丫头不敢把他们告到底的,哼!”

    簇拥在他身边的儿孙们和亲戚们自是附合声不断,谁知过没多久,就见一去衙门接人的隔房侄孙,跌跌撞撞的冲进门,“不好了,不好了!大伯父他们被人揍了。”

    嘎?被揍?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大伙一听急了,抓着那人急急追问,只是那人一问三不知,只晓得他们被人揍了,谁揍的,在那揍的,他全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把七房老祖宗给急的。

    急急忙忙叫人套了车,他亲自来衙门接人,谁知来到地头,衙门前却不许人停车,他们只得避到一旁去,然后派人进衙门去询问。

    等了老半天,才见那人苦着脸回来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,我大伯他们一早天没亮就被放出来了,听说他们出来后,得意得连招呼都没跟他们说一下,就大摇大摆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一早人家上门说他们被放出来时,就已经说过一回了,“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只晓得大伯他们一出来,就往那边走了。”那人往东边指了下,站在车下的大伙跟着往东边瞧,东边有啥?就是一条平凡无奇的街道。

    那人见大家不明白,才悄悄的道,“那条街通往京里最大的销金窟。”

    青楼啊!

    车里的老祖宗听了眼皮子直抽,从牢里出来,不直接回家,却往销金窟里钻,然后被人打了?

    “走,去把人找出来。”这一找就足足找了两天。

    老祖宗看着几个宝贝孙子的惨样,眼前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他最疼爱的小孙子伤势算是最重的,只见平日俊俏的脸蛋现在肿得跟猪头一样,手被打折了,脚扭了,肋骨断了三根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孙子,手断脚断,脸倒还好,还能认得出长啥样,剩下的几个孙子,除跟小孙子一样鼻青脸肿,身上的伤势都还算好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!”孙子们个个喊冤,“我们就想着找个地方梳洗一下,换身衣服再回家,谁晓得会出事?”

    对着老祖宗,怎么也说不出实情。他们是被青楼的伙计领进屋,前一刻还在想,不知进门侍候的会是那个姑娘,谁也没想到,进门侍候的几个姑娘会翻脸无情,说打就打,完全不讲情面的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她们没有拿任何武器,只用自己的赤手空拳,就把他们几个大男人揍得完全没了人样。

    颜家七房这头是鬼哭神嚎,黎府里却是笑声连连。

    “他们一直关在牢里,我们又不能进牢里去打人,那样守牢房的衙役会受牵连,只有让他们出来,才能收拾他们。”黎浅浅边说边笑。

    这次去青楼打人的,全是新进的鸽卫和鹰卫,难得有此机会,负责教导的教官们也跟着去压阵。

    有教官们在,颜家七房这几个家伙能不被揍得惨兮兮?不过这还不算什么,他们才打到一半,就有人来,这次来的,是姚家人,他们出手那才是真狠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龟孙子还不知道,他们身上都被姚家人动了手脚,日后只要……就会……”鹰卫教官说到关键词时就自动消音,毕竟教主还小,这种事关男子雄风的事,还真是不好在她面前提起。

    黎浅浅最讨厌玩猜字游戏,那让她很挫败。

    她瞪着鹰卫教官,想要逼出他没说出口的词来,苦逗的教官最后涨红脸别过头说,“反正他们以后是休想再上青楼去了,嗯,大概也生不了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眯着眼想了好半天,才终于明白他的意思,原来姚家人在他们身上动了这种手脚啊!

    直接就让人终身不举了!

    哇靠,这招还真是狠。

    不过谁让他们要甩锅给蓝海背呢!活该。

    黎浅浅一点都不同情他们。

    姚女官出手,果然是狠,不明着下手,但让颜家七房从此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颜家七房跟姚女官也没什么仇,姚女官这么做,会不会有些太过了?”新到蓝棠身边侍候的一个丫鬟怯怯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没有直接关系,不过,他们打算把颜大老爷的死,推给蓝先生去背,要是衙门的人信了,把蓝先生关押起来,那谁来医治姚夫人?”云珠拍拍小丫鬟的头道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后来才晓得,除夕那天女皇赐婚,姚夫人心情太过激动,差一点就背过气去,幸有蓝海之前给的药丸子在,才把人救活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隔天一大早,姚家人才会那么着急着把蓝海请过去,结果被颜家人耽误了下。

    姚女官能不恼吗?

    知道黎浅浅他们的人盯着颜家七房那几人,她就派人尾随,知道黎浅浅只打算把人揍一顿,她便让人接着下重手。

    黎漱和蓝海过来时,听到这一段,黎漱抚掌直笑,“就是该对他们下重手,揍他们一顿,等他们伤好了,就不痛不痒了,你们还有得学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朝蓝海看了一眼,问,“就不知姚女官那来的药,能让她这样对颜家人下重手?”

    不用说,姚女官手里的药,肯定是蓝海给的。

    有好药不贡献出来给她这教主,拿去给外人修理人,哼!亏她让鸽卫和鹰卫们出手,是为他出气来着。

    看黎浅浅板起脸来,蓝海自知理亏,连忙捧出一堆新炼制的好药来讨好人。

    哄了许久,才让黎浅浅转怒为笑,蓝海累得直抹汗,和女儿离开花厅时,他忍不住抱怨女儿,“刚刚你怎么不帮爹说几句好话哄教主啊!真是白养你了!”

    “谁让您有什么好的,不是给我和浅浅,而是拿出去送人呢?”

    “唉,我哪那是送啊!是不小心被姚女官坑走的。”说起此事,蓝海就心酸不已,明明是被人坑走的,偏说是他送人的,为了哄教主开心,还送了一大堆精心炼制的药丸出去。

    真是亏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