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悲欢

第四百二十二章 悲欢

 
    大过年的,竟然接到人来报官,衙差们有些气闷,不过看在来人给的红包份量颇重的份上,衙差们推了个愣头青,叫他去后衙通知大人。

    陪着夫人、孙子在贴春联的大人得知有人来报案,道是他们家大老爷被害,大人有些不高兴,小孙子在旁边对那衙差道,“我爷爷会帮他们大老爷申冤的,你让他们放心回去吧!是吧!爷爷?”

    抱起小孙子,大人点头,并对衙差道,“派人去把被告押进牢里,等年后开印之后,再行审理。”

    衙差笑着应下,急急忙忙出去跟来报官的颜家人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看到一队凶神恶煞般的衙差,随颜家管事出了衙门,那些闹事的旁支,在大老爷咽气后,就想溜走,亏得颜七姑娘早派人守着门不让离开,否则衙差们想抓人,只怕是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些亲戚就全都进了衙门,连同几位颜家姑爷及其下人们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姑奶奶知道丈夫竟也牵涉其中,吓得腿软,婆家跟来的丫鬟推搡着她们,叫她们去跟颜六姑娘她们闹。

    “最后连那几个丫鬟,也都一并进了牢房。”春寿笑嘻嘻的对黎浅浅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连她们也被关起来?”蓝棠吃着橘子,边问。

    云珠端杯茶给她,“谁让她们做得太过,竟然把姑奶奶推跌倒,颜七姑娘早看她们不顺眼了,就让衙差一并抓走,她们几个,说是丫鬟,穿着打扮比主子还讲究,说她们只是丫鬟,谁信?”

    蓝棠跟着蓝海去过颜家几次,云珠跟着去侍候,当蓝海父女在屋里忙,她就里里外外奔走,所以颜家几位姑奶奶及她们身边侍候的人,她统统见过,因此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“都抓起来就好。”黎浅浅转头问蓝棠,“他们害了颜大老爷,连累了蓝先生,现在颜大老爷死了,就算不能以此定他们的罪,让他们在牢里过年,也算替蓝先生出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蓝棠点点头,“该。”

    蓝海那里得知颜大老爷过世,心情很是低落,两人难得很谈得来,又都是一心为女的慈父,颜大老爷有七个女儿,嫁了五个,还有两个待字闺中,跟他家蓝棠一样。

    黎漱陪他喝酒,听到他说,女儿养大了要嫁人,可这挑女婿是门大学问时,忍不住额角一跳。

    他没成亲,没女儿,但他有徒弟啊!蓝海嘴里絮叨着,颜大老爷那几个不省心的女婿,以及软弱到叫人叹气的女儿们,黎漱不由拿他们来和黎浅浅相比,不比不知道,比了才晓得,他家徒弟确实好。

    就是这女婿……凤三是不错,但还有没有更好的呢?他不想把徒弟嫁进高门,什么王公贵冑之家,那是折腾人的地方,他家小丫头才不去替人担那重担。

    不知道黎经时是怎么想的?算算日子,小丫头好像也快及笄了,得抓紧了,在她及笄之前,把护法们全处理掉。

    蓝海不知道黎漱心里在想什么,他只伤心少了个说得上话的朋友,至于女儿的婚事,他还真不知该给她挑个什么样的丈夫。

    凤庄主那人太深沉,虽然女儿从小就很喜欢他,不过他不看好,而且那小子也对女儿没意思,孟达生倒是不错,可是,那小子心太软,而且分不清主次,做朋友还好,要真嫁了他,蓝海担心女儿受累。

    至于凤二和凤三,凤三那小家伙早早就盯着黎浅浅,凤二眼下还要调养身子,而且看起来也不像对女儿有别样心思。

    扳着手指头算了算,蓝海把认识的适龄人选全数了遍,可惜就是没有一个让他觉得好的足以嫁女的。

    蓝棠可不知她爹为她的婚事发愁,“姚夫人好像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姚夫人的身体状况,其实比颜大老爷还差,但她求生意识颇强烈,所以才能撑到现在,而且她知道,自己一死,就剩女儿一个人了,她没看到女儿有个好归宿,实在难以心安。

    早前她就托了媒人,为女儿寻找适当的对象,可拖到现在,愣是一点好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却不知姚女官悄悄的阻了媒婆,不许她为自己找对象。

    媒婆两边拿钱,不用做事,何乐不为?

    蓝棠为她看诊,想到她与颜大老爷的情况相似,不由就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!姚女官不是个简单的,你觉得她要知道旁支的亲戚有心使坏,还会放纵他们进家门吗?”黎浅浅边剥橘子边道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是忘了吧?他们姚家如今就剩她母女两了?”蓝棠从黎浅浅手里拿过橘瓣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笑,“姐姐是把她婶子家给忘了吗?”

    蓝棠也笑,“她和她娘都知道,她婶娘可是恨透了她们母女,可不会轻易对她们失了防备之心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颜家那些旁支,在那之前并无劣迹,颜家人又怎会对他们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“不过啊!这件事倒是提醒了我。”蓝棠正色对黎浅浅道,“我觉得要提醒大教主一声,护法是要处理,但总坛,还是得派人看紧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早在得知,何侍郎密室中拥有不少黎漱生母嫁妆库房里的宝贝,以及应该在瑞瑶教库房里的宝物时,黎漱便立刻派人回总坛清点库房了。

    蓝棠不知此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事来?”

    “家贼难防啊!”蓝棠挽着黎浅浅的手,“你看,颜大老爷为人和善,待亲戚大方,可他那些亲戚是怎么待他的?大教主虽不似他那样和善,但对族人也一向宽厚,我们又时常不在总坛,谁知道那些族人,会不会像颜家那些亲戚一样,别人许以些好处,他们就不顾念大教主的好?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之前有大长老坐镇总坛,何侍郎他们都能从库房里盗走里头的财物,如今没有大长老在,就算有黎大老爷兄弟在,那又如何?黎大老爷兄弟不过是旁支,就算他们的侄女如今是教主,那又如何?他们和黎漱的关系,可比他们要亲近许多。

    黎浅浅没想到她会想到这上头去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就跟表舅说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北晋宫中,因女皇病倒,故这年没有设宴款待百官及其夫人们。

    有第一王夫在,其他王夫们完全没机会靠近女皇,就更不用说那些面首们了,不过倒是有一人例外,那便是姚女官的师兄。

    他是随姚女官进宫的,第一王夫就算想拦,也拦不住,姚女官是女皇的心腹,第一王夫要是针对她,怕病中的女皇会对自己生疑,为了长子的前途,第一王夫只能隐忍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就直接多了。

    她带着丈夫儿子进宫,在寝宫看到姚女官和她师兄,忍不住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母皇,姚女官也不小了,既然她都把男方带来给您瞧了,您不妨就大方一些,直接给他们小两口赐婚吧?

    赐婚?女皇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,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何感受。

    姚女官淡淡的看了真阳公主一眼,没有说话,那男人也没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姚女官的身边。

    第一王夫倒是想说什么,可是话到嘴边,才发现似乎说什么都不妥,于是干脆闭上嘴,不表示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大王子夫妻并肩而立,大王子低头不语,似是不关心此事,大王子妃则是看向真月公主,示意她看好女儿,别再让她闯祸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会意,右手紧拉着严珊,不让不安份的女儿再惹事,严珊倒是想说什么来着,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惹恼了皇祖母,不日就要远嫁去东齐,她还想着从女皇那儿多拿些好处,就算是多给她几个人也好,等她去了东齐,就不愁没人帮忙而被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女皇半靠在龙床上,放眼看去,众人心思尽收眼底,良久才虚弱的道,“我记得你娘身体欠安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拟旨。”女皇颌首,说出拟旨二字后,就有太监抬了桌椅过来,磨好了墨,领头的太监取笔沾墨,然后看向屋里诸人,不知是谁要代拟旨意啊?目光最后落在姚女官身上,他示意姚女官上前接笔。

    不想女皇这时却道,“这是给她赐婚,哪有叫她自个儿拟旨的啊!”

    侍候的太监这才晓得,原来是要给姚女官赐婚的,这当然不能叫她自个儿动笔了。

    于是又在屋里打量了一番,大王子正要自告奋勇出来拟旨时,就见韩驸马抢先一步,“禀陛下,不知可否由小婿代笔?”

    女皇抬眼看着他良久,当年那个俊美还有些青涩的男子,如今已然长成器宇轩昂温润如玉的成熟男人了,当年女儿执意要嫁他,曾把她气得拿剑要杀他,那时他是怎么说的?

    “如果杀了我,能让陛下痛快,那您就动手吧!只是我死了之后,还请陛下好好宽慰公主,别让她因我的离世,而太过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女儿,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笑着颌首,从容的闭上眼睛,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。

    女皇别过头去,“你的字成吗?”

    “您又不是没见过驸马的字,还问。”真阳公主向着丈夫的心,打从初见起就一直没变过。

    纵使女儿已经都能为人祖母了,还是这般向着女婿,让女皇心里颇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那就拟旨吧!”

    韩驸马很快就拟好了赐婚的旨意,拿给女皇看过之后,得到女皇首肯后,便准备颁旨。

    姚女官师兄妹两自是要回家接旨,双双谢过女皇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则是拉着女皇的手,跟她说着韩驸马平常怎么练字,以及一些日常生活琐事。

    第一王夫听了厌烦,走过来刚想开口,真阳公主便道,“母皇累了吧!坐了好半晌了,该躺躺歇息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。”

    女皇指着女儿的额头嗔道,不过也没反驳她,顺着她的意,躺平休息了,等第一王夫靠过来,真阳公主便退开去,让第一王夫为女皇盖被子。

    “行啦!你们全都在这儿,朕反而休息不了,都下去吧!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拉了丈夫,跟女皇道别,又笑着跟女皇约了初一来拜年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记着你的大红包哪!”女皇朝她摆摆手,看着她们夫妻走了,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才拉着女儿走到女皇床前,见女皇已经闭上眼睛,不禁有些失望,她还盼着母亲能改变心意,让严珊不必去东齐呢!

    “母皇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王夫坐在床榻边上,看着女儿满眼失望,心里不是不难受,外孙女要远嫁,他也心疼得很,可是能怎样?谁叫她作孽呢?怪谁?

    从长子那里得知,外孙女突然犯浑,是侯府那几个严家女教唆的,他便等着要教训那几个女子,以前虽知她们算计严珊,不过看在她们陪严珊玩得还算好的份上,没跟她们计较,倒是没想到,竟把她们的胆子养肥了。

    第一王夫原已命人要收拾那几个臭丫头,后来得知女儿直接插手她们的婚事后,就收手了,打她们一顿,太便宜她们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成了亲,再来慢慢收拾她们,她们算计严珊远嫁,不就是为了能得到真月公主的庇护吗?

    她们的夫婿和婆家,都是为了能攀附真月公主才求娶她们的,要是他们知道,她们是彻底的得罪真月公主了,还会对她们好吗?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吧!等陛下身体好些了,再说吧!”

    想要劝女皇改变心意,也得人康复了再提,不然要是把人气出个好歹来,严珊就只有远嫁的份啦!

    真月公主自是明白这个理,当下不再多言,拉着女儿出宫去。

    当晚子时一到,天空被五彩缤纷的烟花燃亮,一元复始万象更新!

    黎漱没让黎浅浅她们多待,盯着她们喝了甜汤,就让她们回房去睡。

    黎浅浅没有异议,倒是蓝棠想多待一下看烟花,拉着黎浅浅不放,和蓝海讨价还价着。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。”黎浅浅却扯着她走人,与其在这里和大人们吵,不如顺着他们的意思,等离开之后,他们忙自己的事去了,她们不就自由了吗?

    真傻,梗着脖子和大人吵什么呢!

    “你才傻呢!”蓝棠还要回去争上一争,黎浅浅只得放手由着她去。

    走出花厅,就看到刘二匆匆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女皇给姚女官和她师兄赐婚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微怔,看着刘二没说话,姚女官的师兄是女皇的面首,虽然大家没明说,但她还是懂得的。

    以为她被吓到了,刘二暗恼,正不知怎么说时,黎浅浅问道,“女皇怎么会想到给她们两赐婚?”

    刘二便把发生的事说给她听,“倒没想到,会是真阳公主开的口,第一王夫肯定恨她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刘二不禁为姚女官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替她担心,她没那么脆弱,而且真阳公主挑那个时候说这个话,应该是有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打算?刘二的眼睛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她要拉拢姚女官。”黎浅浅心说,真阳公主和大王子一派不合,一旦大王子登基,她就没好日子过,为了她的儿孙,她势必要争上一争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希望她能成,虽然看起来希望不大,毕竟她已从军中退下来这么多年,而且大王子有第一王夫扶持,想要从他们手里夺过皇位,确实不是件简单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