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高人

第四百一十九章 高人

 
    黎浅浅嫌马车太慢,索性拉着蓝棠从布庄二楼的窗口飞身出去,春江几个紧跟在后,掌柜惊诧不已,吕大小姐看着笑了笑,道,“看来我只能老实的坐马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,她们那是什么……”掌柜的语无伦次的指着窗外,才这么一会儿功夫,几个大活人就不见了!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她们都是习武之人,所以身法轻盈,才会消失的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苦笑了下,“她们这是在急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姑娘的家人出了事,所以心里急呗!”掌柜的听了点点头,“那是得急。”

    蓝棠的轻功不如黎浅浅,所以几乎是黎浅浅带着她走,不多时,就回到黎府。

    彼时,蓝海还没到家。

    在二门上等了好一会儿,还不见马车回来,忽地天色暗下来,春寿看着就道,“一会儿怕是要下雪,我回去取伞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黎浅浅摆手,蓝棠则心焦的在二门上踱步。

    春寿很快就回来了,除了伞还拿了几件厚实的斗篷,一早穿出去的斗篷有些单薄,出太阳披着还好,要是下雪,就不够暖和了。

    “让人去门外瞧着去,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?”蓝棠对云珠道。

    云珠点头脚下却没动,而是望向黎浅浅,黎浅浅挠挠脑袋,蓝棠难道忘了,她们是用轻功飞回来的,当然要比马车快到家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选在这个时候跟她抬杠,朝云珠颌首,云珠会意走人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在门房这里歇歇,啊,对了,让人去抬顶软轿过来,一会儿好给蓝先生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蓝先生方才抢救病人,劳心又劳力,还被病人家属质问,累得够呛,待会儿你可别多问,让他好好休息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蓝棠没好气的朝黎浅浅翻白眼,“我又不是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黎浅浅朝春江她们笑了下,春江几个掩嘴而笑。

    棠小姐不是不懂事,只是有时候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谁让蓝家就剩他们父女两呢?老的有事,小的揪心,很自然嘛!

    当天空飘起了鹅绒大雪时,一早送蓝海去颜家的车才缓缓驶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拖到现在才回来?”蓝棠撑着伞快步走下阶梯,边问着车夫。

    车夫憨笑,“突然下雪,路上就有些不顺畅,蓝老爷说慢慢走,走太快他反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也是,车行太快会很颠,蓝海本就不适,若又车子太过颠簸,怕是会让车里的人更加不适。

    此时软轿已经备好,黎浅浅让他们在马车边待命,车帘一掀开,蓝海的脸映入大家眼中,脸色确实比平常难看许多。

    “爹啊!你要救人我不搁你,可你也掂量掂量自个儿的身板行不?”蓝棠一看父亲这副模样,和出门时截然不同,忍不住就开始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住。”黎浅浅扯她一下,蓝棠愣住,“蓝先生累了,先让他回房歇息,外头冷。”

    蓝棠闻言忍不住自责,刚刚浅浅才跟她提醒了,她怎么又忘了!

    “他是你爹,你心疼他,关心则乱嘛!没事没事,咱们赶紧把人送回房去,回头你爱怎么念他就怎么念。”

    蓝海苦笑,眼角瞟到黎漱的身影,不上前是怕控制不住自己要骂人吗?在女儿和药僮的搀扶下,上了候在一旁的软轿,他本还想抗议的,不过看到女儿忧心的眼,他只得老实顺从了。

    蓝棠跟着软轿走,黎浅浅看他们父女走远了,才走到黎漱身边,“表舅不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等他收拾停当了,再去收拾他。这么大个人了,做事情也不想着家里的人一点。”黎漱摇头,颜大老爷今天之所以会这么凶险,还不是因为心软惹的祸。

    只要家境富裕,难免还遇上上门打秋风的亲戚,但像颜家旁支这样的,却是不多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颜大老爷无子,这些旁支的心也就变大了,每次上门讨要那一点点,还得哈腰弓身巴结讨好,和颜家的财产尽入我手,从此当家做主的畅快感相比,自然是后者更让人心动一些。

    颜大老爷之所以有钱,那是人家辛辛苦苦打拚一辈子攒下来的,他们呢?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,镇日记挂别人的钱财。

    贪心的人大概只想到把钱财弄到手后,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再也不用巴结讨好人了,而且再也没人管着他们了!

    这些人压根没想过,颜家产业到手,他们可有那个本事撑得起那个场子?

    或许到那个时候,他们又想着去弄别人家的钱财了。

    黎漱把跟去颜家的药僮叫过来仔细盘问。

    “大教主,那些人真是太坏了,他们把颜大老爷气得吐血,还不拦着不让老爷救人,老爷要上前,他们就拦着,还一直口出恶言,诬赖老爷,说颜大老爷之所以病情急转直下,全是因为老爷借医术谋害颜大老爷。”药僮甘草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,简直是颠倒是非,

    另一个药僮枸杞也是气愤难平,“明明是他们把颜大老爷气得吐血的,可他们竟然在颜家几位姑娘面前,睁着眼睛说瞎话,颜家那几个姑娘也是胡涂的,他们怎么说,她们就这么信了!老爷要给颜大老爷施针,那几个姑娘还想拦着,也不想想,老爷要是要害他,放手不管就是了,有必要从家里取血参去救人吗?”

    也不想想,血参一支可老贵了!要不是真阳公主送的,老爷未必狠得下心买呢!花那么大本钱下去,图他颜家什么啊!

    黎漱冷冷的看他一眼,“你们就干看着他们欺负你家老爷?”

    “大教主,我们是想上去揍他们一顿的,可又想到,要是把他们揍坏了,还得劳老爷给他们疗伤,岂不是连累老爷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黎浅浅伸手拍拍枸杞,“你没错,你说的对,你们要是逞一时之快,把人给揍了,蓝先生还得免费给他们疗伤呢!得不偿失,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,记下那些人的嘴脸,等他们出门的时候,把人盖麻袋狠揍一顿,这样,他们也不知是谁揍的,回头还得自个儿花钱请郎中疗伤。”

    黎漱抬手戳她额头一记,“从哪儿学来的,还教坏人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揉揉红了的额头,没好气道,“颜家人不知好歹,用得着跟他们客气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这样教他们,你们跟着蓝先生学医,可不是让你们去揍人的,这种差事,回来说一声,让鹰卫出面就是。你们学艺不精,难免漏馅,让人逮到了,那就是给你老爷抹黑。”

    哗!这招比她还狠啊!药僮们才多大,能有多大力气揍人?鹰卫们可就不一样了,别说打伤了,打残都不在话下啊!

    不过,表舅说的好像有点理,药僮每天的学习重点在学医,而非习武,加上年纪还小,行事自然不如鹰卫他们周全,嗯,还是让他们回来把事情说了,然后由鹰卫出头的好。

    药僮们受教的点点头,“那今儿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让鸽卫去查是那些人在下绊子,然后让鹰卫给他们个教训。”黎漱允诺道。

    药僮们咧嘴一笑,纷纷谢过黎漱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下去吧!”话声才落,就见药僮们动作飞快的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黎漱和黎浅浅并肩齐行,来到蓝海屋子外,就听到蓝棠念叨着老父,黎漱立刻停下脚,“我先去吩咐刘二办事,你进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立刻脚底抹油。

    黎浅浅在后头看着直摇头,看来连表舅都怕蓝棠的念叨功。

    蓝海不放心颜大老爷,等女儿去打点他的吃食时,急忙让人请黎漱过来,请他派人去盯着颜家。

    “那支血参,我都舍不得拿出来炼药,就这么给他用了,要是半途给我出个状况,我那血参岂不白费了!”说起来就感到肉疼啊!

    黎漱冷笑,“等你想起来啊!就晚了!你一走,人家就又想了招毒计,在熬的药里头加了些药,等颜大老爷被他们弄死了,再来跟你讹一笔钱,说你医死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蓝海拍桌而起,“这些人还是不是人啊!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当初就不让你去淌颜家这池浑水。”黎漱有些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蓝海倒是看得开,“其实颜大老爷还真是个老好人,就是心肠太软了!族里随便一个人求上门,他总是给得太多,久而久之,养大了那些人的胃口,没钱花用了,只消上门装可怜的求两声,银子就轻松到手。"

    他一个外人听了都知道这样会出问题,难道颜家人不知道?

    “颜家四个姑奶奶都是怯弱的,那些旁支闹腾,她们的夫婿和婆家也跟着在里头掺和,颜大老爷会吐血,有一半也是因为对她们的婆家失望,更忧心女儿们日后在婆家的日子怎么过。”

    黎漱抚额,“那也是他自己做来的,怪谁?你别跟着掺和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赔了一支血参,你说我还跟着掺和吗?”蓝海白着脸气急道。

    黎漱冷睃他一眼,“那可说不一定,谁不晓得你的性子?要不是能把你女儿急出那么多话来?”

    害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,这丫头太会唠叨了,这可不好,万一把浅浅给带坏了,那日后就换他被徒弟念叨了!

    不行,不能惯着她,得叫人盯着她改了。

    蓝棠给蓝海把了脉,知道他累着了,开了方子给他调养,又亲去库房抓药,然后又去找叶妈妈,商量着怎么给她爹熬药膳补身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她忙得起劲,便自去忙自己的。

    凤公子过来时,见她埋首书堆,惊讶的问,“不是说今天休息,上街去了,什么时候又跑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去逛了一圈,觉得没什么意思,就回来了。”黎浅浅反问他,“你上那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本来要去找你们的,不过半道上被江分舵主请回去,说是章朵梨的师父来了,我回去见了他,跟他说了我们在书页里发现的那张纸,他觉得很有意思,想要看看那张纸,所以我回来带你去见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