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质问

第四百一十八章 质问

 
    听到严家姐妹对话的黎浅浅和蓝棠,则是淡淡的对视一眼,随即转开视线,一个继续睡觉,一个继续和春江她们挑布料。

    颜大老爷确实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颜家旁支有人将颜五姑娘伤了身子无法生育,她带回来的儿子并不是她所出的事,说给颜大老爷听,打击过大,就是个健康人也扛不住,更何况颜大老爷本就病弱。

    所以颜六姑娘和颜七姑娘已经连着好几天上门求医,蓝海也是当爹的,看到人家两个女儿这么孝顺,早就熬不住,跟黎漱打过招呼后,就去颜家为颜大老爷看病。

    只是蓝海是人不是神仙,就算是神仙也难救无命之人,颜大老爷现在就是熬日子,和姚夫人差不多情况,不过姚夫人比他好些,她还盼着看女儿成亲生子,求生意志虽不强,但好歹比颜大老爷要强。

    颜大老爷现在是被打击到完全失去求生意志。

    尤其颜家旁支为了争产,还不断的使手段打击他,颜大老爷的情况因此时有反复。

    为此,蓝海的心情很不好。颜大老爷已命不久矣,却还要这样遭人欺凌,偏偏他的几个女儿都被蒙在鼓里,还以为这些上门探望老父的亲戚是好的。

    等吕大小姐回来,严家姐妹几个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严瑞抢布料的事,早有伙计通风报信,吕大小姐听了对掌柜道,“真月公主这张订单你斟酌着办,然后看时机把这件事捅到她面前去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虽不知严珊是被严瑞几个挑唆,才会在女皇生病时胡闹,但真月公主是个疼女如命的人,严珊即将远将,而以前巴着严珊占便宜的人,却依然仗着公主的势,日子过得如此逍遥,相信这不是真月公主所乐见的才是。

    敢在她的地盘上撒泼,就要有被修理的准备才是。

    她们吕氏商会或许无法直接修理她,但她可以让能压制她的人出手。

    严瑞她们还没回到侯府,她们在布庄的言行就已经被人传到公主府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闻言气不打一处来,“行啊!真行!”

    “公主,这吕家是在挑拨您和侯府的关系啊!”侍候的宫女见她动怒,忙出声相劝。

    因日前生病而出府休养的宫女,不知自家郡主行将远嫁,是侯府的几位姑娘害的,所以一屋子侍候的人,就只有她开口相劝。

    盼着她被拉下来,自己好顶上去的人,冷眼旁观着宫女作死,而与她交好的,心里焦急万分,却也不好当着公主的面开口,只能暗暗着急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扭过头看她,眼里尽是陌生的令宫女心惊的陌然。

    “你为她们说话?”

    “严瑞小姐她们,毕竟驸马的侄女儿。”宫女虽觉不对,可话已说出口,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点点头,“你说的是,她们是驸马的侄女儿,不过她们千不该万不该算计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宫女闻言傻住了,公主在说什么?严瑞小姐她们算计郡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怎么会突然间抓着这事不撒手?她好像有那里弄错了?

    “来人,把幼柳拉下去,病既然没好透,就别急着回来侍候了,送她去庄子好好养病!”

    “公主,公主!”变化来得太突然,宫女反应不及,只能一直喊着公主,想要唤起往日情谊,可惜真月公主置若罔闻。“让顾媒婆去男方家说亲,可有结果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,顾媒婆一早就让人送信来了,您挑的那几家,都非常乐意和咱们家结亲。”

    真月公主听了总算露出笑容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严家姐妹们还不知道,她们的婚事已经被真月公主安排好了,明面上,这些夫婿人选个个都是出身世家,相貌堂堂的世家公子,但是公子哥儿们的陋习,那可是多到令人发指的程度。

    就以她为严瑞挑的那个公子哥儿来说,瑞南侯府的二公子,虽不是世子,但因生得好,比起他沉默寡言的世子大哥,更讨太夫人的欢心,就是瑞南侯夫人也极偏疼这个二儿子。

    这位二公子舌灿莲花,京城里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如过江之鲫,屋里也有两个知心的通房,然而二公子倾心的是京里吉庆戏班的台柱芳老板。

    听说他为芳老板买房置产,闲暇时便都跟芳老板厮混在一块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都是大王子妃帮忙查的,不然真月公主还真不知道这些阴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刑部以何家人被劫后,出现在何明珏陪嫁庄子上,上门要求询问她。

    魏七星出面应付上门的刑部官员,他指出何明珏是庶出,她姨娘早就过世了,与娘家人的关系并不是很亲密,何家人待的庄子虽是她的陪嫁,但她几乎不曾踢足,平日足不出户,要如何安排人去救娘家人?

    刑部官员虽知有异,却因找不到破绽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何侍郎有嫡子,他若有事,应该会把手里的人脉传给嫡子,而非庶女才是,更别说这个庶女已经出嫁。

    刑部有几个官员暗暗怀疑,也许何侍郎养的那些死士,最后落入了女婿魏七星的手里,但他们没有证据,只能徒负呼呼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则是从一些蛛丝马迹里,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魏七星应该就是何侍郎那个死士营的领头人,现在他带着这些人应该已经投靠大王子了!

    因为派去魏家的几个官差里,有他的心腹在,此人心思慎密,观察入微,从魏七星和其妻之间的互动,看出了小夫妻间的隔阂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们夫妻给外界的印象,就是如胶似漆的恩爱夫妻,可那日他们去问话,这对恩爱夫妻从头到尾,眼神都不曾交会过,魏七星在他们问话时,曾抬手扶住妻子的肩膀以示支持,然而何明珏的身子一僵,随后就借起身的动作甩掉丈夫的手。

    这哪像对恩爱夫妻呢?

    刑部尚书捻着自己的胡子,想到那天去大王子府赴宴,宴席上,魏七星可是座上宾。

    “大人?"两个侍郎听完底下人回报后,久等不到尚书开口,不约而同转头来看,才发现尚书大人走神了!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你们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说?说什么啊?两个侍郎暗叹口气,想到昨日姚府送来的礼,这位女官的心思难测,他们看了这么久,也没看出她究竟是支持那位皇子的,而且听说她娘如今就是在熬日子,一旦她娘过世,她势必要丁忧,如果在这三年里,女皇有个万一,那她可能连重返朝堂的机会都没了!

    还是支持比较稳当的大王子好了!

    真阳公主看着大王子父子近日动作不断,不由向丈夫抱怨,“我大哥真以为,自己肯定是太子了?”

    “放眼北晋,确实也只有他了。”韩驸马老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!”真阳公主瞪他,“你就不会哄哄我啊?”

    韩驸马摇头拒绝,“趁早老实跟你说,免得将来事不有顺,你再来怪我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冷哼,转移话题,“这下好了,看她以后还有没有脸,到我面前来说怡宁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要比,柯怡宁嫁得自然不比严珊好,别的不说,至少无双公子没有成过亲,没有妻子儿女,柯怡宁嫁过去,不止要当后母,而且人家的元配还自降为妾,成天在她面前晃悠,偏偏她还不能对此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这亲结得实在郁闷,真阳公主心疼女儿,却也无计可施,谁让女儿先斩后奏,现在还又怀了孩子,能怎么办呢?只能进宫跟女皇讨几个嬷嬷,送去白露城给女儿。

    只是白露城的城主一家老少,全都不是好东西!

    夫妻两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蓝海身上,“你说,他们那个大教主和小教主,是不是父女啊?长得可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他们的母亲是姐妹?”韩驸马对此没什么兴趣,思绪飘到了无双公子身上去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那孩子成亲后,会留在北晋,他们两虽不亲,但好歹是亲戚,只是他要是真留在北晋,只怕也和自己亲近不起来,毕竟他准媳妇的大舅是大王子,如果真阳想争出头,双方势成水火,小两口成亲后就回东齐去也好,省得被无端波及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表哥,真有可能问鼎大位吗?”夕阳西下倦鸟归巢,虽因冬日飞鸟稀少,但还是偶尔能看到一两只鸟雀从自家园林上方飞过。

    韩驸马不置可否,真阳公主也没真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,毕竟他失忆多年,记忆中的那个人,如今是否还如往昔那般?

    “蓝海不是说,今天要再来给你复诊?”拉着丈夫漫步在林间,虽有园丁精心养护,但入冬后不时下雪,林木在大雪肆虐下显得有些颓败。

    “是啊!不过现在都午后了,大概今儿是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蓝海原本是打算看过颜大老爷之后,再去真阳公主府的,谁知在颜家给绊住了呢?

    颜大老爷昨晚情况急剧恶化,蓝海一早过来时,差点被他惨无血色的脸色给吓坏了,急急为他施针,又命人回黎府取血参来给他吊命,才堪堪把人抢救回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累坏了,还要应付颜家人不断的质问,药僮见情况不对,赶紧放了信号通知鸽卫们支持。

    接到鸽卫通知的黎漱和黎浅浅,不约而同的派人前往颜府接人,蓝棠得知后,也不逛街了,急忙拉着黎浅浅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