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就爱抢

第四百一十七章 就爱抢

 
    看过了首饰,又去吕氏商会旗下的布庄选布,掌柜知道是东家来了,悄悄的派了丫鬟过来相请,吕大小姐的脾气,她是知道的,看今天这样子,应该是特地带朋友来买布的,她不好打扰大小姐,可布庄遇上难题,她正想请示东家,吕大小姐来了,为不耽误事只能低调派人来请。

    “我过去看看,你们两只管挑。”吕大小姐跟掌柜的相熟,若不是有事,不会派人来请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!”黎浅浅看蓝棠、春江她们看得热闹,便朝吕大小姐摆摆手,让她随意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看着莞尔,教主大概还真是个孩子,没开窍,要不怎么对打扮自己不感兴趣呢?

    她却不知,黎浅浅不是不感兴趣,而是她的事太多了!没那闲功夫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主仆一走开,她便趴在桌上打了个呵欠,老实说,有这功夫出来逛街,她宁可待在府里睡觉,北晋的冬天真是冷,这种天气最适合窝在暖暖的被窝里头睡大觉!

    唉!早知道她这两天就不拚命的翻查那些书了,老实乖乖睡觉,也就不会被表舅逮到她走神,明知她走神是困的,竟然不让她在家补眠,反而把她赶出来逛街!

    真是!哈啊!又打了个大呵欠,眼泪都出来了!黎浅浅低头拿了帕子擦眼泪。

    布庄的伙计殷勤的领着几位客人过来,就坐在黎浅浅她们位置旁,伙计奉命去取时兴的布样来,不想,其中一位客人指着春江手里的布匹,叫道,“我要那匹,你去给我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姑娘叫你去拿,你还不快去!”那姑娘的丫鬟推搡着那伙计,伙计苦着脸道,“这位姑娘,您若想要,小的再去库房取来给您,那客人手上的,可不好去……”后头的字还没说出口,伙计脸上已经挨了一大耳括子。

    “叫你去就去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丫鬟打完人气鼓鼓的手扠腰斥道。

    伙计暗道倒了八辈子的血霉,方才还以为抢到这单客人是好事,现在嘛!他哭丧着脸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这单客人不好惹,可那边坐着的可是东家亲自带来的客人,更不好得罪啊!

    这边动静这么大,蓝棠她们自然都看到了,看到那伙计平白无故被人打,心软的蓝棠张了张嘴,几乎就要主动把布让出去了。

    春江却抱紧那匹布,朝蓝棠摇头,“这匹可是花软缎,方才吕大小姐说了,是特意给咱们小姐留的,怎么能让出去。”春江瞪着大眼看着蓝棠,一脸不解,吕大小姐特地给教主的,棠小姐怎么可以擅做主张,就要替教主让出去。

    蓝棠讪讪的笑了下,“我这不是忘了吗?而且那伙计无辜挨打,难道你看了不觉得他可怜?”

    “那就能把小姐的东西让出去?”春江暗摇头,还说孟盟主是个滥好人呢!棠小姐自己也不諻多让嘛!

    伙计正往黎浅浅他们这边来,自然是听到春江和蓝棠的对话,走的近了,往春江手上的布料看去,那块料子可不正是东家交代掌柜留下来要送人的吗?

    黎浅浅看他面带忧色的走过来,走到一半许是听到蓝棠她们的对话,所以脚下迟疑有些迈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块花软缎的颜色,我不怎么喜欢,要是有客人要,就卖了吧!”黎浅浅说完就又趴回去桌上睡觉。

    伙计一听松了口气,急急上前来,“谢谢客人,谢谢客人。”伙计不知黎浅浅的身份,他们东家带来的当然是不能得罪的,可客人开口不喜这块花软缎,那就不是他招呼不周。

    春江急得跺脚,“小姐!”

    “别急别急,咱们再看看。”老实说,黎浅浅还真不是为解围而这么说的,那块花软缎虽说很金贵,但那粉嫩嫩的颜色,她还真有点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您不喜欢这颜色?”

    “嗯,太……”粉红了一点,看着有点晕,不过她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蓝棠看看春江手上布料,这个颜色确实有点太粉嫩,不过她能明白吕大小姐为何会留这块料子给黎浅浅,因为这颜色实在太适合她了啊!有没有?黎浅浅五官精致,就像是观音座前的玉女,她要是笑起来,那小模样甜得入心,穿上这粉嫩嫩的兰草花蝶花软缎,哎呀呀,光在脑子里想,蓝棠就觉得好可爱好可爱啊!

    黎浅浅要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,肯定要先敲她脑袋,拜托,她这个教主已经够没威严了好不!还要叫她扮可爱?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给他吧!”黎浅浅头也没抬的说。

    春江百般不舍,春寿则是机灵的把其他的料子藏好,不再让那几个女的看到,免得又来跟教主抢。

    伙计完成任务,自觉应该没事了吧?谁知,那个嚷着要这块料子的姑娘嘴一嘟把送到面前的料子用力推开,砰地一声,花软缎就这样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伙计看傻了!

    布料在人家手里,她吵着要抢,拿到手了,又推开不要?这是诚心整人啊?

    “严瑞,你够了。”几个姑娘里,唯一梳着妇人头的少妇,见严瑞如此行为,不免板起脸来。

    “大姐。”被大姐训斥,严瑞顿觉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严家大姐才不惯着她,“这块料子我们不要了,真是对不住啊!”

    伙计弯身拾起布料,点点头道,“知道了。”伸手在料子上轻拍了拍,躬身就要退下。

    严瑞见状气得伸手在丫鬟手臂上狠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丫鬟知她心里不悦,便冲那伙计道,“方才那客人不是在看吗?既然我家小姐不要了,正好拿去卖给她们啊!”

    人家在看,你们硬要抢,抢到手不要就扔地上,现在又要他把她们扔地上的布料,拿去卖对方?当他是傻的啊?

    伙计面沉如水抱着料子退下走人。

    他一走,就没人再靠过来侍候严家姐妹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黎浅浅她们那边,不止一个伙计靠过去招呼。

    两相对比之下,显得严家姐妹这边的冷清。

    不过严家大姐也知道是为何,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严瑞一眼,其他人也多有埋怨,但没人像严家大姐有底气。

    严家大姐是严珊二叔的嫡长女,若说严珊身份最贵重,那严家大姐就是命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她爹虽没能继承爵位,却有实权,与尚主的大哥比起来,影响力可是不容小觑,她娘是女皇同胞妹妹的女儿,因为外祖母去的早,外祖父再娶,女皇怕她娘被继母欺负,将她接进宫里抚养,所以她娘算是和真月公主她们一起长大的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嫁到严家后,便为她娘和她爹牵了红线。

    她娘虽有郡主名号,但因府里有公主长媳在,所以她这郡主媳妇一点也不显眼,就算她生了三子一女,是太夫人心里最倚重的媳妇,也不曾见她抢公主的风头。

    不过低调有低调的好,人家一说起严家,就会想到真月公主,然后就会评论起高傲任性的严珊来,有她在那里杵着,其他人和她一比,都成了乖孩子典范了。

    严珊自幼得宠,高调招摇,走到那里,家里的姐妹们都会簇拥着她,众星拱月啊!就算被人批评,她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严家大姐则是低调惯了,不过这也有个好处,不必被人当成冤大头,天天被敲竹杠。

    听说严珊这次惹恼女皇,就是这些姐妹们教唆的,她听她娘说,公主伯母和大王子妃近来很积极的为严瑞她们相看婆家,严瑞她们还以为计谋得逞很是得意!

    根据她娘的说法是,也不知大王子妃是怎么让人去找的,怎么能找到这么多纨绔子弟的名单?

    她那公主伯母这回是真的被她们惹恼了!

    出门前竟然和颜悦色的取了银票给她,让她陪着几个妹妹出门来挑首饰、衣料,还让她别帮她省钱,“我只要一想到珊儿不久就要远嫁,我这颗心啊!就疼得紧,珊儿肯定也舍不得她这些小姐妹们,你就帮伯母,好好的陪陪她们吧!”

    严家大姐听了后,只觉得好像那里怪怪的,直到这会儿,她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让她作陪,就是不让她们陪在严珊身边,避免她们再对严珊造成影响,另一方面,严珊就要远嫁,真月公主正如火如荼的为她准备嫁妆,真月公主宁可花些小钱,支开严瑞她们,也不愿她们再黏在女儿身边,想从女儿手里掏好东西。

    严家大姐出门时,得了母亲和公主伯母的嘱咐,自然是盯牢了严瑞几个,却是没想到,这严瑞一出门就惹事,身边带的丫鬟遇事不说相劝,还拚命的添油添柴,深恐事儿不够大似的。

    就跟她娘一个德性。

    想到严瑞的亲娘,严家大姐的眸子闪过一抹厉色,她娘身体向来很好,在生完小儿子后,曾又怀过一胎,就因为严瑞的娘爱闹腾,才害得她娘被波及流产,自那之后,她娘的身体就变差了,任是吃再多药,也没能完全调养过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香颜胭脂铺走走吧!上回听她们家掌柜的说,这个月要推海棠红的胭脂呢!”见大姐脸色不好,便有机灵的严家妹子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咦?海棠红?这是又要推新东西了啊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严瑞笑了起来,“听说这是她们六姑娘和七姑娘新研发出来的新颜色呢!”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,香颜胭脂铺要换东家了!”消息灵通的小姑娘爆料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瞎说的啊!”几个姐姐推搡着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委屈的回道,“是真的,听说颜五姑娘近来身体不好,颜大老爷的身子是早就听说可能熬不过年关了,要是他们父女两没能撑下来,颜六姑娘和颜七姑娘扛得住吗?”

    肯定扛不住。

    那还不如趁现在,他们还在,赶紧安排后事,也给她们两姐妹安排婚事,以免颜大老爷一死,她们得守孝三年,这三年不能嫁不能招赘,她们两对生意上的事,又不如颜五姑娘来得熟稔,到时候想找个夫婿帮衬一下都没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