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算盘打得精

第四百一十三章 算盘打得精

 
    呃,你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找不出话来反驳!刘二抚额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他直笑,问,“何侍郎的夫人,你们已经安置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安置好了,是说,这女人也真是够狠了!不只对丈夫狠,连对自己也狠。”刘二摇头。

    “能怪她吗?”黎浅浅嗤笑,“何侍郎除了嫡子还有庶子,他要是造反成功,她未必能当皇后,她儿子未必能当太子,可要失败呢?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儿孙,统统都要陪葬。”

    何侍郎武功高强,何夫人无法力敌,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熬煮的补汤里下毒,只可惜成效不彰,直到被抄家,他还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明知丈夫心怀不轨,却只能消极对抗。

    其实黎浅浅不知道的是,何夫人不想背上谋害亲夫的罪名,她一向是贤良淑德的典范,怎忍受得住名声被毁,还是为他。

    她在女皇面前以死明志,就是想为儿孙们争取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不过黎浅浅想留下她。

    她是何侍郎的枕边人,又是上任护法的女儿,为保儿孙,她连命都能舍,那么留她一条命,与之合作,让她说出何侍郎与其他护法的事,并在事后保她能和她的儿孙们团圆,相信她会懂得如何取舍的。

    果然,黎浅浅派去的人不用跟她多说,她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京城外靠运河的一处小村落外围,一间破败得小茅屋里,何夫人拉紧了身上破旧的棉被,被面已经陈旧不堪,只消稍稍一用力,里头的棉絮就露出头来。

    屋外风声呼啸,她浑身冷得直发抖,不知过了多久,小屋的门才被推开来,进来的是一个女孩,年约十五六岁,相貌平淡无奇,她右手提着一捆柴薪,右手提着铁锅,两肩各搭着一个搭裢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去准备煮饭的家伙。”女子是一名鸽卫,何夫人‘死后’就是被她带出宫的,她看了何夫人一眼,没再说话,只把手里的东西摆下。

    “去做饭吧!”鸽卫道。

    “我?叫我去做饭?”

    鸽卫点头,“你不去做饭也成,不过一会儿我就要走了,趁现在我还在,你有问题赶紧问,否则我走了,这附近可没人家让你问。”

    何夫人急了,扑上去抓住她的手,“走?你要去哪儿?你主子不是答应我,只要我有问必答,她就会让我去和我的儿孙们团聚,她不能言而无信啊!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子的条件是如此没错,不过,谁让你不老实,有问必答你是做到了,但都是答非所问,你当我家主子傻的吗?花那么大功夫把你救出来,你不老实,还想我家主子履约?啧!别以为天底下就只有你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鸽卫不悦的看着何夫人冷声道,何夫人面无表情,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,看得鸽卫更加火大。

    “行啦!既然你不肯老实,那就随你自生自灭吧!”鸽卫说着转身就走,何夫人却急了,“不行不行你不能走,不能走,你还没带我去见我儿子和孙子,不能走。”何夫人再度扑上去抓着女孩的脚不放。

    “何夫人,哦,不能再这么叫你了,何夫人已经死了。”鸽卫踢开何夫人的手,锥心刺骨的疼痛入心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何夫人捂着手,痛得嘴唇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娘家姓什么?啊!不重要,不重要,你老子被你相公害死了,你已经没娘家了,而且给你弄的身份,说你姓谢,不过你好像很不知好歹,一点都不感激我们,对我家主子一点谢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何夫人自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几曾被人这样挤兑过,气得满脸通红,“你家主子又不是真好心,她只不过是想从我这儿,得到一些讯息罢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该庆幸,你还有点利用的价值,不然,你早就真的死翘翘了!那还能在这里跟我耍嘴皮子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年纪小,何夫人一开口,她就忍不住顶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!她既不老实,你还跟她在这里斗?”清凉的嗓音从屋顶传来,何夫人抬头看,从残瓦间看到了一道清冷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丢着她,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她还能怎样?何侍郎已被斩首,何家其他人流放的流放,入教坊的入教坊,她一个素来养尊处优的贵夫人,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没人做饭给她吃,只怕七到十天就饿死了,哦,不对,这天这么冷,她怕是还没饿死就先冻死了,你跟个将死之人吵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是姐姐说的有理。”说着便踢开死抓着自己不放的何夫人,也不从门出去了,直接上屋顶。

    “回去复命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屋瓦轻喀一声,抖落了屋瓦上的雪,然后就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何夫人这时才真正直面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年轻的鸽卫女孩边走边道,“哼,让你跩,让你狂,饿你个几天,冻你个几日,看你还敢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鸽卫看她一眼,道,“赶紧给刘头送消息去,让他心有个准备,省得教主问起来,他无话可回。”

    刘头丢脸,他们这些鸽卫就有脸了?年轻的鸽卫脸一红,老实的去传消息。

    刘二接到消息时,脸有点绿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,当初说的好好的何夫人,竟然事到临头才来给他搞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黎浅浅放下手里的书,抬头看刘二,方才鸽卫进来给刘二传话后,他的脸色就很难看。

    凤公子刚陪凤庄主用过早饭,一进门就看到刘二脸色不对,想了下便问,“不会是何夫人那里出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二也不隐瞒,直接说了出来,听完之后黎浅浅面色平静的道,“这其实也没什么,我想何夫人是个聪明人,过几天应该就能想明白了,让人把她盯好了,然后晾着她,等她老实了,再去问话就是。”

    看她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,刘二也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把这期的京城风云录递给黎浅浅,“看看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接过来后就翻看起来,“何侍郎的罪名还真是……草菅人命,死在他手里的人还少了吗?光这一条,等等,何侍郎养的那些死士呢?都在那里,何侍郎一死,他们会由谁接手?”

    凤公子沉吟片刻道,“按说应该会由嫡子接手,不过何夫人的儿子们不如庶子受宠,也许,何侍郎是传给庶子。”

    “何侍郎有几个儿子?”

    “庶出的两个,嫡子三个。”凤公子伸手轻点下颌,“他们都判了流放,不知那些死士会不会去救?”

    黎浅浅忽道,“你们说,有没有可能不是传给儿子,而是交给何夫人?”

    刘二一愣,“那咱们救何夫人出来,岂不是纵虎归山了?”

    “快派人去支援盯着何夫人的鸽卫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。”刘二说着就要出门,“等等,何侍郎有几个女儿?”

    “没有嫡女,庶女倒是有七八个,大的都已出嫁,最小的那个刚及笄,还没许人家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便道,“都派人去盯着,已出嫁的也要盯,连女婿也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刘二愣住了,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何侍郎是何时开始训练死士的?平常又是谁去替他盯着?”

    刘二听了直摇头,这些问题他真没想过,不过,“这样一来,我们的人手会严重不足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立刻出来刷存在感,“还有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他半晌才点头,“你得先问问你大哥,看他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,他肯定会答应的,何侍郎可是杀害管家人的幕后黑手,纵使他已伏法,但他那些死士还在,想来大哥也不会乐见他们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就算那些还活着的死士,不是对管家人出手的那一批,但他们都是何侍郎的死士,平常不知为何侍郎做过多少坏事,他们,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黎浅浅听他这么说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而负责盯着何夫人的两个鸽卫,看到来支持的鹰卫们,突然觉得头有点大,在这个小村庄外,想填饱她们两个的肚子,就已经有捉襟见肘,现在竟然又来十个大男人,是想要她们累死喔?她们还要盯着何夫人呢!

    直到听完鹰卫领队说明任务后,她们才恍然大悟,只是,“何侍郎会把死士交到妻子的手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要是他真把死士营交到妻子手里呢?一旦他们发现你们在附近,定会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们等了三天,都没等到死士营的人出现,倒是等到了何夫人服软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凤公子则接到底下人的回报。

    “消息无误?”

    “消息确实,没有问题。”来回话的人给了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凤公子颌首,让他退下,自己坐在原位沉思,良久,凤庄主收功,从房里出来,看他拿着纸条独坐,走到桌边倒了杯茶一口饮尽,然后才走到凤公子面前,伸手把纸条抽走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感觉得手中纸条被抽动,凤公子回过神来,见是大哥便松了手。

    凤庄主看完笑了下,“这个岳父对女婿还真不错啊!”

    原来在何侍郎死后接手死士营的,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一个女婿,其父也是女皇的心腹,任职兵部武库司主事,而何侍郎的这个女婿,则荫了个闲职,也不用去衙门报到,整天游手好闲。

    外界对他的评价不高,只好奇何侍郎怎么会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闲汉。

    却不知,何侍郎在他的帮助下,建立了自己的死士营,而且他还放手让女婿掌管死士营,何侍郎的心腹需借助何侍郎的手书,方能调动死士,他这女婿却直接就能命令他们。

    “他似乎有意要把何侍郎的儿子们劫走。”凤庄主眼微眯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被劫走,浅浅还要拿他们跟何夫人交易。”

    凤庄主点头,“我知道,不过她没承诺她,保她儿孙们完好如初吧?”他们的父祖下令杀了管氏一家,跟他们收点利息,断他们手脚,也是应该的,命还留着,不是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