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一十二章 何家倒霉

第四百一十二章 何家倒霉

 
    凤庄主冷着脸反问江分舵主,“消息都传开了,为什么不写?总要让所有人清清楚楚的知道他们的冤屈。”

    不能让管家人白死!

    为了一块玉,就要人家百余口人全死,这样的官不除,百姓们岂能安心?别忘了北晋民风彪悍,北晋京城的百姓看似温和,实际上可都是暴脾气,就连女皇都不敢轻忽民意。

    传言可以随人左右,之前因事涉何侍郎,被女皇压下来,外间的传闻就偏向何侍郎,把管家被害的原因推在管家人身上,做生意偷斤减两,为商不诚为富不仁啦!

    将何侍郎牵涉其中的程度大大的减低,甚至抹去那被杀的黑衣人及何侍郎的心腹也在卢家村被杀的事实。

    因此京里对管家灭门一案,不少人是抱持着,若不是他们自作孽,哪会招惹来这样的惨事的心态。

    凤庄主就要所有人知道,管家人无辜被灭门,全是因为何侍郎私心作祟所致,管家人因祖上传下的一块玉佩,遭何侍郎觊觎,才会招此横祸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确定庄主不会因为他们把这事传出去,生他们的气后,就立刻回分舵去,让人赶发这期的京城风云录。

    这期的京城风云录除了发这一条消息之外,还有何侍郎被弹劾,女皇总算不再护着他,而是让人去何府彻查。

    何侍郎自然是喊冤,不过他没能进宫去,大理寺及刑部的官员是在女皇的神凤禁卫队陪同之下,进入何府的。

    她们一进府,就立刻把侍郎府控制起来,那些官员有不少都和何侍郎交好的,进了何家,见着何侍郎,听他一路喊冤,他们原想开口安抚几句,不过看到身边面无表情的神凤禁卫,便板起了脸不搭理何侍郎。

    眼下说什么都是错,还是好好把差事办好,省得被女皇盯上。

    大理寺和刑部的官员抄家彻查的本事还是有的,不多时,便清查出不少何侍郎与人往来的信件。

    何侍郎是官员,与人有信件往来很正常,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,和他通信的人是来自别的国家呢?不是平民百姓,而是高官显爵呢?

    找到那些信件的是刑部的一名小吏,刑部侍郎接过之后,打开一看随即愣住,嗯,这他处理不了,转身找了大理寺的官员商议,大家都觉得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是要如实呈报上去?还是帮忙掩饰一二?毕竟何侍郎可是女皇的心腹啊!再说了,不是说前一天女皇还特地来何府一趟,听说一待就是半天呢!

    要是如实呈报上去,女皇看了后,还是护着何侍郎,转而拿他们开刀怎么办?可不呈上去,万一何侍郎果真包藏祸心,危害他们北晋呢?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!”大家围成一堆抓耳挠腮想不出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适才发现信件的小吏端着茶进屋里来,“各位大人,天冷,大家先喝口热茶暖暖,相信以众位大人的聪明才智,肯定很快就能想出解决之道。”

    嗯,这话中听。

    几位大人便围到小吏身边,从他手中茶盘取了杯茶慢慢喝。

    喝完茶之后,一位大人道,“诸位同僚,咱们可真是昏头了,陛下让我们来彻查何府,现在都还没彻查完呢!怎么就急着商量要如何处理这些信件了?”

    “是,高兄说的有理,咱们操之过急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说着又各自分散开去。

    何侍郎被拘着正院里头,身边都是神凤禁卫,他本想凭借和女皇的关系,和她们拉近乎,谁知刚要开口,便被人隔空一点就此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何夫人等几曾见何大人受过这样的对待,几个妾室和儿媳妇们忍不住惊叫出声,独何夫人倒是镇静得很,除了脸色发白外,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而书房里,小吏跟着大理寺官员一路清查到密室外的多宝格,大理寺官员看着多宝格上的古玩,忍不住对小吏道,“何侍郎眼光真是不错,这多宝格上头摆的古玩,随便一样拿出去变卖,就够你我吃喝一辈子了!嗯,还都是真品。”

    眼光好,又有钱,还得女皇赏识,不止护得紧,还动不动就赏赐东西下来,怪不得人家有钱去买这些真品古玩!

    同样在朝为官,为什么他们这些人就及不上何侍郎呢?

    “大人,何大人眼光好,您看这个花瓶的颜色真是漂亮。”小吏说的正是开启密室的开关。

    那官员却看愣了,这个宝蓝美人瓶不是古玩,也不算珍品,应该只是随便买来插花用的吧?可为什么要摆在这里?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?

    如果在平日,他看到这样一架放满珍宝的多宝格里,摆了这么一个廉价花瓶,他不会特意去关注,但今天,则不然,因为何侍郎和西越、东齐、赵国及南楚的高官们通信,信上文句粗略看来并无啥出奇,但他们在大理寺待久了,怎会看不出这信有问题,现在看不出来,只是他们没时间细究罢了!

    本来他们来何府时,还想着为何侍郎洗清冤屈的,但看到那些信件,他不得不多想,女皇派他们来,是不是前一天在何府发现了什么,所以今天才会有御史弹劾他?

    那么女皇派他们来何府,应该就不是让他们为何侍郎洗刷冤屈了!

    因为多了这点想法,所以他便对那廉价美人瓶起了疑,伸手想拿起来,才发现是做死在多宝格上头的,他皱起眉头抓着那美人瓶左右转动着,不想,才一转就听到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咳咳,干多了抄家的事,听到这种声响代表着什么,大伙儿都心知肚明啦!因此声响还没完,他身边已经挤满人。

    “老高你行啊!竟然让你找到了密室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托福托福!”

    密室的门打开了,找到密室的老高领头进入,才踏进去,他就愣住了!其他跟进来的人,也看傻了,因他们堵在门口,后头的人进不来,不免跳脚。

    “喂,前头的,往前走啊!呆愣着干么啊!”边说还边往前头的人背后推搡着。

    只是等他们自己也挤进来后,也跟着傻眼了!

    满屋子的金银珠宝古董珍玩!

    老高原先还以为,多宝格上摆的古玩已是件件珍宝,没想到这密室里头,随便一样,都比外头那些古玩全加起来还要昂贵。

    等等,那摆在箱笼上头的明黄锦衣是什么?他们有没有看错?那是龙袍?皇冠?竟然还有玉玺!?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如果之前他们曾不信御史的弹劾,认为何侍郎不可能谋反,那么现在,他们对此深信不疑!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家会在密室里,弄龙袍、皇冠和玉玺?别跟他们说是误会啊!

    “怪不得陛下给何侍郎的赏赐,他不止不受,还拿出去义卖!”女皇给的宝贝,全加起来都抵不上他这密室随便一件古董。

    “还真看不出来,何侍郎才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啊!”

    大理寺和刑部的官员都是文官,看到这么多宝物,就算想亲自动手,也没力气可搬,于是命何府的小厮们进来帮忙搬。

    小厮们看到密室里的东西,全都吓傻了!可面对凶神恶煞般的官爷们,他们根本没时间惊讶,老老实实的动手搬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搬就搬到了天黑,何侍郎他们早就没精神闹腾了。

    将何家密室的东西搬进宫,何侍郎等一干人犯全押进大理寺大牢。

    因有发现信件的小吏在,吴林和张志在他的协助下,轻松脱身离去。

    何侍郎到了御前,发现女皇面沉如水,御座下摆放的箱笼好生眼熟,何侍郎还在回想在那儿见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女皇正要开口,何侍郎忽地想起来了,这不是他摆放在书房密室里的箱笼?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微臣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倒说说看,你那里冤枉了?”

    女皇温柔的笑了下,接过姚女官手里的供词,扔向何侍郎。

    “你行啊!”女皇淡笑,“不过你哄妻子的手段略差了些,你妻子已经都招供了,包括你的真实身份。瑞瑶教的护法,呵。”想到之前,何侍郎怂恿她,派孙子、外孙们去争瑞瑶教黎教主徒弟,还有时不时在她耳边,提起瑞瑶教宝藏的事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吃里扒外的护法,瑞瑶教竟然还没倒,也真是运气好了!还是该说,他们那个黎教主聪明,不轻信你们这些护法,才没把家业整个搞垮了?”

    何侍郎怒极,运起内功想要挣脱枷锁,只是他涨红了脸,愣是一点内劲都使不上来,不可能,不可能的!他的内力怎么会运不上来?

    然后他检视自己的身体,赫然发现,自己的气海破了,他辛辛苦苦修练的内力竟然丝毫不存?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多亏了你媳妇啊!她说你虽是文官,但其实武功深不可测,所以在你被带进宫时就被废了。”

    不废不行啊!要不然在审讯时,他要突然暴起挟持人质,可怎么办?难道要让他就此逃之夭夭?

    女皇没想过他的武功竟然深不可测,破他气海时,神凤禁卫就被陷入昏迷的他废了近十人,最后还是由宫里武功最高的太监总管出手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他拚命运功的样子,女皇不禁庆幸自己听了姚女官的建议,先废了他的武功再来问罪。

    “那贼婆娘出卖我,我定不会轻饶她。”何侍郎咬牙切齿的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何夫人已然自尽。”女皇淡淡的道,“她只求给她的孩子留条生路,至于你,她说她在九泉之下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听完刘二的叙述后,黎浅浅挠挠下巴,“他那些信,可查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您绝对想不到,那些和他通信的人是谁?”刘二自信满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想吗?”黎浅浅看他一眼,“是护法们吧?”

    欸?“您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明摆着的嘛!他既然能在北晋当官,那其他护法自然也行,而且他们想要复兴天盛帝国,要兵权,要民意,要资源,有什么比当官更快将这些东西弄到手的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