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浮出水面

第四百一十一章 浮出水面

 
    “这些事,等我们把东西运回去后,再慢慢的处置。”黎浅浅道。

    凤公子点头,从脚边取来被褥盖在黎浅浅的腿上,黎浅浅则拉着被褥,分了他一半。

    “睡一下吧?”凤公子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正伸手掀起车帘往外瞧,外头光线还很昏暗,街道上很安静,他们停的位置很僻静又隐密,不会引人注意,听凤公子这么说,黎浅浅便点了头,凤公子忙又取出两个大迎枕,放到黎浅浅身后,让她能半躺半靠在上头。

    车厢里因摆满了那些书,所以没办法让她平躺下来安眠,只能委屈她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个头小,都难以躺平,凤公子手长脚长的就更难受了,黎浅浅躺下后,把脚缩到身前,尽量空出地方给他。

    凤公子摸摸她的头,也半躺下来,“睡吧!”他伸手在她背上轻拍着,黎浅浅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久天色渐渐转亮,鹰卫统领请示过黎漱后,就扬鞭策马往前行,马车一动,凤公子就醒了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话,天亮了,黎大教主让回府了。”“

    “嗯,你们赶车小心点,黎教主睡着呢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三辆马车很快就驶离何府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三辆马车快速出了城,来到京城外的小镇,在小镇上绕了一圈,又往另一处小城,就这样绕行了数个小城镇及村庄,最后又返回京城,原本的马车已经被换掉,现在更是一拆为六,黎浅浅她们更是早在出城时下车回府了。

    等下午六辆马车回来时,黎浅浅已经睡饱饱,精神抖擞的和凤公子准备要好好的检阅从何府弄回来的书。

    至于被弄回来的宝物,则由黎漱带人登记入册,黎浅浅劝黎漱留下所有宝物,所以带回来的,除了孤本外,也就几样黎漱有印象的古玩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东西还是多到令蓝海咋舌,“这个枫叶宝砚竟然也被他们偷了!”枫叶宝砚外形就是一片枫叶,叶脉将之分成两部份,大的供研墨,小的盛水,做工精致细腻,墨材是罕见的红丝石,这种石头呈红色,内有纤细的金丝,阳光照耀下,隐约透出金光。

    黎漱和蓝海幼时在库房里乱逛时,发现此物,就曾把它拿出库房把玩,后来哪去了?不记得了!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它!

    真是太惊讶了!

    “咦?这是九珠连环?”象牙雕的圆珠里套着另一个圆珠,一层套一层,每一个圆珠上都镂空刻着繁复的花纹,每一个圆珠都能灵活转动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那次把玩之后,你爹把它收到你娘放嫁妆的那间库房去了,我没记错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漱淡淡的点点头,“没记错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大长老的管辖下,不止瑞瑶教的库房被何侍郎盗了,连他娘的嫁妆库房也被盗了。

    “我艹,这些人也太可恶了!”蓝海都忍不住爆粗口了!

    明抢暗盗,面对黎漱时,竟然还能摆出一副高傲鄙夷的嘴脸,简直不要脸到极点。

    黎漱倒是不以为意,“急什么,他们偷走的,我会让他们一样一样还回来。”冰冷的语气让蓝海等人扛不住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蓝海挠挠头,“那现在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按照之前的计划去做,先处置了何应凡。”

    如果按一开始的计划,直接把何侍郎给杀了,难免打草惊蛇,而且还发现不了他们竟偷盗了这么多瑞瑶教和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刘二便道,“是要让女皇收拾他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刘二应诺,转身出去办事。

    等他们把带回来的东西全登记入册,黎漱才问,“教主呢?”

    “教主她们早睡下了。”谨一打了个呵欠,回道。

    黎漱抬头一看,窗外已有微微曙光,整理入册竟就花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“行啦!收拾好后,用过早饭就各自回房休息吧!今天早上没什么事吧?”他转头问谨一,谨一摇头,“那好,什么人来都不见,让门上闭门谢客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凤家庄来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人也是找他们家庄主和公子,干咱们啥事?”黎漱直接回问,把谨一问哑了,不过也是,凤家庄若派人来,那就表示是遇着大事了,自然是需要他们庄主和公子处理,他们当然不能挡着不让进嘛!

    不过今天会有什么事,让凤家庄的人上门找两位主子吗?

    应该没有吧?

    事实上,今日早朝确实发生了事情,凤家庄分舵的数字公子们和护史公子们都有些不太确定,这个消息要不要发啊?

    江分舵主也做不了主,最后只得亲自上门来。

    凤公子忙了一晚上,不过还是按时就寝,一早和黎浅浅一起练过功后,就回来陪他大哥吃早饭,凤庄主用过药,精神好很多,只是一想起管家人,心情还是很低落。

    凤公子想了想,只得去向黎浅浅商量。

    “借孤本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啊!”黎浅浅指着那一摞摞的孤本道,“你看要抱那一摞过去?”

    凤公子抚额,“不用那么多,一两本就够了!”一两本就够他哥翻好几天了!他最主要是想找事给他哥打发时间,省得他又钻进管家的事里去。

    “多拿一点,也好多点选择嘛!”黎浅浅卷着鬓边的碎发,让春江她们帮忙把书搬过去给凤庄主看之后,她不免好奇的问凤公子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到底和那个管家小姐,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前两天凤庄主的侍从总算找来了,原来每年凤庄主都会为凤老庄主,特意到管家来买酒。

    他和管家有近十年的交情了。

    管玉梅对他有好感的事,除了凤庄主自己之外,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只是碍于管玉梅是个姑娘家,凤庄主的侍从们不好戳破此事,不过都暗地里帮忙撮合两人。

    这回他们跟随凤庄主来买酒,前一天就已经把酒装上车,在附近的小镇等凤庄主去把尾款付清。

    其实前一天就能把事情一次办完的,但因他们想撮合两人,所以叶清假做自己忘了带银票,好给凤庄主制造机会多亲近管玉梅。

    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凤庄主这一去就丢了,而且管家还被人灭门!

    这下子他们真不知上那儿找人去了!

    等知道凤庄主竟自己找到分舵时,已是前天的事了!

    昨天凤公子随黎浅浅去何府办事,回来又忙着帮黎浅浅查看那些书,和叶清说上话,还是刚刚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时间虽短,并不妨碍他把事情问明白。

    此时听黎浅浅问,他也不隐瞒的,把事情全说了。

    得知管玉梅对凤庄主有意,黎浅浅不免想到蓝棠。“那你大哥对那位管小姐,到底是有没有意思呢?”

    凤公子为难的看她,“你觉得我大哥会跟我说这种事?”

    黎浅浅想了想,“不会。”觉得自己真是蠢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还得大哥自己看开走出来。”凤公子道,不是他不想劝,而是这种事,大哥不会跟他说,尤其女方又已经死了,大哥只会将这事放在心里,不管他对她是否曾经有情,都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未来的大嫂,日子可能会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。”凤公子点头同意,“我大哥那人从小就习惯扛事,我和二哥心里有事想不明白,都会找他说,但他,只会自己扛着,就算想帮他分担,都不知从何分担起。”

    本就是个不会跟人说心事的人,遇上这种打击,恐怕会越发沉默吧?

    黎浅浅拍拍凤公子的肩头,“不过他有你和二哥两个弟弟在,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瞪她一眼,“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趿上鞋,春江她们已经回来了,看到凤公子,忙道,“凤公子,你们那位江分舵主来了,说是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了。”凤公子谢过她们,又对黎浅浅说一回,黎浅浅让春江取斗篷来,“我送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凤公子笑,“那一会儿是不是我再送你回来?”

    “哎唷!知道我好奇江分舵主的来意,放在心里就是,干么拆穿我!”

    春江见状忙去取黎浅浅的斗篷来,凤公子已经给自己披上斗篷,看她拿斗篷来,便帮黎浅浅披上,帮她系上带子,带上兜帽,牵着她的手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大概猜得出来,他为何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为了管家灭门的事情。”之前因为涉及何侍郎,被女皇压了下来,不过何侍郎的人接二连三,在女皇必经之地为他漂白。

    一次、两次,女皇或许不觉有异,但太过频繁,难免就会令女皇多想,一旦她开始多想,再加上姚女官从旁引导就容易起疑,一起疑,便会派人去查,但查出来的事情令她失望,何侍郎大概也就玩完了!

    姚女官会出手,并不是因为蓝海父女为她娘治病之故,而是因为争宠。

    何侍郎是女皇的心腹,掌管着户部,及女皇的钱袋子,他原没把姚女官放在眼里,但谁让姚女官给女皇荐了个面首呢!而且这个面首除了英俊挺拔才华横溢,还年轻,这点让何侍郎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谁让他年纪老大呢!

    他拚不过那个小白脸,那就把引荐他给女皇的姚女官给彻底踩下去,只要他的靠山没了权势,就他一个小白脸,还敢跟自己作对吗?

    所以姚女官为了自保,也必须要把何侍郎给踩下去,踩得他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今日早朝,除了发动御史弹劾何侍郎草菅人命,私养重兵,还意图谋反。

    谋反一说看似有点牵强,如果是在之前,女皇大概就又循私的保下他,但今天则不然。

    女皇非旦没有保他,还命人去彻查何府。

    “去给朕查清楚来,省得你们整天盯着他不放。”

    管家灭门一事,立刻传扬开来,凤家庄在北晋京城发行的京城风云录要不要将这事写上去?若不写,会不会反启人疑窦呢?若要写,他们庄主会不会因此不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