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零九章 发现
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。

    何侍郎的妾室可不止三个,一个个千娇百媚的丽人儿,不撒泼光撒娇争宠,也很够瞧的,更何况何侍郎今天为了侍候女皇,可是使出浑身解数,要不然也不会睡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姨娘们过来时,他才刚喝了何夫人精心熬制的补汤,心里头正美滋滋的想着,这回把女皇侍候好了,不知女皇会如何补偿自己?以往前朝只要有人弹劾他,女皇就会给他撑腰,并且赐下一堆赏赐来。

    他虽看不上女皇的赏赐,但有女皇的赏赐,代表着女皇对他的恩宠,他在北晋就靠女皇撑腰,一旦失宠,不止政敌们还有那些卫道人士,会对他群起围剿。

    “宫里可有送东西出来?”何侍郎边喝汤边问身边侍候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陛下走了之后,有派一位公公过来,说是让老爷好好休息,歇足了再上朝。”说话的小厮满眼欣羡,彷佛对自家老爷能得女皇青眼备感荣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何侍郎对小厮的眼神很受用,暗暗得意着,自己这把年纪了,还能把女皇扣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何侍郎喝完补汤,把青瓷莲花碗交给刚刚回话的小厮,另一个小厮则上前侍候他漱口,何夫人让人炖的补汤好是好,就是太过油腻,每每用完之后,嘴里总感觉全是油。

    不过老妻也是为他好,这他知道,也很受用,对老妻的懂事,他很欣慰,要不是她悉心照料自己,他哪可能把女皇侍候好,男人上了年纪,终究及不上年轻人体力旺盛,他又内宠众多,要不是老妻时时给他补着,他怕是早就力不从心了!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就忍不住想到女皇近来最宠爱的面首,那个男人……不止年轻力壮,不管气度相貌都比自己要高上一大截,纵使是他年轻时也及不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人孤高没什么人脉,在前朝派不上用场,自己这宠臣的地位怕早就不保了!

    思及此,何侍郎不由抬手揉着额角,自己到底上年纪了,跟女皇厮混了半天,这一歇就都天黑了!看来还是得找几个年轻人,去侍候女皇!

    书房外莺莺燕燕软语温言好不热闹,何侍郎皱着眉头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接了青瓷莲花碗的小厮,刚刚从外面进来,听到他问,便道,“是姨娘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们来干么?不知道书房不得擅闯的吗?”何侍郎恼火,觉得这批小妾不懂规矩,“夫人是怎么教她们规矩的?”

    小厮们低头不语,这个时候谁回话谁倒霉,他们才不做这倒霉鬼。

    书房外的小厮们艰辛的抵抗姨娘们带来的丫鬟们,不让她们越雷池一步,丫鬟其实也不太敢硬往里冲,只是在自己的主子面前做做样子,没想到小厮们不上道,根本不配合她们,而是很认真的防堵她们冲过去,丫鬟小厮推搡成团,也恼火了,大姑娘们是无法力敌半大小子,但她们纤纤指尖可是伤人的利器,不一会儿小厮们脸上、脖子和手上全都挂了彩。

    站在他们身后的姨娘们看得心惊,“姐姐,咱们这样闹,真的没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都说法不责众嘛!老爷要罚,他也不好罚那一个不是?”

    是这样吗?问话的姨娘觉得很不安。

    屋里何侍郎被吵得耳朵生疼,侍候的小厮互看一眼后,上来劝道,“老爷您还是出去看看吧!姨娘们大晚上的跑来,也是担心您嘛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您昨儿答应了宋姨娘,今儿要过去她那里用饭的,她大概等得心焦,所以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!我出去看看。”何侍郎重重的哼了一声,两个小厮不敢再说话,连忙侍候他加衣穿鞋。

    等到他出去了,那个端碗出去的小厮才对另一人道,“趁老爷不在,我们赶紧收拾收拾吧?”

    屋里还有些零乱,如何侍郎侍候女皇时弄翻的香炉,翻倒的笔架,还有撕碎的纸片等物。

    那人看了摇头,道,“我去外头侍候老爷,你抓紧时间收拾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见他上道,那人说完便大步走出去,留在屋里的小厮,站在窗前看他走到何侍郎身边后,才转身去开了后门,刘二打头,“干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密室的开关。”吴林咧嘴一笑,从怀里掏出纸张递给刘二。

    刘二转身交给黎漱,他看了一眼就走到多宝格前,伸手旋转上头摆的一支宝蓝美人瓶。

    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后,多宝格旁的墙面开了扇门,黎漱他们陆续进入,不久门又缓缓关上,吴林这才开始收拾屋子。

    密室不大,但摆放的东西很多,黎浅浅他们直奔高田说的那些书去。

    黎漱拿起一本翻看,才翻开封面,就看到上头画着四块扇形玉合成一个圆,正中央是一块圆形玉玦,这圆形玉玦他好像在那里看过……

    “表舅,回去再看吧!”黎浅浅看他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,只得轻拍他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了下,对章朵梨说,“上头这第一本要做得仔细些,第二本、第三本若有时间就做得稍稍仔细点,再底下的做个套就行,不用细究。”

    章朵梨点头,立刻就动手,她先做不用仔细的那些,然后再做第一本,黎浅浅把黎漱拉到一旁,免得妨碍她工作。

    凤公子和玄衣只是站在角落,打量着密室里的东西,却不动手翻看。

    谨一和刘二大略审视一番后,把龙袍、玉玺等物找出来,“教主,找到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自信没人会发现这些东西的存在,所以放龙袍、玉玺等物的檀木箱子并没有收的很隐密,而是就这么大剌剌的放在最显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何侍郎心怎么这么大呢?”这样大逆不道的东西就这样随手扔?啧啧啧!刘二暗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这些东西都是放在密室里头,要不是浅浅机灵,我们怕是还发现不了这间密室。”黎漱边翻着手头那本书,边漫不经心的对刘二说道。

    凤公子这才问黎浅浅,“你发现的?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黎浅浅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挠挠脸颊,“就这样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说了跟没说一样。黎漱抬眼看她,发现小丫头脸颊微红,心道,小丫头是因为被追问这事脸红,还是因为凤公子靠她那么近才脸红啊?

    黎漱有点不悦,觉得自家好不容易养大的小白菜,要被人拔回家去啦!特别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章朵梨的动作确实快,那摞书已经复制完成,就等晾干,接下来要做黎漱手上那本了。

    就见她脸红红看着黎漱,连黎漱已把书甩给她了,还是维持原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玄衣抚额,丢脸,真是丢脸!丢脸丢到姥姥家了!“小梨子快一点,咱们没时间让你在这儿瞎磨菇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章朵梨拿著书转回方才工作的木箱上,才动手做第一页,就发现异状。“这个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靠拢,就见章朵梨从书页里挑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纸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写了字?”刘二瞪大眼道。

    “还画了图。”谨一没好气的瞪刘二一眼,他眼睛是有多瞎啊!竟然只看到有写字。

    “只有写字,哪里有图?”刘二坚持只有字,但谨一却说有图也有字。

    章朵梨摇头,这纸片有古怪,抬起头发现刘二站在自己右前方,谨一站在自己的左后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站的位置不一样,看到东西也不同。”这技术好厉害啊!“黎大教主,您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黎漱站在刘二的身边,“只有字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站在章朵梨的左边,“我看到了一张图,应该是地图吧!”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这张薄薄的纸片实在太特别了!

    “上面写些什么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“这写的是古文,我看不懂。”刘二老实道,黎漱对古字也没研究,都只知是写,却不知写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章朵梨问,“那图呢?画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发现这张纸的?”黎浅浅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章朵梨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“我在仿制之前,都要先摸摸纸质和厚度,刚刚一摸就发现那一张的厚度,跟其他几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看看那张薄如蝉翼的纸片,再看看她手里的书,嗯,术业有专攻,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黎漱方才拿在手里这么久,都没发现那一张书页有问题,可见章朵梨确实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交代完纸片的事,章朵梨继续忙碌,黎漱带着其他人翻看屋里的箱笼,很快就发现不少应该在瑞瑶教总坛库房的宝贝,竟然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他们是怎么运出来的?”刘二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黎漱看他一眼淡淡的提醒,“有大长老在总坛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黎浅浅想到大长老一家现在的境况,真是不知该怎么说大长老好了!为了要压制黎漱,和护法们合作,他大概没想到,护法们明面上与他合作,背地里却背着他偷盗瑞瑶教的宝物吧!

    “怪不得他会把女皇赏赐的东西,全都捐出去义卖做公益,他是瞧不上女皇赐下的东西吧?嫌那些东西占地方,把它们捐出去做公益,还赚了名声,女皇还因此嘉奖他。”

    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宫里今天没赐东西。”忽地刘二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黎浅浅愣了下,问,“女皇忘了?”

    “不,女皇原本是要赐东西的,不过回宫时,又遇到有人在说何侍郎的好说。”刘二笑得贱贱的,黎浅浅一看就知,那说何侍郎好话的,肯定是他安排的。

    一而再再而三,虽说招式管用就行,甭管它老招新招,但是同样的招式用多了,就会让人产生厌烦感,而在女皇这里,产生的不只是厌烦,还有抵触及疑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总是前朝针对何侍郎时,她一进后宫,就会遇上有人在为他辩驳?要说巧,未免太巧了点!巧到让人怀疑是不是刻意安排的巧合了!

    以前女皇不曾多想,现在嘛!只能说何侍郎的时代就要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