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零七章 再击
    这个姓谢的幕僚才来不久。

    何侍郎已很久不招聘幕僚,若非夏日时,原本的一个老幕僚告老,也不会有空缺,谢先生就是那老幕僚推荐给他的,说是他老乡,文采极好就是考运不佳,老是落第,一家子老小供他读书,就盼着他高中好光耀门楣,可惜,他们终究没能等到他出头,就先后过世。

    老先生说起谢先生时,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恼怒,又有些同病相怜的怜惜,有些庆幸但更多的却是妒嫉,何侍郎当时觉得奇怪,便问了老先生。

    老先生回他,“老夫比他幸运,得遇大人父子,一家子方能温饱,并娶妻生子,现在老了,还能回老家去做富家翁,他如今都已不惑之年犹孑然一身,尚幸遇到了大人,大人前程远大,想来他跟在大人身边,也能水涨船高光耀门庭,只可惜老夫已耋耄,怕是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还有其他幕僚举荐人才给他,但因老先生这话,何侍郎便留下了谢先生。

    谢先生在一众幕僚中并不出众,但人缘极好,所以他说他在衙门有老乡能打听消息,何侍郎不疑有他,让管事给他一百两银票,让他好好的打点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谢先生这一去,就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何侍郎等得心焦根本坐不住,当下就派了小厮去衙门找人。

    小厮去到衙门,原以为是再简单不过的差事,没想到在门口就踢到了铁板,他连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守门的衙差很尽责,不许人随便进入,小厮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人,他们老爷可是女皇得用的重臣,这些官啊!看到他们老爷没有一个不老老实实的。

    小厮忘了,他家老爷是侍郎,但他,不是。

    虽是冬天,但一再被衙差堵在门外的小厮被推搡得一头一脸全是汗,狼狈不已的他,本想亮出自家老爷身份来压他们一头,偏出门前被叮嘱过,不能让人知道他们是何侍郎派来的,只得忍着气回府。

    何侍郎不知小厮的苦,只不断让管事派人去衙门找谢先生,管事苦不堪言,一直在心里骂自己笨,怎么就没多留个心眼,问谢幕僚一声,他那老乡姓啥叫啥,如果知道那人名姓,也不至于不知怎么找人。

    他们这里找谢先生,想要知道,他同他老乡问到什么消息没有,可是谢先生就像人间蒸发,何侍郎便派人去他屋里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他的东西都在原位,早上看的一本书还摊在桌上,起床后被子凌乱的扔在床上,看得出来主人的随性。

    “没人帮着收拾整理?”管事总觉得屋里气味不太好闻,掩着鼻子问。

    “没,其他先生都有家人和侍候的小厮及丫鬟帮收拾,只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孑然一身,因为他的家人都死绝了,而且才在府里当差没多久,想来阮囊羞涩,没多的钱雇人帮收拾。

    “他也没请婆子帮忙?”何侍郎待幕僚不错,住的地方有粗使婆子帮忙打扫,想额外让她们帮忙做事,就得付钱给她们。

    “没有,谢先生习惯自己来。”被问话的管事媳妇有些羞赧,“他人很好,有时看大伙儿忙,还会出手帮衬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可惜了,这样的一个好人,为了帮老爷打听消息,就这么陷在衙门里头,也不知人现在怎样了。

    另一头,谢先生已经回到刘二跟前,恢复原本模样的他,不过是个二十左右的大男孩,与何侍郎印象中那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形象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刘头,高田报到。”

    刘二满意的看着他,“好,你这次功劳不小,回头我帮你报上去,肯定有不少奖金。”

    高田亦即之前的谢先生,闻言眼睛一亮,“刘头,怎么会有奖金啊?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新规定。”说着便把新规定跟他一说,接着又问,“吴林和张志他们还好吧?”刘二问的是另外潜入何家的两个鸽卫。

    “他们很好,吴林说密室已经找到了,里头摆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。”高田得知这新规定,觉得自己这段日子的辛劳都值了,嘴角高高翘起压都压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刘二立马来了兴趣。“都是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绝对不会相信,那姓何的,竟是想推翻女帝皇朝,重建天盛帝国,而且,还是他自己当皇帝呢!”

    呃,刘二有些不太敢相信的看着高田,“他想当皇帝?”

    “嗯,之前您说,护法们想重建天盛帝国的盛世,我们觉得不太可能,因为大教主根本无心于此,黎氏一族除大教主是嫡系本家,谁也没资格坐上帝位,既然大教主无意,那他们那么积极,究竟是想扶持谁做皇帝?”

    答案揭晓,他们自己想当皇帝。

    “他们之前是哄了几个旁支的,想立他们其中之一做傀儡皇帝,他们隐身其后,做背地里的太上皇。”刘二搓着下巴。“现在是又改变主意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各有各的打算,谈不拢所以才……”高田挠挠脑袋,“要把密室里的龙袍和御玺弄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弄出来干么?”刘二没好气的看他一眼,本来还想给何侍郎弄些好料放进去,等女皇发现,不把他一家给灭了才怪呢!可是刘二没想到的,根本不用他们动手脚,人家自己早就挖好了坑等着埋自己。

    “哦,对,密室里头还有咱们瑞瑶教的东西。”高田道。

    “是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吴林说是书,一些记录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?怎么说是咱们教里的东西?"刘二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高田伸手挠挠头,“吴林说书上有老教主的印记,还有创教教主的印记。应该是咱们教的东西,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头,您说,这些东西是不是要先运出来?”

    “别,让他们别动。我现在就跟教主回报去,你先送消息给他们,让他们千万别动。”刘二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一脸严肃的交代高田,高田应了声,立刻去通知吴林他们,而刘二则是匆匆去找黎浅浅。

    黎浅浅却不在住处,“教主呢?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和棠小姐去看凤庄主了。”叶妈妈被刘二唬了一跳,她从没见过刘二板着脸的样子,被他吓得不轻,一脸惨白,刘二没空安抚她,旋身一蹬脚就飞身离开,小杨柳听到动静,从耳房出来,看到这一幕,欣羡的道,“刘头的轻功好好喔!咦?妈妈您怎么了?怎么脸这么白啊?刘头骂您啦?”

    小杨柳被叶妈妈吓得不轻,慌张的抱着叶妈妈直嚷着。

    叶妈妈被小杨柳的哭声唤回神来,看小丫头哭得凄惨,知道自己吓着她了,忙安抚着,心里却在想,不知发生什么事了,刘二怎么脸色那么难看?

    在凤公子的陪伴下,及蓝海的悉心照顾,凤庄主总算是慢慢恢复正常,蓝棠看他那样子,心里猜测他和那个管玉梅是何关系,想到那女孩死得凄惨,连带着凤庄主也不好受,她就心疼不已,可心里又实在嫉妒她,因为她拥有凤庄主的关注。

    黎浅浅冷眼旁观,她早知蓝棠对凤庄主的感情不一样,凤庄主年纪不小了,他终究是要成亲的,她觉得,如果他对蓝棠有男女之情,他肯定早就向蓝海求娶蓝棠了,就算凤老庄主夫人要从中阻拦,但她相信有凤老庄主在,亲事肯定能成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。

    也许在他心里,蓝棠就是他的亲妹妹,兴许蓝棠的地位还比他那个义妹来得重呢!只是他对她没有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蓝棠还是和孟达生配一对儿的好,虽然孟达生那家伙心软还老学不乖,但至少他心里有她,比凤庄主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凤公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黎浅浅回头看,就见少年长身玉立在她身后,“在想你大哥会娶个什么样的女子作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,不过你别误会他和管家小姐有私,管家有意嫁女,不过我大哥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咦?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说家仇未报。”凤公子在她身边坐下,端起茶壸给自己倒茶,看她杯里还有,就没为她续上。

    “家仇?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亲生父母的仇还没报呢!”凤公子摇头,“我大伯父查了这么多年,都没能查出究竟是何人下的毒手,过了这么多年,再想要查,只怕是不太容易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却道,“那倒也未必。事情发生的当下,知道内情的人,可能碍于行凶者或指使者的权势而不敢多言,但时过境迁之后,当时权势滔天的人也许已经死了,也许病了,也许不复昔日的权势,或知情者如今也位高权重了,不怕行凶者或指使者报复了,他们可能就会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凤公子眼睛一亮,不过随即又黯淡下来,“你说的这些情形不是不可能,但也有可能,他们的权势比之当年更上层楼,知情者也可能被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,不过因为这样,就不愿去查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。”凤公子道,“看来想要大哥赶紧成家,就得快点帮他把这事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拍拍他的肩头,少年,我对你有信心,加油!才起身就看到刘二匆匆进门。

    “教主,高田说吴林他们找到密室了,而且在密室里,发现不少我们瑞瑶教的书,您看,我们是赶紧把书转移了,还是……”刘二冲到黎浅浅身边,耳语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他一眼,问,“我先和表舅去确认,你们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,还有……我们有造假的高手在吗?”

    刘二被问倒了,造假的高手?那种人材可不好培养啊!“我们分舵有一个。”凤公子淡淡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借他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派玄衣回去找人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