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零五章 原来如此

第四百零五章 原来如此

 
    凤老庄主不在,不过蓝海在。

    凤衍家发生的事,他也是知道的,不过那天,凤老庄主嫌他武功不好,所以把他留在凤衍家附近小镇的客栈里,独自一人去凤衍家。

    蓝海等到深夜,凤老庄主都没回来,他心神不宁坐立难安,最后找了去。

    竹林里,炽亮的白光掠过后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雨夜竹林,他找到了凤老庄主和凤衍。

    他们正在挖坑,好埋葬凤衍的家人。

    初到凤家庄的凤衍很不习惯,骤失亲近家人的他,只有在凤老庄主和蓝海身边才会安静下来,否则他一直躁动不安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很忙,并没有太多时间带着他,于是他就成了蓝海的小尾巴,蓝海走到那儿,他跟到那儿,甚至晚上就待在蓝海夫妻那里,根本不回凤老庄主的院子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他受了惊吓,所以凤衍初到凤家庄,是和凤老庄主一起住的,因此凤老庄主夫人非常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她觉得是自己没生儿子,所以凤老庄主才会把和外室所出的凤衍带回来。

    凤乐悠那时才出生没多久,凤衍待在蓝海那不回来,正中凤老庄主夫人的意,蓝海夫妇心疼凤衍,自然不会去跟凤老庄主提,免得他为了凤衍和妻子发生冲突,或坚持把凤衍带回去,那只会让凤老庄主夫人更加厌恶凤衍。

    凤耀出生后,凤衍多了一个去处,他常常去凤老公子院子看弟弟,凤老公子夫妻对他很好,不过他还是习惯回蓝海那里住。

    不久,蓝棠出生,凤衍对这个妹妹爱不释手,走到那儿都要带着她,因蓝海说他自己武功不好,怕保护不好女儿,他便勤加练功。

    回想幼时的凤衍,蓝海有些唏嘘,凤老庄主夫人防着凤衍,却没想到,真正捅她一刀的是她自己的亲姐姐和女儿,要是当年凤老庄主夫人大度一些,说不定乐悠那孩子还好好的,也许早就嫁人生子了!

    黎漱不愧是自小和蓝海一起长大的,看他的神色,知他大概晓得一些事,便捅了捅他的腰。

    蓝海示意回头再说,黎漱看看神情恍惚的凤庄主,只得答应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他们两个在那儿交换眼神不说话,只得自己顶上,“玉佩主人姓什么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管,管玉梅。”凤庄主重重的叹口气后才缓缓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家在那儿?”

    “北晋京郊卢家村。”

    话声方落,旁边就传出惊呼声,众人一起转头看向发出惊呼的云珠和春寿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卢家村,卢家村的管家,管家……”所有人统统盯着她看,让云珠备感压力。

    “春寿,你说。”黎浅浅拉着春寿的手,让她看着自己,春寿愣愣的看着她,一个口令一个动作,黎浅浅话声才落,她已经像倒豆子般的劈哩啪啦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卢家村就在京城外东郊,约莫半天的路程,原只是个小村庄,不过三十多年前搬来一户姓管的人家后,就开始慢慢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还叫卢家村,但其实村里人口要比邻近的燕石镇还要多。

    管家做的是酿酒生意,蓝海当年跟着真阳公主和韩驸马从边城回来,为了买酒,特意去了管家,管家的招牌上,画的图样就是凤庄主持有的扇形玉佩上的白虎纹。

    因为白虎纹是出现在布招和木招牌上,大小和玉佩上的相差太大,所以他就没把两者联想在一块,没办法,他的强项是医术,对不是药草的图样,他能记得看过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不用等到他想起来了,因为,春寿掏出一个小陶酒壸,上头的塞子就是白虎纹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”黎漱和蓝海早就靠过来,看到塞子上的白虎纹,眼睛突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管家酒的标志。”春寿道,“不过以后喝不到了,因为管家五天前被人灭门,杀人的人好狠,他们连刚出生的小娃儿也不放过,还有管家酒坊里酿酒的师父、徒弟、杂工也全都被杀,临走还放了把火,把管家烧得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五天前?这时间好像有点对不上?

    “玉佩是管姑娘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,她……”不知为何凤庄主才开口就说不下去了,蓝棠在旁看了,心里钝钝的生疼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黎浅浅软软糯糯的问,她的声音还有点童音,凤庄主听了没有对之排斥,反而顺着她的问题一一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满身是血。那些牲畜污辱了她。”可恶!砰地一声,凤庄主身边的海棠几桌被拍碎,所有人看都傻了,凤公子更是动作快速的把黎浅浅一把抓住,往后撤退,避开了被海棠几桌上茶具里的茶水喷溅到。

    “我哥的武功近来又精进不少,你要问,离远点问。”说完便站在她身边护着。

    黎浅浅回他一笑,又问,“她家里有些什么人?”凤庄主没有回答她,只是右手撑着额头,垂脸看着自己的长袍。

    “她家里有些什么人?”黎漱看凤庄主没回答黎浅浅的问题,便重复了一次,他怕凤庄主伤到黎浅浅。

    黎漱的男中音如醇酒般醉人,许是相熟的声音,凤庄主并未抵触,所以回答了他的问题。“她有三个哥哥,她最小,她……有四个侄儿,两个侄女……”絮絮叨叨说着管玉梅的家世。

    良久,他兀自说的声音喑哑,凤公子倒了杯茶,伸手碰他的手指,想把茶杯给柂,不过当凤公子的手碰到他的时,他浑身一僵,似是受到了惊吓,幸而他立时闻到了男子身上清洌的气味,让他整个人立时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弟弟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很久很久以前,夜里他睡不好,眼睛一闭上,总是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,应该是他很熟悉的人,满脸血泪对着他哭喊着什么,每当这种时候,蓝夫人总是会把棠姐儿抱过来陪他,后来耀哥儿知道了,吵着要来和他们一起睡。

    最后不止棠姐儿和耀哥儿,连最小的奕哥儿也被抱过来。

    蓝棠到底是女孩子,后来就不让她跟他们一起睡了,不过三个男孩儿,同吃同住好些年,感情也就特别好。

    凤公子身上的味道,让他感到安心,就像重新回到了童年时光,兄弟三人同吃同睡的那段岁月里。

    问完话,见凤庄主疲累得很,黎漱对凤公子道,“你就留下来陪你哥吧!其他的事,我让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黎叔了。”凤公子起身郑重道谢。

    黎漱嗤之以鼻,“道什么谢,应该的,我们走了,你好好照顾你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黎漱带着黎浅浅、蓝海父女走人,凤公子看着玄衣侍候大哥睡下,才对玄衣说,“你回去分舵一趟,跟叶翔说我在黎府照看大哥,有什么事,让他送到黎府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玄衣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而黎浅浅这头,因还要等鸽卫们查那间密室,所以他们就开始先布局,反正那个家伙本来就不干净,野心又大,还贪,满头的小辫子啊!为何没人抓呢?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女皇心腹,认定了他的作为,都是女皇点头的。

    女皇知不知道她这心腹,背着她想做什么事呢?

    “我想,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乐见,自己的心腹有自己的小算盘,尤其还是背叛她的这种算计。”黎浅浅道,“女皇也不例外,甚至因为她是女人,所以可能更加憎恨手下人有这种行为。”

    黎漱点头,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真安公主招东齐九皇子的儿子为婿,为的是什么,大家都心知肚明,可女皇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何侍郎和大王子关系不错。”刘二想了下道。

    黎漱伸手轻点着下巴,“明着说,女皇肯定要多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绕着来。”

    隔没几天,就有人弹劾户部侍郎何应凡贪墨。

    御史们闻风奏事,女皇不以为意一笑置之,但当天她回后宫时,意外听到有宫人在说此事。

    “何大人不会有事的,你就放心吧!”说话的声音半阴不阳,应该是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怎么放得下心啊!”回答的也是个太监,“何大人虽是陛下的心腹,但也因为如此,才会被那些老头子视为眼中钉,就因为他挡了那些人的财路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没办法的。何大人对女皇忠心耿耿,那像那些人,心里头只有荣华富贵和家族,陛下都不知被他们放到那去了。”

    女皇听了凤心大悦,亲去库房挑了几样好东西赏给何侍郎。

    何侍郎被弹劾,虽是闻风奏事,但毕竟是贪墨滥权,陛下总该给大家一个交代吧?

    是啦!女皇是给大家一个交代了,她赏了一大堆好东西给何侍郎,气得那几位负责弹劾的御史差点没给气得厥过去。

    可谁让人家是陛下的心腹重臣呢?

    只是没有人晓得,那些话在女皇的心中持续发酵着。

    做皇帝的人向来都多疑,就算是女的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女皇越想越不对劲,前朝才有人弹劾何侍郎,后宫立刻就有人在为他担心?而且那两个太监的对话,乍听似乎没什么问题,可细想下,就是在向她表忠心,那就是知道她会从那儿经过,故意表忠心给她听的?

    何侍郎是如何知道她会从那儿走,又怎么安排人,在那个地方故意说那些话给自己听的?

    不想不觉得,这一细想,就越觉恐慌,这是向她表忠心,那万一有一天,他是想向自己下手呢?

    正当女皇越想越不对头时,姚女官进宫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日前京郊卢家村管氏一族遭人灭门一案,已经查出些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何方神圣,竟如此胆大妄为?”

    姚女官迟疑下,方才开口,“是户部侍郎何应凡家养的死士们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女皇不相信的瞪大了眼,何应凡做的?他那来的胆子?下手的是他养的死士?他一个文官养什么死士啊?他有那么多钱养吗?还有,他为何要将管氏一家灭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