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四百章 来自远方的恶意

第四百章 来自远方的恶意

 
    虽然心里这么想,但眼下她已经嫁了,既然如此,就想办法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来吧!念头一闪而过,脸上已经堆起柔媚至极的微笑,瑞郡王看得心醉神迷,接下来连着数日都待在她这里,两个人就如新婚夫妻般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高侧妃才入府不到半年,也还在新婚期,她又怀了身孕,瑞郡王娇宠得紧,瑞郡王府后院的女人们个个恨得牙痒痒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高氏这小贱人实在是……”说话的人咬牙切齿,恨得说不上话,旁边的几个女人有的投以同情,有的漠不关心,有的则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郡王妃也不知在忙什么,竟就这样放纵她坐大?”

    “听说东齐九皇子最近不太顺。”郡王府里人人都知道,东齐九皇子是郡王妃嫡亲的哥哥,东齐的皇子们竞争颇为激烈,不过跟他们南楚一样,都是面上一团锦绣和气,私下里你踩我我踩你,互踩得可凶了!

    九皇子妃的弟弟是东齐神医的徒孙,这位神医可是皇室御用的,有人说他看好谁,谁就可能是下任皇帝,所以支持九皇子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要不他们郡王怎么会答应娶长平公主为妻?

    就算珠胎暗结又怎样?郡王又不是没养过外室,再说谁能确定那长平公主那娃就是她们郡王的种?谁不知那女人乱的很!大老远的从东齐跑来南楚,硬住到凤家庄去,赖着要嫁凤老庄主,八字都没一撇,就以当家主母自居了!幸好凤老庄主没看上她。

    可娶了她的,偏是她们郡王,这岂不是说她们家郡王的眼光,连个江湖人都不如?

    众女又陷入这曾经让她们纠结不已的乱圈里。

    “谢璎珞是怎么办事的?”砰地一声,纤长玉指用力拍在桌几上,上头放的御赐莲花青瓷茶具被震地叮当响,旁边两个内侍猛地扑上去护住茶具。

    拜托!这是南楚皇帝御赐的,砸烂了,郡王爷追究起来,怕是又要死几个替死鬼,他们真不想死啊!

    “谢小姐己经尽全力了。”九皇子新送来南楚侍候长平公主的谢嬷嬷道。

    “谢嬷嬷是谢家人,自然是为她说话。”长平公主冷哼。

    谢嬷嬷也不反驳,只是微笑的看着长平公主。

    长平公主冷哼一声别过头去,“雪靖和北晋那个郡主的婚事,他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九殿下说,既然福云郡主看得上他,真安公主不嫌弃,那就让他留在北晋娶妻生子吧!也算是和他表叔做伴。”

    他表叔?长平公主愣了下才反应过来,“真的是他?”

    “是。谢小姐确认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确认的?滴血认亲?”不屑的口吻让谢嬷嬷忍不住轻笑出声,“怎么可能用那种方法。”太过容易动手脚了,“是神医家的血石。”

    长平公主惊呼,“想不到韦长玹那老怪物,竟然下这么大的血本,连血石都让她拿去用?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嫡嫡亲的表兄弟。”

    哼!长平公主再度冷哼,嫡嫡亲的表兄弟?要真把人当兄弟,就不会放任姨父和他继妻把人搞成那样,真把人当兄弟,就不会人家失踪不到半年,就把人家未婚妻给纳进门做侧妃。

    要不是得知娶真阳公主的人可能是他,也不会劳师动众的派人去北晋认亲,更不会让人给他下毒,虽是同胞兄妹,但长平公主思及兄长这些作为时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谢嬷嬷装着没看到,自顾自的道,“公子们和小姐的忌日就要到了,大佛寺已经连络好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提前三天过去。”想到过世的儿子们,长平公主心如刀割,可她手头上要人没人,要钱没钱,而且凤家庄那些怂货竟然迁出京城,也不知搬到什么鬼地方去了,如果还在京城,以她如今的身份,想要对付他们,再简单不过,可他们不在京城,以她目前的状况,想对付他们,还真是做不到!

    这让一辈子顺风顺水的长平公主,每每思及就痛苦不堪,想要将之毁灭的念头就像钻入衣服里的蚂蚁,痒得让人受不了,可是抓又抓不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谢嬷嬷看着长平公主从风华绝代的美妇人,瞬间变成面容扭曲的丑妇,心里已然没有初见时的震惊与恐惧,只剩下同情和怜悯。

    全是自找的不是?

    好好的东齐不待,千里迢迢跑到南楚来,盯着个江湖人闹腾着要嫁,人家不娶,她还鸠占鹊巢,逼得人大过年的不在家过,最后竟和瑞郡王滚到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幸好不是在东齐搞出这么出格的事情,要不然,东齐皇室的颜面都丢光了!

    也幸亏公子们和小姐去得早,不用面对如此难堪的情况,也不知是不是公主作的孽全报在他们身上了,要不然怎么会小小年纪就去了?

    谢嬷嬷心里暗叹,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,毕竟这三个孩子,是长平公主与前任驸马所生,瑞郡王虽浑,说是不计较,人心隔肚皮,谁知人家心里介不介意?

    良久,长平公主才终于恢复正常,她转头看着谢嬷嬷,谢嬷嬷被她那如鹰似隼的锐利眼神给看得全身僵硬,好像自己是猎物,被猛禽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谢嬷嬷,我记得谢家有支暗卫身手矫健,一出手就没有杀不成的人?”

    谢嬷嬷浑身汗如雨下,明明是滴水成冰的冬天,可她却如置身烈火烘烤的地狱。“公主,这支暗卫,只有,只有家主……家主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谢璎珞传信去,若她肯和我合作,我就助她登上家主之位,让她祖父直接舍弃她那没用的父亲和弟弟,直接立她为家主。”长平公主款款走到谢嬷嬷面前,俯身看着谢嬷嬷的眼,好一会儿才靠到她耳边以如丝如蜜般诱惑的口吻提议道,谢嬷嬷全身僵硬如石,许久,许久,她才极其缓慢的转动了眼珠子,“公主,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已经退回座位的长平公主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您打算派他们去……”杀谁?

    “听说,凤公子很喜欢瑞瑶教那个小教主啊!你说,我若是派人把她给杀了,他会不会疯啊?”

    谢嬷嬷愣了下,“公主难道不怕,他若知是谁下的手,便找上……”您?

    长平公主闻言忍俊不住,细白的纤指掩嘴轻笑,起先是银铃般的轻笑,然后声音渐渐拔高,音量也逐渐加大,就在谢嬷嬷几乎忍不住,想要冲上捂住她的嘴时,就听她道,“我怕什么?我有什么好怕的?本宫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?没有了,没有啦!我什么都没有了!没有了!”

    长平公主几欲疯狂的大吼大叫着,把谢嬷嬷吓得不轻,委颓在地浑身直发抖,公主,公主这是疯了不成?她怎会什么都没有了!她不是还有个小女儿?和瑞郡王生的小女儿……

    那孩子虽体弱多病,但好歹也是她生的不是?

    东齐九皇子府,正院四进院的正房东暖阁里,九皇子妃端坐在玫瑰椅中,优雅的轻掀手中茶盖,缓缓的拨去浮叶,跪在地上玫瑰红地毯上的燕夫人只觉全身僵硬膝盖疼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永远等不到九皇子妃开口时,就听九皇子妃淡淡的道,“行啦!你在我这儿求再久也没有,你啊!就等着享福吧!真好,生了个好儿子,公子世无双,啧啧啧,也就难怪会入了北晋郡主的眼儿,燕夫人,真是好福气啊!”

    什么好福气啊!娶北晋公主的女儿,从此留在北晋,是她儿子娶妻,又不是当上门女婿,凭什么把她儿子留在北晋。

    殿下命儿子去把黎浅浅娶回来,原本她很担心,儿子娶个江湖人为妻,就算她能给殿下带来宝藏,那又如何?及得上大奶奶娘家,带给大公子的好处吗?没想到这小子眼界高,相中蓝神医的女儿,反正都是瑞瑶教的人,而且蓝棠和黎浅浅关系好,只要把蓝棠哄好了,叫她去跟黎浅浅套话,把宝藏弄过来就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还能为殿下多结交一个神医,韦长玹名头虽大,但实在太难搞了,还不如蓝海这个新冒出头的神医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她帮儿子在殿下面前说好话,北晋真安公主竟派人来,说无双和她女儿福云郡主两情相悦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喜悦几乎让燕夫人高兴的晕过去!

    没想到伴随而来的消息却是,若殿下同意和北晋大王子合作,小两口成亲后,就留在北晋过日子。

    这是把她儿子当上门女婿了啊!?要是,要是殿下有朝一日登基为帝,她的雪靖也无缘成为太子了!

    想到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儿子,就算媳妇给她生了孙子,她也可能见不到,燕手人就心如刀绞,殿下有那么多个儿子,可她就只有雪靖一个儿子啊!

    燕夫人思及此泪如雨下,拚命的磕头,想要求九皇子妃向九皇子开口求情,换别人去北晋娶福云郡主。

    九皇子妃冷笑一声,让人把燕夫人拖回去。

    “天底下的好事她都想沾,是好事,就急不可耐的冲上去,是坏事,就避之唯恐不及的想推给别人去背?当别人都是傻子,由着她摆弄?哼!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无双公子到底是殿下的儿子,让他留在北晋娶妻生子,会不会有人说您的不是?”

    “说我什么呢?那孩子生得出众,被人相中留下来当女婿,有什么不对?再说了,又不是我答应的,殿下想和东齐的大王子合作,才同意这门亲事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那燕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啊!也不是不同意这门亲,只不过是不高兴儿子娶了媳妇后,要留在北晋生活罢了!原本想呢,娶了这么个贵媳可以帮她的忙,压别人一头,结果人家根本不来东齐住,你说她能不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