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来自远方的消息

第三百九十九章 来自远方的消息

 
    南楚京郊军营,一群士兵们精疲力尽的走到演武场旁的草地,坐的坐趴的趴,一点形象都没有,他们已经连续操练四个时辰,要不是大少将军开口,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场上操练,黎茗熙看他们一眼,命人中午加菜,得到众人欢呼后,才转身走向父亲的营账。

    黎经时的帐篷里,黎韶熙坐在父亲身边,正和他说话,黎茗熙走进来,把头盔交给迎上来的亲卫,然后才向父兄招呼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黎经时威严日盛,黎茗熙朝他大哥扮了个鬼脸,才坐到大哥身边,“父亲,大哥,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哪!”黎韶熙把手里的帖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接过一翻,黎茗熙冷笑,“又来了,真是不死心。”

    “管家查过了,跟西越晋国公来南楚的,是长孙如兰。”

    “长孙如兰,谁啊?”原谅他对不关心的事,是听过就忘。

    黎韶熙没好气的看他一眼,“娘的庶妹。”

    “啧!”黎茗熙眼露不屑,“不是已娙交代下去,不管她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她以晋国公的名义,给咱们府上送节礼了。”不想把她当亲戚,可人家当你是亲戚,还当正常亲戚来走动,他们不能不回礼,但他们的身份是皇帝的亲卫,这样公然和西越人交好,是嫌帝宠太过想找死吗?

    “让管家回同等值的礼,言辞客气疏离些。”黎韶熙若有所思的道。“她既然打着长孙家的名义来送礼,我们把礼退回去,反而会让皇帝多心,嗯,爹,回头您就进宫上皇帝那儿哭穷去。”

    喂?哭穷?黎经时和黎茗熙同时傻住,一脸呆滞的看着黎韶熙,好半晌,黎经时才怔怔的问,“为什么要找皇帝哭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我们没钱回太贵重的礼给小姨,人家好歹也是西越晋国公的身边人。”黎韶熙特别强调身边人三个字。

    黎经时从头到尾就没想认这门亲,长孙汉在西越好歹家大业大,不是穷到揭不开锅吃不了饭,但他却纵容继室把嫡长女卖了,这么多年不闻不问,现在知道他得皇帝重用了,有利用价值了,就攀上来了。

    哼哼,要是来的是长孙汉夫妻,那他直接怼回去毫无压力,可惜来的是个小姑娘,还是他老婆的妹妹,啧啧,他再怎么不待见长孙家,也不会平白无故拿个小姑娘出气,不过到底意难平,所以他选择避而不见,反正他本来就忙,女儿被她表舅拐走就快两年,本来还能去女儿那里避难,现在只能待军营里啦!

    唉!当初怎么会答应女儿被黎漱带走的啊……然后他就想,到,了,那时候,西越的探子动作频频,为了保护女儿,他才忍痛让黎漱把女儿带走的。

    这新仇旧恨相加起来,黎经时恨不能把那个晋国公给拆了。

    黎茗熙不知他爹想到了什么,怎么一脸凶残?怕怕的拍拍胸口,“哥啊!咱爹他咋了?”

    “抽风。”

    抽……好吧!黎茗熙翻了个白眼,心里在想,不知道小妹几时回来啊?自打小妹跟着表舅出远门后,他爹就时不时抽风,虽然说抽着抽着就习惯了,啊呸!什么习惯了,他一点都不想面对个会抽风的爹好吧!

    “对了,她也送节礼去表舅那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明儿一早要进宫面圣,一会儿我回京时,顺道绕过去看看。”黎经时想要到进宫,脸色有点臭,两个儿子见了却是暗笑。

    庆安长公主打黎经时主意已经有段时日了,皇帝虽不是很赞同,但也没明言阻止,就是看着庆安长公主想方设法,想要跟黎经时套近乎。

    黎浅浅在京里时,她就曾打过黎浅浅的主意,想说经由女儿路线,看能不能让自己达成所愿,只可惜没等她真正放大招,黎浅浅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还拉着女儿芳菲、芳宁两位郡主,追着黎经时,芳菲郡主初时只想父亲过世后,母亲一人寂寞,若能再招个驸马长伴左右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虽不禁寡妇再嫁,但这样追着男人,难免引人侧目,尤其之前有个东齐长平公主的前例在,长平公主虽嫁入南楚宗室,成为瑞郡王王妃,但她远从东齐来南楚,倒追凤家庄老庄主,最后因珠胎暗结而嫁给瑞郡王,让不少百姓为之哗然,深觉东齐皇室公主的教养好慓悍,南楚人扛不住啊!

    后来凤家庄遭受大难几乎灭顶,传说是长平公主在幕后指使的,就是为了报复凤家庄老庄主不敢娶她。

    为此瑞郡王夫妇没少被皇帝训斥的。

    不过时过境迁,凤家庄都迁离京都,瑞郡王夫妻近来又出来蹦跶了,听说瑞郡王王妃和庆安长公主还成了闺中密友,两人亲密极了。

    也许就是这位作风大胆的瑞郡王王妃,在背后给庆安长公主出主意吧?

    要不然,这位近来的行事怎么会越来越大胆。

    听说上次父亲进宫,这位就直接在御书房外堵人。

    幸好皇帝觉得实在太丢脸了,派人把她叫走,不然他们家现在可能已经在准备着父亲的婚事。

    想到此,黎韶熙不禁要多嘱咐父亲几句,小心谨慎些,别被庆安长公主给算计了。“我们真不想有个公主后娘。”

    黎韶熙说完,不忘捅了弟弟一下,黎茗熙脑子还有点转不过来,不太明白话题是怎么转到这里的,不过,这不妨碍他表明心意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不要公主做后娘。”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,“那一国的公主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黎韶熙抚额,黎经时则脸色全黑,“你个小兔崽子,胡说些什么!老子没打算再娶啦!老子又不是没儿子继承香火,是吧?要是怕家里没人当家,老大你赶紧成亲,等你老婆进门就把家交给她来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可有得等了,我看您还是先给弟弟挑媳妇吧!将来他老婆只是单纯的黎家妇,不是宗妇,所以,他要挑老婆比较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大哥话不是这么说的,你的媳妇是宗妇,要精挑细选,但也得等她进了门,才能帮着我挑媳妇啊!不然你要谁帮我挑媳妇啊?”

    得,两兄弟又因为媳妇问题吵起来了,每次只要说这个话题,他们就开始吵,吵到最后不了了之,真是,再这样下去,他何时才能喝媳妇茶,抱孙子啊?

    他们这里吵吵闹闹热闹得很,黎府也很热闹,黎漱和黎浅浅虽不在,但不管是江湖人士,还是京里权贵,都会往府里送帖子。

    黎浅浅他们不在南楚,但瑞瑶教动作频频却是瞒不了人的,那些权贵那看不出来,瑞瑶教这一年多来,往赵国、北晋送了不少人和东西,只是瑞瑶教的人实在狡猾,离开南楚进入赵国之后,就像泥牛入海,再无踪迹可寻,能知道除了赵国,北晋也有送人和东西进去,是因为瑞瑶教在华城开了间酒楼。

    但除了打上瑞瑶教招牌的铺子外,应该还有不少人化明为暗,因为光是人数就对不上。

    此番行动,也让人不再小看瑞瑶教,就算是他们精心训练的死士,也未必能把行踪抹得这么干净,可瑞瑶教这些潜入赵国和北晋的人,不过都是些小人物,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其实这些高官显贵们,都陷入了一个误区,黎浅浅安排这些跟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的教众,进入赵国和北晋,丝毫没有引起这两国人关注的原因就是,她安排的是普通人,而那些死士们都是习武之人,见过血,身有戾气,不管他们怎么易容都会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瑞瑶教的教众是和赵国、北晋的百姓没什么两样,他们只是离乡背井来异地讨生活的百姓,每天有那么多和他们一样的人通过关卡,那些城卫要是个个都要防,岂不要累死?

    因为如此,这些达官显贵们觉得,还是好好巴结着,趁黎浅浅不在赶紧在黎府的下人面前刷点存在感,等黎浅浅他们回来,若能得他们开个口,帮他们在黎浅浅和黎漱跟前说两句好话,就够了!

    反正就是固定隔几天就送张拜帖嘛!也不麻烦。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所以虽然黎浅浅他们还滞留北晋不归,但府里的拜帖已经堆到让人不知要往那儿堆了。

    南楚瑞郡王府正院正房,瑞郡王王妃,同时也是东齐九皇子一母同胞的妹妹长平公主,接到来自东齐的信,正在正房里发脾气,瑞郡王本来兴冲冲而来,还没进门就听到妻子拉长声的尖锐嗓音,脚下一顿,然后就脚跟一转,往侧妃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之前张侧妃去后,他又新娶了个高侧妃,这高侧妃虽姓高,但性子一点也不孤高,反而很是温柔体贴,跟瑞郡王王妃比起来,跟她在一起,那才真的叫如沐春风,而她的闺名也正好是春风二字。

    瑞郡王每每在妻子那里受创,就喜欢往高侧妃那里去寻求安慰,瑞郡王王妃气得不行,可高侧妃是南楚皇帝所赐,娘家祖父是太子太傅,很是能言善道,瑞郡王王妃上门找麻烦,总是没几句话就被她堵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高侧妃早接到消息,瑞郡王回府就往正院去,她原以为他今晚不过来了,没想到竟然能看到他,立时笑中带泪的迎上去,瑞郡王看她这幅模样,甚是我见犹怜,不由心疼的搂着她进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出来了?外头冷啊!小心冻着我们儿子。”眼睛往高侧妃的肚子溜去,惹来高侧妃不依的娇嗔。

    嘻闹一番后,高侧妃才小心的探问道,“郡王怎么有空往妾身这儿来,小心惹郡王妃不喜,那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她今儿也没空搭理本王。”虽说的是安抚的话,但语气听来不太对劲,高侧妃顺着他的话音探问几句,瑞郡王才道,“今儿她弟捎信来了,事情怕是进行的很不顺利,她这会儿,正急得跳脚呢!”

    说着就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来,高侧妃看了不由对瑞郡王的评价又降了不少,她不懂为何祖父要把她许给这个男人,难道祖父是看好他哥静王?可是皇帝又不是没儿子,再怎样也不可能略过所有的儿子,把皇位传给静王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