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九十八章 乱
    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一阵阵狂妄的大笑声响彻整个院子。

    “笑笑笑,笑死你!还笑?”说话的人恼羞成怒,抡起手边的茶壸就往狂笑的男人身上砸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那人头往右偏了下,避过了装满滚烫茶水的茶壸,不过站在他身后的侍卫就没那么幸运,茶壸朝他门面直袭而来,不过他也不是省油的灯,就见他不慌不忙的抽出腰间的大刀,朝前一挡,哐当一声,荼壸撞上大刀砰裂开来,滚烫的茶水喷溅四散。

    狂笑的那人显然没料到,茶壸破了茶水喷溅,自己被洒了半身。

    “啧!你这暗器厉害得很嘛!”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哼!甩脸走人。

    等砸茶壸的人走远了,狂笑的男子才对身后侍卫道,“去更衣,嗯顺便上药,这张脸可不能毁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脸有点僵,不过深知自家主子的性情的他,没有多话,伸手招人来替自己,然后转身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这个姓黎的丫头的运气,怎么这么好啊?”三番两次的逃过算计。哦,不对,他还没出手,那丫头就被人带出南楚了。

    替补上来的侍卫没说话,上次有个傻缺,傻呼呼的回了主子的话,结果被打了一顿,扔出去了,他好不容易挤进主子的侍卫队,他可不想待没两天,就被踢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他相同想法,所以屋子里静悄悄的,没人回答狂笑男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狂笑男子也不在意,悠然的起身走到窗前,推开窗,廊下挂着鸟笼忽地一阵摇晃,里头的鸟儿不安的躁动着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经逗弄。”男子捋过紫玉冠垂下的垂绦,修长的食指和中指挟着垂绦把玩着。

    院子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,不一会儿就有个披着天青斗篷的姑娘从廊上走来,看到站在窗前的男子,她平凡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,像月光点亮漆黑的夜空,让她整个人都不平凡起来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太夫人来信催您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过信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子有些怯懦的应道,“奴不该看吗?”

    被称为国公爷的男子笑了下,他的笑容和女子不同,是肆意狂放的,像盛夏的骄阳,“没有,你既是我的贴身侍女,自然该管着我身边的杂事。”

    看太夫人的信算是杂事?女子有些不解,不过男人显然没打算为她解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你表兄在京城吗?连络上了没有?”要不是因为这层关系,他压根不会答应母亲,带这么一个累赘来南楚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女子困惑不已,“以前表兄常常行踪不定,不过近年长住南楚京城,按说接到我的信,应该会有回音的。”

    就不知是那里出状况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回头再让人送信去看看。”男人不禁紧盯着女子的面容端详着,听说,她表兄的相貌可堪称绝色,为何他这表妹会如此平凡?不说黎漱的母亲,和她的母亲是姐妹吗?他也见过长孙如兰的父母,长孙汉相貌堂堂,长孙夫人也是个保养得宜的美妇人,为何他们的女儿长孙如兰的样貌却如此平凡?

    若说她是冒充的,她的五官又和长孙汉相似,只是很可惜的是,相同的五官在长孙汉身上,显得英俊精致,而长孙如兰就像是个失败的作品,相同的五官在她脸上却显得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长孙如兰怯怯的看着窗里的男人,她知道,若不是自家和黎漱有亲戚关系,她不可能被晋国公选上,带来南楚。

    母亲派给她的高嬷嬷教她,要把握机会抓紧这个男人,可是,她哪敢啊!外人不晓得,可她自己再清楚不过,她姨娘不过是夫人养的一条狗,晋国公这样的男人,怎会看上她一个婢生的庶女,但她要不乖乖听话,她姨娘就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父亲也说,为了长孙府的前途,若攀不上晋国公,也要牢牢抓住黎漱这个表兄。

    问题是她这表哥根本不见她,她要如何去抓牢他?

    “对了,你姐夫那边可有消息?”晋国公修长亭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嘎?姐夫?”啊,是,她还有个姐夫黎经时,这位可是南楚皇帝跟前的新宠,“将军府的人说,姐夫很少回将军府。”软软的话音里带着点委屈。

    她还有两个年纪比她还大的外甥呢!听说是她大姐生的,其实来南楚之前,她从未不知道自己有个大姐叫长孙筱,也没听过黎漱这位表哥,更不知道自家怎会突然冒出这几位亲戚的。

    她想找人问,可就连她姨娘都警告她别多问,省得惹祸上身,她便想着,见到大姐之后再问吧!没想到长孙筱早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姐夫不见她,表哥不在京城,就连那两个外甥也不曾露面,她到南楚这么久,这些亲戚别说露面了,就连话都不曾给过一句。

    修长亭听出女子的委屈,不过他没有回应,只道,“快要年底了,记得备节礼送去,别让人说我们失礼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?我们?长孙如兰平凡的脸上泛起红晕,脆声应诺后,转身回房去找嫡母给她的嬷嬷,商量该给这两家亲戚送什么节礼去。

    不想,兴冲冲的回来,却意外听到高嬷嬷的孙女正在高声抱怨,“娘,你就把这些首饰和衣服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不成,这些都是夫人给如兰小姐的,你一个丫鬟哪穿戴的起!”高嬷嬷不悦的斥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过一个庶女,哪配穿这些衣服,还有这些首饰,就她那长相,还想晋国公看上她?哈哈哈,笑死人了!若不是夫人给脸,就凭她姨娘那长相,想爬上老爷的床?怪不得丑八怪还没生下来,她就失宠了!只能可怜兮兮的巴着夫人,等着夫人的施舍。”

    高嬷嬷脸色有些不好看,是。长孙如兰的姨娘确实是还没把孩子生下来就失宠了,但她的女儿却连侍寝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夫人草草配给了外院一个小管事,那小管事要是个好的,倒也还罢了!偏偏是个五毒俱全的混账。

    “祖母您看,我穿这一身,是不是比那贱人好看?”

    “你啊!别开口贱人闭口贱人的,万一被她听到了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祖母,就算被她听到了,有您在,她敢拿我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高嬷嬷闻言笑了,“说的也是。不过这些东西你还是别碰的好,谁晓得夫人有没有派人在上面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脚?动什么手脚啊?”高嬷嬷的孙女儿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夫人会容许她一个庶女高嫁吗?就算入国公府做妾,若生下个一男半女的,你想夫人会允许她的孩子,比府里的公子小姐身份高吗?”

    屋里屋外两个女孩同时顿了下,屋外的长孙如兰伸手掩住嘴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屋里的女孩却是冲口直说道,“难不成,夫人让人在这上头下了绝育药?”

    “衣服、首饰还有佩件上都有。”高嬷嬷伸手一一指出来,屋里的女孩看傻了眼,“那我前两天拿走的衣服和首饰,上头也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,唉,胡涂啊!你!赶紧的,去拿回来,一会儿祖母带你去找郎中把把脉,看看有没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,哦!”女孩跌跌撞撞的冲出来,长孙如兰匆忙避开去,女孩很快就从房里捧了一堆衣服和首饰回来,一骨脑的扔在桌上,“祖母,咱们快走,快啊!”

    见祖母伸手要整理衣物,女孩忙不迭的伸手拉她,“走啊!”

    “唉唉,你急什么急,现在急了?别催别催,我还回房去拿钱呢!”

    “还回房拿?直接拿那贱人的钱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高嬷嬷嘴巴上训斥着孙女,但心里却认同孙女的话。

    高嬷嬷的孙女嘟着嘴叫嚷着,“怎么不行,要不是她的这堆破烂,我怎么会可能被那种药沾惹上?”

    高嬷嬷终究磨不过孙女,拿了钥匙去开了箱笼,从中取出放银票的木匣。

    等她把木匣放到桌上打开,她孙女儿立刻扑上去翻木匣,厚厚一迭银票,不是百两就是千两,算一算也有一两万。

    “天哪!夫人怎么舍得给她这么多银子?”女孩嫉妒不已。

    高嬷嬷冷哼,“你以为这样叫多?夫人手里有的那才叫多。这不过是指头缝漏一些出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可夫人娘家不是很穷吗?”祖母和母亲不都这么说的吗?

    高嬷嬷伸手戳了下孙女的额,“夫人娘家要是叫穷,那咱们算什么?啧!再说夫人手里那些,根本就不是她自个儿的,都是前头夫人留下的嫁妆。要不然她怎么会把大小姐给卖了,为的就是她娘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“把大小姐给卖了?祖母,你在说笑话吗?大小姐不是嫁给大姑爷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夫人生的那个大小姐,在她之前,咱们府里还有一个嫡出的大小姐,叫长孙筱,人家的亲姨母才是瑞瑶教老教主夫人,咱们夫人根本跟人家没半点关系。”高嬷嬷为孙女科普,外头的长孙如兰终于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来夫人之前,父亲还有个元配妻子,她生了长姐长孙筱,留下庞大嫁妆死了,再娶的继室觊觎元配留下的嫁妆,便把元配生的女儿卖了?

    她怎么敢啊?还有父亲,他怎么可以坐视继室把嫡亲的女儿卖了?

    那,黎经时又怎么娶了长姐的?

    “夫人怎么敢把大小姐给卖掉?”

    “不卖不行啊!谁让她有门好亲事呢!夫人想让自个儿生的女儿顶了那门亲,可她未来相公,是大小姐亲姨母的独子,夫人原是想弄死她,可是想到对方是江湖人,要弄死她,万一那人也弄死她们母女怎么办?”

    所以就把她卖了,想着凭大小姐那般出色的容貌,怕是一被卖就被人收房,就算是亲表弟,也不会愿意娶残花败柳的表姐为妻吧?

    只不过夫人没想到,买下大小姐的黎老夫人,为了打压庶子,不惜给他娶个丫鬟。

    高嬷嬷嘴角微抽,从木匣里取出三张百两银票。“走吧!等看完郎中,祖母带你去挑些好的首饰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衣服。”高嬷嬷笑眯眯的应诺。

    带着孙女就要出去,“祖母,这些东西就这样扔着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谁会来拿她的东西?啧!”

    “也是,大家都知道她身边没什么好的。不过那些银票……”女孩眼睛直盯着摆满银票的匣子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上街去,你说带着这木匣出去妥当吗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高嬷嬷走到门边又转回身,“不过这木匣就这样摆着太显眼了。”说着便拿着匣子,塞到炕上的衣服堆里。

    祖孙两相互扶持走出去,等她们走得不见人影了,长孙如兰快步进屋,快速的浏览一遍,却不见那木匣的影子,她颓然的坐到炕上,躺到衣服堆上,却又想到高嬷嬷说,嫡母命人在上头弄了绝育药,又连忙跳起来,伸手撑起自己时,正好让她按到木匣。

    她赶紧拿起木匣,想了下遂抱着木匣去找晋国公。

    晋国公还想要经由她搭上表哥和姐夫,所以向他求救,他应该会伸出援手的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