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送信

第三百九十六章 送信

 
    真月公主府虽不似真阳公主府那般富丽堂皇,走的却是低调奢华风,毕竟是第一王夫的独生女,纵使不如真阳公主得宠,但到底是嫡长公主,身份摆在那里,她便不跟真阳比,而是另辟蹊径,比不过那就不比。

    她亲力亲为,把真月公主府兴建得沉稳大气,不少王公大臣见了,在女皇及严家人面前大赞真月公主。

    无双公子出身东齐皇室,好东西见得可多了,但住进真月公主府,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奢华。

    客房回廊下一整排前朝官窑天水碧大花盆,廊下挂的鸟笼,全是出自当代木器大师苏古牧之手,他会知道,是因为出门前,才有人送了九皇子妃一套苏古牧徒弟言治木雕茶具,听了一耳朵,言治木雕多么有名,其师苏古牧所做的木器更是有钱都买不到。

    听他们说怎么辨认苏古牧的真品,还有世人仿制他师徒二人的作品,在黑市里已被炒作到天价云云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这儿把苏古牧做的鸟笼拿来养鸟……

    无双公子是庶出,父亲再疼他也有限,不可能像真月公主这么豪,如果他真把严珊娶回家,那么在父亲面前,他是不是就有资格同大哥叫板了?

    “无双公子?”真月公主眼底闪过一丝不耐,从没人敢在跟她说话时走神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无双公子身边的小厮推了他一下,回过神来的他,正好看到真月公主眼底那抹不耐,心底一咯噔,面上虚弱的笑了笑,“还请公主见谅,小侄身体不适,不便跟您见礼。”

    “养好身体为要。”真月公主笑容和蔼可亲,看似把无双公子当成亲近的子侄看,不过跟在她身边的嬷嬷知道,真月公主压根没把这相貌出众的少年看在眼里,就凭他把严珊迷得七晕八素,浑忘了自己身份这一点,就够真月公主把他皮给剥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,你和韩驸马是亲戚?”

    “听家里人说,韩驸马可能是家父姨表兄弟,只是,他改了姓名,所以不敢确认。”无双公子语气谦和,但从他的姿态可看出他的态度,在在都在表明,我可不是上赶着来攀亲的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的驸马是贵戚,但他家在东齐是宗室,日后谁的身份更高,现在可不好说。

    若女皇崩,真阳公主继承大统,那么韩驸马水涨船高,升为王夫,身份自要比东齐九皇子要高。

    东齐皇帝死后,若由九皇子继位,那么无双公子就由皇子的庶子,摇身而为皇子,嫡皇子虽身份较其他皇子贵重,可不保证将来必会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若九皇子登基,无双公子成了皇子,而真阳公主未能成为女皇,那韩驸马依然是驸马,身份自然要比东齐皇子要低一截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笑如春花灿烂,“你这孩子真是调皮。你父亲派你来,那定是确定他就自己的表兄弟了吧?要不,派你走这趟做啥?”自家女儿打定主意吊死在无双公子这棵树上,做娘的只能帮着准女婿些,不过要是能借此,多为自己捞些好处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无双公子之所以和鲛鲨帮闹得不愉快,全是因为瑞瑶教那个小教主,只是她不太明白,东齐九皇子让儿子去算计一个小孩子干么,就算那孩子是个教主,一个才丁点大的孩子,教主,哈!怕是只有名头无实权的教主吧?这年头多的是欺主的奴才,瑞瑶教的小教主,怕是被教中的奴才架空的可怜虫吧?

    真月公主对江湖事不甚明白,之前虽听丈夫和兄长们说过瑞瑶教的宝藏,但那又如何?要教一个孩子听话,手段多的是。

    她手底下的嬷嬷个个都不是吃素的,只要落到她的手里,管教那小丫头老实听话,宝藏?让嬷嬷们好好教导她几日,保证她不用人说,就会乖乖交出来。

    无双公子不知真月公主想法天真,他只想着,自己若能把严珊娶回家,再把蓝棠……

    这次自己遭难,手法和他们之前遭遇鲛鲨帮报复手段相似,他和严珊才想再次对蓝棠出手,就遇上跟上回相同的事情……难道,瑞瑶教的人知道他想对蓝棠出手?这也不是不可能的,因为吴帮主那种人,在他这儿拿不到钱,难保不会把消息卖给瑞瑶教的人。

    说不定上次他们对自己下手,就有瑞瑶教的人在背后教唆。

    他没想过,吴帮主上次出手,除了是和黎浅浅他们连手,严珊也插手了,他只以为严珊会出现在那里,纯属意外。

    娘的!无双公子在心里骂道,老子都还没真的朝那死丫头出手,就先被人教训两次!从东齐跟来的四个贴身侍女全都死光了!

    这让无双公子对蓝棠出手这件事,产生了阴影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一边想着回头派人去把黎浅浅抓来,一边则想着,早些让女儿和无双公子的婚事定下来,省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因这般想着,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,与无双公子相谈甚欢,见无双公子露出疲态,她才起身道,“好了,我先回去了,你好好歇着,我这就派人去东齐,跟你爹说你们两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无双公子点头表示同意,待真月公主走了,他便让小厮把朱贵请来。

    朱贵来得很快,事实上他是站在廊下恭送公主芳驾,听到公子找他,便立刻进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派人去查,看是谁在找我的麻烦。”一连两次,真当小爷是好性的?

    朱贵心说,您现在才想到要去查,反应也实在太慢了点,要是殿下,遇刺的当天就会派人去查背后主使者,隔天就开始反击了,那像他们公子心这么大,现在才想派人去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的想,咱们要对蓝棠出手的事,您只找吴帮主提过,您说,这次的事,会不会又是他从中搞鬼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!咱们又不是没给钱,他……”坏了,无双公子想起来,之前答应给吴帮主的尾款没给,严珊从中说合,让他赔给吴帮主的赔偿金也没给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老小子竟然不讲江湖道义?把我们要对付蓝棠的事,卖给瑞瑶教的人?”无双公子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早知道拖欠尾款,会给自己招来三番两次的横祸,他肯定,绝对,不会再赖账了!

    不过千金难买早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,小的一会派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查明白来。”无双公子提醒他。

    朱贵应诺转身就往外走,不过走没几步,就又转身走回来,“公子,那真月公主,可允诺您和严珊小姐的婚事了?”

    “她答应了!”无双公子喜形于色,“让我好好养伤,她会派人去跟父亲说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真是太好了!”朱贵闻言也喜上眉梢,严珊虽是北晋公主之女,但好歹是皇家女所出,府里的大奶奶不过是耀武侯的嫡女,平日最喜欢端着架子欺负人,等奶奶进了门,看她再拿乔!侯府之女及得上公主之女吗?要是九殿下有登基的一日,九皇子妃岂容得下她,在占着正室之位?别傻了!依九皇子妃的性子,肯定是要给大公子换个更符合他嫡出皇子身份的妻子。

    九皇子妃是个很现实的人,只不过她很会装,看起来是个明理大方的女人,实际上呢?九殿下也清楚的很,九皇子妃是个什么样的人,因为一心想要上位,所以九皇子乐得让妻子帮他清除障碍,他想当皇帝,她要做皇后,两人一拍即合,再合拍不过。

    朱贵有些同情的偷瞟了无双公子一眼,府里的这些公子们,严格说起来,都是九殿下的棋子,剑指何处,他们就往何处去,为九殿下的大业,为九殿下许给他们的好处,为了那虚幻不实的镜花水月拚命。

    公子大概不晓得,就算他听话把黎教主拐回东齐,九殿下也不会让他娶黎教主的,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,他怎可能给小辈,会让无双公子走这一趟,无非是他自己不方便出东齐罢了!

    不过公子这套乱拳一出,搅了殿下设好的局,就不知殿下会不会改了主意,允许公子娶真月公主的女儿为妻。

    暗暗摇头的朱贵,本还想再跟公子说些什么,然而严珊突然到来,他就算有话也不能当着她面讲,只得告退出来。

    出来后交代人去查,接连对公子出手的幕后主谋究竟是何人后,他才走回房门,房门一开,就看到女官坐在屋里,好整以暇的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!”

    朱贵漫应一声,进门后顺手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欢迎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巴不得你天天待在我这里。”说着人就靠了过去,双手也开始在女官身上肆虐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云雨散去,他亲自拧了布巾帮她收拾,女官慵懒的躺在床上,任由他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移。

    最后又是一番云雨,这回朱贵也无力起身了,“妖精,老子都要被你给榨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改了,成不?”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朱贵立刻反对,等了好半晌,“你说,我要是去向殿下要了你,殿下会不会把我给……”他半转身看着她,并以右手食指划过自己脖子。

    女官轻笑,“这我可不知道。”娇嗔着伸手推他,“真月公主和公子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说什么,她家闺女儿非公子不嫁,她犟不过女儿,自然得顺着,再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严小姐嫁了公子,自是要随公子回东齐,真月公主就这么一个女儿,她能不好好为女儿谋划吗?”

    女官听了深感有理,便不再追问,只温柔小意把朱贵侍候的差点忘了北,等到女官关上门离开,他才松了口气闭上眼沉沉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