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凑成双

第三百九十四章 凑成双

 
    马车歪斜的停在街道上,无双公子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,侍奉的四名侍女,两个跌在一块,方才马车疾驰时,摔出去一个,骤然停车时又摔出一个,她们的惨叫声彷佛还未散去,一直在他们的耳中回响。

    外头人声、脚步声错杂,他们在车里,根本不知外头发生何事,无双公子伸长脚,踢那两个侍女,侍女们泪流满面的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去,看…看看…看外…外头…发……”无双公子张嘴说话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抖得不成样,说到最后他已气恼的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穿着天青绣花小袄的侍女,将靠在身上的另一名侍女移开,张嘴应诺,她没发现自己的手抖得不停,另一名侍女害怕的紧紧抓住她的袖子。

    也怨不得她害怕,一同出门的四个侍女,两个接连摔下马车,怎么跌出去的,她们两都没弄明白,只记得她们那惊声尖叫震耳欲聋,还有最后的闷响,然后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着天青绣花小袄的侍女,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,明明外头声音多又杂,可是她们的声音,却穿过车轮辗压过地面、马匹嘶鸣及人们的惊叫及吼叫声,一直莹绕在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姐…姐…”另一名侍女颤抖的声唤她。

    着天青绣花小袄的侍女拍拍她,不过她不知道自己的手劲大到把另一名侍女的手都拍红了。

    拉开车门,车辕上坐着的侍卫回头看她,“外头危险,赶紧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车,车夫呢?”侍女讶异的看着侍卫,侍卫耸肩,“掉下去摔死了。”嗯,好像不能算摔死,应该说是摔下去后被马蹄踩死了?嗯,到底该怎么说呢?侍护兀自研究着说法,浑不知侍女被他简单粗暴的回答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摔死了?车夫摔死了?所以刚才才会急停?不对,车夫摔死了,那是谁在驾车啊?

    “我啊!”侍卫从烦恼如何更正确的表达的迷阵中,暂时解脱出来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对啊!那个车夫技术太烂了,连拉车的马都控制不住,让它像疯了似的狂奔,最后还因为控制不住它们,被扯下车,所以就换我过来驾车啦!要不然你们大概已经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侍卫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串,侍女目瞪口呆的望着他,这人的意思是,让自己赶紧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吗?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忽然就有一群人拿着武器黑着脸围上前来,侍卫愣怔了下,张嘴要问,就被人一刀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谁?问你家公子啊!”众人哄笑,“老子还以为,能当皇子侍卫的,这武功肯定厉害,没想到全是软蛋啊!这一刀下去,人就挂了!”

    他们跑断腿给这公子办事,没想到堂堂皇子的儿子竟然想赖账,想上门催债,却怕这些侍卫,没想到一发狠,他们就全老实了,啊呸!

    他们斜眼看向被他们捆成团的侍卫们,侍卫们心里很呕,这些人不是和他们公子合作,要弄那个蓝神医女儿的吗?谁晓得他们竟包藏祸心,一上来就砍人咧?

    车里的无双公子用脚踢了踢另一名侍女,那侍女浑身直发抖,抖颤颤的往前爬,短短不到一臂长的距离,她爬了好久,在无双公子看来,她爬了大概有一辈子那么久吧!

    “快,快点!”无双公子强忍着耳鸣小声的叫着,要不是耳鸣得太厉害,他肯定又要提脚踢人了。

    侍女眼泪直流,慢慢的往前爬,方才疾驰时,她就撞上车壁,后来急停时,她又撞到刚刚出去的侍女,两人才会跌成一团,而那个摔出去的侍女,原本是在她身边,因为推了她一把,自己才会重心不稳的摔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慌乱中,她已分不清那人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,总归人都死了,计较这些细节已无用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,出去的那个侍女才转回来,无双公子这时才发现,侍女的脸被撞青了一大片,额角也有伤,还淌着血,而且她衣上血迹斑斑,看得出来是新鲜的,刚刚出去时,她衣上并没有这些血迹,原本俏丽的可人儿成了这鬼德行,无双公子强忍着惧意才没失控的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侍女迟疑着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说,外头到底怎么了!”无双公子火大了,虽是庶出,但九皇子妃为了名声,向来不敢太过苛刻他们这些庶出的,他生得俊***时就得九皇子宠爱,时常带着出门,及长,因为容貌出众,走到那儿都是人人追捧的对象。

    谢璎珞确实很厉害,虽是个女子,但行事老练,他才到北晋,就已为众人知,还吸引了不少名门贵女追捧,虽然其中不少贵女的个头让他不敢恭维,这是唯一让他不胜遗憾的地方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这辈子一直顺风顺水的,怎么也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?说是遇上意外,鬼才信呢!

    “公子,那个鲛鲨帮的人说,咱们还欠他们钱,所以……”侍女想到外头那些凶神恶煞,腿肚子就忍不住直抽筋。

    上门讨债来了?

    “姐,姐,姐姐,你身上这是……”谁的血啊?另一名侍女指着她身上的血渍。

    “是方才,方才救我们一命的侍卫的血,车夫摔下去死了,亏得他,他跳上来驾车。”侍女说得断断续续,似乎还没有从那人的死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上门讨债,就能杀人吗?”无双公子激动的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应该,大概,是不能吧?侍女恍恍惚惚的想着,方才那侍卫被杀的场面,让她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却不知她进来后,外头那些人已经把被杀的侍卫拉起来。

    “够啦!还装?”看那侍卫还一派软绵绵的样子,拉他起来的人就有点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哎唷,赵哥,弟弟我这腿还都是软的咧!”

    “哎哎,小方啊,你说说,方才喷那丫头一身的血打那儿来的?”这话一出,众人都紧盯着小方看,这家伙才进鲛鲨帮不久,这次竟然得帮主青睐,派他担任这么吃重的任务,大伙儿可都眼红得很,只是没想到,他的表现出人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是家传绝学,家传绝学,嘿嘿,小弟我,就靠这手把戏吃饭啊!哥哥们别问了!”方才充当车夫的侍卫,还被人杀了的小方苦笑朝大伙儿拱手讨饶。

    哦,家传绝学啊!大伙儿一听反不好逼问了。

    说不得帮主看重他,就是因为他这一手咧!

    街道两边屋顶上,鸽卫们听到小方的说词,忍不住嘴角直抽,小方的爹妈是老实的种田人,也不知是那儿出了问题,才会生出小方这么一个鬼灵精怪的儿子来,亏得教主慧眼识英,把他从南楚山区带出来。

    凤家庄的一个探子,对身边的一个鸽卫道,“那家伙这手家传绝学,真特别,对了,那喷出来的血是真血?”

    “鸡血。”鸽卫回答完这问题,就不再理人,任对方再怎么套话都不理。

    探子的耐性极好,一直碰壁也不曾恼,“这个时候,那个郡主也该登场了吧?”

    鸽卫探头看了一下,“还没呢!那位公子还在装乌龟,得等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无双公子出来,美女才能出现,不然美女没借口停下来搭救英雄啊!”

    只不过用英雄来形容无双公子,总感觉怪怪的啊!

    正说着,就见底下马车钻出一名男子,看身形和穿着,应该是无双公子无误。

    小方早就让人带下去了,吴帮主看无双公子出来,冷笑着在帮众簇拥下走过来,无双公子见到他,就忍不住两股战战,心里好生后悔,刚才离开酒楼时,就不该放朱贵走,那什么女官,只会拿他爹来压他,以为他不知道,她和朱贵滚到床上去了吗?

    哼哼!亏得朱贵对他忠心,没被那女官给拐了去

    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!朱贵不在,他就得自己面对吴帮主。

    吴帮主生得高大壮硕,无双公子虽在车辕上,但他走过来,气势可不弱,硬是给无双公子一种被人俯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说无双公子啊!您这贵人莫不是忘了,还欠我们银子没给啊?啧啧啧,看看这香车美人的,说您公子手头不方便,任谁听了都不相信吧?而且听说,您方才在酒楼里一掷千金大宴宾客,啧啧啧,我们帮里的弟兄们勒紧了裤腰带,舍命为您办事儿,就等着您给的银子买米下锅呢!”

    吴帮主说着往前一步,无双公子两腿一软,扶着车门框滑坐到车辕上,“壮士,壮士!”他边喊边往旁边张望着,就盼着侍卫们上前来收拾眼前这壮汉。

    却看到自家侍卫们被捆成团,被扔在墙边,难不成,他的人就只剩车里的两个侍女了?

    “公子?您既有钱大宴宾客,何忍欠着我们的吃饭钱呢?怎么,给不给啊?”

    “给,给,我给,我给,可我身上,我身上……”没钱二字不敢说出口,就怕说了挨揍。

    “没钱啊?没钱你学人家使什么坏啊!没钱你上酒楼大宴宾客?小子们,上,给我狠狠的打,咱们没饭吃,就是因为这小白脸啊!给我往死里打!”说话间,已有人冲上前把无双公子拉下车,一抬脚就往他身上招呼,吴帮主边说边朝大伙儿使眼色,众人会意,踢的时候都只往无双公子身上去,避开了他那张脸。

    谁让福云郡主就喜欢他那张脸呢?为了雇主,他们忍了!

    也不去京里打听打听,敢积欠他们的款子,他们肯定是要把人揍得像猪头,让他娘都认不得他是谁才行的,不过这回就饶了他吧!谁让这小白脸就那张脸能瞧呢?

    大伙儿踢得差不多了,吴帮主才抬手给了暗号,严珊姐妹此时便带人冲出来,严珊出来时,虽是坐了自家的马车,不过只带了几个丫鬟,在华满楼与吴帮主讲定怎么做之后,她离开酒楼时,就带了酒楼的伙计和掌柜过来。

    双方当着无双公子的面,做了场戏,顺利赢得无双公子对严珊的好感及感谢。

    黎浅浅以为,这事大概就以无双公子感激严珊的相救之恩,决定以身相许,把严珊娶回家去。

    谁知道,事情过去没两天,小方就送消息过来,无双公子请吴帮主帮忙,再次设计蓝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回事啊?”蓝海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严珊就这样放过无双公子了?”黎浅浅问刘二。

    刘二苦笑,“您绝对不会相信,那一位竟说服了严珊,说他爹命他来北晋,就是为了接近棠小姐的,所以他定得把棠小姐带回去,不过,严小姐对他有救命、知遇之恩,因此严小姐为大,棠小姐为小。”

    蓝海气得反身飞了出去,吓得蓝棠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!竟然敢叫老子的女儿做小?他娘的以为他谁啊!”话声未落人已不见踪影,黎浅浅看向黎漱,只见黎漱方才的位置已空无一人,他不知何时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安抚她道,“别担心,没事的。无双公子不过是个跳梁小丑,不值得为他忧心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听他这么说,忍不住狐疑的看着他,好半晌才悄声问,“你搞得鬼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让人在他耳边提醒一二,有了严珊这个金主,他不想做怪才有鬼呢!与其慢慢等他行动,不如早早撩拨他动心思,如此才好一气把人收拾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