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巧极了

第三百九十三章 巧极了

 
    随侍在侧的朱贵听了猛眨眼,他有没有听错?他家公子竟然嫌这些女人不知羞?他不是最喜欢跟这样的小娘子们厮混的吗?怎么会突然嫌弃人家来了?

    没人知道无双公子心里是如何的恐慌,娘喂!他爹怎么没跟他说,北晋的小娘子个个长得人高马大的,那个头,那个头,这走廊上的姑娘就没一个比他矮的,甚至还有几个长得比他还高!

    让他没了身为男子的优越感啦!

    东齐九皇子大概怎么也想象不到,这个被他寄以厚望的儿子,竟然会因为身高问题,而出状况。

    无双公子在东齐皇室男子里,个头算小的,但他生得俊美,笑起来还带点邪气,令东齐女子为之疯狂,因此九皇子认为,要诱拐黎浅浅,派这个儿子出马,肯定能马到成功。

    没想到儿子自有主张,让他的计划再次落空。

    “公子?”朱贵见无双公子退回来,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些女人,这些女人……”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朱贵等着下文,却迟迟没等到,扭头一看,他家公子已经坐回位置上,喝起闷酒来了。

    包厢相邻的两间包厢里,坐了好几个姑娘,一间是严珊她们,一间则是严珊的表妹及其族姐妹。

    这位表妹的娘亲和严珊的亲娘一样是公主,不过她爹出身平常,相貌也一般,纵使女皇再怎么貌美,女儿肖父,样貌自是比不上真月公主及真阳公主,这位真安公主不受宠,行事低调,及笄后,由女皇指了个丈夫就嫁了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原是家中嫡次子,爵位轮不到他,学文习武皆不成,在家里算是个小透明,能尚主算是祖上积德了!

    不过真安公主下降没两年,他那优秀的世子大哥,奉旨带兵出征西越战死了,因过世时,只是世子,所以他过世后,这世子之位就由真安公主的丈夫接了。

    前几年老平西侯过世,真安公主的丈夫继承爵位,真安公主才带着女儿逐渐在外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真安公主只生一女,便是严珊这个表妹高婉婉,因她无子,所以族里不少人家盼着自家儿子能雀屏中选,成为真安公主的嗣子。

    无双公子近来风头极盛,高家各房的姑娘便撺掇着高婉婉,来无双公子面前露脸,也好压一压严珊的风头。

    严珊和高婉婉年纪相当,又同是公主之女,不过因外祖父不同人,在待遇上差别很大,严珊一出生,女皇就封她为福云郡主,而高婉婉直到及笄,都没人像女皇提这事。

    大家虽称呼高婉婉郡主,不过那是因为公主之女,依例可封为郡主,但没有封号的郡主和有封号的郡主,差别可大了!

    真安公主的父亲虽出身不高,但家族中,却有几个很会做生意的叔伯兄弟,女儿出嫁时,虽及不上真阳公主和真月公主的十里红妆,但压箱底的银子只比她们两多,而且因是银票,除了王夫和真安公主父女两,根本没人知道到底有多丰厚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有战功,打仗存下的家底资本雄厚,她又是女皇宠爱的女儿,手头阔绰自不在话下,光看华城别院密道里的那些宝贝就知她家底多厚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真安公主大概是姐妹三个里头,嫁的最差的,但人家压箱银子多啊!又继承了父系家族做生意的天份,像华满楼这样的酒楼,在京中,她就拥有近十家,真月公主才就这么一家。

    只是她低调,高婉婉也低调,所以外人并不知她们母女的资产,并不比真阳公主少,但绝对是胜出真月公主许多。

    毕竟第一王夫不止她一个孩子,他还有两个儿子呢!长子近来呼声很高,很有机会被立为太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再疼女儿,也不可能倾尽所有。

    再到严珊手上,自然就不会太过寛裕。

    像这样一掷千金,就为了个也许根本碰不到面的男人订包厢,高婉婉做的出来,严珊却不行。

    要不是在华满楼,严珊她们根本抢不到无双公子包厢相邻的包厢。

    “婉婉,听说严珊也来了,而且就在另一头的那间包厢里头,高家一个族姐气愤道。

    相貌平淡无奇的高婉婉,捧着茶碗淡然道,“来就来了,这是她娘开的,是她家地盘,我们能来,她当然也能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华满楼是她娘开的,她能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?”高婉婉的一个堂妹脸颊气鼓鼓的,像是个小包子,高婉婉伸手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气了。”扫一眼自家姐妹,“来,好不容易来一趟,不点些好吃的来吃,可就亏了啊!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无双公子最喜欢华满楼的酒菜,下大雪那几天,他天天都让人来华满楼订酒席。”说话的姑娘满脸艳羡,高家虽富贵,但她们想额外点份例外的菜肴,就得自己出钱,家里头兄弟多,父母手头上有闲钱,宁可砸在儿子身上,少有搁在女儿身上的。

    因此她们只有跟着高婉婉,才能尝到这些珍馐。

    高婉婉也没让她们失望,吩咐丫鬟把伙计叫过来,订跟无双公子一样的酒席,只是把酒换成果酒。

    高家姐妹这厢大快朵颐,严家姐妹那头却是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方才你们也看到了,外头站着那么多女人,想要悄无声息的溜过去见无双公子,根本就不可能嘛!”

    “办法是人想出来的。”严瑞没好气的瞪严璃一眼,真是的,净会灭自己的威风,真不应带她出来。

    严璃嘟起小嘴,“你倒是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是啊!你倒是把想到的办法说出来啊!其他姐妹的眼神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严瑞立刻就蔫了,她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严珊看看左,又看看右,见她们一个个就像锯了嘴的葫芦似的,心里就来气,“把伙计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立刻就有丫鬟开门出去,她一开门,就看到走廊上满满都是人,看她出来,立刻望过来,丫鬟给吓得脚下一趔趄,幸好扶着门板才没当众出丑。

    飞快把门关上,她便跑着下楼找伙计,伙计认得她,赶忙上前来相询,得知是郡主叫他们去,便道,“姐姐先上去跟郡主禀报一声,我去跟掌柜说一下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喔,好。”丫鬟点头,转身要走还不忘交代,“你动作快一点,要是惹郡主不高兴,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嗳。”

    伙计不等她走开,已经去找掌柜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郡主找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掌柜点头,“去吧!记得说话小心点,别惹郡主生气。”

    伙计苦笑点了点头,心说,怎么可能不惹郡主生气?只要郡主要求的事,他们做不到,郡主肯定要生气的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府里头,掌柜派去通知公主的人,才刚刚被领进门,走了好一段路,才到公主的正院,天冷,上无公婆下无妯娌,真月公主一般都是睡到自然醒,侍女们不敢打扰她,只能心焦的在屋上转悠。

    来通知的小厮等了老半天,依然不见公主人影,急得不行,好不容易才等到公主召见。

    他便如倒豆子一般的把话说的飞快,真月公主才听到女儿竟然跑出去了,就气得不行,等听到女儿竟跑去华满楼,就为了无双公子在那里宴客,她猛然起身,却觉眼前一片漆黑,脚下发软彷佛踩不到地似的。

    心头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这是报应,报应!

    因为当年她嫉妒真阳得母皇宠爱,知她想退婚改嫁那个不知来历的韩道时,她故意在母皇面前上眼药,原本不会闹得那么凶的,可因她在里头见缝插针,导致真阳和母皇一度决裂。

    现在,报应来了!当年母皇是怎么和真阳闹翻的?她已经有点不太记得了,她只记得,自己那时好忙,一会儿在母皇面前讨好,一会儿又在真阳面前同仇敌忾,最后母皇虽答应真阳嫁给韩道,可到底恩宠不复。

    真阳恩宠不再,她也没成为母皇最疼爱的女儿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沉溺在往事中,侍女们和来通知的小厮却焦急万分,可他们谁也不敢贸然上前打扰公主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真月公主的一个心腹嬷嬷见了,硬着头皮上前,又是叫唤,又是摇晃,好不容易才把人弄回神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跟掌柜的说,让他派人护着郡主,别让人冲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嘎?”他跑这么一趟,就只得了这么一句话啊?不过聊胜于无啦!要是出事,好歹已经先通知过了嘛!

    等他回到华满楼时,人潮依旧,他嘴角微翘,掌柜说的人潮就是钱潮。

    见到掌柜,把公主的话说了,掌柜的眉头皱得死紧,大概都挤死几只苍蝇了吧?“公主就说这么一句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掌柜点头,找了人随时注意郡主包厢的动静,喔,对了,这时才想起来,今儿楼里可不止一位郡主,无双公子包厢的另一边的包厢里,还有另一位郡主咧!

    想到这儿,掌柜就忍不住叹息,一样是郡主,怎么就差人家那么多呢?

    自家郡主好像只会胡闹撒泼,不像那位高郡主,小小年纪就已经在帮她娘挣钱了。

    真安公主日前,拨了几家铺子给女儿管理,听说成效不错,虽说长得不如他们家郡主漂亮,可人家有本事啊!

    严珊丝毫不知自家酒楼掌柜把她贬得一无是处,她正在问伙计,有没有办法让她避开外头的人,和无双公子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“郡主,真没法子,您也看到了,咱们二楼的包厢,装修的时候,就弄好的单间,不像三楼的宴客厅,平时用槅扇隔开做单间,有要宴客时,才把槅扇拿开。”

    严珊不耐烦的摆手,不耐烦听下去,“我就问你,有没有办法,你跟我说那么多干么?”

    伙计摇头为难道,“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走的时候的呢?”酒楼里见不到人,路上堵人总能见到了吧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伙计想了下,回道,“小的出去帮您问问去。”

    严珊两手往外摆,“快去,快去。”

    伙计出了包厢,拔腿就往楼下去,下了楼梯稍站了下,才钻进厨房去。

    “喂,柱哥,你上回说的那个鲛鲨帮的吴帮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么,你有想要高攀的对象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啦!是……”他靠近那个叫柱哥的厨子,压低了嗓子道,“是咱们郡主娘娘呗!想男人想疯了!"

    柱哥咧嘴笑的有点猥琐,“咱们郡主也不小啦!是该想男人啦!”

    “喂,你说话当心点,要是被人听了告到公主那里,你这条小命就不保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柱哥啧了一声,“怎么,要找吴帮主帮忙吗?对象是谁啊?”

    伙计没好气的伸手搥他,“明知故问,还不是那位无双公子吗?”

    杜哥想到之前听鲛鲨帮的朋友说,他们之前给钱不利索的雇主,好像就是无双公子啊!现在风水轮流转,换人家姑娘请吴帮主他们帮忙算计他了!

    还真是巧极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