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忽悠

第三百九十一章 忽悠

 
    好不容易出门的姐妹几个,就像是放飞的小鸟般,平日看着不怎么入眼的景色,像是全都换了新颜色,叫她们不管看着那样,都感到新鲜。

    “咦?原来咱们角门外头,就有卖东西的小贩?”严璃惊讶万分,其他姐妹也好奇靠过来瞧,浑忘了她们今日是为何出的门了!

    严珊平常都是乘马车,或轿子,是从二门经东角门出的门,根本就没走过小角门,看到小角门外的小摊,她也很感新鲜。

    在这里摆摊的,摆的货品全相准了公主府里的丫鬟和仆妇,因为她们不常有机会出门,想买什么东西,就得托人帮忙,可托人帮忙,买回来的东西未必称心,而且有时也担心,托的人占她们的便宜。

    第一个在这儿摆摊的,是刚从府里退下来的老嬷嬷,年纪大了,做不动活了,但看着摊子还是可以的,知道府里丫鬟仆妇们的心思,便和儿媳去批了货来卖。

    本钱不多,卖的不是什么上等货色,胜在方便,心思动得快的人家便也跟着做,小角门这里便成了个小市集。

    严瑞她们平常未必会对这摊上的东西动心,但新鲜啊!再加上方才情绪紧绷,好不容易放松下来,便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跟她们出来的丫鬟是急得不行,可也不敢上前相劝,万一要让人知道,小姐们的身份那就不好。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鸽卫们,深感无语,严珊姐妹怎么能心大如斯!

    没办法了,再让她们在这儿拖下去,几时才能见到无双公子啊?

    领头的鸽卫点了个年约十岁的小鸽卫,交代了几句后,就让他办事去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,严珊她们个个手里抱着不少战利品,小贩们个个乐呵呵,在这儿摆摊多年,几时挣得如今天多啊!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这几位姑娘也不知是府里那位主子身边侍候的,钱多人傻还不讲价,开多少钱就付多少钱,在这儿做生意从没这么痛快过!

    各摊主卯足了劲儿,正准备一鼓作气,把摊子上的东西全清光,就看到一个小厮神色匆匆跑过来,“几位姐姐原来在这儿,可叫小的好找,车都备好了,候在东角门外,姐姐们再不快点去,万一侯爷他们回来撞上那可就不好啦!”

    严珊一听恍然回神,左右张望了下,真是见鬼了,她不是急着要去见无双公子的吗?怎么一出门,看到这摊子上的东西,就给迷住了?

    将手里的东西一骨脑的塞给小厮,“给我送回房去,回头要是少了一样,仔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郡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严珊给瞪没了声。

    严珊见他识相,冷哼一声,“你刚才说车在那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东角门外。”小厮看严珊一脸茫然,忙伸手指点了下,严珊顺着看过去,见那里停了车,这才点头,“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鸽卫接过严珊给的碎银,恭敬的贴着墙边站着,严珊满意的点点头走了,严璃和妹妹低着头挑头绳,严瑞眼尖,看严珊走了,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跟着走人,严璃的丫鬟见了心焦,忙上前提醒主子,严璃这才发现,严珊、严瑞都走了,看看手里的几条头绳,有些舍不得放下,可她们今天陪严珊出来,是要去见无双公子的,两相权衡下,终究还是放下头绳,拉了身边几个妹妹,“走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们匆匆追上去时,严珊和严瑞已经坐上车走了,尚幸还有两辆车,她们急急忙忙上车,命车夫追上去。

    车夫们赶车出来时,就有人吩咐,送几位姑娘去华满楼,华满楼是真月公主名下的酒楼,听说那无双公子最喜欢华满楼的酒菜,这几天下雪,天天叫了华满楼的酒菜去他住的客栈。

    听说今儿,无双公子要在华满楼宴客!

    自家郡主和公主娘娘就是为了这小子闹翻的,公主娘娘还把郡主给禁足了,这事闹得车夫们都晓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知道,这做娘的再怎么心硬,也敌不过女儿的几滴泪水,这不,说是把郡主禁足,可知道无双公子在自家酒楼宴客,还是把郡主放出来啦!

    所以说啊!这遇到儿女事,平日再怎么要强的父母,也只有软下心的份儿。

    严瑞虽有安排车,不过她是让她奶娘去帮忙雇车,可是她没想到,带严珊出门时,遇到难关,一时间就忘了派人去跟奶娘说一声。

    出得门后,她们几个全被那些小东西给迷住了,直到跟着严珊上了车,才想起她好像忘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车行一段路后,她才想起来,她忘记派人去通知奶娘了。

    她看看车厢,惊觉这根本就是严珊专用的座车嘛!“妹妹,你事先派人通知车夫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严珊一脸莫名其妙,“不是姐姐吩咐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呃,叫她怎么说?她准备让人雇车,但一直到现在,才想起来,没通知人呢?讪笑着应下这份功,心里却在想,公主婶娘到底是疼女儿的,要不然也不会让人准备马车,送她们去见无双公子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竟说不出是羡还是妒。

    严珊没想那么多,她一心只想着赶紧看到无双公子,见到他时,要怎么倾诉衷肠。

    另一边,无双公子送去公主府的帖子,终于被送到韩驸马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无双?怎么起这么一个名字?”边念叨着,边扶着儿子的手慢慢的散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他的名,只是个称号而已,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和来历吧?”

    韩驸马笑,“都自称无双了,还怕人知道他身份?”摇摇头,“这孩子八成是庶出的,而且他娘出身虽不低,但本身却位份不高。”

    韩成晖好奇问,“您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大概知道我那位表兄的性子,他身边的女子,不止要有貌,还要有才,至少不能言语无味,在东齐出身不高的女子,能识字就不错了,想有才?”他笑着摇头,“他贵为皇子,怎肯纳不识字的女子,就算有貌,在他那里顶多算是个玩物,不可能让她们生下子嗣,否则怎么跟九皇子妃及其娘家交代?”

    有貌的女子没有子嗣,就算有宠也不长久,有才有貌的女子,出身必不低,九皇子才会允她生下孩子,有儿子的女人,就可能有野心,位份再高,九皇子妃的地位就会不稳。

    想要在东齐皇帝面前讨着好,夫妻得和睦,内宅要平稳,这些不安定的因素,都要清除掉。

    他那好表哥,肯定是哄这孩子,只要达成他交代的事,他就提他亲娘的位份,韩驸马嘴角微翘,他那好表哥从小就是这样哄人帮他做事,口惠实不惠,办好事的当下,口头上好听话说几句,还说要赏,回过头就忘了,人家等着他的赏赐,却久候不到,又不好意思上门去问。

    有的人熬不住,旁敲侧击去问了,他又装胡涂,把责任推到身边侍候的人没提醒他,问话的人不止没得到赏赐,还得罪了表哥身边侍候的人,指不定几时就在他表哥面前,给他穿小鞋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他看得多了!姨母也曾说过他,不过他依然故我,也是,他贵为皇子,多的是抢着要为他办事的人,岂会在乎这些人会否对他有意见。

    只是韩驸马没想到,这么多年过去,他这位表哥依然故我没有改进?而他身边还是依附着这么多人为他效命?

    “父亲,您要见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是病人呢!蓝先生可说我能见客了?”

    韩成晖摇摇头,“我们没问。”按照他娘的意思,最好他完全康复之后,也都不要见客,可是最近这位无双公子闹腾得太大,就连他表妹都因他,而和姨母起冲突,不由得他要多思量些。

    韩驸马轻笑了下,“就这样吧!要是再送帖子来,就跟来人说,我病未好全,没有精神待客,还请他们见谅。”

    韩成晖点头应下,心里却说,今天上门的若是叔父或姑母家的人,说不定父亲就见了,说到底,父亲不见无双公子,其实就是想第一个见的家人,是自家人,而不是无双公子这样的转折亲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连下三天雪,黎浅浅她们就玩了三天,掷壸、下棋、画画,黎浅浅还找刘二弄来叶子牌,她不会玩,但叶妈妈会,让她教,刘二他们却是忙翻了,这三天全员出动布线,不止他们,凤家庄的数字公子们也都在凤公子的带领下掺和了进来。

    无双公子今日宴客,就是数字公子们的杰作,他们在北晋京城多年,对北晋这些达官显爵,还有世家名门的了解,若他们认了第二,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。

    就是女皇也不如他们消息灵通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对无双公子不甚了解,幸好在东齐的数字公子和鸽卫们,及时补上了这个缺陷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来历,也就确认了他的来意,凤公子得知这人是来拐黎浅浅的,立刻就把人列入黑名单。

    京城分舵这些人,就算原本不知凤公子对黎浅浅有意,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再笨的人也都看出来了,他们公子表现得实在是太明显了!光说外貌,实在是太相配了啊!有没有?虽然黎教主有点小,不过这世上老夫少妻的海了去,不差他们这一对。

    再说门户那是绝对相当啊!而且听说,凤老公子夫妻在世时,就很看好儿子和黎教主,有黎浅浅这样条件的人摆在那儿,也就难怪他们公子看不上前分舵主夫人的表妹了!

    啊呀!说起这位,竟然还有脸上门要见公子,真是,以为她的脸很大吗?所有人都要赏脸吗?哼!

    还是他们未来的公子夫人好。

    为讨好未来老板娘,除数字公子们每天不落的把消息送到黎浅浅手中,分舵这些人也不甘示弱,天天送消息过来给她。

    下雪的这三天,黎浅浅光消化这些消息,就够她忙的了!

    好不容易雪停了,严家姐妹开始行动啦!她才稍稍从这些消息里头抽身出来。

    “浅浅,听说今天华满楼有好戏看,去不去?”蓝棠兴冲冲的跑来找黎浅浅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黎浅浅扶着脑袋瓜子,微抬眼皮看她,口气却很斩钉截铁,蓝棠感觉有点小受伤,“为什么不去啊?”

    黎浅浅伸手拍拍她的脑袋,“你可还记得,刘二他们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蓝棠想了下,全身一悚,显然是回想起刘二他们之前的回报了。

    “他都要算计你了,你还去看热闹,不怕他到时候把你拖下水?”

    蓝棠连连摆手,“不去了,不去了!我还是离那什么公子远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前儿孟盟主不是写信给你,你回信了没?”见蓝棠还有点扭捏,黎浅浅便祭出孟达生来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哎哟!急啥啊!”蓝棠难得表现出小女人的羞态,“他在东齐忙着呢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,再忙也要跟你通消息的吗?别吊人胃口了,赶紧回信给他,省得他分心挂着你,耽误手头上的事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蓝棠原还有点小羞涩,听她这么说,便点头道,“说得也是,还是回信给他,省得他挂心。而且还得提醒他,别又犯心软的老毛病,姚彩筠的事才刚过去。”而且还是大家帮忙才解决的,“他要是多惹几个来,咱们大伙儿旁的事都甭做了,专跟在他后头善后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郑重点头,“就是,就是,棠姐姐好好的说说他。”

    蓝棠就这么被忽悠得忘了,要去围观无双公子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