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八十九章 准备

第三百八十九章 准备

 
    黎浅浅她们一回来,黎漱、蓝海等人已经候在大厅,她们一进来,蓝海就先冲上前去,拉着女儿好生检视,黎浅浅扬眉望着黎漱,黎漱端着茶,轻咳了一声,“银楼里发生的事,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女儿在自家的铺子被人欺负?当他这做爹的死啦!气死!蓝海拉着女儿就开始数落她,要不是她好奇那啥什么公子的,怎么会被人欺负,想到女儿差一点点就丢了小命,或毁容,蓝海整个人都不好了!

    黎漱睃他一眼,对黎浅浅老实进包厢,没对那什么公子的好奇,感到非常满意,完全没去想,自己这小表外甥女兼徒弟,才多大年纪,这么老成,对一般女孩子感到好奇的人完全无感,是不是有点不太对。

    蓝棠对自家老爹这般紧张,其实有点小感动,但也觉得有点丢脸,一屋子人看着耶!

    春江三个跟今儿遇上的小鸽卫一样,没有爹娘,看到蓝海这样对蓝棠,心里都有些羡慕,就是黎浅浅看着,也有所触动。

    她老爸很疼她和哥哥,不过他很少在家,就是在家,也做不出像蓝海这样的行为,而黎经时,嗯,这个爹,因为自觉亏欠女儿太多,面对她的时候,总是小心翼翼,轻了怕把她掉地上了,重了怕把她拍扁了,而且有黎漱杵着,他想教女儿什么,都有点怕惹黎漱不快,轻重不好拿捏。

    尤其传出西越间者冲着黎浅浅而来,他更觉是自己带累女儿,每次寄家书来,可以看出满纸关切之情,不过都落不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让黎浅浅有时,真为她爹的智商捉急,同时也为南楚皇帝一掬同情之泪,把护卫自己的重担,交托到她爹这样的臣子身上,皇帝是对身边的朝臣是多不信任啊!

    感叹完了,黎浅浅便和黎漱说起回来时,被人设计的事,也说了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黎漱摸着下巴,好一会儿才露出笑容,“行啊~你看要怎么办,表舅都全力支持,要是惹出事来,也有表舅给你兜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开心的露出笑容,蓝棠好不容易安抚好她爹,靠过来正好听到这一句,知道黎浅浅的主意,已经得到黎漱同意,便问她,“你打算用谁来设局?”

    “谁愿入局就谁啰!”

    蓝棠听得一头雾水,转头看云珠,云珠也不明白,只能耸肩回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无双公子花了大钱,却是毫无收获,气得不行却也莫可奈何,那佯扮富商的朱贵来请示,“公子,那鲛鲨帮吴帮主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干么?”

    公子这话问的实在好笑,人家还能来干么?当这些是开善堂的不成?当然是来要钱的啊!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不能这么说,朱贵强自笑了笑,“公子,他是来收尾款的。”

    “收什么尾款?事情没办成啊!不给,一毛都不给,以为本公子好欺负啊!事情都没办成,就想拿钱,哼,门都没有!你去跟他说,想要钱,没有。”

    无双公子名号取得好听,不过私底下的言行,实在不怎样,所以下人们暗自给他另起了个无赖公子的名号,只是不敢在他面前说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话不能这么说啊!”朱贵呵笑,心里却在抹泪,公子这是在闹怎样,昨天事情没办好,又不是鲛鲨帮的人没办好,事实上,他们把差事办得好极了,任谁也想不到,那几位贵公子之所以会当街策马竞速,就是他们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光这一条,人家收的钱就不白费,之所以没成功,那只能说运气太差,谁让无端冒出个什么女官来,还把黎教主她们给拐跑了!

    气归气,可事情还是得继续办啊!不能得罪这地头蛇,要不然人家回头跟瑞瑶教那头告他们一状,他相信瑞瑶教得了这消息,肯定不会少给吴帮主谢礼的,到时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朱贵想得很通透,奈何他家主子脑子不清楚,许是顺风顺水惯了,浑忘了这里不是自家地盘,跟这些地痞流氓耍狠?那吃亏的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好说歹说,才让无双公子同意付钱,朱贵暗松口气转身出去,走到门口,后头无双公子的声音似箭矢般击向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没办妥,先扣一半,等事成之后,再给尾款。”朱贵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,生生给憋昏过去,还先扣一半,事成再给尾款,现在就是来收尾款了啊!难不成这尾款只先给一半,另一半等事成……嗐,说到底,还是得他去跟人家磨嘴皮子,想想就觉累。

    朱贵拖着脚步去面对吴帮主的怒火,而之前那柔媚女子,得知这消息后,忍不住掩嘴笑了,“公子不是自信满满,此事定成,啧,还真是让娘娘料中了,公子也就那张嘴会说,其实一点本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美眸在来回禀的丫鬟身上掠过,“查出来没有,公子他们到底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丫鬟笑着讨好道,“还没查出来呢!不过婢子们看朱贵他们,还是盯着瑞瑶教的宅子,公子素来不委屈自己,他不愿对那个黎教主出手,那就只有一个人值得他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蓝棠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女子愣了下,然后才笑出声,“若是她,那倒还有几分可能,她年纪较长,身形和容貌都长开了,而且她爹是蓝海。”

    丫鬟不解的看着她,女子看着很受用,便好心为她解释一番,丫鬟恍悟,“公子这是一举数得啊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只是她能让公子如意吗?他若得手,大公子就多个对手,还是个靠山强大的对手,大公子和娘娘岂能看他坐大?

    想明白后,她便招丫鬟到身边,附耳交代了几句,丫鬟点头应诺,随即就离开了,女子看她走了,这才转身回房。

    而这头,鲛鲨帮吴帮主兴冲冲的来,却是怒冲冲的走,朱贵苦着脸去向无双公子回报,无双公子毫不在意的挥挥手,就让他退下,他正和两个妓子吟诗作乐得兴起,无暇管这等琐事。

    朱贵告退后,便去找账房,公子出手阔绰,他们带出门的银票也不知还能支持几日。

    真月公主府,被母亲禁足的严珊得知姐妹们来探她,开心的叫侍女赶紧去把人领进来。

    严瑞和严璃姐妹几个是来探口风的,也不知公主伯母(婶娘)还要拘着严珊多久。

    听她们问起,严珊不平的道,“母亲说等无双公子走了,我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可她怎么能等这么久啊?她从没见过,长相如此出众的男人,尤其他对着自己微笑的时候,彷佛全世界的星星都跟着绽放光芒,衬得他的笑容是那么的……

    “珊姐姐,你不知道,今儿我们去的那家银楼,竟然是吕大商会,和瑞瑶教的人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?不说是吕大小姐……”被搅了美梦的严珊,有点反应不过来,然后就想明白了,吕大小姐就算跟家里闹翻了,她还是吕大老爷的女儿,帮着自家和瑞瑶教合作,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啊?

    听说早在她还没被赵国的冀王盯上前,她就已和瑞瑶教的人合作了。严珊之所以会知道这些,自然是听她母亲和大舅母说的,她大舅母就是大王子妃,听说很早之前,就已经挑中吕氏商会,想跟吕大老爷合作,只是后来晓得吕大老爷只有五个女儿,没有儿子,便打消了合作的念头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吕大小姐婚姻路多崎岖,迟到现在仍未婚,大舅母就有心想让大表哥把她纳回家作妾,想着这么一来,自家等于多了座小金库,只没想到,还没动手,就听说她被赵国的冀王盯上。

    “她帮吕家和瑞瑶教牵线,不知那冀王晓不晓得?”严瑞对英俊的冀王印象深刻,可惜她只是武阳侯府的小姐,不是真月公主和武阳侯的掌上明珠,要不然,兴许自己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听说那位主啊!在华城玩得太凶了病倒啦!前不久冀王妃才派人把他接回去了。”似是看出严瑞的想法,严珊毫不手软的刺了她一剑。

    严瑞捂胸,冀王妃!就算她只是武阳侯的侄女,家里也不可能让她去赵国皇子做妾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她不是不知道,只是少女情怀总是诗,她下意识的回避了这些于自己美梦不利的事实罢了!

    然而也因为如此,当现实朝她正面袭来时,才更令她无法忍受,心痛得无以复加,整张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嫁娶,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,她想高嫁,想嫁如意郎君,但凭什么高门要娶她?凭什么她想嫁的如意郎要娶她?文人墨客用诗词礼赞爱情,但又有谁知,完美无瑕的爱情从来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婚姻也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,是两个家族,甚至连姻亲家族全都包含在内的事,所以她们看严珊对无双公子有意思,才会盼着她能成,因为她和她们的身份不同,她娘是当朝公主,她爹是侯爷,如果连她,都不能如愿嫁给心仪的男人,那么她们就更不可能了!

    得知冀王对吕大小姐有意,严瑞想,吕大小姐就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,若不是家里有点钱,哪能吸引冀王对她的好感呢?果然,冀王最后纳的是吕二老爷的女儿,吕大小姐伤心败走华城。

    想那吕湘珠都能高攀冀王,她不禁也跃跃欲试,只是没等她行动,就听说冀王追着吕大小姐去华城了!她整个人就蒙了,完全不明白,这个世界怎么了!为什么冀王宁可追着那老女人,也不留点机会给自己?

    其实人家冀王压根不知有她这个人存在!

    严珊见严瑞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,嗤笑一声,让丫鬟侍候她去更衣,“顺便让姐姐洗漱一番,重新上妆。”虽没把嫌弃说出口,不过光那鄙夷的眼神,就够严瑞受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