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遇
    马车走的差不多了,右侧一间酒楼三楼包厢的窗里,站着一名穿着华丽的中年富商,富泰的脸上挂着和善亲切的笑容,任谁见了,都会认为他是个好脾气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爷?”他身后的侍从们见他半天没有动静,忍不住上前来询问,“老爷,是不是要通知公子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快去,快去。”富商转过头,像只紧张的母鸡护卫着小鸡似的,振翅急挥般的挥着双手。

    侍从们拱手为礼迅速退去,富商这才转回头,看着底下已然没有车马的街道,一双滑腻柔夷搭上他厚实的肩头,女子在他耳畔吐气如兰,柔媚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真不再劝劝公子?”

    “嘿!你也看到了,那个什么教主,还只是个小豆丁呢!光一张脸好看有啥屁用?这要胸没胸,要腰没腰的。”边说着双手就袭上女子高耸的山峰,还不住的揉捏着,女子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嘤咛声,似是寂寞难耐的将自己的双峰更加贴向富商的大手。

    富商涎着脸靠上女子的脸蛋,一手肆虐着女子的峰峦,一手则滑下山谷绕过纤细的腰肢,直下那丰润的突起。

    屋里侍候的丫鬟面红红,鱼贯退下,女子才推开富商的手。“可殿下说了,让公子拿下那个教主的。”

    富商猥琐的笑了下,“公子啊!只喜欢像你这样前突后翘的俏佳人,不喜欢小豆芽,根本不愿花心思去哄个小女孩,这我也没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可殿下派你跟着公子来,不就是让你看着他的吗?”

    富商笑着摇头,“殿下是公子的老子,都没办法让公子言听计从了,我不过是个听命于人的奴才,能有什么本事,押着公子听话?”

    殿下不知道,那个黎教主的师父可都紧跟在旁,要想拐那个小教主,还不如换个目标来的快些。

    换个那小教主放在心上的人,不怕那小教主不老实听话,顺从他们的要求,把宝藏交出来。

    他锁定的对象是蓝棠,那姑娘已经及笄,脸蛋、身形都已经长开了,虽然脸蛋不如那个小教主出众,总好过那小教主干扁如木的身材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可不能跟怀里这女人交底,这女人明面上是殿下的人,但她背后的主子是何人,他还没摸清楚。

    “难道咱们这趟出来,就只能空手而回?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什么嘛!”富商的笑容像弥勒佛一样和善,可看到女子眼中,却是让她悚然一惊,这家伙该不会是对自己有所怀疑吧?

    离开包厢的侍从们,分头去寻自家公子。

    无双公子正坐在车里,等着和黎浅浅来个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知道的计划,只有公子和那富商晓得,他的目标是蓝棠。

    为什么挑她呢?第一点她已经及笄,就像富商说的脸和身材都长开了,较合公子心水姑娘的模样,而且只要勾动她,立刻就能成亲,不用等。

    第二点,这姑娘的爹是蓝海,也是神医,有这么个神医岳父在,就不愁被嫡母下手毒害,要知道九皇子妃的弟弟可是掌管着神医名下的药铺。

    在东齐的上层社会里,谁不知道,想要悄无声息收拾人,只要跟九皇子妃的弟弟说一声,就能会到好用又不容易被查出来的药。

    虽然价钱有些高,不过值得啊!

    无双公子一直很小心,就怕一不注意就遭嫡母毒手。

    若从蓝棠下手,那个黎大教主比较不容易戒备,毕竟蓝棠有父亲在,用不着他照看着。

    可黎浅浅就不同了,她年纪小,又是黎漱的徒弟,被黎漱盯得很紧,而且那姑娘就不是个正常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到银楼里,她竟然对自己一点好奇都没有,径直进包厢去,连回头看一下都没有,反观蓝棠,对自己好奇得很,她身边只有一个丫鬟跟着,摆平她们主仆两个,可要比对上黎浅浅主仆三个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“公子,黎教主她们的车,已经往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准备着吧!”无双公子轻声道。

    外头的侍从们齐声应诺,众人齐忙开来,时间很赶,大家忙得没时间交谈,很快,所有人就定位了,原本空旷的街道,迅速变身成为市集,其实这里原就是市集,只是过午了,集市早散了,他们不过是把摊贩们收在角落的家伙摆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守在街口的人举手放在额上往远处张望着,怪了,不是说快到了吗?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?

    冬天的午后,阳光亮而不热,只是焦灼的心,让那人觉得阳光好刺眼啊!怎么都看不清楚呢?

    “头儿,要不要往前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他们为公子制造与佳人偶遇机会的次数虽多,可到底是头一回在不是自家的地盘上做事,难免有些忐忑,而且听说九殿下答应公子,只要办妥这件事,就把他姨娘从夫人提为侧妃。

    有这个条件在,公子势必要全力以赴,不容人出错,头儿抬手抹去额上的油汗,要是事情出错,他们这些人小命肯定不保。

    想到家中娇妻美妾,头儿暗下决心,定要顺当的完成此事。

    方才出去查看的侍从一脸惊慌的回来了,“头儿,头儿,糟了,糟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糟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黎教主的马车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头儿一听脸都黑了,跳起身来揪着那人的胸口追问,“怎么会不见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像是跟着她们前头那辆马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跟着人走掉呢?这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时间回到稍早前,黎浅浅她们跟着姚女官的马车,离开那条街道后,就被姚女官的人认出她们的马车,姚女官想了下,便派人去见黎浅浅,道是有事相商,想请她们跟她回姚府去。

    黎浅浅问蓝棠的意思,蓝棠想了想,便答应她,只是不去姚府,而是在外头找个地方。

    姚女官便找了附近的一间茶肆,领她们过去。

    进了茶肆之后,姚女官也不跟她们客套,开门见山直接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娘是凤公子的姨母,那天知道他来了北晋,就闹着要见他,我送帖子去凤家庄,想请他来我家见我母亲,只是一直都没着落,我娘她只是想看看他,问他我外祖家的事,还有他娘……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她不说话,蓝棠因去姚府为姚夫人看过诊,感觉与姚女官满亲的,便道,“凤公子的母亲已逝,姚夫人现在是病人,最好是别让她受太大的刺激。”蓝棠当她不知凤老公子夫妻已过世,轻轻的提点。

    其实姚女官怎么可能不知道,就算当年出事后不晓得,她要安插人进凤家庄,总要查查凤家庄的资料吧!所以她怎会不晓得,凤老公子夫妻过世?

    拿这件事来和黎浅浅她们谈,不过是抓紧机会,想要和凤公子套近乎罢了!

    “我们都不晓得,姨母过世的事。”姚女官语带哀戚的道,春寿看她一眼,觉得她真的很厉害,这泪要落不落,虽然哽咽可说的话却是清晰得很,不像她,只要一哭,这话就有点含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蓝棠倒了杯茶给她,“姚大人,姚夫人的病就是不能操劳烦忧,所以你一定要把侍候的人管好,千万别让她们露丁点消息给姚夫人,这不利于她养病。”

    姚女官点头应下,又询问蓝棠,要怎么侍候她娘这样的病人。

    蓝棠不疑有它,一一详述,其实这些事,她早就交代过姚府的下人,姚女官也听过了,但姚女官问了,她也没嫌烦,又从头详述一回。

    双方谈了约莫一刻才散去。

    再度坐上马车,就有鸽卫前来禀报,他们原本要走的那条路上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谁设的局吗?”

    “东齐来的无双公子。”来回禀的鸽卫是个年约十岁的小女孩,她臂上挽着花篮,看起来就是来兜售花篮里的鲜花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别在外头停留太久,冷,回去让管事给你们吃锅子。”黎浅浅看她脸上有冻伤,心有不忍的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教主。”小鸽卫笑嘻嘻,自小在外流浪多年,好不容易有了容身之地,受训虽苦,不过好歹是凭自个儿本事挣饭吃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见到教主,没想到教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想到回去有锅子吃,小鸽卫的笑就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春江看她笑得傻,有点受不了的别过眼,云珠伸手拍拍她的头,给了她一块碎银,然后从花篮里拿了几束花,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鸽卫机灵的倒退一大步,大声的喊道,“谢谢好心的姑娘,谢谢好心的姑娘,您几位肯定好人有好报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溢美之词不绝于耳,黎浅浅听了有股想挠耳朵的冲动,“回去好好的教一下,虽说口拙有口拙的好,但也不能太单纯。”

    春江点头记下,春寿则挠着脑袋道,“教主,这无双公子设局等着咱们,是想要干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干么?你想想他是打那儿来的,就知道他想干么了!”云珠把蓝棠的手炉拿过来,往里头添了个炭。

    春寿想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“那无双公子和那个谢璎珞,方信怀是一伙儿的?”

    春江点头,“你可算明白啦!”

    蓝棠的心思还摆在姚夫人身上,回过神来,听到这一句,不由追问发生了什么事,云珠便跟她学了一遍,蓝棠不由冷哼一声,“幸亏方才被姚女官拉走了,要不然不就入了那啥公子的局。”

    知道无双公子设局等着她们,蓝棠连他的名号也不说了,黎浅浅笑,“说起来还真是托了姚女官的福,避过了这一局,不过他很厉害嘛!才到北晋没多久,就能找到方便他们设局的街道。”

    听说人手还不少呢!

    吕大小姐便笑道,“这没什么,有钱能使鬼推磨,京里多的是小门小派的小混混,专帮人设局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怪不得短短时日,就知道在那儿设局等着人入局,黎浅浅若有所思的道,“不如我们也给他设个局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用谁设局?”蓝棠好奇了,眨巴着眼睛追问。

    “还不晓得,回去和表舅他们商量下,再说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点头,“我回去就问问我爹,看看能不能套问出,是那个小门派的人在帮无双公子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!”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让车夫先往吕府去,把吕大小姐送回家再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