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无心惹祸

第三百八十六章 无心惹祸

 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见外头传来一阵轻呼,然后是一阵叹息,似是艳羡,又似婉惜。

    春江小声对黎浅浅道,“小姐,是不是把棠小姐她们请回来?”

    黎浅浅还没说话,就看到春寿嘟着嘴黑了脸走进来。

    春江看她一眼,春寿立时收起了黑脸,朝黎浅浅福了福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打发待在包厢里的伙计去取点心来,春寿走到黎浅浅身边,虽已收起黑脸,但小嘴仍然翘得老高,都能挂油瓶了!

    “这是干么了?”吕大小姐见黎浅浅径自喝茶,春江站在一旁瞪着春寿,而春寿明显有话要说,只是黎浅浅没问,她不敢说,便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外头发生什么事,黎浅浅早已听明白了,春江耳力也不差,所以也知道个七七八八,只有吕大小姐主仆不清楚。

    春寿本就憋了话想说,见吕大小姐问了,便迫不及待开了口。

    原来那位无双公子进了楼里,可想上前与他搭话的姑娘家太多,蓝棠她们便让人挤踏了,混乱中也不知是谁,还动手推了她们三个,蓝棠武功虽不如春寿和云珠,不过应付这些内阁闺秀的手力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云珠是蓝棠的丫鬟,自然要护住她,还反抽了动手推人的姑娘们的手背一记,然后迅速护着蓝棠退开,春寿平常跟着的是黎浅浅,黎浅浅的武功比她们高,根本不用她们出手。

    因此春寿的反应就慢了好几拍,那几个推人不成反被抽的姑娘们,及她们的丫鬟,就对落了单的春寿用力推搡起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有点本事,现在大概还被那些人围攻。

    春江不等她说完,小声请示黎浅浅,等她点了头,便上前检查起春寿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就在旁,自然是把春寿身上的伤看得清清楚楚,原本白晳的手臂内侧布满了青紫的掐痕、拧痕,外侧也有伤,不过不像内侧那么惨重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了一眼,心里暗叹,动手的那些人宅斗技巧应该很不错,趁乱推人,动起手来,专挑手臂内侧的嫩肉。

    看看春寿的脸上完好如初,头上发髻略散,但没有被扯散,若春寿在外头控诉她们打人,八成是没人要信。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人啊?”吕大小姐这些年走南闯北,也算见多识广了,可从不知这些内宅女子打架的门道。

    “都十六、七的姑娘,看发式,大概都及笄了。”春寿边被拉着上药,边回想了下回答道。

    春江瞪她,“叫你好奇。你是小姐的丫鬟,不在身边侍候着,跑外头看什么热闹。”春寿什么都好,就是好奇心重,遇到好奇的事情,就把自己的职责给忘了,虽然教主武功好,但毕竟年纪小,她们是她的丫鬟,尽不了保护周全重担,至少得侍候得让教主无后顾之忧吧?

    老是由着自己性子,仗着教主宠她,就任性妄为,那天要是因此出了事,别说大教主饶不了,自己第一个饶不过她。

    春寿被春江一骂,立刻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放下茶碗,问,“棠姐姐和云珠呢?”

    “她们好像下楼去了。”春寿蔫头蔫脑的回道。

    不等黎浅浅开口,吕大小姐便已转头吩咐身边的丫鬟去找人。

    那丫鬟应声往外走,去到外头,却只站在门外没动,过了一会儿,就有个着青衣的姑娘为避开那些盯着无双公子的姑娘们,贴着墙根走,走到她身边时,不好意思的朝她笑了下。

    那丫鬟回以一笑,两人交换了个笑容,擦身而过去,青衣姑娘悄悄的递了个荷包给她,并扬眉询问什么似的,丫鬟接过荷包,揉搓了下,听到里头纸张磨擦的声音,方才满意的含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青衣姑娘很快就走开了,那丫鬟这才举步走向楼梯,二楼的回廊上站满了外下张望的姑娘们,丫鬟咋舌,想到她们热切张望的无双公子,她忍不住嘴角微翘,这些姑娘出身再好又怎样,还不如自己呢!

    她可是和无双公子说了话的呢!想到此,忍不住就仰高了头,趾高气昂的往楼梯去,楼梯上也是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因为银楼新开幕,开幕这七天都有优惠活动,因为首饰样式新奇,又是每一款只一件,引得不少贵女们纷纷来一探究竟,人本来就多,后又因无双公子上门想要订制首饰,这来的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让让,让让!”丫鬟仰着头嘴里嚷着,还边用手推着挡住路的人。

    站在楼梯外侧的,大概都是主子姑娘,因为要往下探看,站在楼梯中央和内侧的,大概就都是侍候的丫鬟们了。

    见有人过来,她们虽不乐意,也得让路,谁让来人是吕大小姐的丫鬟呢!

    有人让路给她,让丫鬟得意洋洋,不多时就看到蓝棠主仆两,她们就在楼梯中间。

    “棠小姐,我们大小姐让我来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喔,好。谢谢。”蓝棠朝她道谢,然后就跟着她往上走,快到二楼时,云珠眼尖,看到方才出手推搡她们的那几人,在躲在廊柱边,朝她们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蓝棠扫了一眼,便垂下眼,领路的丫鬟顺着云珠的手指看过去,忍不住就笑了。“原来是她们啊!棠小姐别看,那几位是福云郡主的姐妹,仗着福云郡主,在京里甚是横行霸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惹她们,是她们来惹我。”蓝棠想到方才无故被人推,要不是云珠反应快,她怕是当场就要出丑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脱险,回头看时,才发现那几人心思真歹毒,若是让她们得逞,那她大概就要从二楼回廊直落到一楼大厅,大厅有座用奇石垒起来的假山,也不知工匠们是怎么弄的,让水不断从奇石的洞中涌出。

    她要是摔下来,肯定是头破血流,就算侥幸保住小命,大概也毁容了。

    春寿因为她们脱险后,就被人围着掐,所以并不知蓝棠当时的处境危险,因此刚刚跟黎浅浅她们诉说时,并未说这一节。

    丫鬟抿着嘴快步领蓝棠她们上了回廊,那几人看到蓝棠主仆毫发未伤,就有人蠢蠢欲动,想要上前来。

    但看到领路的丫鬟后,便又改了主意,等看到她们进去的那间包厢后,她们的脸色才变了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竟然是这间银楼的东家?”福云郡主的堂姐严瑞好生讶异,手紧紧的握在丫鬟的手腕上,指甲掐进了丫鬟臂上的肉里,疼得那丫鬟的脸都变了形,可硬是咬着牙,不敢发出丁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东家不是吕大小姐?”福云郡主的另一位堂姐道。

    “严璃,你最近是上哪儿去啦?竟不知吕家和瑞瑶教合作了?这间银楼好像就是双方合作的。”站在她们身边的一个姑娘听见了,忍不住转头纠正她。

    严璃定睛一看,原来是首辅的孙女方瑜惠,忙笑着上前打招呼,方瑜珊方才看到她们姐妹几个,出手对付一个长相甜美的生面孔姑娘,对她们的行径十分不屑,不过碍于她们家有位公主,还是大王子的嫡亲妹妹,第一王夫与女皇唯一的女儿真月公主,便堆满了笑与她们周旋。

    不过她身后的丫鬟们很紧张,就怕她们一言不合就拿自家小姐出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珊儿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啊?”看了看她们身边,没有看到福云郡主的方瑜惠不由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珊儿今儿没跟我们出来。”严家姐妹几个交换了个眼神后,才扯出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病了吧!最近天气变凉了,我妹和我侄儿都病了呢!”方瑜惠贴心的为她们找理由。

    谁知严瑞竟靠上来,道,“珊儿和二婶说,她要招无双公子为婿,二婶便恼了,罚她在家抄佛经,说是要让她清清心。”

    方瑜惠没想到会听到这秘辛,当下傻了眼,旁边拉长耳朵充当小白兔的各家姑娘们,听到这儿,默默的收回耳朵,转回视线重新关注楼下的无双公子。

    严璃扯了下姐姐的袖子,“姐姐说什么笑话呢!珊儿妹妹最是知礼,那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严瑞呵呵笑,并不反驳,倒让方瑜惠及旁听的人们,不知该相信还是不相信她们。

    包厢里头,黎浅浅听了蓝棠的话,不好意思的道,“当初只想着要在大厅里弄个特别的,吸引人的玩意儿,倒是没想到,万一有人从楼上摔在那上头,会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忙安慰她,“你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啊!幸而什么事都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想想看要怎么改。”

    “改什么啊!不如直接把二楼回廊给封起来好了,如此,就不会老有人站在回廊往下看。”吕大小姐叹气。

    其实从二楼往下看,那座假山喷泉可是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看吧!”黎浅浅没把话说死,只说她会好好考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惹上那几个人?”黎浅浅托着颊问,蓝棠摇头,她哪晓得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云珠也摇头不晓,还是春寿啊了一声,道,“不会是因为我们刚刚上楼时,说的那几句话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什么了?”吕大小姐问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啊!”蓝棠和云珠异口同声道,春寿则直接说道,“我记得我们那时在说无双公子?”

    蓝棠和云珠点头,她们没看过无双公子,但看大家都挤着要看他,便忍不住说了几句,还说到无双公子也不知成亲了没有,不过看他那年岁,应该是已有妻室了!

    听完她们的话,一屋子人全都郁闷了,难道就因为这样,就惹恼对方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