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无双公子

第三百八十五章 无双公子

 
    因为之前,谢璎珞一行人的北晋行,抓了黎漱和蓝海,又用计拐了黎浅浅,因此瑞瑶教和凤家庄便将东齐视为重点关注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东齐神医喜获麟儿大宴宾客,他们的人则早在此前,就已经潜入韦府,韦府没有正经主母,从来都是由几位姨娘分管,这些女人各有各的心思,利用她们之间的矛盾,他们不止混入韦府,还很快就取得这几位姨娘的信任。

    韦家的满月宴后,韦长玹神医的声望一时达到了最高点。

    按说,方信怀痊愈,才应该是韦长玹声望达到鼎峰之际,不过这世上为生育烦恼的人,远远多于手脚有问题的人,所以就算大家对方信怀手脚筋俱断,竟能复原感到赞叹,但于普罗大众来说,那跟他们没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姓方的是谁?不知道,他手筋脚筋被谁挑的?不重要,他的手脚能复原,除了倾慕他的姑娘家们为他欢喜,旁人是真没什么太大的感触。

    但是,子嗣问题可就不同了!宫里的嫔妃们想怀龙胎,就算不是皇子,公主也好啊!这样老皇帝过世后,她们才不会因为没有生育,而统统住到慈恩庵去。

    若有幸生个皇子,就算没能继承大位,能封个王,把她们接出宫,跟到儿子的王府去当老太妃含饴弄孙。

    如果生的女儿,公主出阁后,她们就在宫里做太妃,经常女儿还能携子带女的进宫探望。

    太子夫妻也盼着太孙夫妇多生几个儿子,至于朝中的勋贵王公们,家无嫡子嫡孙的,就盼韦长玹能施巧手,让他们能有嫡子嫡孙,等他们百年之后,就不用愁家里的爵位,因无嫡系而被夺爵。

    至于一般的百姓,反正根本就请不动这位神医,因此任他医术再怎么好,也同他们没有切身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有瑞瑶教和凤家庄介入,韦长玹怕是就要从高高在上的神坛上跌下来了!

    满月宴过没多久,东齐京里就传出韦神医的事迹,因为说的都是好话,韦长玹并不在意,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当初学医,就是想要扬名,百般筹谋后,才相准了东齐皇室,还辛苦的守在战场边上,就为了救下皇帝,好能一举成名。

    只是万万没想到,他算计皇帝,皇帝也算计他,经过一番争斗才登基为帝,皇帝自然是惜命的,为确保自己能长命百岁,韦长玹当然不能轻易放走。

    韦长玹就此成了东齐皇室和权贵专用的大夫,他不愿入太医院,嫌拘束,开了一大堆条件给皇帝,皇帝一一应允,韦长玹当时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,后来才发现他错了!

    神医的名头很响亮,但这些权贵不好侍候啊!虽然拿捏着他们的小命,可万一遇上哪个不要命的就惨了!而且,神医之名又赚不到银子,虽有孟氏的嫁妆,但他不擅管理,时有亏损。

    偶尔想收几个富豪病人,这种人跟权贵们一样,怕没命,有再多的钱都没处花啊!只是碍于皇帝,这种钱他根本赚不到。

    别看他表面风光,实则日子过得很不快活,孟氏庞大的嫁妆经过这么多年,也缩水不少,直到交给程樵房打理,收益才渐渐多起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日子就这么无趣下去了,没想到,今年竟然让他有了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先是方束青有喜,后是方信怀的伤,让他总算有了挑战,这对姐弟真是他的福星啊!

    因为如此,他才起心想要扶正方束青,对外头关于自己的传闻,他也只当是他们姐弟带来的好事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传言慢慢就变调了。

    开始有人批评他沽名钓誉,说他若真医术了得,怎甘于为权贵效命,而从不医治百姓,就是因为把默默无闻的百姓治好了,就算得的是再怎么严重的病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而且百姓给不了他名利,所以他才不为百姓看诊。

    流言越传越广,越传越厉害,最后把他家中妻妾成群,却这么多年无人传出喜讯,他新收的一名小妾却突然传出喜讯,该不会是因为他年事已高,对闺中事力不从心,所以让那小妾跟人借种,才生了儿子吧!

    本来对流言内容沾沾自喜的韦长玹,听到最近的传闻时,也不禁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内容恰恰敲在点子上了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他年岁,但他自己怎会不晓得,他已年近百岁,对房事确实不如年轻时热衷,虽然方束青让他点燃了久违的欲望,但毕竟有年岁了,力不从心是事实。

    可借种?有可能吗?

    这流言一出,怀疑的不止韦长玹,还有韦家内宅的姨娘们,而方束青则是提心吊胆忧心不已,她还没被扶正呢!怎么就传出这种流言来?

    瑞瑶教的鸽卫们对此好奇极了,悄悄的在韦府里查着这事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凤家庄的数字公子们,则已把注意力转移到几位皇子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看完双方传回来的消息,黎浅浅忍不住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叹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不叹气成吗?”黎浅浅伸出手指在鸽卫和数字公子们传回的信柬上点了点,“看看,他们关心的都是什么啊!”怎么把心思全放在韦家的传闻上,好歹分出些心思,看看旁的事,譬如几个皇子之间的矛盾,还有皇帝对几个儿子们的态度啊!

    “你别小看了这些消息。”凤公子笑着看了下鸽卫们传回来的信柬后,将其中几张挑出来,“看看这几则消息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接过来,仔细的看了一遍,然后摇头,“没什么特别的啊?”

    “来,你再看这几则。”他从数字公子的信柬里,挑出几张来,递给黎浅浅。

    这回两相对照下,很快就看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凤公子眉眼俱弯,问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韦长玹的府里,竟是卧虎藏龙啊!这几位姨娘,竟都和东齐的王公大臣家,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韦长玹身份特殊,谁能与他交好,这好处可是清楚可见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府中的这些姨娘的出身,个个都比方束青要强上数倍,掌家的那三位姨娘,身份更是不一般,强势的韩姨娘出自清国公府,是老清国公宠妾所出,王姨娘则是宁远侯府的千金,至于看来怯弱胆小的许姨娘,其母是福乐长公主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们能同那些贵夫人私交很好的缘故。

    方束青能在掌家多年的她们眼皮子底下,顺利怀胎生子,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!

    但她办到了!

    她以一介初入府处处被刁难,在东齐毫无根基的姨娘,狠狠的给了这几位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她有帮手。”黎浅浅突然斩钉截铁的冒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凤公子看她一眼,道,“她当然有帮手,她弟方信怀嘛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说他,他和他姐一样,初到韦府,他能有什么人手,他们姐弟手头再怎么宽裕,也敌不过那几位姨娘吧?”

    想最短时间收笼人心,就只有用钱砸,他们姐弟没那本钱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韦府里头,肯定有方束青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韦长玹?”凤公子忽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笑着摇头,“不是他啦!方束青的帮手,得有钱,还要在韦家有点权,如此才能护她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韦长玹?”凤公子不明白,俊眸不解的直视黎浅浅,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洒泄而入,金黄的阳光从凤公子的背后照进来,映得他周身染上一圈光芒。

    “他若要帮她,那几个姨娘还敢对付她?”黎浅浅挑眉,“别忘了,她初进韦府没多久,就被韩姨娘欺负,被王姨娘整到去跪祠堂,足足有半个月哪!”

    等等,跪祠堂?“让人去查一查,韦家祠堂里,都供奉了谁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查。”凤公子笑着从数字公子那摞信柬里挑出一张来,“哪,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韦家祠堂竟只供奉了元配孟氏的牌位?这怎么会?“韦长玹是孤儿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孤儿,他家祠堂又怎只有正室的牌位?”凤公子反问。

    挠挠脑袋想不明白啊!

    凤公子见她烦恼,伸手拍拍她,“急什么,慢慢查就是。”他顿了下,拿出关于九皇子的信柬给她。“先担心担心这个吧!那家伙还想派人抓你去东齐。”

    而且还想用美男计,派他儿子来诱拐黎浅浅,想以庶子妾室之位,就换得瑞瑶教的助力?想得太美好了点啊!

    凤公子的脸直接黑化,黎浅浅笑着伸手戳戳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凤公子不悦的道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啦!这位九皇子的儿子是长得有多好啊!让他爹相信,只要他儿子朝我勾勾手指头,我就会乖乖跟着走?”

    俊秀如凤公子,她也没有被他迷得团团转啊!就是面对她表舅那似妖孽般的美貌,她也一样平常心,东齐九皇子的儿子能比他们两更好看?

    她才不信呢!

    隔天,吕大小姐来接她们去瑞瑶教新开的银楼,一上楼梯,就听到楼下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蓝棠好奇的探头张望了下,云珠拉着春寿跟在她后头张望,春江扶着黎浅浅上楼,就看到二楼围栏边陆续出现好些女子,有未及笄的,有已及笄的,她们在丫鬟仆妇的护卫下,小心的往下张望着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人扶,黎浅浅也不会摔倒,不过出门在外嘛!还是做个样子的好,免得被人无端挑刺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等她上了二楼的走廊,才上前挽着她的手臂,“咱们来旳巧,正好赶上那位无双公子啦!”

    “无双公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吕大小姐领着她走进包厢,蓝棠主仆和春寿还在外头凑兴,吕大小姐等黎浅浅坐定后,才与她耳语道,“那位无双公子说,他是奉长辈之命来寻亲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弯眼,“他来北晋寻亲,已经找到了?”

    “找是找到了,不过他礼还没备好,不敢贸然上门,听闻我们银楼的首饰新颖,想请我们为他亲戚特制首饰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摇头。“没,他开的价虽高,不过还没高到值得我们为他特制的程度。”这家新开的银楼,黎浅浅给的定位就是高价精品,所有的首饰只有一件,当然,这价格也就不便宜,吕大小姐这么说,那就表示无双公子开的价其实不够高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她,等着下文,吕大小姐笑了下,道,“你派给我的那几位护卫,说那位无双公子应该是东齐来的。”

    东齐来的?黎浅浅忽地想到昨天的那个消息,这无双公子不会就是东齐九皇子的儿子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