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八十一章 气疯

第三百八十一章 气疯

 
    外头阳光正好,高氏心里却如坠冰窖般,从脚心一路寒到头顶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,怎么能轻易将这两个字说出口?和离?和离?他怎么敢啊!也不想想看,他是何身份,自己委屈下嫁,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?

    面前的男人,嘴巴开开合合,但她听不见。

    高氏身边的丫鬟和仆妇全都焦急的看着她,小姐素来伶牙俐齿,姑爷向来不敢在她面前大声的,今儿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!竟敢想跟小姐和离?小姐这是被吓傻了吗?要不怎么一句话都不吭呢?

    侍候的人急得不行,可这种场合轮不到她们说话,家里能做主的,都在京外,唯一在家的,是小姐的庶兄,可那人平日被小姐压得喘不过气,这种时候,就算他在,也不见得会为小姐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请表小姐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小姐都是为了这个表妹的终身大事,才会被姑爷嫌弃的,现在小姐为了她,要把自个儿的婚姻搭进去,于情于理,她都该出面说几句。

    年长的嬷嬷朝丫鬟使眼色,让她赶紧去把表小姐请来。

    丫鬟会意却有些迟疑,表小姐本就和小姐不和,后来两人更是直接大打出手,回来高家之后,两人更是王不见王,现在去把表小姐请过来,表小姐不来便罢,要是她来,是为看小姐笑话的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啊!对了,还有凌二奶奶在嘛!虽说是庶嫂,但好歹是嫂子嘛!丫鬟便脚步匆匆去请高氏庶兄的妻子过来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这厢已经说完话,也在两位证人面前签名,就剩高氏签名,再拿去衙门留档,这和离的程序就大致完成了。

    证人们不好开口,江分舵主也不好再说什么,叶翔当仁不让,也不管高氏会不会丢脸,直接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江分舵主夫人,您不愿和离,是想要我们分舵主直接给您一封休书吗?”

    高氏甫回过神,就听到叶翔这话,当场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说什么?休书?凭什么?当初我嫁过门时,他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,要不是我有帮夫运,他能坐上分舵主的位置?这些年,他能安安稳稳的坐在分舵主的位置上,可都是靠我在背后扶持,怎么,现在觉得脚跟站稳了,不需要我了,就想把我一脚踢开?告诉你,没门儿!”

    叶翔冷哼,“我们分舵主大人大量,不想跟你一个小女子斤斤计较,不过,你背着分舵主,插手分舵的事,借分舵主的名头为你父兄出头的事,我们就不说了,但你贪墨分舵银钱,这笔帐可不能不算!”

    江分舵主听他这么说,愣了下,拉住他的袖子,“你,公子不是说……”不要他还的吗?怎么还要跟高氏算这笔帐?

    “公子是看在游分舵主的面子,和江分舵主一向本份的份上,才不跟你计较,但不代表高家贪了我们的钱,就可以脱身。”天底下那有这么好的事?!

    再说了,江分舵主是他们凤家庄的人,高氏一家看不起他,看不上江湖人,却又贪了他们凤家庄的银钱,就这样放过他们,将来岂不人人都能踩凤家庄?

    高氏愣住了,两位证人也愣住了,看向高氏的眼神就从原本的同情,转为鄙夷与不屑。

    高家是有多缺钱啊!得让女儿从女婿那儿这样捞钱?

    “高小姐,说和离,是给你和高家留面子,我们仁至义尽了,你若不知足,就别怪我把你所有的底全都扒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翔说着边朝两位证人那边看去,高氏心头一颤,她虽不认得这两位证人是谁,但能被凤家庄的人请来,肯定不会站在她这边。

    叶翔看她还在拖拉,朝江分舵主使了个眼色,江分舵主只得上前把笔塞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高氏泪盈于睫,看向江分舵主,她还记得,丈夫最见不得她这梨花带泪的模样了,往常只要她一摆出这模样,丈夫就没有不答应她所言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回她失望了,江分舵主没看她,就急急退开,彷佛她身上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同样的两个字,这回喊的哀怨万分,不是装的,而是真切感觉到丈夫离她好遥远,让她心生恐慌,彷佛就此要失去依靠了!

    叶翔看得烦死了,上前一步,“高氏,如果你再拖沓下去,我保证,你爹的官位绝对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高氏心头一震双眼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看!我很乐意把高家贪墨女婿钱财的事,捅到女皇面前去,我相信,一旦女皇厌弃你父亲,大王子肯定非常乐意,摆脱掉已经不能为他带来利益的高家。”

    不管她签不签字,她都已经不能再回凤家庄,回不了凤家庄,就无法从中挖钱,也就没办法再提供金钱给大王子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就不再是高家的功臣,而是罪人了!就算不被休,不和离,娘家也不再是她的靠山。

    “你老实签了字,高家不知这一切,依然会把你当功臣看待。”叶翔低沉的声音如醇酒般醉人,高氏似被催眠了一般,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一签好字,叶翔立刻招呼两位证人签名用印,等一切都做好,他们便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才走到门口,就看到方才悄悄出去请凌二奶奶的丫鬟,气喘吁吁的扶着一名二十多岁大腹便便的少妇过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,妹夫,这是怎么了?”凌二奶奶捧着肚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嫂,你来干么?你怀着孩子,别瞎折腾行不?”

    高氏没好气的道,她不愿让凌二奶奶知道,她和丈夫和离了,虽然被送回娘家,但她姿态摆得很高,她打心眼里瞧不上庶出的二哥夫妻,她不觉得他们夫妻两能帮忙她什么,别搅和进来看她笑话就好了!

    凌二奶奶气喘不已,丫鬟来请她,说姑爷要同姑奶奶和离,她是真被吓着了,紧赶慢赶的赶过来,就是想为小姑撑腰的,没想到小姑看到她便没好口气,她心里虽觉难堪,可更怕姑爷真和小姑和离,若让公婆知道,她和丈夫没拦阻他们夫妻和离,他们夫妻两大概会被公婆怨死吧?

    “姑奶奶……”凌二奶奶伸手拉住走过身边的高氏。

    “行啦!事情已经办好了,他们要走了,你回房去吧!”高氏甩开凌二奶奶的手,叶翔他们和凌二奶奶欠身行礼转身就走,高氏走了几步,便停下脚步,看着江分舵主的背影。

    走了?竟然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?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?

    高氏不敢置信,曾经被她不屑一顾的男人,就这么舍弃她,头也不回的走掉?这怎么可能?怎么会?

    “相……”她下意识的张嘴欲喊,可话才出口,她立刻收声,下巴微扬,她可是官家千金,他不过是个江湖人,娶到她,是他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!既然他不珍惜,她又有什么舍不得的?

    下巴再度扬高,高氏看着江分舵主越走越远,伟岸的背影越来越模糊,她怎么从来没发现,他的背有那么宽阔,像山一样可靠……

    凌二奶奶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听着小姑细微的啜泣声,良久,才朝高氏的丫鬟示意,命她们上前搀扶高氏。

    “二奶奶,我们小姐晕过去了!”丫鬟们惊呼。

    把人送回房,请来郎中诊脉。

    “王大夫,我小姑子她……”凌二奶奶看郎中脸色不怎么好看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腹中胎儿已经不保,一会儿我开个方子,让她能清干净些,再好生保养,来年定能生个白胖的小子。”王郎中捻着唇上的胡须道。

    凌二奶奶愕然,目光复杂的看向床上的高氏。

    高氏成亲多年一直未能有好消息,好不容易有了,却在丈夫和离后小产了,这该说她幸运还是不幸呢?

    暗叹了一声,让仆妇带王郎中去开方子,还给了厚厚的诊金,“过几天再请您来给我小姑诊脉,给她开方子好生调养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王郎中应道。

    送走了郎中,凌二奶奶交代下人好生侍候,便捧着肚子回房,才回房坐下,就见丈夫急急进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请大夫,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妹妹。”凌二奶奶跟丈夫把今儿姑爷上门的事说了,高凌波摇头,“她做的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外头都已经传开,他今儿出门,被好几个朋友拦问,他只推说不清楚,他们也知他是庶出,见他这么说,也不好逼问他,大家都晓得,庶子在家里的艰难,有好事,轮不到他们,出事了往往就是推他们出去顶锅。

    “姑爷到底是为什么要同她和离?难道是因为她一直没有生育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高凌波低声将高氏做的事跟妻子说明白,凌二奶奶掩嘴惊呼。

    高凌波想了下问,“今天来的除了姑爷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一个年轻人,看穿着大概是姑爷的同僚,另外两位就……”看气度就不像是一般人,“像是官。”

    官?特地带两个官爷来做证的?高凌波让人去查那两人的身份,待查知一人是户部侍郎,一人是吏部侍郎时,他顿觉眼前一片黑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这是怎么了?”凌二奶奶捧着肚子着急不已。

    高凌波缓过气后,小声的跟妻子说了那两人的身份,凌二奶奶掩着嘴,“小姑子和婆婆不是说,姑爷不过是不入流的江湖人,怎么使唤得动户部侍郎和吏部侍郎?”

    是啊!高凌波嗤笑,亏父亲还以为自己身为从四品的知府很了不起,时不时就拿官阶压妹婿,要是晓得妹婿请来两位正四品的侍郎,为他和妹妹和离作证,怕是要气疯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