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团乱麻

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团乱麻

 
    姚夫人虽是交代婆子不能说,但现在的姚府,是她女儿当家,没人敢瞒着她,所以姚夫人不适的事,她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大夫不是说……”姚女官说了一半,就没再往下说,母亲是因何受的伤,难道她不晓得吗?是为了保护她,不被叔父欺凌才……那个畜牲!姚女官深吸口气道,“不是听说,京里来了个神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候的丫鬟连忙上前,“这神医可厉害了,真阳公主的驸马都已经昏迷多时,京里多少名医、神医都没法救,就连宫里旳御医也束手无策,可那神医一来就把人救醒了。”

    听人说,这陷入昏迷的病人,如果一直醒不过来,大概命就不久矣!所有被真阳公主请去的大夫、郎中心里都有数,韩驸马命不久矣!因为他一直昏迷不醒,就无法自行进食和服药,病情就无法缓解。

    可那蓝神医却把韩驸马救醒了!

    “派人去请,请他来给母亲治病。”

    丫鬟应声而去,不多时,姚府的请帖就到了凤家庄分舵。

    门子不敢大意,这姚女官可是女皇跟前的新贵呢!叶翔看着帖子有些怔愣,这位姚女官,不知和那位赖着要报恩的姚小姐有无关系?如果有,那这帖子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多想,立刻揣着帖子去见凤公子,凤公子正和黎浅浅师徒等人在园子的水阁用饭。

    难得今日黎漱没出门,凤公子便请他们师徒来水阁用饭。

    玄衣见叶翔神色匆匆,原本要打趣他的话,便咽了回去。“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公子呢?”

    “在里头。”玄衣朝里头指了下,“你干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事要找公子。”叶翔亮了下自己手里的帖子,玄衣见了好奇,跟上来问,“谁家的?”

    “姚家。”

    姚?姚家?“不会是孟盟主救的那女人家里吧?”

    他哪知啊!叶翔没好气的瞄玄衣一眼,径直越过他往里走。

    里头凤公子正命丫鬟撤桌,沏茶过来,转头看到叶翔,扬眉问,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叶翔把帖子递给他,一边忧心的道,“公子,这是不是那个姚小姐家里来的帖子啊?”

    凤公子已经翻开帖子,他直接看署名,姚蕙芊,“不是那女人家里,不过也不能说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翔反应很快,“她们是同族?”他想到了姚彩筠回到客栈后,有个女子上门拜访,那女人走后,姚彩筠就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!”凤公子垂下眼,把帖子递给黎漱,“是来请医的。”

    请医?屋里众人皆愣了下。

    都和叶翔想到一块儿去了,难不成那伤了姚彩筠的女子,就是为了要请蓝海上门,为姚彩筠疗伤,才故意弄伤她的脸?若真是如此,也未免太狠了些,姚彩筠还未出阁,脸上落了疤,她一辈子就毁了啊!

    “等阿海回来,我跟他说。”黎漱用手轻弹请帖,黎浅浅伸手把帖子拿过来,大红洒金的帖子上,散着微微的香气,是松香,她曾经在凤公子的母亲身上闻到过。

    那时,凤老公子夫人说什么来着?她娘家附近有片松林,她们姐妹自小就爱去松林捡松枝、松叶回来制香。

    商家虽是武林世家,但商家制的香,也是远近驰名的。

    凤老公子夫人那时还问她,喜欢什么花,等她及笄时,就送她制的香贺她及笄,只是她还没到及笄,斯人已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“丫头,想什么呢?”黎漱见凤公子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小徒弟身上,转头一看才发现她竟盈泪于睫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黎浅浅抬起头朝他笑了下,而后把帖子递还给凤公子,“就是闻到这帖子上的香味,想到故人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本没注意,听她这么一说,不由低头嗅了下,是松香啊!他抬头看向黎浅浅的目光就添了些柔意,她方才说想起故人,应是想到他娘了吧?

    “这香味好像很少人用?”黎漱也闻了下,只觉这香味很少见,倒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公子顿了下,才开口道,“我娘舅家擅制香,我娘还没出阁时,曾跟家中姐妹亲手制松香,商氏松香不外卖。”只供家中这几位姑太太们用,他娘过世后,舅舅们依然每季不落的送过来,只是送来的不再是熏香用的,而是上香用的香,他和二哥每天就用这个香给娘亲上香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姚女官家可能和凤老公子夫人娘家有关系。”黎漱问。

    凤公子点点头,“小时候曾听我娘说,她有个大堂姐远嫁北晋,已多年不见,不知是不是这位。”

    “她嫁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她嫁的是个将军,其他的就不记得了。”凤公子摇头摊手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看他,再看看黎漱,她怎么有种感觉,凤三不是不记得,而是不想说,难道他母亲那个堂姐嫁的就是姚家?就不知是姚见谦还是姚见志,还是都不是?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闲话,凤公子就带着玄衣和叶翔走了,分舵的事多着,江分舵主现在不管事,所有的事就全压到凤公子身上来,除了京城分舵的事要他操心,还有其他分舵报上来的事等他决策,能忙里偷闲一下,就算是好运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黎漱立刻盯着黎浅浅,黎浅浅朝他傻笑,“表舅,这是人家的私事,咱们真不好管,您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哼!我让刘二去查。”黎漱才不相信,凤公子会不记得他那堂姨母嫁到北晋谁家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玄衣苦着脸拿着张帖子走进水阁。

    “幸好您二位还没走。”看到他们师徒还在,玄衣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黎浅浅看他手上拿着的帖子,“谁家来的帖子?”

    “颜家。”正确来说是颜五姑娘,帖子虽是给黎浅浅的,但其实就是来求医的。

    “帖子怎么会是给我呢?”黎浅浅拿着帖子,好生纳闷。

    黎漱伸手拍她额头,“蓝海是我们瑞瑶教人,要延请他去治病,问你一声,才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嘟着嘴,“可真阳公主就没问过我啊!还派人绑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韩驸马的病治好,还有帐要跟她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黎浅浅伸手点点那张帖子,“颜家不过是小商户,他们能知蓝先生的真正来历吗?”

    之前住在公主府,请医的帖子都是直接给真阳公主,当然,这种帖子是到不了他们手里,住到凤家庄分舵后,请医的帖子则是直接给蓝海的,不过凤家庄的门子都得了交代,蓝先生专心在医治韩驸马,帖子他们代收了,但得等韩驸马病愈,蓝先生才有空处理这些帖子。

    来送请医帖子的人听明白了,能接受,凤家庄的门子才把帖子收下。

    颜家的帖子,因是给黎浅浅的,才能顺利闯关成功,姚家的帖子,自然是拜那个姚字所赐了!

    黎浅浅让刘二去查,颜五为何会发请医帖给自己。

    不想刘二听了后,就直言道,“蓝先生之前跟真阳公主说了,自己精力有限,像韩驸马这么复杂的病症,他一次只能医治一人,所以真阳公主把送上门的请医帖全给回了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下又道,“颜五姑娘苦等不到蓝先生,便找吕大小姐询问,吕大小姐忙着,没空见她,后来不知她听谁说,蓝先生是咱们瑞瑶教药堂堂主,您是教主,若您下令,他没有不听命的,所以就送帖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二没说的是,颜五之前就曾送帖子来凤家庄,只是都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托着腮问黎漱,“要让蓝先生去给颜五的丈夫治病吗?”

    “看他自己的意思。”黎漱看着手里的棋谱头也没抬,“要是他要去,让他开价,就要颜家手里现有的秘方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咋舌,颜家现在就靠那几张秘方的脂胭、香粉在赚钱,他们一张口就要那几张秘方,颜家能答应?

    “你不开高价,怎么让人杀?”黎漱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受教,带着刘二和春江等人离开水阁回房去。

    颜家这厢,知道帖子终于送进去了,不由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五姐,你怎么知道指定给黎教主,就一定能送进去?”

    她那知道啊!全是听顾氏说的。

    “姐,姐夫真是顾氏的丈夫?”

    “他说不是。”颜五粉脸微红,想起丈夫否认之后两人的亲密,脸越发红了,颜六和颜七互看一眼,暗暗摇头,不管他是不是顾氏的夫婿,她们可以肯定的是,他根本就没有失忆,要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不是顾氏的丈夫?

    如果他忘了过去,回答三姐的问题时,就会说他不记得了,而不是否认。

    可是看五姐的模样,她大概是听不进她们两的话的。

    悄悄的连袂离开,走了一阵子后,颜七拉着六姐的袖子,“六姐你说,我们要不要跟父亲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疯啦!父亲的病情好不容易才稳定来……”颜六从妹妹手里把袖子扯回来,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难道我们要看着五姐越陷越深?”

    明知那不是她的丈夫,却要看着他们做对假夫妻,哦,不对,他们住在一起呢!是对真夫妻,可没有名份,也不对,京里谁人不知他们是对夫妻!

    颜六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糊成一团,这一团乱啊!真是,将来要怎么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