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姚夫人

第三百七十八章 姚夫人

 
    第四卷开花结果

    黎漱没跟他多说,顺口交代:“回去把你这些天,跟我说的这些心得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些天和黎大教主说了些什么?风水。

    他们看了不少宅子,每一座宅子的风水,黎大教主都让他细细记下,虽不懂其意,不过他还是照着做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些天看宅子风水的心得?”

    黎漱微微颌首,心里暗叹,人跟人就是不一样。要是浅浅那丫头,不用他说,隔天一早,就会把前一天看宅子的心得拿给他看,而这江分舵主,他交代下去了,他还有疑问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江分舵主从小就是在街上长大的,每天一睁眼就是为三餐忙,进了凤家庄后,不止要习武,还要跟着游分舵主忙里忙外的,每天能静下心来学识字就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可,有很多字,我不会写。”幸好江分舵主的肤色本就微黑,就算脸红,也看不太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不会写的字就空下来,之后再找人问就是。”黎漱一步一步教,最后让人去把谨一找来,谨一还在休养,现在都是鹰卫统领跟在黎漱身边。

    谨一整天闲着,除了练功还是练功,突然听到黎漱派人找他去,立刻就赶过来。

    等知道被派了这么一项任务,谨一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他虽识字,但叫他教人,咳咳,有点太抬举他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教他认字,又不是叫你教他读书。”黎漱没好气的瞪他,谨一这才道,“还得请江分舵主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两人客套一番后,谨一便跟着江分舵主回去了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现在也不回自己的住处了,就在分舵里寻了个空房住下,现在要跟谨一学认字,便索性搬到他隔壁去住,谨一住在黎漱住的客院里,院子大空房多,就算再多来十个人也住得下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安顿下来,见识到黎漱师徒的行程后,才知自己以前的日子,过得实在太松散了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自己是个习武的奇才,要不,游分舵主也不会这么看重他,可真正看到黎浅浅练武后,他才晓得,就算是天份高,也是得每天刻苦练习的。

    之前看到黎浅浅,他只觉这小姑娘命好、运好、天份好,要不怎会被黎漱收为徒,还成了万千教众的教主,而且听说她武功很好,跟他一样是习武的奇才,他就吃亏在没投好胎,没能小小年纪就有名师收为徒。

    住进黎漱院子里,天还没亮,院子里就已经有人在走动,江分舵主以为是下人起床准备要侍候主子们,等到洗漱毕,走出房门,才发现院子里走动的不止下人。

    黎漱正在院子中央,严格的纠正小徒弟的动作,小姑娘老老实实的照黎漱的要求做,江分舵主在旁看着,都有些心疼了。

    他们旁边是三个丫鬟打扮的姑娘,出拳的动作虽不及黎浅浅利落,但也是虎虎生风,不似花拳绣腿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看了半晌,心里暗叹,这三个姑娘年纪轻轻,功力却全在自己之上,昨日才被黎漱稍稍抚平的信心,瞬间就崩塌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就看到凤公子带着叶翔和玄衣进来,叶翔与黎漱打了招呼,就径直朝他走来,玄衣则是打过招呼后,与春江相互行礼,然后开始过招。

    “你住到这里来了?”叶翔过来后,就往美人靠一坐,立时就有丫鬟端了茶水过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们一早不见人影,就是到黎大教主这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叶翔端着茶暖手,白天艳阳高照是很热,但现在还早,风里带着寒意。

    院子里黎漱退开了些,让凤公子和黎浅浅过招,若说春江的功力让江分舵主惊讶,那黎浅浅的功力就让他完全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公子武功很高,但他没想到,看来小小一只的黎教主,竟然能跟公子打成平手。

    该说是严师出高徒?还是这高徒本就天资过人?

    江分舵主不知道,他总以为自己够刻苦了,现在才晓得跟人家比起来,简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看了两天,他忍不住问谨一,“你们家教主每天都这么忙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谨一拍拍他,“我家教主啊!他们师徒两都非常人,咱们是平凡人,不用跟他们比。”比也比不过啦!

    谨一没有说出口,但江分舵主懂。

    “你们教主小小年纪就这么能吃苦,想必将来……”卡住了,一个姑娘家,武功再高又能怎样?还是得嫁人生子啊!

    她武功高又贵为一教之主,谁家扛得住这么一个媳妇?

    江分舵主的思绪往奇怪的方向而去,等他发现自己在替黎浅浅的终身担心时,不禁有些尴尬,他这是把黎浅浅当女儿操心了吗?好奇怪的走向啊!

    若他跟谨一提起,谨一肯定会告诉他,不用愁,我家教主的终身早就有人订下了,人家还深怕被别人抢了去。

    当然,谨一要是晓得江分舵主在操心这个,肯定会告诉他,你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吧!你家老婆到底要怎么处理啊!

    他不晓得,江分舵主早跟黎漱说了,他想跟妻子和离。

    黎浅浅对江分舵主住进他们住的客院,感到有些怪异,不过去问黎漱,他只跟她打哈哈,就打发她走,让人实在气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新进凤家庄分舵的仆役、丫鬟,全都被送到京外的庄子上。

    接连几日没接到手下人回报的姚女官,身着一身海棠红纱袍,气恼的在屋里转悠。

    一个丫鬟匆匆掀帘进屋,屋里站在大桌前插花的丫鬟,看到她进来,微扬起期盼的脸,进来的丫鬟微摇头,那丫鬟低下头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小姐,咱们安排进去的人,不知何故全都被送出京了。”来回事的丫鬟微颤抖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何故?”姚女官停下脚,拧起眉疑惑的看着丫鬟。

    “是。奴婢让人去问过,可有前例。”做错事被遣出去很正常,之前他们发卖了不少人,便是因此,才让他们有了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“你让人去问了谁?他们怎么说?”姚女官盯着丫鬟的眼质问。

    丫鬟愣了下,小姐竟问得这么仔细?不过她不敢含糊,立刻老实回答。“奴婢让人去问那附近的人,还有牙婆。”

    见姚女官没说话,她才接着往下说,“附近的人说,前几天送出去的这一批,全是才买回来的,大概是分舵里没人能教规矩,索性全送去庄子上,让人好好的教导,等规矩学好了,再带回来吧?”

    凤家庄京城分舵的左邻右舍非富即贵,下人间会互相攀比,更会互通有无,京城分舵的当家主母被送回娘家,可是件大事,大家都暗暗关注着。

    尤其在蓝海住进凤家庄分舵后,这些邻居更是摩拳擦掌,等待机会上门拜访,但因江分舵主夫人被回娘家,他们不能派家中女眷上门,着实让人扼腕啊!

    “没找凤家庄的人问问吗?”

    问那些旁人,他们知道些什么?能知道什么?

    丫鬟为难的绞着手绢,“不是奴婢不让人去问,而是,他们的嘴撬不开。”之前想知道什么,拿钱砸,总能砸到一两个肯开口的,可这次却是砸多少钱,都没能套出话来。

    最叫人生气的是,那些滑头嘴巴闭得死紧,钱却是照拿,想到短短几天砸出去的银子,丫鬟就觉肉疼。

    “那位孟盟主呢?”看来短时间内,是没办法往凤家庄安插人了,那么心软好欺的孟盟主那边,是不是有机会呢?

    丫鬟摇摇头,“那位孟盟主日前离开后,就一直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回来?他离开京城了?”姚女官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知道?”姚女官生气的怒吼。

    孟达生是武林盟主,想盯着他?也得他们手里有那样的人手,再说,她们人手有限,事前也不知他会不回凤家庄分舵,谁想得到派人去盯着他,真要派人去了,说不定反倒把他们给暴露了,岂非不妙?

    姚女官自打为父翻案,顺利成为女皇身边得用的女官后,除了在男人一事上栽了跟斗,一直是顺风顺水的,谁会想到,竟在这时让她诸事不顺呢!

    后院听到动静,姚女官的母亲在屋里叹气,侍候的婆子忙上前劝道,“夫人您宽心,别跟小姐较真,小姐心里,苦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我知道。”姚夫人的额发直泻而下,遮住了她的右脸颊,只是柔顺的发丝偶尔会随着动作滑开,让人窥见她右脸颊上的玄机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自太阳穴直逹嘴角的长疤,歪斜扭曲的长疤,让她曾经倾国倾城的美貌成了过往,这道疤记录了她悲惨的遭遇。

    姚夫人喟叹,为了替丈夫翻案,女儿不惜把未婚夫让出去,只为了能在女皇面前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同时也让那个孩子恨透了她,虽在女皇面前为女儿说好话,却也不遗余力的破坏女儿的婚事,她就剩小女儿一个孩子了,她若不嫁人,怎么生孩子?姚家日后要交到谁的手上?难道就只能交给小叔的儿子?

    那他们绕那么大一圈,所为何来?

    不为丈夫翻案,由着小叔继续坐在那个位置上,也许姚家会比今日更加兴盛!姚夫人伸手揉着额角,不能想,不能去想,每次她只要回想丈夫亡故后的那段日子,头就会开始剧烈疼痛。

    请来的大夫说,她那是头部曾受到重击,药吃了,头还是时不时作痛。

    “别跟小姐说这件事,听到没有?”姚夫人拉着婆子的手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婆子想劝,却不知从何劝起,姚夫人十指紧扣她的手腕,那么紧,指甲都抠进她的皮肉里了,婆子捱不住,只得点头应下。